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天阿降臨 煙雨江南-第666章 財務報表展示

天阿降臨
小說推薦天阿降臨天阿降临
“报表?”楚君归一脸疑惑。
他面前那年轻帅气的年轻男人一脸无奈,给楚君归解释了一下报表的概念。他的解释专业且完整,体现了非常良好的专业素质。
不过这个时候开天忽然跳了出来,在楚君归耳边悄悄地说:“这家伙正在另一个频道上说你的坏话!”
“接过来看看。”楚君归不动声色地道。
在另一个线路上,这位年轻的银行家正一脸愤愤不平,向对面一位美女道:“你能想象吗,一个发行了500亿债券的家伙居然都不知道什么是企业报表!这样的人居然也能在联邦大受欢迎,我们的国家已经是烂透了!现在他的债券正在狂跌,我看他要怎么收场!”
美女优雅地端着红酒,说:“我们本来就生活在一个充满骗子和牛皮大王的国家,那些大家族们代代相承,他们的后代不用做什么就可以继承庞大的财富,而像你这样有才华的人却只能屈居人下,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年轻银行家深感遇到知音,说:“你真应该看看过来视察的大老板这几天是什么样子,特别是今天。市场瞬息万变,他就只知道躲在办公室里处理他那十几个情人和几十个私生子!然后他给我的唯一指示就是找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家伙要报表!”
“光年吗?我也在关注,这次的事件会影响到你吗?”
“当然不会!决策的是大老板亨利,我们都只是给他打下手的而已。而且我的空头仓位已经赚了150%了!”
美女眼睛一亮,说:“好厉害!那你岂不是发财了?”
年轻银行家哈哈一笑,说:“发财谈不上,财务自由而已。”
美女幽幽地叹了口气,道:“你都财务自由了,而我还在为飞车的贷款发愁……”
“这点小事,我替你还了!”银行家大手一挥,颇有种挥斥方遒的风采。
“啊!这样吗,不太好吧!”美女微微低头,目光望向一旁,声音也变得轻柔且犹豫:“而且,我马上就要变老了。”
年轻银行家全身一震,深情地说:“你还很年轻呢!再说了,那些小女生除了年轻,哪有什么内涵?我要寻找的是有趣的灵魂!”
美女显得有些气恼,哼了一声,道:“你这么说,是觉得我不如她们好看?”
“怎么可能!”年轻银行家连连否认,美女这才高兴了一些,但还显得有些患得患失,说:“你真的不嫌弃我?”
“这是我的幸运才对!”银行家一脸深情。
美女又叹了口气,“明天我就要还贷款了……”
“账号给我!这点小事,有什么大不了的。”男人瞬间就完成了转账,然后不屑地说:“你这辆就是普通飞车啊,卖了吧,我给你订辆麦轮跑车,银色限量版的。”
这下轮到美女吃了一惊,说:“真的吗?你什么时候下班,我来找你!”
看到这里,年轻银行家对报表的解释说明才进行到一半。楚君归对开天道:“他的芯片不错,双线处理都这么流畅,这种芯片你也能破解了?”
开天道:“我可是按秒为单位进行进化的!这个芯片也就是牌子好点,其实是那个牌子中垫底的阉割乞丐版。这种货色我要是都破解不了,怎么配当高等智慧种族?”
楚君归对年轻银行家说:“好了,就到这里吧,我对报表已经了解了。”
年轻银行家一怔,说:“可是我还有两张表没有跟您普及。。。“
“我已经懂了。”楚君归打断了他。在他解释的这段时间里,楚君归已经搜集整理了有关企业财务报表的所有知识,以及多达上千部的大大小小相关法规和案例,再根据光年的实际情况生成了企业报表。只不过借助刚刚学会的知识,楚君归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几张表有问题,而且是小学生都能发现的问题,绝对不能就这么拿出去。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比如说,成本是什么?为这种不存在的东西附设那么多的附注有啥意义?
年轻银行家笑容有些尴尬,问:“那我什么时候能拿到报表?”
“有也不会给你们的。”楚君归不小心说了实话。
银行家愕然,好不容易才提上一口气来,说:“是亨利先生让我跟您要报表。”
“我一会会找他的。”
“亨利先生现在恐怕没空。”
“他会有空的。”楚君归直接接通了亨利的频道,下一秒,亨利就带着一脸愤怒和疲惫出现。
楚君归指着年轻银行家说:“你的这位助理刚刚给我普及了一下什么是报表。”
“稍等!”亨利用力揉了揉脸,舒缓了一下紧张的神经,然后换上笑容,只不过显得有些无奈和苦涩。“抱歉,这两天麻烦事有点多……”说这句话的功夫,亨利就按掉了四五个通讯请求。
他索性把其它频道全部关闭,然后说:“看来他又没搞定。”
楚君归道:“我觉得直接和你沟通会比较好一些,不过他刚刚说你没空。”
亨利向年轻银行家狠狠地瞪了一眼,说:“我当然有空!没空那是看对谁,对你永远有空!”
然后亨利直接切断了年轻银行家的频道,房间里就剩下楚君归和他的影像。
开天突然冒了出来,对楚君归道:“那家伙正在骂你们呢!要不要接过来看看?我觉得骂得十分精彩!”
楚君归哭笑不得,直接把开天屏蔽,然后对亨利说:“突然要报表,是对我没有信心?”
亨利苦笑,“现在形势很不妙,我不得不说,我现在已经相当被动了。我不应该扩大战争的规模,更不应该参与。其实当时我们已经把全部债券都卖出去了,接下来不管它就好。但现在不管的话,损失已经大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就算全亏了也没有关系吧?何况恒远只是占其中的一小半而已,加在一起也就亏个100亿?”
“不止,200亿。我中了那个女人的圈套,动用了我权限内最大规模的资金。现在如果出事,必须要有人为此负责,而那个人就是我。”
楚君归道:“那么我就明白了,你想要报表的意思是想看看光年能不能真的把钱还上,甚至更进一步,想要看看我们的盈利能力?”
“差不多,我总得对董事会有个交待。”
“好,我这几天就让你看看我们的盈利能力。”楚君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