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死神之攪弄風雲 txt-第三百六十五章 覺醒了奇怪的屬性?鑒賞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死神之搅弄风云
有什么存在能当着全体十刃、市丸银和东仙、以及蓝染的面把人救走甚至还全身而退,这种话在虚夜宫说出来估计会被当做笑话吧。
可这样不可思议的事就是发生了,市丸银看着先前列森在的位置,又看了看对面已经被打碎的石门,好像还没缓过劲的样子。
“真是恐怖的速度,不对,总感觉是他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明明离得不远但我们发现不了他。”
市丸银分析完还无奈地笑了笑,人家靠本事救走的人,他还真有点生不起气来。
“马上封锁虚夜宫,必须把列森抓回来!”东仙要怒声指挥着,刚刚除了石门被打碎的瞬间外,他再也没有感知到入侵者的存在,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
“救走就救走吧,列森也不是非要握在我们手里的人。”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蓝染的语气显得很平静,看表情也没有一点被影响到的样子,让人搞不清这是否也在他的计划之中。
“蓝染大人!”
蓝染抬手打断东仙的话,“我的话你没听到吗,东仙?”说完便再不管东仙,高声继续说道:“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当然,因为列森逃走,行动要稍微变更一下。”
变更?市丸银一下子提起了兴趣,说是变更,恐怕对方现在要说的才是真正的行动吧?
蓝染没让人等太久,只见他大手一挥,一幅接一幅的影像被投射在空中,画面中有一护、茶渡、石田,井上等人。
“新的目标是画面上的所有人,诸位务必将他们全部带回到虚夜宫来。”
目标变多了,但正主应该还是井上织姬吧?市丸银心中暗自揣测着,只听蓝染的声音再次传来:“朱庇特,这个名叫井上织姬的女孩由你负责,乌鲁奇奥拉负责策应。”
“明白!”
“定不辱使命!”
市丸银的想法似乎被验证了,但他心中反而有种隐隐的不安,他觉得井上织姬并不是蓝染真正的目标,却又说不出什么依据来。
“各位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在场的十刃摇了摇头,那位新的第6十刃更是一脸跃跃欲试,急切地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还有,那些死神可以随便处置吧?蓝染大人!”
“只要能完成任务,随你们开心。至于时间……”蓝染笑着说道,声音突然一昂:“就是现在!”
时间稍稍前移,现世,鸣木市。
宏江盘坐在地上,对面大概十米外则站着他的义骸,只见他伸出手指不断在空中划动,而随着他每一次移动手指,对面的义骸都会做出不同的动作。
“还要再加几个波动点,分布上也需要重新调整一下。”
梳理了下思路,正要开始下一次的试验时,一只不安分的小老鼠却悄悄摸了过来。
宏江放下手,对面的义骸也仿佛泄了气的皮球,缓缓倒在地上的同时也露出他背后猫着腰的雪绪。
“你今天来得好像比平时要早一点。”
来到鸣木市已经快一个月了,这段时间他一直和银城等人住在一起,毕竟对方现在也勉强算是他的手下了。
当然,这个手下有些特殊,身为主人的宏江每天不仅要开发鬼道、教导银城等人鬼道、时刻堤防着对方的偷袭的同时还要保持良好的心态。
没办法,自己立下的flag哭着也要保持住。
当然,宏江也没有真的动过气,反而觉得这时不时尝试性的偷袭有些意思。同时,这也让他有些苦恼,难道是被夜一打多了,所以觉醒了某种可怕的属性?咦~!
这里的每个人都曾偷袭过,可连银城都在一周前暂时放弃了这种无意义的偷袭,只有雪绪比较坚持,每天准时地来偷袭他。
“可还是没能碰到你,亏我设计了快一个月,结果还是失败。”雪绪耸了耸间,摇着头无奈地吐槽道:“你小时候一定不是个按时睡觉的小孩。”
“哈哈哈。”
宏江笑了笑,右手扶着下居然对雪绪点评起来:“每天准时地偷袭给我培养一种习惯,虽然我会有所警惕,但在其它时刻却可能慢慢地丧失戒心。”
“尤其是现在这个极其接近习惯的时间,看似没有差别,但因为习惯没有被打破的错觉,我反而会处于最放松的状态,没准你就得手了。”
雪绪的脸一点点垮了下来,他完全是把宏江当boss在刷的,一点点去摸索对方的习惯寻找破绽,这是游戏卡关后的正常做法。
可现在boss反而在收集玩家的数据,洞悉玩家的心思,真是太犯规了!
“对了,从我的正面偷袭也很不错,我的注意力虽说都在那个方向,但频繁的灵压波动也是隐藏你最好的屏障。”宏江伸出食指点出了最后一个要点,朝雪绪点着头称赞道:“虽然正常情况下很少会有人给你这么长时间去铺垫,但这样的思路却是不错的,很用心的攻略。”
“啊!别说了!”
雪绪崩溃的大喊大叫起来,这样的夸奖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一屁股坐到宏江身边,一脸怨气地吐槽道:“你知不知道,你夸人的时候真的很欠打!”
宏江呵呵一笑,反问道:“你知不知道,你是第一个敢坐在我旁边的人?不怕我谨慎起见把你杀了吗?”
“切~,你也说了,正常人很少给我这么长时间去偷袭,既然你不是那个正常人,又怎么会介意我这么个‘小鬼’靠近你呢?”雪绪背手抱着脑袋,头一偏朝宏江挑了挑眉,一脸狡黠地问道:“还是说,你没有自信在这个距离防住我的偷袭?也可能……”
“也可能是因为你们还有用,我不是教授了你们鬼道吗?”宏江打断了雪绪的话,突然偏过头,眼眸上移,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如果两个月后你们还是学不会,我就会杀了你们,没用的人不值得我耐心对待,嘿嘿。”
“吸!!!”
雪绪倒吸一口凉气,身体忍不住地向后移了移,喉头一坠结结巴巴地说道:“有点吓人……”
即便此刻,宏江脸上的笑容已经阳光起来。
“我承认,刚刚被你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