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深淵歸途-26 賽場之外相伴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周日,市中心体育场。
这场球赛终究是没有被延期,一切正常举行。迟旭倒是已经被Emmy的人带走了,不过陆凝见过那个男子之后,估计Emmy等人也无法从迟旭这里追查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体育场外已经排起了长队,一个晴朗的天气更是不会造成多少人缺席。陆凝来到附近的时候已经能看到一些警察在维持秩序了,不过这些只是一般的治安警察,并不是Emmy和她的手下。
陆凝手里是没有票的,她对足球兴趣不大,只是想看看到底信徒还有什么后续计划。郑皎娥的死亡一定会造成一点影响,不过……这点影响能有多大呢?
无法从人群中直观看出不对劲的人。
陆凝隐匿着身形,从上方飞进了体育场里面。观众席此时已经坐满了一半,球队的大巴大概也已经到了,陆凝感知了一下昨天埋伏好的【方舟】种子,全部都在,看起来没有人察觉。陆凝没有发现Emmy的人,估计那些人也都伪装过,如果不是熟悉的面孔她认不出来。
一侧的看台上,整齐穿着橘色球衣的人们正在擂鼓放声歌唱,这还是陆凝第一次到比赛现场来,各种声音嘈杂得她根本听不清太远地方的声响,目光所及的地方也是人头攒动。陆凝揉了揉太阳穴,如此混乱的地方难度可是大大提升了,她只能指望Emmy那些人手段足够,能够预先锁定要保护的对象,她只要找出可疑的目标就足够了。
畸变点现象一定会出现,只有郑皎娥那种人才能使用出收敛了威力的畸变点攻击,其余的都像是她之前看到的那些东西一样,几乎不可控地释放出了扭曲的波动,只要陆凝靠近就可以见到。当然,另一种可能是这些人完全不依靠那些超自然的手段,像昨天的迟旭一样用普通的手段去杀人,那会更加麻烦一些,却也会变成一个普通的犯罪,陆凝只要能提前侦破即可。
喇叭里面已经开始介绍球员,特别来宾之类的东西了,观众席正在被流水般的人群坐满,一个专门给客队观众划出来的看台上也坐满了穿着蓝色衣服的人,这些人也开始齐声唱起了歌,一时间搞得体育场里更乱了。
就在这时候,陆凝看到了Emmy。
她穿着一件灰色风衣,双手插兜,站在一个出入口处,目光却没有左顾右盼,而是淡定地看着前方,每个人经过都没有让她的视线发生什么偏移。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这像是早已锁定了目标?陆凝也站在了侧后方的位置,看了看Emmy的周围,她身边没有一个人,那么其余人应该是部署在了更远的地方。看样子Emmy很有信心自己一个人解决这边的问题。
这时候,一直站着不动的Emmy忽然将双手从兜里抽了出来,她的两只手上各拿着一把两头尖锐的梭,很难想象刚才是怎么将这东西塞在衣服里面的,这两把梭一黑一白,在Emmy取出的一瞬间,进场的观众当中马上有两个人转身就往外冲。
陆凝立刻冲上去要抓住两人,但Emmy将两根梭一甩,立刻形成了两把两头尖锐的短枪,同时,仿佛泼墨一般,黑色和白色的印记截开了一道崭新的路,路的尽头延伸到了两人足下。
除了Emmy和那两个人以外,其余的所有人对这番举动都恍若未闻,那些普通观众依然带着兴奋入场,没人留意到突然有两人逃跑了。
陆凝略有些惊愕,她知道Emmy作为队长肯定有本事,却没料到她有本事到了这种地步。
那两人看到脚下的墨痕,也意识到自己跑不掉,各自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木雕。强烈的扭曲感顿时在陆凝眼前生成,这两个人已经激活了木雕里的潜藏力量,举起来对准了Emmy。
“你别过来!我们拼死一搏,你也讨不了好!”
“这里没有条件可以讲,认罪伏法,或顽抗至死,你们没有别的路。”Emmy冷着一张脸,手提双枪快步靠近,两个人的表情是真的慌了,显然是认得Emmy,他们一咬牙,用力一握手中的木雕,口中同时惨叫了一声。他们的脸色肉眼可见地迅速转为青白,躯体也开始快速消瘦,与此同时,那两个木雕开始飞速膨胀,上面长出血肉的部分,一双宝石做成的眼睛开始活灵活现地转动了起来。
Emmy将双枪转了一下,猛地挥出一道墨痕。如同飞瀑直下,径直穿透了两个雕像,将后面两人撞飞了出去。
那两个雕像落地之后,马上展开一对血肉和木头拼合成的翅膀,飞扑了过来,Emmy在冲刺中将右脚向前猛一踏,冲劲化为旋劲,一个回旋踢卷起一道墨痕踹在了一个雕像头上,顿时将它的脑袋踹成了一滩浓墨。她双枪架住了另一个雕像的双爪,一声低喝,借力将自己向后甩开了一段距离,随手一扫,在地上画出了一道鸿沟。
雕像怪叫了一声,应该是口部的位置忽然开始撕裂,一张残缺的洞口张开,木屑当中,一根针状的舌头从这张“口”中穿刺而出!
Emmy再敏捷也没有这只舌头的速度快,她只是稍微侧了一下身体,舌头就刺入了她的左肩——看得出原本是瞄准了心脏去的。
“哈,咳,你……再厉害,也要付出……代价!”被打翻在地的二人艰难地爬起来,口中还在叫嚣。陆凝也看得出这两人也是豁出去了,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死,甚至开始走向那个被踹碎了脑袋的雕像打算修复。当下,陆凝便转化为自己那个男子化身的形态,在那个没了头的雕像前显现出身形来。
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让两人一愣,但陆凝已经抬起了手,她的手上缠绕着一圈紫色的病毒壳,向下一抓就将那个雕像轻松抓成了碎末,这东西完全扛不住【方舟】的强力腐蚀杀伤性。
“你**!”男子口中骂出了污言秽语,雕像损坏成了这副模样无疑是不能再用了,无论他们是不是要用这个来作为暗杀的手段,现在也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依仗。
然而陆凝却向着两人伸出了手掌。
“别忙着气急败坏,你们也得一起走。”她用伪装出来的低沉男声说道。
“先生请慢动手!”
Emmy在身后喊了一声,让陆凝抬起的手稍微停顿了一下。那单独的一只雕像已经被Emmy用墨锋切成了碎片,她急忙阻止了陆凝,陆凝回头看时,却发现她根本没有受什么伤的样子。
“嗯?我还以为你应付不了呢。”陆凝轻笑一声。
“想必先生就是之前一直帮助我们的那位?虽然这两人罪该万死,然而先生动手,亦不免沾染血腥,此事还是让我们来做比较好。”Emmy用尊敬的语气向陆凝说道,“若是先生有意,也最好是在我们的数据库内登记一份身份资料,即便是独行,也能获得许多方便。”
这态度和之前对待陆凝的时候那样就很不一样,而且连登记都是商量着来,显然对待不同水平的超能力者态度也有很多区别。
“这件事不着急。既然你要问,那么就现场问问这几个人,我可不想等候那么久却一点结果都没有,这帮人在此地搞出来的事情必须尽快解决!”陆凝用冷漠的态度说。
Emmy点了点头,然后越过陆凝走到了那两人面前,态度顿时恢复了刚才的冷酷:“你们两个已经无路可逃了,现在就说清楚到底是以谁目标,你们的计划又是什么?整个体育场里已经布满了我们的眼线,你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完成计划。”
“哼……今天被你截住,算我们倒霉。”
“但是你指望我们说出什么来?哈哈,大姐,你是不是想多了?”
两人却不怕死地狂笑起来,各自从腰间拔出了刀,猛地扎入了自己的脖子。
然而Emmy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在两人的颈部喷涌出了墨汁一样的液体,却没有血液那样的粘稠感,很快就连刀锋也化为了墨汁,飘散在周围。
“你们没有自杀的机会,还是仔细想想吧,到底你们的计划还有几分胜算。”
“嘿,真正的妖术,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人撇着嘴,“死不了?哈哈,那咱们就耗着,看看耗下去……”
“不必了。”Emmy将白色的枪刺入地面,向上一挑,在那两人惊愕的神情中,周围的一切都卷曲了起来,并褪去了色彩,只留下用不同程度的黑所画出的剪影。跟着,连他们自己也开始褪色,成为了这张水墨画当中的一部分。
陆凝再看时,Emmy的手里抓着一张卷起来的画纸,两人已经身处体育场进场的通道内,旁边熙熙攘攘的观众还在进场,没有人察觉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
“……你已经问完了?”
“是的,先生感兴趣的话,请随我来。”Emmy摆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便开始沿着通道走向另外一个出入口。
陆凝跟上,也想看看这些所谓专业的人士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18号门口,Emmy停下脚步,走向了一个站在门口的警察低声问了两句,随后便指了指前排的座位。警察立刻点点头走向了座位那里,不一会便领着一名身材微胖的球迷走了回来。
“你们……找我?我不认识你们啊。”那个球迷一脸懵地看着警察和Emmy。
“先生,我们警方有些工作,需要您配合,不知道金天的球赛你是否可以不看?当然,您的开销我们会如数赔付给您,如果这次行动顺利,甚至还会给您一部分奖金,如何?”
“呃……这个……”
Emmy这先发制人的一番话搞得球迷都没什么话说了,支吾片刻之后便点了点头:“好,好,一定配合您的工作,请问……”
“一分钟后会有人过来,带着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在那之前,请您站好。”Emmy从兜里取出一张纸和一支笔,对着这个球迷开始进行简单的速写。她的画技十分高明,只是寥寥数笔,就将球迷的主要特征全部勾勒了出来。
这时候,蒙彬和两个人从通道的另一端跑了过来。
“队长!”
“好,衣服带来了?”
“衣服?”那球迷嘴角抽了抽,蒙彬从背包里取出一件宽大的防寒服和长裤,对球迷说:“把你的外套脱下来,换上这一身,这一身就送你了。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好……好。”那球迷拿着衣服便走进了卫生间,蒙彬身边的人也跟了进去。
“队长,这位是……”蒙彬也留意到了陆凝。
“我给你们打过电话。”陆凝将双手插兜,“迟旭收监了?”
“哦,是您啊,您果然也没袖手旁观。迟旭昨天我们已经将人带走了,他已经到了完全刑事责任的年纪,一定要为杀人事件负责的。也感谢先生帮我们追到他。”
陆凝轻轻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球迷已经换完了衣服出来,蒙彬敬了个礼,带着那个球迷出去坐车走了。而另两个人将球迷的外衣交给Emmy。她将那速写出来的画塞进了衣服里面,轻轻念了两句,衣服便自然膨胀开,四肢和头部从袖口领口冒出,虽然颜色可能淡了一些,其余的和那位球迷一模一样。
“你带着他回去,拿着票还给他,表面上做做样子,真假不要紧,主要是让人看到你和他的行动。”Emmy吩咐那位警察后,又转向另外两人,“至于你们,马上集合人手,让他们集合在这个看台的周围,注意暗中搜查那些行动有问题的人员。尤其是在开赛之后,严密关注每一个试图靠近我制作的墨人的人。”
“是!”众人纷纷听令离去。
最后,Emmy才转向陆凝:“先生,您有什么想问的,现在我可以回答您,过上一会可能就忙了。”
“诱饵战术?这么说,你刚刚使用了读心术吧。”陆凝看着Emmy,“这可是个危险的法术。”
“并不能说是读心术,不过也差不太多。请先生放心,除了面对罪犯以外,我平时是不会对人使用的,尊重别人的隐私是我们这种人必须遵守的一项道德规范。”Emmy郑重地说道,“这一次对方的行动一定不会成功,我向您保证。”
“若你能成功解决这次事件,我和你们一起去做个那登记也未尝不可。不过现在,Emmy队长能否详细告知我,到底此事的前因后果如何而来,为什么偏偏出在了这个城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