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6hh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ptt-第一百九十七節 求援推薦-qhwye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
夸毒所在的那块指甲盖大小的空间,位于云翔的腹部区域,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块空间碎片送到他胸口处的那个孔洞周围,这显然不是出于寂灭状态的他能够做到的,所以,他现在只能选择离开寂灭,恢复清醒。
成人遊戲
天價抱枕:首席霸寵替身新娘 白鶴淩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趁着刚清醒时浑身剧痛那一瞬间,将所有的力道都爆发出来,拼尽全力去推动那片空间。
这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事实上,他全身上下根本没有多少力道,就算凭借着剧痛时的爆发,也不过是微乎其微,试过六七次之后,也不过是仅仅将那空间推动了半寸而已。可事实上,腹部距离胸口,至少有十寸的距离,换句话说,他还要努力上百次才可能做到。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一旦有了目标,即便是再大的苦楚也能够甘之如饴,云翔便是如此,不厌其烦地尝试着,反正对他来说,现在最不值钱的其实就是时间了吧。
而他此时却还不知道,就在拼命自救的同时,外面也有无数人正在为救他而奔忙着。
狮驼国,皇宫之中。
混天大圣端坐于龙椅之上,小钻风恭恭敬敬地立于殿下。
“大王,双叉寨已经三次派人来求见大王,大王可还是不准备见吗?”小钻风小心翼翼地道。
混天大圣叹了口气,道:“他们前来,乃是为了请我狮驼国出兵北荒,助他们营救云翔的,若是换做以往,仅凭当年灵山城下的交情,我也断然不会拒绝。只不过,如今西天对我狮驼国虎视眈眈,那云翔也早已身死于怒蛟老祖相柳的手中,贸然出兵,实在是于事无补啊。”
小钻风奇道:“云翔居然真的死了吗?大王又是如何知晓的?”
混天大圣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信笺,递上前道:“你自己看吧。”
小钻风连忙上前接了过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方才叹道:“原来覆海大圣早已打探得了消息,既然如此,咱们狮驼国实在无须参与这等徒劳之事了。大王,咱们可需将这信笺送去双叉寨手中,劝他们也不必白费力气了?”
混天大圣摇了摇头道:“不肯出兵,已是不义,又何必枉做恶人?你去告诉他们,我还在闭关之中,替我回绝了也就是了。”
綁住花心美男 安喬
小钻风连忙点头应是,转身便离开了。
日久生情:愛你,一錯到底
西梁国,毒敌山,琵琶洞。
谢晓蓉、容老祖、白无双、黄天风四位当家端坐于正厅之中,脸上尽是忧郁之色。
極品仙醫在都市 天子
蒼穹神劍
魔運蒼茫
黄天风率先开口道:“大姐,我刚才探得的消息,说狮驼国那边似乎无意出兵北荒营救云翔,不知咱们这边又该如何应对?”
他这话刚说完,便听得白无双道:“大姐,上次云翔出兵灵山城,可是全凭咱们佛缘香榭的面子,今日他既然有事,咱们也自当前去救援才是。至于狮驼国不愿去,那也由得他们,可若是咱们佛缘香榭也不管的话,难免让人齿冷啊。”
黄天风叹道:“可是,蛟九龄之前送来的消息,分明说云翔已死于相柳之手,咱们此次大张旗鼓前去救援,岂不是白费力气?”
谢晓蓉扫视了三人一眼,略一沉吟,方才缓缓开口道:“云翔历来便是我佛缘香榭的盟友,上次大家能够安然脱困,云翔功不可没,于情于理,此次咱们都没有拒绝的理由。我不管那蛟九龄的话是真是假,此次之事,我佛缘香榭是管定了,若是他还活着,自会出兵救他,若是他已死,我等也自会去找相柳为他报仇。天风,你去告诉双叉寨,不管他们什么时候出兵北荒,我谢晓蓉自当亲自带人前去相助。”
轉世為 林家成
白无双一听这话,顿时大喜道:“大姐所言极是,咱们佛缘香榭行事,自当恩怨分明,此次北荒之行,定要算小妹一个。”
容老祖也点头道:“不错,云翔实乃妖族千年一遇的俊杰,以他的精明和手段,便是西天和天庭都拿他束手无策,我实在很难相信他会死于相柳之手,大当家英明。”
黄天风见三人都下了决定,便也道:“既然大姐心意已决,我便照此回复就是了。”说完,他对着三人行了一礼,便转身出去了。
花果山,水帘洞。
齐天大圣孙悟空斜靠在石椅之上,听完下首处虎靳的话,顿时拍案而起,怒道:“混账,老孙的兄弟,岂是旁人可以随意欺侮的?区区相柳,龟缩与北荒之地,苟且偷生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对我兄弟下手,当真是不知死活。你不必多说了,老孙这便往北荒一行,不将那相柳剥皮抽筋,难消我心头之恨。”
虎靳也没想到孙悟空竟然比双叉寨之人还要激动,便忙劝道:“禀告齐天大圣,我寨中的凤凰夫人已广邀天下豪杰,七日之后出兵北荒,还请大圣定要与我大军同行,以免被那相柳算计了。”
“哦?还要等七日?”悟空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不满的神色,沉吟了片刻,方才摆摆手道:“也罢,听你的便是,免得到时找不到地方,还让我那兄弟白白受苦。”
虎靳大喜,慌忙称是,方才告辞离去了。
待得他离去之后,悟空想起云翔居然被困于北荒之地,更是气愤难平,正在那里喝着闷酒,却忽然听得属下老白猿来报:“大王,门外有人求见。”
悟空皱眉道:“这个时候,会有谁要来见我?老孙如今正在气头上,不见,不见。”
话音刚落,便听得一个久违的声音传入了耳中:“悟空,你连为师也不肯见吗?”
“师傅!”悟空一听这声音,顿时大吃一惊,慌忙迎出了洞府,却正好见到一个老者,一身装束非僧非道非俗,正是当年授他七十二变的恩师菩提老祖。
噗通,他慌忙跪倒在地,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道:“原来是师傅来此,徒儿有失远迎,实在有罪。只是不知,师傅为何今日会找上了徒儿?”
那菩提老祖淡淡地道:“悟空,今日为师来亲自来寻你,实则有要事,你随我回师门盘桓些时日吧。”
悟空一愣,道:“师傅,徒儿七日后还有一件要事待办,不知可否过上些时日再回师门?”
菩提老祖不悦道:“悟空,难道为师的事便算不得要事吗?这些年来,你处处行事莽撞,也吃了不少苦楚,莫非现在还不肯虽为师走?”
悟空斟酌了片刻,咬牙道:“启禀师傅,徒儿受人恩惠,实在无法脱身,还请师傅见谅。”
菩提老祖缓缓从怀中取出了一块五色灵石,道:“悟空,为师既然前来找你,自然不可空手而归,你可想清楚了?”
悟空一见那五色灵石,顿时大吃一惊,忙道:“师傅,这……这东西怎会在你的手中?”
腹黑寶寶超霸氣:爹地,我要退貨
菩提老祖摇头叹了口气,伸指在那灵石上轻轻一弹,悟空只觉双眼发黑,浑身一酸,便倒头晕了过去。
菩提老祖再叹一声,衣袖一挥,便已卷起了昏倒在地的悟空,化作一道轻风便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