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討論-第488章  初代人皇的辛秘!(5100字)看書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小說推薦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在众人羡慕的注视下,沈天与诸葛司马被强大力量牵引离去。
两人只感觉眼前一亮,脑海中传来眩晕感。
待视线恢复清明后,已经出现在一座宏伟古殿中。
古殿磅礴大气,宏伟壮阔,足有数万丈之高。
屹立于天地间,宛若太古神岳宏伟无边。
暗金色大门横立于古殿前,散发璀璨光泽,厚重万钧。
大门上方还挂着一块铜匾,上面印刻着【龙甲天宫】四个大字。
字体苍劲有力,铁钩银画,蕴含着伟岸的气息!
见到这一幕,诸葛司马心神微震。
这座古殿给他的感觉太宏伟,更像是一方天地,浩瀚莫测!
诸葛司马激动道:“这就是那位无上强者的道场?”
从《龙甲神章》部分传承中,诸葛司马便知晓此地主人的强大。
他先祖仅参悟些许皮毛,便衍生出五域最顶尖的阵法世家。
能创造出这等玄奥功法的,绝对是顶天立地的大人物。
……
就在这时,虚空涌动。
天地浮现氤氲光洞,法则萦绕,一道身影走出来。
此人,正是先前那名灰袍老者。
他声音肃穆,道:“恭喜两位小友,成功通过第一重考验。”
“此地,乃是龙甲仙王的传承地!”
“只要通过第二重考验,尔等便可获得龙甲仙王的传承!”
诸葛司马身躯微震,眼中透出骇然之色。
原来此地的强者,乃是仙王级存在,怪不得那么恐怖。
与此同时,诸葛司马心中也忍不住激动起来。
龙甲仙王留下的传承,绝对价值无量。
诸葛司马恭敬道:“前辈,便是龙甲仙王?”
灰袍老者气息深不可测,绝对也是位顶尖存在。
他缓缓摇头道:“老夫不过是一位守墓人。”
诸葛司马身躯轻颤,道:“守墓人?”
“前辈,难道说……”
守墓人点头道:“没错,这里便是龙甲仙王的墓葬!”
“龙甲仙王已陨落于数十万年前的太古时代,残魂不存。”
“吾之职责,便是为龙甲仙王寻找传承者,并且守护这墓葬!”
诸葛司马心中升起一丝悲意,莫名心伤。
他修行过部分《龙甲神章》,对创造这门功法的强者充满着敬佩。
诸葛司马心中千思万念,想一睹这等阵法至尊的盖世风采。
可谁能想到,一代仙王埋骨于此,仅剩下一位守墓人
这是何等凄凉。
……
“龙甲仙王为何会陨落?”
诸葛司马不解,仙王级强者拥有通天之力。
这等强者凌驾于大帝之上,能万古长存,哪有那么容易陨落!
守墓人眼眸微垂:“陨落于数十万年前的域外大战。”
“龙甲仙王在边荒战场,布置诸天大阵,力抗三大邪灵仙王。”
“最终邪灵族无上强者出手,强势摧毁大阵。”
“当时天地恸哭,血海倾覆!”
“仙王催动三千道旗,强行拖着一位邪灵仙王同归于尽。”
也只有域外邪灵,才能威胁到仙王级强者。
令无上仙王,喋血虚空。
诸葛司马与沈天闻言,皆是身躯剧震。
“又是域外邪灵!”
诸葛司马愤恨开口,咬牙切齿。
听到守墓人的话,他们仿若观想到太古一战。
天地被杀得血红,暗无天日。
绝代仙王以残旗裹尸,誓死也要葬灭邪灵。
结果,一代仙王强者,最后埋骨边荒战场!
这是何等凄凉,何等悲怆,令人黯然神伤。
两人心情,顿时变得沉重起来。
时隔数十万年,域外邪灵再度入侵。
也不知,这一战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又有多少人,要陨落在这场大劫中。
……
守墓人并没有继续讲下去,而是调转话题。
“龙甲仙王生前,早已留下传承。”
“尔等虽然突破第一重考验,但想成为龙甲仙王传承者,还需走过这扇大门!”
守墓人大手一挥,龙甲天宫大门洞开。
刹那间法则波动氤氲缭绕,迸射浩瀚神威。
细细感应,前方布置着无上大阵,气势威赫无比。
守墓人道:“当初有两个天赋不错的小子,曾进入这一界。”
“但可惜,他们没有完成最终考验。”
诸葛司马眸光微凝,他知晓守墓人所说之人,正是他的两位先祖。
两位先祖曾感悟八卦与五行两大阵法奥义,自然也能进入此地。
但最终,他们被隔绝在门外。
这是他们一生夙愿,遗憾万年。
……
想到这里,诸葛司马喃喃道:“先祖遗憾,就让我来完成吧!”
“沈大哥,我先去试试!”
诸葛司马自告奋勇,向大门走去。
无尽神光萦绕而出,将他彻底笼罩起来。
诸葛司马顿时愣在原地。
他双眸紧闭,身躯剧烈颤抖,脸上也露出狰狞神情。
仿若遇到某种恐怖事情,令他的神魂都在颤栗。
沈天眸光微凝,以诸葛司马的阵法造诣,此时都显得这般不堪。
看来,这里充满着不俗。
不过此地并没有恐怖神能,说明此阵不具杀伤力。
这看起来,更像是一场考验心智的阵法。
沈天漫步上前,直接步入阵法当中。
然而,在他进入其中后,却没有出现丝毫反应。
沈天畅通无阻,直接走出了阵法。
这一下,沈天双眼发懵,不明所以。
咋回事?
这阵法咋对我没用?
难不成阵法哪里损坏,出问题了?
守墓人身躯一震,喃喃道:“竟然是那种体质……”
“当初的预言,真的实现了?”
守墓人并没有多说,而是定定望着沈天,眸光深邃无比。
……
片刻后,诸葛司马终于醒悟过来。
他浑身大汗淋漓,像是脱干水分一样,气息无比虚弱。
但他强行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这处阵法。
“我……终于做到了!”
诸葛司马虚弱开口,但神色中充满着振奋。
“沈大哥,你也成功了!”
诸葛司马并不惊讶,而是心神欢喜。
在他看来,以沈天的天赋,渡过这处阵法简直轻而易举。
守墓人迈步而来,直接跨越这一处阵法。
他眸光变得愈发璀璨,望着诸葛司马:“不错,很不错。”
“此阵乃是混沌天心幻阵,以混沌之气构建而成的幻境。
“在这里会看见,内心中的恐惧。”
“若是无法战胜恐惧,便会彻底迷失其中,甚至还会走火入魔。”
“以你的年纪,能走出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
守墓人看着诸葛司马,相当满意。
随后,他望向沈天:“你修炼了混沌薪火诀,可无视混沌之气。”
“此阵,自然对你无用!”
沈天恍然大悟,怪不得他刚才进入时,感觉到无比亲近的气息。
原来,那股力量源自于混沌气。
但同时,沈天暗自心惊。
此人,如何知道他修炼混沌薪火诀?
仅靠能免疫混沌气这一点,就推断出他的功法?
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
守墓人对着诸葛司马道:“你既然通过混沌天心幻阵,便说明心智过人。”
“老夫替龙甲仙王收你为传人。”
诸葛司马天赋不弱,算得上是旷世奇才。
纵观古今,在阵法天赋上超过他的人屈指可数。
诸葛司马闻言,身躯剧震。
他脸上露出狂喜,道:“多谢前辈,弟子定将仙王传承发扬光大!”
守墓人微微颔首,如此天骄也不算辱没仙王之名。
随后,守护人继续道:“接下来,老夫便将仙王传承传授于你!”
诸葛司马露出疑惑道:“前辈,那沈大哥呢!”
沈天的天赋远超过他,不仅能快速渡过此阵,甚至还将石壁中所有传承尽数学会。
这等天赋,还要远远在诸葛司马之上。
这等无上天才,守墓人竟不替龙甲仙王收他为徒?
守墓人笑道:“老夫当然想收他为徒,以他的天赋,若是放到仙界,能令无数至尊轰动!”
“只不过,老夫收不了!”
诸葛司马一脸疑惑道:“为何?”
守墓人叹气道:“他不是仙王的继承者,仙王也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因果。”
他们这一脉修炼阵法,能窥探天地大道,发现一些隐秘。
沈天身上隐藏大恐怖,远不是龙甲仙王能触及的。
守墓人道:“老夫虽然无法替龙甲仙王收你为徒,但也能将《龙甲神章》全部传承传授给你。”
“这是仙王遗言,当年便早有交代。”
说完,他大手一点,顿时有两道绚烂光芒迸射而处。
两股神芒璀璨无比,蕴含莫名奥义,分别没入沈天与诸葛司马脑海。
沈天感觉到脑海中,突然多出无数斑驳繁杂的真理。
这股力量,远比石壁上面的内容还要玄妙。
《龙甲神章》乃是龙甲仙王的至高传承,玄妙莫测。
里面不仅蕴含着对天地大阵的理解,还记载着所有阵法变化的源头。
……
沈天顿时有所感悟,心神陷入沉寂。
他在感悟脑海中的无上法,试图将其融会贯通。
很快,沈天气息轰然爆发,变得浩瀚莫测。
他发现,这门法在他脑海中演化出一副无上阵图。
这幅阵图玄奥无比,仿若天地般宏伟壮阔。
只不过,这幅阵图被无尽雾霭所笼罩,令人无法窥探。
可在沈天先天道体加持下,那些雾霭迅速退散。
并没有过多久,沈天脑海中的阵图已经变得无比清晰。
观想脑海阵图,他突然感到一股熟悉感。
这幅阵图仿若在哪里见过?
不对,这更像是某个区域的缩影。
沈天睁开双眼,眼中闪过一丝惊疑。
似看出沈天的疑惑,守墓人淡淡道:“没错,《龙甲神章》的最终奥义,便是混沌海域衍化图。”
“这片混沌海域,其实是龙甲仙王布置的阵法。”
“或者说,这里乃是一个人的墓葬。”
“而混沌海域,乃是龙甲仙王构建出来守护墓葬的阵法!”
沈天身躯剧震,道:“什么?”
他震撼万分,心中荡漾起惊涛骇浪。
这么大的海域,只是一个人的墓葬之地?
……
沈天知道,混沌海域内蕴含着无数隐秘。
每一处都足以轰动五域,令仙界都震撼。
比如先前的阴阳葬神域,里面葬灭无数神明,还有太初阴阳气这等恐怖力量!
还有外围区域的混沌大阵,里面充满混沌之气。
这些力量都是不属于这一界的力量,恐怖至极。
然而这一切,都存在在混沌海域,只为守护墓葬。
那么这处墓葬的主人,到底是谁?
守墓人却并没有解答,而是望着沈天道:“你可知,你修炼的《混沌薪火经》的来历?”
沈天摇头,他确实不了解这门惊世功法。
混沌薪火经,是无上女帝传承给他。
但对其来历,沈天是一无所知。
守墓人悠悠讲述道:“百万年前的荒古时代,万族林立。”
“人族在无数凶兽族群中,先天体魄并不强大,几乎沦为强大凶兽的圈养血食。”
“而就在这个时代,初代人皇‘燧’诞生了。”
初代人皇,燧?
沈天望着守墓人,他感觉自己触碰到某种不得了的辛秘。
“初代人皇,拥有诸天万界最强的体质,可熔炼一切能量,强化自身。”
“他是当之无愧的先天至尊,傲世群雄,杀得万族胆寒。”
“也正是在初代人皇的带领下,人族才能快速崛起,成为诸天万界的最强种族之一。”
“然而好景不长,在荒古年代末期,有黑暗滋生。”
“这一界的世界壁垒,被人强行打开。”
“无数域外邪灵从世界裂缝中冲入这一界,开始肆意屠杀,要彻底侵占此地。”
“初代人皇带领万族奋力反抗,与域外邪灵殊死搏斗。”
讲到这里,守墓人身躯一滞,气息翻涌。
“这一战,杀得天昏地暗。”
“连仙界都被染成血色,触目惊心。”
“遍地都是残肢断臂,血流成河,尸骨如山。”
“无数种族生灵,在这一战中覆灭。”
“哪怕最为鼎盛的人族,也损失惨重,几乎凋零。”
“最终初代人皇强势出击,以一敌三拖着邪灵仙帝同归于尽。”
“并且,世界壁垒也在这一战中,被彻底打碎。”
“这才暂时阻碍域外邪灵的入侵步伐,令这一界能恢复元气。”
守墓人悠悠长叹,感慨万分。
当初那一战实在是太惨烈了,无数巨头喋血,至尊陨落。
天地为之恸动,时不时就会洒下血雨,怜悯苍生。
这一处世界,差点都被打崩了,彻底葬灭。
纵使残存下来的人族,也元气大伤,势力和底蕴远不如初。
以至于,荒古时代末期也被称为黑暗时代。
直到过去数十万年,此界万灵才渐渐恢复元气,重新崛起。
……
听到这些往事,沈天心神震撼无比。
这些事情,他从未听闻过。
就算是五域各大势力珍藏的古籍,也很少记载。
唯有守墓人这等数十万年前的强者,才知晓其中辛秘。
守墓人继续开口道:“初代人皇陨落前,曾留下《薪火祖经》”
“这是初代人皇的本源功法,拥有无上的威能。”
“然而《薪火祖经》不是谁都能修炼的,只有拥有初代人皇陛下同样体质的无上天骄,才能真正将《薪火祖经》修炼到极致。”
“其他人,只能将《薪火祖经》朝各种方向衍化改编。”
“说是改编,其实也就是简化、弱化而已。”
“将修炼要求大幅度降低的同时,威能也降低许多。”
“靠着《薪火祖经》衍生出的一系列神魔炼体术,人族在慢慢恢复元气。”
“只可惜,域外邪灵虽然暂时退去,但在这一界残留邪气,夺舍许多种族。”
“以至于,这一界又开始产生战争。”
“纷争再起,无数种族想要夺取天地至尊之位。”
“人族当初鼎盛过,引起众多种族觊觎。”
“在邪灵族暗中推动下,人族受到万族围攻”
“这一战后,人族式微,险些被覆灭。”
“幸亏初代人皇麾下,还有三十六位绝代强者存活下来。”
“但以他们的力量,想抗衡万族根本不可能。”
“最后,这三十六位仙王施展绝世秘法【绝天地通】。”
“将一方小世界分割出来,作为希望之地放逐到无尽虚空中。”
“半数仙王以身化天道,封锁外界与五域联系,为人族留下喘息之地。”
“半数仙王则留在仙域,带领剩余人族远遁边荒”
说到这,守墓人忍不住咬牙切齿愤恨无比。
当初若非初代人皇出手,拯救仙域。
万族早已覆灭,不可能残存。
结果万族强者却恩将仇报,觊觎人族传承,想要据为己有。
这让人族遭受远超过黑暗时代的劫难,差点彻底断绝。
事情早已过去,当初那些人早就湮灭在时间长河。
可即便如此,知情人族依旧忍不住义愤填膺。
……
守墓人继续道:“当初有十几位绝代仙王,为五域奉献生命,才勉强守护住这一界。”
“其中太阳仙王化身为日,太阴仙王化身为月,瀚海仙王化身为无尽海洋。”
“轮回仙王化身五域轮回,神霄仙王化身为五域天劫,构建出完整的天道领域。”
“太始仙王耗尽生命精元,加持五域时间,令这里时间流速远远超过仙界。”
“所谓天上一天,地上一年,这就是太始仙王的手笔。”
“为的就是让五域尽快诞生一批又一批天骄,重新恢复人族元气。”
……
听着守墓人的话,沈天只感觉心中郁愤。
五域竟然是人族先贤献出自己的生命,以身化道凝聚出来的。
他脚下踏着的,是先祖的躯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