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ug25扣人心弦的小說 十方武聖-50 拉回 下鑒賞-z75c9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
“好,不愧是少总镖头,有魄力。”黑马褂拍了拍手,重新让身后手下拿出一张新写出的契约纸。
“既然没问题,那就请少总镖头签按手印吧。”
黄纸一张,红印泥一盒,被送到程少久面前。
程少久看着面前的东西,他沉默着,血气一股股的不断在身体里乱涌。
良久,他才缓缓颤着手,抬起手指,在红印泥中沾了沾。
红色的大拇指举起,悬在半空,对着那契约纸,却怎么也按不下去。
“少总镖头,请吧。”黑马褂再度催促。
如永夜镖局这样的场面,他见得太多了,这世道祸福难知,谁又能说得清楚,自己是否能一直稳下去。
光今天一天,他要处理的这样破家事,就有三家。
永和镖局只是其中之一。
程少久坐在位置上,呼吸急促,浑身一片冰凉。
他定定的看着契约纸,知道自己一旦按下,就再也无力回天。
可他没办法。
对方是赵家,七家盟的赵家,排名第二的赵家。整个飞业城,除开欧家就是赵家最大。
闭上眼,他咬着牙,用力往下一按。
吱呀。
忽然客厅木门被一下推开。
魏合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定定的看着座位上的程少久,还有其余一票人。
哗啦。
他一把把自己怀里的东西丢在地上。
“程哥,这些够不够。”
哗啦一声乱响。
东西撒了一地,那是一个黄皮袋子,里面散落出来的,竟然全是金票和各种金锭。
程少久手悬在半空,缓缓站起身,看着地上散落的金票。
其中一叠大额的金票刺目至极,上边赫然写着一百的数额。
晃眼一看,这里的至少上千黄金….!
“够吗?”魏合沉声道,“不够,我回去再拿点。”
别的不说,光那本五岭掌就够换不少黄金了。
这年头这样的功法秘技都是秘本,谁也舍不得拿出来换。
一本五岭掌,至少还能换五百两,这还是因为这五岭掌没有根本图和药方。
当然,如果还不够,回头他多去山上转转,几百两黄金,说不定运气好,就又能弄回来。
熟练之后,魏合现在对城外的山林,那是相当熟悉,如同自己家一样。
“你…..”程少久感觉自己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和魏合成朋友!
他咬着牙,强忍着自己眼泪不涌出来。
但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萬法梵醫
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一切。
但他知道,自己现在唯一该做的,就是。
啪!
程少久一把拿起契约从中哗啦一下,撕成两半。
“兄弟!我欠你的!”他认真对魏合道。
对面的黑马褂也是目瞪口呆,看着门口的魏合。
这么多钱,这么多金票,这上面还带着一点血….
这家伙….
他盯着魏合,一时半会竟然被其先声夺人,无话可说。
不只是他,整个客厅里,程家等人和赵家等人,都被这一下危急时刻逆转,所镇住。
魏合这一下,简直是来得无比及时。
“这位朋友,你可想清楚了。插手这事….”黑马褂眯着眼警告魏合。
“钱在这儿了?没事我先走了。”魏合手指地面,打断对方说话。
他朝着程少久摆摆手。
“程哥,回头记得还我。我还得回去练功,先回了。”
他就像丢下一顿饭钱一样,转身若无其事,扬长而去。
仿佛丢下的根本就不是一千多两黄金,而只是一点零碎。
黑马褂还想说什么,但再度被他这一番动作镇住。
他不是没见过有钱的,一千多两黄金,在现在的世道,对一般人是天文数字,但对内城的老爷们,都是弹弹手指的事。
贫富差距如此巨大的时节,不是没有视这点钱如粪土的人。
但那样的人,绝对不会包括眼前这个全身上下还不值十两金子的年轻人。
到了这地步,地上的钱已经远远足够镖局度过难关。
程少久站起身,站到一堆散乱的金票面前。
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赵管事,请回吧。”
重生巨星在劫難逃 後雕
流浪的英雄
他转过头,看向黑马褂,露出一个笑容。
復仇三公主VS聖韻三少
黑马褂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站起身,朝他抱了抱拳。
“少总镖头,佩服!”
他让人从地上金票里,捡起剩余的缺口金票,然后带着一票人转身离开。
程少久站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开广场,离开大门,消失在门外的灰白长街上。
马车马匹声渐渐远去,直到再不可闻。
“夫君….”程张氏走到程少久身后,有些担心的轻声唤道。
“我没事。”程少久举起手,低沉道。
“没事。”
他背对着众人,脸上早已是泪流满面。
但他不敢哭出声,他是少总镖头,是现在的程家支柱。
他必须稳重,必须稳重,必须稳住…
妻儿和信任他的镖师镖头们,都在身后,他不能哭。
他只是有点累,有点累…..
身后众人默默收拾好残局,纷纷悄悄离开,只剩程少久一个人站在门前。
……..
……..
……..
少阳山上。
魏合长叹一声,看着面前茂密的枯树。
时隔数月,他终于又来这里找钱了。
不为别的,仅仅只是因为,其余的山头上,大部分山匪看到他的装扮就远远逃窜,面都不见。
他连靠近的机会也没,更别说赚钱。
其实他也能理解,毕竟如今算算,死在他手底下的山匪已经不下数十。
且全是不弱的精英。
毕竟就他这个块头身材,一般山匪没点底气的也不敢上来劫道。
所以他搞的都是有底气的。
“刚刚借钱给程哥,身上连买菜的钱也没了。一时冲动一时冲动。”
魏合心头也是有些后悔,早知道便留个十几两黄金,也好过渡一下生活。
搞得他现在连剩下半个月的饭钱都没了。
一冲动连金豆子都丢出去了。
他沿着山上茂密的干草,小心翼翼的朝着之前丁海给他留着的山洞过去。
那地方不是天然居,而是丁海平日里打猎在这里临时落脚的地方。
魏合打算先去那里,看看能不能碰到其他猎人。
那个山洞并不止他一个人谁知道,还有不少猎人都知道。
大家都会默契的在洞里放一些常用的工具,作为备用,方便大家。
沿着开出来的山道,魏合耳听八方,动作灵敏而安静。
尽可能的将声音降低到最小。
他再上少阳山,也是从之前酒坊那边得到消息,据说少阳山上如今有异兽出没,时常能看到有少阳门的人在山上围捕异兽。
异兽。
这名字魏合一听,顿时记在心头。
他换了身装扮,不再是之前的蒙面全身样儿,然后准备好所有装备道具,再度上山。
虽然他杀了个少阳门人,但这么多天了,谁知道是他杀的?
谁?
当时除了杂草和树林,根本没人看到。
甚至唯一遇到过他的人,那伙山匪,也都死了。
所以理论上,他现在还是一个普通猎人。
在山上悄悄前进了半个时辰后。
不多时,前面豁然出现一个人头。
一个帮着灰白头巾的带刀山匪,正蹲着在地上一具尸体边,似乎在搜尸。
魏合脚步一顿,认出绑白头巾的标志。
最近他杀的山匪也不少了,也是清楚这些人的分类。
所有绑白头巾的,就都是少阳门控制的下属。
所以眼前这人应该也是一样。
他想了想,还是不打算轻举妄动,于是慢慢悄然退后。
万一周围还有什么盯梢的人,就麻烦了。
只是才退后两步,魏合忽然视线一扫,落在那山匪身后鼓鼓囊囊的钱袋上。
那钱袋的形状凸显出来,怎么看怎么像是金锭…
“着!”
一块飞石狠狠砸在白头巾山匪头上。
魏合一把石灰飞洒而出,趁着石灰飘散,遮掩现场。
他一个翻滚飞身冲出,手法极其熟练的在山匪身上一抹。
顿时钱袋和几个乱七八糟零碎全部到手。
借着白灰还没落地,他又一个急窜,钻入另一侧草丛,消失不见。
全程不超过两秒。
等白灰落地。
一个盯梢的山匪气急败坏的跳出来,看到同伴满头是血倒在地上。
他举着手里的刀就要大叫。
嘭!
又是一声闷响,山匪再度被一块石头砸中脑门,当场倒地。
又是一捧石灰扬起,两秒后,此人身上连钱袋带刀,全部清空。
魏合见好就收,当机立断下山。
路上除了感叹还是少阳山上的山匪有钱外,就是额外收获了两个石灰袋。
似乎从不久前,山匪身上就渐渐开始了多有石灰袋。
他最近都搞得不用自己买了,全部从山匪身上顺。
消耗有时候还比不过补充。
两个钱袋里,一个里面有五两黄金,另一个里面只有一些金叶子金豆子。也是个穷鬼。
不过另外一个东西倒是让魏合有了惊喜,那是一个小巧的铜丝编织袋,工艺极其精巧。
里面装着一堆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的石头一样物事。
魏合认出,这是非常难买的暗器之一,名为黑蒺藜。
一旦扔出,就能自动爆炸,释放大量毒烟。非常厉害。
那毒烟能伤人耳目,让人短暂失明。还能同时掩盖自己身形。
若是准备妥当,提前做好防护准备,这东西一袋子能在关键时刻救命。
当下,他小心翼翼的将东西收好,这玩意是从少阳门麾下的山匪身上搜来,再联想上次遇到的那个少阳门人,也是一身阴招。
比他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么看来,这少阳门不光阴狠毒辣,还财大气粗。
一笑侵城
魏合心中顿时将其提到了最高警戒级别。
这年头,不是光光武功高,就能稳赢一切。还要有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