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wg60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二十八章 路過的燭晝而已 (5200,小章)看書-g0mug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燃薪神木?”
法尔塞斯家族长老的话,一出现就宛如晨曦钟鸣那样,将所有仿佛沉睡,雅雀无声的众人惊醒。
登时,整个大殿中便喧哗了起来,甚至有一些年老的强者骤然站立起身,目光火热的凝视着眼前绿色的神木树芯。
长生火木,最古老的记载,应该是在这个纪元之初,各大城邦合纵连横的那段时间。
诸多城邦纷争并起,为了寻求打倒敌人的方法,他们会采用一切的力量。
长生火木,就是在那个时间段,被探索古老遗迹的探索队,从位于大裂谷深处的无尽之窟中带出的。
第一个发现的长生火木,仅仅是一根树枝,在经历了不知多久的岁月后却仍然活着,插在地上便可以勃发生机,是为真正的长生。而在它的枝头,有最纯粹的源能流动,形成了青绿色,宛如火焰一样的叶片,故而称之为长生火木。
燃薪神木,是另外一种说法,据说是从远古遗迹中寻找到旧名,如今也算是正式场合的学名。
而它的价值……在这片大陆上,没有任何替代之物。
它可以为普通人延寿,为职业者资料,缓解强者的痛苦,修复源能带来的灵魂颤动……甚至,由其枝干雕刻出的小人,能够被做成替身人偶,亦或是承受伤害的护符,代替持有者承受伤害。
有了它,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
哪怕是最单纯地吃掉,也足以起死回生。
不,远远不止。
虽然不知道原因为何,但是持有燃薪神木,对源能的操控和领悟也会大幅度上升。无论是悟性,精操,境界的突破,它全部都能办到。
历史上所有得到它,并且长期持有的人,最终都成就了灾境。
甚至,埃安大陆上,有史以来第一位有记载的灾境强者,就是一位持有燃薪神木的强者。
不过话又说回来——能保住神木不被其他人夺走的人,原本就应该是天才中的天才,成为灾境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
但即便是这种太过于神话,暂时不明真伪的传言,也足以令早就按捺着激动的人们兴奋起来。
尤其是那些在神意阶卡了漫长时光,寿命将尽;亦或是那些家族强者重伤,此刻危机重重,意图最后一波的那些人,这么一颗燃薪神木的树芯,足以令他们疯狂。
穿越只是一份工作
“好家伙!”
即便是苏昼,此刻也不禁吐出一口气,他认真地注视大厅上的神木树芯,神色了然:“果然是世界树的气息!这就是世界树的气息!”
苏昼之所以留在海滨之都,就是为了确定这一点。
埃安世界,是昔日黄昏和世界树的战场。
而他这次前来的目的,第一个是了解黄昏的本质,第二个便是代替大道之树,寻觅有关于世界树的线索。
苏昼认为,既然世界树和黄昏的世界都混合在了一起,那么有极大可能,两者被封印的地方并不远,从黄昏的世界中,完全可以倒推出世界树世界群所在的方位。
但在此之前,需要从黄昏世界群中,找到神木有关的气息,这样才能进行逆推。
可问题来了——黄昏胜利的那些世界,大多要不是世界已经毁灭,要不就是神木已经彻底消亡,哪里会留下什么线索呢?需要太多机缘巧合了。
不过,现在。
机缘巧合,就在眼前。
“确定了。”
一时的惊喜后,苏昼便坐回了自己的作为,他冷静下来,轻笑道:“不错,既然确定有世界树的眷族,那么反而不用太过紧张——以咱们的资金,是不可能买到这神木碎片的。”
“而我也不需要这个神木碎片,只需要稍微接触一下,用大道树给我的气息逆推即可,全过程都不需要十秒。”
“初始价,四亿五千万。”
此刻,也不继续卖关子,长老直截了当地进行报价,然后将水晶柜关闭。
这价格,只是随口一报,因为但凡是个人都知道,这等神物的价格不飙至几十亿乃至百亿根本不可能。
果不其然,代表东海贵族的代表着一开口,就直接将价格翻倍还多:“十亿!”
“二十!”
“三十五!”
“了不起!依照这个世界的巨型战争移动巨舰的造价,这都已经能造一个半军团的旗舰了!”
拿起桌旁的水果,苏昼兴致勃勃地喂了雅拉一口,然后自己啃了一口,感觉满口留香:“唔,这水果的味道有点像是爽口的火龙果?好吃!”
而蛇灵也盘绕在苏昼的肩膀和头顶,同样兴致勃勃地看着场下:“你猜他们最后会不会打起来?”
“管他呢,吃瓜,吃瓜!”
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想着要买,所以苏昼的姿态安逸地很,他和雅拉就是笑着指指点点大殿中已经白热化的气氛,看着各大势力之间的态度愈发激化升温。
證魔道
“诶苏昼你瞧,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
“这个第三集团军的代表者脾气不太好啊,你瞧,被人连压三次,他脸都白了!”
“哦豁,第四次了!压的好!继续压!”
“水果好吃!”
“哈哈!他们开始骂街了!‘帝国的下贱畜群’‘东边的海蚯蚓’‘北边的泥巴雪人’和‘蛮族劣种’,这些人种族歧视好严重啊!”
“吵得好,再猛烈些!”
“等等,情况不对?”
抗日之天狼突擊隊 亂舞沙
看热闹看着看着,真的物理意义上在吃瓜的蛇灵忽然察觉不对:“喂,那边那些黄昏眷族似乎是竞不过,也骂不过别人,他们要……”
而苏昼直接惊呼:“卧槽,要打起来了!”
虽然之前,他真的很想说‘大家别吵了,听我一句劝,大家打一架吧!’,但是真的就看见这群人真的在拍卖大殿打起来,苏昼反而察觉到不对。
“那些北地蛮族,从一开始想的应该就不是拍卖!”
虽然之前没有认真观察,但是苏昼早就察觉,那些凛冬日暮部落的来客实在是太过冷静——而且他们在拍卖中买的东西并不多,虽参与了大部分竞价,可真正付钱买的,无非就是一些零碎的杂物而已。
不得不说,海滨之都这场年终拍卖会的客人大多都素质极高,在一开始动口的环节,便有一部分老狐狸察觉到不对,开始逐一退走,而现在一打起来,整场更是没有半点惊呼惨叫,所有人直接了当地起身撤退,唯恐被那些神意阶的强者余波波及。
而与此同时,苏昼也反应了过来。
的确,在海滨之都的拍卖会上动手,会被列入黑名单,背后的势力会永远无法再次加入,而且还会被法尔塞斯家族视作敌人……但依照伽沙和洛亚的记忆,现在的凛冬日暮部落在休养生息了百多年后,已经抵达了一个鼎盛时期。
在十几年后,洛亚成为大祭司时,新一任天暮大可汗便发动南征服入关,直接将延霜军所在帝国北部行省打的粉碎,差点覆灭了整个阿斯莫代帝国。
如若不是那位神秘的太阳皇出手,一人便斩杀了包括天暮大可汗,伽沙和洛亚三位蛮族最强者,恐怕北境蛮族真的可以达成征服大陆的成就。
——原来如此,因为已经下定决心,要准备开始战争,那么能不能参加这个拍卖会就无关紧要。
需要什么,直接去抢便是!
而神木这一珍奇,便是足以令他们放弃任何掩饰,暴露原本目的的神物!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
“蛮族的劣畜,居然敢在拍卖场动手!”
头顶有角,暂时看不出是什么龙的东部天龙贵族看见蛮族来客直接动手,撕裂拍卖广场的屏障,准备直接去抢夺神木时,登时勃然大怒。
这位神意阶的强者抽出腰间的十字长剑,狂风就像是龙卷一样朝着剑身上凝聚,冲天而起的烈风之束凝聚成了实质化,几近于光柱的源能之刃,刺穿了一个个已经空无一人的座位。
而一些还未来得及离开拍卖大殿的人则是直接被这一起手式的余波吹起,失控地被刮向远端的墙壁。
巨大的风压就像是天空塌陷,东部贵族的代表,苍风的卡提是货真价实的老牌骑士,一只发出尖锐嘶鸣的翼龙心光体浮现在他身后,散发出醒目的青白强光。
一道闪光,被握在手中的狂暴龙卷之剑开始倾斜,下压。
但是,他却没有砍向那大几率是日暮部落的蛮族,而是一剑斩向了毫无防备的帝国军方代表!
“卡提你他妈疯了吗?!”
帝国那位年轻的军方代表又惊又怒,他似乎是认识对方,所以才分外惊讶。
虽然说这一击立刻就被军方的神意强者,一位手持长矛全铠骑士挡住,爆发出朝着四面八方飞散,余波将以源能钢铸造的墙壁撕裂出几十米长的大裂缝。
但他在刚刚的确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你究竟在做什么……等等?!你们是一伙的?!”
没有回话,因为是一句废话。
南境贵族的强者和逐光教团也立刻联合在了一齐,圣日教团也立刻和延霜军一方联合,霎时间,原本的几个大势力之间互相分化联合,成为了四个阵营。
唯独帝国军方是一体成阵。
但毫无疑问,除却帝国军方外,其他几方势力看上去都是有备而来。
这些人估计早就料到了有人会出手抢夺神木,无论是列阵还是出手都直接了当,半句废话都没有,狂暴的源能开始像是潮汐,把整个大殿搅动的宛如南海的风暴涡。
全面的战斗就在几个呼吸之后。
“怎么,苏昼。”
此时此刻,缩回了苏昼的灵魂空间,雅拉轻笑着询问:“你是打算浑水摸鱼抢走那株神木吗?”
不滅修羅
宮略之三十六計
苏昼翻了个白眼:“哇,然后被所有人联合追杀?别了吧,我缺神木吗?家里还有两株不说,我自己难道不就是?”
“如果不是我需要世界树世界群的信息,我早就去东海捞陨石去了。”
说是这么说,苏昼还是安逸地坐在自己的包厢中,准备看完这场热闹。
别人或许怕七大势力,他可不怕,之前动手之初的时候,苏昼就已经通知了燧光和拂晓,让他们带孩子先回战舰休息,看情况直接走。
比起几乎不存在的危险,果然还是亲眼看看这个世界如今的势力情况比较好。
但这个世界并不能安逸。
極牛鬼才在異界
至少,有一部分人,不仅不能安逸,反而要主动地前往最危险之地。
“住手!”
伴随着一声怒吼,以及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几队装备齐全的卫队鱼贯而入,冲入了已经变成战场的拍卖大殿。
为首的那位神意阶的卫队队长沉闷的声音从全覆盖式头盔中传出,带着镇定地愤怒:“不可在公共场合动手斗殴,违者将被海滨之都执法队逮捕关押!”
他是一位魔化者。
这些执法队全部都是魔化者。
正在蓄势的几大势力都齐齐愣住,他们看向这些执法队所在的方向,露出了嘲弄的笑容。
“战争马上就要到来,你们海滨之都还没搞清楚状况,仍然保持中立吗?”
南境贵族的代表嗤笑着:“啊,也难怪,是魔化者啊,是被魔化病侵蚀了大脑吗?难怪会这么愚昧。”
“这不过是一次试探罢了,海滨之都倘若再不选边……下次可就不仅仅是我们这些人了。”
其他人没有说话,但是意思也几乎是同样——他们根本看不起这些魔化者,看不起海滨之都的执法队。
他们等待的,是执掌海滨之都,法尔塞斯家族的态度。
如若没有,那就战斗,直到摧毁这座不受控制的城市。
这是所有人的共识,他们也毫不怀疑这件事能够成功。
毕竟,这场上,大大小小有近十位神意阶的强者,而整个海滨之都法尔塞斯家族的神意强者加起来也就这么多,他一个魔化者卫队总队长,又能做什么?
答案是燃烧生命。
轰。
没有反驳,没有回骂,也没有嘲讽。
没有恐惧,没有憎恨,也没有愤怒。
整个魔化者执法队全部都齐齐拔出武器,他们的身上,各色的源能在同时爆发,可怖的侵蚀力掠夺着大气中的源能,急速加剧着魔化症的侵蚀深度。
他们目光明亮,带着无以伦比的坚定。
——魔化症,是一种近乎于诅咒的祝福。
它能让一个普通人取得力量,让职业者对源能的控制更加敏感,更加强大。
只是,它会造成疯狂,令人加速抵达死亡所在的地方。
与之相对的,魔化者也可以主动加速这一过程,进而近乎饮鸩止渴的那样,以生命换取短时间内强大的力量,这也是最彻底,最疯狂的‘狂化’。
以最为镇定的心,作出最疯狂的事情。
执法队总队长同样也是如此,他已经抵达神意,魔化症的侵蚀已经终止,更不会传染,他已经获得了和正常人一样的寿命和权利,在海滨之都更是可以进阶高层,和一般魔化者有着天壤之别。
九州·華胥引
妻勢洶洶:金主請笑納 一夜驚喜
但是现在,即便看不见,但是随着源能的爆发,却能清晰地感应到,有黑色的纹路正在他的身上蔓延,构成种种神秘古老的花纹,进而令他的实力暴增。
“疯了吗?!神意阶还催化魔化病?!”
“这家伙,真的不要命?”
登时,在场的所有人都面色一变,他们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些魔化者会毫不犹豫地燃烧生命换取力量,只是为了中断他们的对峙。
法尔塞斯家族的强者都没到,他们这些外人魔化者这么激动干什么?
但他们永远也不理解,对于某些魔化者而言,有些时候,尊重,哪怕是表面上的尊重,也和生命同样,甚至更加重要。
“不允许……”
婚期29號,首席一品妻
此刻,宛如从喉咙中发出的声音响起,赤色的光在头盔的缝隙中闪耀,刺穿空气。
“你们破坏海滨之都……家园的和平!”
一头狰狞的三头巨犬心光体浮现在这位手持长枪的男人身后,直逼神意阶巅峰的气息开始扩散。
“执法队,镇压!”
他大吼,举起长枪,准备直接带领自己的队伍展开冲锋。
但是,就在迈步的瞬间,他却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处传来一股无匹大力,将其如同被锤子捶打的钉子那样,定在了原地。
“珍惜点性命,省着点用。”
一个听上去有些懊恼,亦或是恼怒的声音响起:“虽然大概能理解你们为什么拼命,但说实话,也太草率了。”
白发的男人大步迈出,越过了他们的阵线,在队长呆愣的目光中走到前方,环视着整个拍卖大殿,以及留在广场中央的神木树芯。
“来别人家还不公平交易,不仅想要抢劫还想要聚众斗殴……果然啊,你们这些家伙,就没一个好东西。”
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的苏昼将手中吃剩下的果核扔在一旁,他眉头紧皱,凝视着那些不明所以,看上去似乎并不认识自己,也没搞清楚为什么一个‘灵辉阶’的老头会出现在这的那群大势力队伍。
然后,叹气道:“本来只想吃瓜看看狗咬狗,没想到还牵扯到了无辜没错的人。”
“既然如此,就少不得路见不平,替天行道一回了。”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与我们为敌?”
一眼看去,觉得苏昼异常眼熟的那位军方代表眉头紧皱,他看向苏昼的目光带着狐疑,隐约有着一种不安。
但很快,他反应了过来:“不对,你是斯维特……”
咔……咔,轰!
但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一阵尖锐撕裂声响起,然后便是沉闷的雷鸣。
“我不是你们的敌人。”
大气水波般荡漾,白发的男人伸出手,霎时间,整个拍卖大殿中,所有的金属造物全部都开始扭曲,震荡,然后在一股莫名的力量下,化作一柄柄刀枪斧钺,朝着苏昼飞去,环绕着他周身急速旋转:“但是你们的敌人是我。”
随手伸出,从环绕周身的诸多武器中拿起一张比人还长的金属巨弓,苏昼随意地抽出一根短矛,然后就这样蛮不讲理地将其搭在了弓弦之上:“一位路过的普通烛昼而已。”
妖嬈棄女:邪性獸王逆天妃
然后,他松手,放矛。
撕裂声音,令大气和源能都支离破碎的可怖鸣啸在大殿中回荡,整个核心城都因此哀鸣。
“给我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