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rkl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的重返人生-第593章 他給的實在太多了(2更求訂)熱推-j1axn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照例半小时~~~~
“荷姐,搭我一段。”
“嗯?”
“陆总现在压榨我的劳动力,让我开车,太过分!”
天人速遞 抖m殿下
“啧~啧啧~”
“……”
末世之無盡商店
陆薇语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方年哔哔赖赖、矫揉做作。
多好的戏,跟真的一样,得值个影帝。
夕阳下的复旦校园里,熙熙攘攘。
余晖并不均匀地撒到每个人身上。
站在东辅楼右前方那棵树旁,踩着一点点马路牙子的方年看到了去而复返的李子镜他们。
李子镜打着招呼:“嘿,方年,你这刚好省事了。”
“怎么?”方年故作不解。
李子镜双手一摊:“很抱歉的通知你,明天的会长会议提前到了上午。”
“温会长刚通知到我们,说是这次会议事务比较多,从上午开始更好一点。”
说着,李子镜招呼方年回社团。
方年也没拒绝,虽然他比较懒,但这事情毕竟是他临时决定的,帮帮忙也没什么问题。
他哪有经过鹏城的计划,只不过是找这个借口,显得更随意,更顺便。
说句实话,事业、挣钱等等都重要,但对陈遥的安排,于方年而言,也算有点重要……
方年跟着李子镜他们到社团办公室不久,温叶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抱歉,明天的会议提前了半天。”
李子镜、王军等人笑呵呵的表示没关系。
因为只是把做完的事情再简单检查一下——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也没耽误李子镜他们多少时间。
不多时,大家再次离开了社团。
温叶跟方年同行。
一个夹着书包,一个夹着公文包,看起来都像是特别忙碌而勤奋的样子。
“其它学校的社团会长们没意见?”方年边走边问。
温叶回答道:“影响不大,所以没意见。”
接着又说:“我帮您订好了明天午后一点的机票,大概三点钟左右到鹏城。”
“嗯。”方年道,“鹏城那边的事情稍微上点心。”
温叶连道:“明白。”
稍作沉吟,温叶好奇问了句:“您为什么要参加完会议再去鹏城?”
闻言,方年斜乜向温叶,面露有趣:“温秘,难道你不应该想,为什么我会这么重视社团建设?”
“对~”温叶差点顺着话头说下去,硬生生咽回去半截,一脸严肃道:“我明白,我会更努力。”
方年无所谓地道:“你不努力也行不通。”
“反正,我正在琢磨社团的下一步整合方向,到时候事情都会堆到你跟小谷头上。”
温叶一副兴奋的样子道:“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过了过了。”方年无所谓的道。
接着挥挥手:“走了。”
目送方年离校走远,温叶呼出一口气,颓了下去,嘴上咕哝道:“网上都说体重不过百,不是平胸就是矮,看样子我这马上要跌破100了。”
“方总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目光总是看到了很远之后,我要是有个十分之一……啊,我算算,顶多五十分之一就行!”
佛 虎
“买房还不跟玩儿一样。”
“天知道这次去鹏城,会不会又挣它几个亿!单位就不能是万吗?”
“温温!”
正低声咕哝着,忽然一道喊声传来,把温叶吓得一抖。
谷雨眨巴眼睛好奇道:“你怎么在这?”
“社团那边忙完了,我刚送老板走。”温叶看了眼谷雨,面色平静的回答,“你呢,忙完了吗?”
谷雨嘟嘟嘴:“哪可能,现在事情是真的多。”
“不过这感觉还不错,不到一个月就懂了许多东西……”
“我当初跟你一样……”温叶附和道。
两人边走边说,逐渐远去。
…………
…………
次日周六,上午十点。
申城20所符合条件的高校社团会长各自带领两个理事陆陆续续抵达复旦大学。
有人兴奋,有人激动,有人平静,有人期待,不一而足。
除了温叶、谷雨、方年以外,李子镜、王军带着高洁等人也在帮忙迎接。
因为比起上次的二十来个人,这次足足有六十人。
李安南这次比较积极,很早就到了,一副正经模样站在方年身边,说着棠梨方言。
“老方,这次是什么主题啊,温会长也不说。”
方年随口道:“你有脸问这种话?”
“我……”李安南哑口无言。
方年又说:“我知道你现在又有激情了,但这次还只有三分钟的话,你怕是要体验一下什么叫做资本的铁拳了。”
李安南怂怂的:“你不会再让温叶去东华坐镇几天吧?”
方年心里打了个问号,接着反应过来,怕是上次那几天把他折磨到位了,面上不动声色:“看样子你希望我亲自过去。”
“打扰了!”李安南下意识的缩了缩头。
比起温叶,李安南其实很害怕方年亲自上手。
本来想打听几句八卦,比如林语淙啦,谷雨啦,现在都憋了回去……
…………
十点半,前沿社团第二次会长会议正式开始。
惯例由谷雨主持流程。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第一项流程就是由温叶作简单总结发言。
“我代表前沿公司感谢各位抽空前来参加这次社团会长会议,谢谢各位尽力发展社团;
从前沿公司提出大学社团构想至今,已过去半年时间,前沿社团业几乎完全覆盖申城高校……”
“经前沿公司研究决定,将在合适的时候,推动前沿社团升级为前沿校园俱乐部。”
“前沿校园俱乐部将是一个由学生独立运作的、非营利性的学生社团组织,旨在提供一个前沿公司与学生沟通的平台;
同时,前沿公司将在校园俱乐部成立后,设立项目专项基金,第一期拟注入资金5000万元人民币;
全面开展与学生职业生涯发展相关的实践活动,致力于为社团成员提供全面、优秀、真实的职场体验,支持各项扶持计划,丰富社团成员的校园生活……”
温叶话语刚落,掌声就响了起来。
除了少数一两个社团会长刚上大一以外,多数是大三、大四的学生,已经有初略的感受到了社会的大波澜。
会很看重这类提前锻炼的机会。
大学社团虽然多,但类似于前沿社团这样跨学校、规划全面的,难得一见。
我帶你回家
毕竟现在还不是未来各大集团将触角伸入大学的时候。
鬼才
稍顿,温叶接着说道:“为了确保从社团到校园俱乐部的平稳过渡,以及考虑到部分社团成员有实习的需求,与对职场的好奇;
前沿下属子公司前沿项目有限公司已针对性的成立了实习部;
目前办公区独立放在五角场智创天地内,办公空间1000平,五月份开放申请,最晚六月份提供配套实习岗位。”
“……”
最后,温叶总结道:“如果大家对这些安排有疑惑,具体请参看文件指南,下午咱们统一商量解释。”
接下来就是方年参加这次会议的目的之一。
认认人。
从上理工的赵嘉开始,一直到上财吴伏城结束。
等于说是从最新成立的这批社团会长开始。
因为在这次会议之前,温叶跟谷雨有特地去各个高校走动,所以形势比上次会议好得多。
总结起来就是两个词:
欣欣向荣。
干劲十足。
尤其是在各校社团会长汇报之前,温叶先说了前沿公司的最新安排,可以说全是福利,更让大家有了更多的期待。
之所以前沿社团能发展出大部分成员各方面都优秀的状况,无非也是有‘利’可图。
21个会长里有女生9人,包括温叶。
42个重要理事里有女生16人,包括谷雨。
总体而言,还算平衡。
这也符合社会预期:女人能顶半边天。
“请方年理事给大家介绍唯一一个不在申城的社团概况。”谷雨语气平静道。
方年从容起身,望向大家,微笑开口:“各位好。”
“在申城以外,长安西交大也成立了前沿社团,各项发展情况经过前沿公司的实地考察与汇总,被认定为发展最优秀、最合理、最有前沿属性的社团。
为前沿公司发展校园社团提供了更全面的思路,我简单替大家介绍一下。”
“会长陆薇语,在向前沿公司申请取得同意后,独自在西交大成立前沿社团,参考西交大特色,建设了基于学术研究型的社团;
成员主要涵盖物理学、化学、材料科学、生物学、基础医学等专业的优秀学生,全力发展创新技术型成员……”
“……”
介绍完之后,方年看向众人,面露微笑:“前沿公司很满意西交大前沿社团的发展;
也非常提倡这种方式得到推广,即,各位会长可参考学校校风,因地制宜的制定出合理的发展方向,包括但不限于创新技术研究、纯粹理论学研究、商业经营等等。”
方年刚一说完,掌声就响了起来,热烈得很。
温叶心想:‘可能这就是个人魅力了吧。’
嘴上迅速接过话头:“谢谢方理事;
其实我们也有做得很不错的社团,比如华东政法林会长,比如上财吴会长。”
“我个人想说两句题外话,发展社团,并非一定要为了某种利益诉求,又或者是为了完成任务换取资源;
发展社团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收获,有人说,管理社团其实相当于管理一个小公司;
仔细想想,有这样的经验后,就算没有前沿公司的资源扶持,做什么都能得心应手吧。”
超神學院之劍仙系統
“……”
然后是最后一项流程,各校社团会长提出近期亟待解决的问题。
重点之一是吴伏城提出来的。
“……不知前沿是否已经有了解决方案?”
闻言,温叶回答道:“这个事情已经有了解决方案;
要确保一家像是四大会计事务所这样的公司开放绿色通道录取实习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段时间,前沿公司通过努力,现有两种方案可供选择:
第一种方案,由前沿公司与四大会计事务所商谈好的合作框架,推荐实习生入内。
第二种方案,进入前沿子公司前沿项目实习,工作职责是协同四大会计事务所处理事务。”
顿了顿,温叶加重语气说道:“需要说明的是,前沿不可能满足所有成员的所有实习倾向,第一种方案只会有四大会计事务所;
如果成员无法通过自身努力进入心仪单位实习,前沿公司可提供一部分选择,其中最佳选择是前沿项目实习部,按照规划,未来将可以满足所有实习倾向。
额外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前沿公司提供的部分资源倾斜是有相关要求的。”
最后,温叶笑了笑:“我们都听过一句话:天下没有免费午餐。”
“……”
会议很圆满。
除了实习问题,其它一些问题都比较简单,无非是资源倾斜嘛,按照规则办事罢了。
至于例外,哪里都存在。
方年没否认,解释了一句:“一开始建立社团的大部分想法是这样;
不过随着社团的发展,多了些其它安排,总之如果有可能,我是希望将前沿校园俱乐部开遍中国一流名校。”
“今天有点赶时间,你有什么疑惑,先跟温叶聊聊看。”
方年的话语落下后,林语淙沉默片刻,忽然道:“你要一直这么对我吗?”
“唉……”方年忽然长叹了口气。
林语淙有时候脑子转得飞快,一下就明白过来:“之前几个月白费了?”
“差不多吧。”方年眼珠子上下轻动,打量着林语淙,“一个人自我成熟确实很难,但我帮不了你,也不想帮你。”
顿了顿,方年又说:“我比较念旧,无论如何都会带点感情在里面,所以……”
“也不知道陆女士回申城后,会不会帮我收拾一下烂摊子啥的。”
方年这是把两人的边界定为更普通的朋友关系了。
比起刚才会乐意喊‘大姐头’都要疏远一分。
“好难啊……”林语淙微微抬头望向天空,眼眶微红。
方年抿抿嘴:“抱歉,我希望你明白,我想跟你保持朋友,甚至好朋友的关系,但你不能挑战我的边界。”
“我懂了。”林语淙声音低低的道,“之前还想请人假装男朋友蒙混一下……”
方年微微一笑:“祝你一切顺利,先跟自己相处好。”
“谢谢。”林语淙喃喃出声。
方年走下马路牙子,穿过马路去了对面,不一会儿,黑色辉腾驶出来,很快消失在街角。
…………
九星殺神 鐵馬飛橋
…………
机场高架上,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方年按了下方向盘上的按钮,关秋荷的声音从车载音响中传出。
“方总,周末没事做吧,兜风去呀。”
方年忍不住咂嘴:“关总,你这有点太烧了吧!”
“要是开上布加迪,你不得飞起来啊?”
关秋荷嚯了一嗓子:“原来你想要买申城宾利那边刚刚宣布在华销售的威航16.4百周年纪念版啊,4300万呢!”
“宾利代销?”方年咕哝一句,“那得关总帮忙努力挣钱,我才买得起啊。”
從1999開始
关秋荷沉吟道:“如果你可以把‘点’分开买的话,现在也能帮你买下来。”
“不着急,反正有关总在,我肯定能开上这辆车。”方年笑呵呵地道,“不过你对车的爱好和炫耀有点过分了吧?”
关秋荷撇嘴道:“不花我自己钱,追求点生活乐趣怎么了?难道只能你们男人香车美人?就不能我开个豪车炸街?
不过有点你误会了,我对车的喜欢不是来源于价格或者限量,比如劳斯莱斯我就不喜欢,还有兰博基尼,以及布加迪。”
莽穿異世界 靈山王
“行行行……”方年打断了话题,“兜风的事情最起码也得等下周了,我现在正去机场,赶着去鹏城。”
关秋荷愣了下:“怎么忽然去鹏城了?”
“有点对我个人来说公私兼顾的事务要处理一下。”方年简单解释了一句,“跟陈遥有关。”
关秋荷:“?”
“不好意思,忘了你不认识他。”方年反应过来。
“八中原来的大哥,高三开学当天跟他有点小交流,打那以后他去华强北混口饭吃。”
yin謀 夜夏の顏色
关秋荷狐疑道:“混不下去了?这种人不应该值得你方总亲自跑一趟吧?”
方年笑了下:“从08年到现在,甚至近两三年,乃至再往后数个十年二十年,他都可能不值得我亲自安排;
但为了有备无患,我需要一个棠梨出来的小年轻,因为棠梨方言的难度我相信你深有体会。”
闻言,关秋荷更奇怪了:“再难的方言,也是可以学会的,我隐约记得你好像说过,你小女友就被你教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