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txt-第三十八章 王宮有詭相伴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小說推薦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吴妄想了一晚上都没想明白。
这个死士到底怎么想的?
出现在自己门外的时机,竟然能卡的这么帅。
虽然这人的登仙境,远不如泠小岚这般大宗门高徒的跃神境有含金量;但根据对方展露的本领,若是自己单对单遇上,绝对……要耗费一批星雷术水晶球。
可惜了,对方最后彻底燃烧元神,没办法得到更多讯息,只能勉强判断出,对方应该就是陷害季兄的那家伙。
这般修士,在女子国还藏了多少?
那层据说谁都不能随意出入的结界,终究还是抵挡不住人域高手的挑逗……
‘天亮就跟国主告个别,假装离开,由明转暗吧。’
吴妄暗暗下了决定。
他此前所住阁楼被拆了,国师送走国主后,又帮吴妄安排了住处,而后国师就淡定地带人离去,丝毫不提之前发生了什么。
可惜,不知道国师跟国主在衣柜里是否愉快。
那场面应该十分有趣。
天将拂晓时,季默与泠小岚先后寻到了吴妄,两人面色都有些冷峻。
“熊兄,辨认出来了,那个家伙就是算计我的采花贼!”
季默一拍桌子,桌子安然无恙,他骂道:
“这家伙自燃元神太过迅速,没有留下任何有关自己身份的线索,不过已经被那十六位受害的女子认出,就是他!
这个不当人子!实在不当人子!简直不当人子!”
泠仙子在旁道:“我已对人域禀告了此事,按熊兄你所说的,并未提及你在此地。
不过,你在女子国的行事,应当瞒不过阁内。”
吴妄笑道:“瞒不过就瞒不过吧。”
季默发了阵火,坐在吴妄面前,又搬着凳子离着吴妄更近一些,目光灼灼地看着吴妄。
他问:“熊兄要不要也加入四海阁?”
吴妄反问道:“然后被指派各种超出自己能力上限的任务,再美其名曰试炼?”
“这不太一样。”
季默看了眼泠小岚,抬手画下几道符箓,用法力将房间包裹住,神神秘秘地道:
“熊兄,我可以跟你透个底。
四海阁中能像我跟泠仙子这般,参加这些高难度试炼的人,不多。”
泠小岚哼了声,言道:“莫把自己抬得太高,咱们这般接受试炼的人也是有些的。”
吴妄问:“死伤如何?”
“这个,”季默叹道,“只能说,十能存一。”
泠小岚面色有些黯淡,抱着胳膊站在一旁,低声道:“北野之行是我的失误,出发前已有暗示说尹婆婆有问题,我却并未怀疑。”
“泠仙子莫要自责,”季默认真地道一句,“这就是命数吧。”
泠小岚瞥向一旁,却是不愿多谈。
吴妄淡定地岔开话题,道:“季兄,何不为我详细介绍介绍四海阁?”
季默清清嗓子,离着吴妄更近了些,却是对吴妄吐露了许多……已烂大街的情报。
四海阁实际上只存于人域之外,人域修士很少能直接接触到四海阁,但四海阁在人域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此阁乃当代人皇陛下创立,最初以丹药、法器,在九野之地交换矿产、灵草、兽核,以及各类人域稀缺之物。
而今,四海阁的影迹已遍布整个大荒,除却中山之地无法涉足太深,已是通过买卖易物之事,与各地人族都建立了紧密的联系。
在人域,每家仙宗、魔宗,隔五十年或百年,都要向边疆输送一定数量的弟子。
各家宗门天赋最好的那批弟子,也只有少部分能被选入四海阁做事。
吴妄又问了几个问题,比如各家宗门如何与四海阁交易,四海阁拥有多少权力等等。
季默也算是难得的抛心挖肺,能说的言无不尽,不能说的也透露了少许信息。
“四海阁之内人才济济,熊兄若是愿意加入四海阁,我愿请家中长辈作为引荐!”
吴妄正色道:“季兄还没说,我加入四海阁,跟你们有什么不一样。”
季默斟酌了下言语:“这些试炼,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接到的,虽然危险,但对人域意义非凡……”
吴妄:你们阁主都被训了,回去可能就接不到下一轮了。
季默沉吟一二,略有些犹豫,还是小声道:“熊兄,北野可有那炎帝令的传闻?”
“北野并未有这般传闻,”吴妄也不撒谎,“但我知晓炎帝令之事。”
“就知道瞒不过熊兄。”
季默眯眼笑着,正了正衣襟、面露温和微笑:
“我们参加的这般试炼,最终目的就是得到四海阁的认可。
如此,就有四海阁阁主保举,有机会拿到人皇陛下赐下的炎帝令。”
泠小岚骂道:“还总说我口无遮拦,你不也是这般?”
“这般都是人域公认之事,”季默辩解道,“凭熊兄的资质、背景,自也会被这般培养。”
吴妄端起一旁凉透的茶水喝了口,目中闪烁着少许光亮。
他问:“我还有一个疑问,加入四海阁后,参加这些试炼是自身决定,还是四海阁直接发布任务?”
季默顿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泠小岚道:“大多数死在第一轮试炼中的修士,都不知情。”
“那我不去了,”吴妄笑道,“我是北野的少主,今后大概率还要肩负起熊抱族重则,无论从哪般角度考量,都不宜加入四海阁。”
季默和泠小岚对视一眼。
泠小岚得意道:“看,还是我更了解熊兄一点。”
“唉,”季默叹道,“欠下熊兄太多人情,当真不知该如何去还,本想着拉熊兄去人域,我带熊兄逍遥快活些年头……罢了,全凭熊兄自行定夺。”
“两位若是有空,不如跟我讲讲人域的主要势力,我今后说不定也会去人域寻找能解救北野苦难的真经,可莫要得罪了哪些前辈高人。”
吴妄温声说着,又对泠小岚做了个请的手势,后者拿出一只软垫铺在座椅上,自一旁入座。
季默也是来了谈兴,拉着吴妄说起了人域现状。
有许多小道消息、宗门八卦、仙子轶事、道侣分家等等趣闻,在季默口中蹦出来也是颇为精彩。
一旁泠小岚试图插进话来,但话题主动权总是被季默轻飘飘的拿回去。
论口才,季默自是高过泠小岚许多。
而吴妄听着听着,突然有种,自己上辈子在福利院做义工时,几个孩童围着自己争先恐后说话的既视感……
不知不觉东天泛起了鱼肚白,国师派人前来知会他们入宫的时辰,季默与泠小岚各自回屋梳洗打扮。
炎帝令。
吴妄内视灵台,看着那悬浮在如烟般神魂外侧的火团,念头有些纷杂。
若说神农前辈重视他,这炎帝令并非独一份,他也只是鱼苗之一。
但若说神农前辈不重视他,人域天骄需要受尽磨难才有、机、会得到的炎帝令,神农前辈不只给了他,还助他修好前三重,让炎帝令隐入体内。
‘以后不到生死时刻,不可动用此令。’
吴妄又瞧了眼手上的戒指,略微思索,更换了外戴的储物法宝。
时刻不能忘了,季兄身旁很可能跟着那名真仙。
揉揉眉心,吴妄已开始有些头疼。
他的理想如此简单又美好,就是想多混点寿元,没想到还要承受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压力……
“神使大人,国师请您过去用膳。”
和觊觎。
“好,我这就过去。”
吴妄想了想,将自己那把小刀揣到怀中,在这事上丝毫不敢大意。
……
两个时辰后。
吴妄沐浴着明媚的阳光,坐在洒满花瓣的车架上,接受着周围妹妹、姐姐、阿姨、奶奶们的赞美与祈福。
而当吴妄的车架走过,后面车架上的泠仙子,也会得到不少女子的称赞与欣赏。
再之后的车架路过……
左右一群女子动作整齐划一地抬手、甩袖,火速散场。
季默却是安然地笑着。
这比他之前受到的待遇,实在是好太多了。
季默也想明白了,人跟人有时候是不能比较的,他在能做熊兄叔叔的年级,还没有半成把握能在正面冲突中胜过熊兄,这本身就说明了点问题。
而吴妄此刻看似正经,实际上,却在斟酌刚才国师的话语……
“神使大人,误会,之前都是误会,昨晚我是有一些祈祷心得,想去找神使交流。
交流嘛,端着酒水合情合理对不对?
昨晚天气太过酷热,我一时忘记了神使大人是男子,就便装过去了,有失礼之处还请多多担待。
那个,您今天能不能替我跟陛下解释一句,我要是知道陛下在您那,绝对不可能过去!”
国师似乎对女王颇为忌惮。
从此前国师的种种表现看,是叛军源头的概率,并不算大。
吴妄灵识定时扫过女子国国都各处。
这国泰民安、百姓富足,内外和睦、和和气气的,到底哪里像是即将爆发叛乱的样子?
话也不能说死。
吴妄抬头看向前方,那一片连绵的宫殿耸立在大城正中,阳光照耀在宫殿群的金顶上,一股神圣且不便宜的气息扑面而来。
女子国,王宫。
王宫附近笼罩着一层无形阵法,隔绝灵石和神念查探,这其实没什么异常之处,吴妄此前也没多注意王宫。
但此时,离着王宫越来越近,吴妄心底,开始泛起少许不安……
“熊兄。”
一缕传声入耳,却是泠小岚在提醒:“王宫有些古怪,我心神略有些不宁。”
吴妄扭头,对后面车架微微颔首,恰好看到季兄那一脸呆萌……
啊这。
与之相比,泠仙子分外靠谱!
抵达王宫前,吴妄和泠小岚已全神戒备,并不断探查王宫外围的阵法构造。
吴妄看了个寂寞,他对阵法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泠小岚传声叮嘱吴妄几句,若是稍后遇到麻烦,就跟着她退走,她已找到王宫阵法的破绽。
车架停下,宫门大开。
其内走出四排盛装打扮的美丽女子,围绕车架翩翩起舞。
吴妄加厚了身周的冰晶薄膜,示意周围人莫要接近自己,以免失了礼数,这才跳下车架。
突然!
双脚刚接触地面,吴妄灵台轻轻震颤,胸口项链微微发烫,浑身僵硬了一瞬。
什么鬼?
为什么突然有种,当初被那只赐福巨兽抬眼凝视的既视感!
大地深处像是有凶兽正凝视着自己;而前方的宫门,似乎成了凶兽张开的巨嘴,要择人而噬!
“神使……神使大人?”
国师的嗓音自耳旁传来,吴妄吸了口气,那种惊悚感迅速消退。
“神使,你怎么了?”
国师关切的问着。
吴妄含笑摇了摇头,看了眼左右泠小岚和季默的状况,发现泠小岚目光也是颇为锐利,而季默……
只能说,他对歌舞的关注度,绝对高过了自身安危。
“神使大人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
国师笑道:“不必担心,也不必多虑,我们女子国也有自己的依仗和庇护,不然如何能在西野存在如此久远的岁月。”
吴妄顿时明白了,自己感应到的危险存在,应该是女子国护国神兽之类的。
一时间,那份不安淡化了大半。
吴妄向前眺望,能看到宫门之内,女子国诸大臣分列左右;众多威武的女侍卫按相同的间隔,站满了宫门到大殿前的空间。
凤歌今天没有带她的长矛,而是扶着腰间长刀,颇为神气地站在大殿中,等着他们过去。
殿内,女王盛装打扮,静静坐在高台王座之上。
歌舞表演之后还是歌舞表演,吴妄三人实可谓‘寸步难行’。
总算,前后折腾了一个时辰,他们三个站到了女儿国国主面前,用各自的礼节行礼。
“熊神使~”
女王轻声唤着,带着掩盖不住欣喜。
国师在旁咳了声,低声道:“陛下,先念词、赠送礼物,稍后用膳再聊。”
“嗯!”女子国国主清清嗓子,顿时恢复端庄神态,显然是拿出了干劲。
快进到只有凤歌、国师以及他们三人的女王私人宴请结束。
“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一只好似白玉凝成的玉手,就这般伸到了吴妄面前。
吴妄抬头看去,看到的是那宛若发着光的玉臂,看到了那华美的服饰、还有那张醉人的笑脸。
“陛下,”吴妄镇定自若地摇摇头,笑道,“牵手是男女之间比较亲密的举动了。”
国主轻轻眨眼,两只手背在身后,小声道:
“那,你跟我来,我们去寝宫玩会。”
一旁正端着琉璃杯的国师扭头喷了口酒水,正中季默满怀。
“陛下!使不得,使不得呀陛下!臣随您同去!”
季默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刚要拿手帕擦擦脸,侧旁又飞来一只拳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在他肩头,疼得他呲牙咧嘴。
“可恶!”
凤歌咬牙切齿骂一声:“陛下的寝宫,好想去!”
泠小岚酷酷地站起身来,淡定地朝吴妄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丢下一句:
“我去看看熊兄,莫让他吃了亏。”
“这?”
季默与凤歌齐齐歪头,两人对视一眼,又极快地错开视线,整个大殿突然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莫名的,季默目光变得深邃了几分,嘴唇微微蠕动。
“昨夜未来得及说完,准备何时动手?”
“再等等。”
凤歌低声喃喃,看着面前这丰盛的午宴,抿了抿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