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sqdg好看的言情小說 道界天下討論-第四千九百四十六章 因果因果鑒賞-mpd6x

道界天下
小說推薦道界天下
这个影子,显然也是暗影阁的杀手,而且实力,比起刚刚被姜云杀死的那两人,要强大的多。
他来这里,自然不是为了看热闹而来,而是为了击杀姜云。
可是,因为他察觉到了姜云身后有着阁老的跟随,所以最终还是没有敢出手。
虽然阁老也并未出手,但是有他跟在姜云的身后,让暗影阁的一些强者,会有所忌惮。
这样的行径,在暗影阁看来,已经是在干涉暗影阁对姜云的击杀了。
因此,这个影子,才会要给整个姜氏都送去一具索命棺。
超品寶藏王 神土
面对对方的威胁,阁老面无表情的道:“想送,你就去送吧。”
“你暗影阁在我姜氏必然也有人安插,对我姜氏的情况肯定也是有所了解。”
“我姜氏,在这苦域,如今不说是举世皆敌,但真的也不在乎再多你一个暗影阁了。”
话音落下,阁老突然抬起手来。
而就在他的抬手的瞬间,那影子的身形立刻向着后方暴退而去。
然而,尽管他的反应和速度都是快到了极致,但仍然觉得脖子一紧,阁老的手掌,已经牢牢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阁老将对方直接拎到了自己的面前,看着对方那已经逐渐清晰起来的面孔,淡淡的道:“你暗影阁能够威胁我的人,也就只有你们的阁主了!”
“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今日,我也不杀你,断你一臂,作为警告!”
阁老猛然伸手,抓住了对方的一只胳膊,直接用力,生生的拽了下来,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喷涌而出。
阁老又随手一挥,将这只胳膊直接炸成了齑粉,然后这才将掐住对方脖子的手掌松开,淡淡的道:“滚吧!”
丢下这句话之后,阁老根本都不再理会对方,直接从对方的身旁迈过,朝着姜云离去的方向而去。
这位暗影阁的强者,捂着自己的断臂之处,虽然面色苍白,但是却相当平静。
唯有眼中闪烁着一缕疯狂的光芒,注视着阁老消失的方向,一字一句的道:“姜氏,你们会后悔的!”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脸上原本平静的表情,突然化作了惊恐之色。
因为,赫然又有一只手掌,按在了他的头顶之上。
还不等他看清楚手掌的主人到底是谁,他的脑袋,连同魂,已经瞬间碎掉。
在他的尸体之旁,站着……姜氏大祖!
大祖的目光同样注视着阁老和姜云先后离去的方向,面沉似水。
——
姜云不惜施展了血遁之术,没有按照南风宸告诉她的路线,而是凭借着血丹青给他的苦域地图,另外选择了一条路线,前往百族盟。
姜云选择的这条路线,会多消耗点时间,为的,自然就是尽可能的避开暗影阁的追杀。
一天之后,姜云来到了一座世界之中。
通往百族盟最快的方法,当然还是通过传送阵。
而苦域对于传送阵的布置,已经是相当的完善,基本上算是覆盖了整个苦域,所以使得修士可以大大节省赶路的时间。
致命弱點
不过,传送阵当然不会是无偿使用。
如此重要的交通工具,也是被各个不同的势力所掌控,作为一项收入来源。
就拿姜氏来说,别看只是二流之中的中下层势力,但是同样掌控着数量不少的传送阵。
只不过,这些传送阵的位置,都是较为偏僻,很少会有人使用。
而苦域,因为面积浩大,世界的数量数不胜数,为了方便管理和控制,严格说来,大都是一界一城。
一个世界,都只有一座城,就是面积无比巨大。
帝國雄
但凡是有传送阵的世界,自然都是有主之界,根据地域位置的不同,分别属于不同的势力。
之前,姜云和南风宸虽然一直没有使用传送阵,但是一路过来,也是飞行了不少的距离,所以使得他此刻所置身的这座世界,已经距离姜氏相当的遥远。
虽然这个世界的面积相对来说要小了许多,但聚集在这里的修士,数量却是不少。
对于这里究竟属于哪个势力,姜云没有兴趣知道,他只是想要尽快赶到南家,帮助南家解决了麻烦之后,再回转姜氏,进入葬地。
而等到从葬地之中离开之后,他就会想办法,回一趟诸天集域。
虽然因为和幻真域的比试,让苦域暂时没有去理会集域,但万一哪天苦域想起来了此事,随便派些人前往集域,对于集域来说,那就是没顶之灾。
置身在这座世界之中,姜云并没有立刻踏入传送阵,而是先在传送阵附近找了一座酒楼,上到二楼,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这并不是姜云馋酒了,而是他想要看看,暗影阁的人,会不会依然在暗中,跟着自己来到了这里。
被人跟踪,如果换做其他时候,姜云并不担心。
但这次,他是要前往南家,帮助南家解决麻烦。
而如果暗影阁的人始终跟在自己的身后,知晓了南家的位置,知晓了南家和自己之间的关系,那南家的麻烦将会更大。
坐在窗户之旁,姜云举起面前的酒杯,看着外面的熙来攘往,不禁悠悠的叹了口气。
暗夜藏嬌:總裁的秘密愛人 素面妖嬈
上次像这样安静的喝酒,好像还是在幻真域中和那位陷入了幻境的一位风家老祖风北凌相见之时。
一眨眼,已经是近百年的时间过去!
想到风北凌,姜云自然也想到了被寂灭大帝劫持的师父。
不知道师父如今的境况如何,有没有到达幻真之眼!
姜云之所以并不拒绝成为苦域的候选人,在意的并不是苦域能够给自己提供一些保护,而是的确希望自己可以进入幻真之眼,找到师父!
想到师父,姜云又想到了师祖,想到了南家。
一幕幕的往事和经历,如同闪电一般,在他的脑海之中不断的掠过,也让他的眼神,忽然渐渐的变得有些迷离起来,口中喃喃的道:“苦域的师祖,前往集域寻找寂灭大帝。”
“师祖没有找到寂灭大帝,却是收了师父师伯等四位弟子。”
“接着,师父又收了我为弟子,现在又被寂灭大帝劫持,带往了幻真域。”
“而如今,师祖的家族有难,我身为徒孙,却是来到了苦域,准备去帮师祖的家族。”
“这一切看似毫无关联的事情,但兜兜转转之下,却是连接在了一起。”
“以师祖前往集域为开始,以我去救师祖的家族,作为结束!”
姜云的手中的酒杯忽然轻轻放下,伸出一根手指,蘸着杯中的酒,在桌子之上,轻轻的画出了一个圆形。
“这是,一个圆……”
撒旦冷少de囚愛遊戲
“当年,因果老人在我的身上两次留下了因果之线,因果之线,完成之后,就是一个圆。”
“如此说来,其实,这就是因果!”
“师祖为因,我,为果!”
“但师父并未救出,这个圆应该就是不完整的。”
午夜貪歡:老公很狼性 楊子子愛
“不对,这师父应该是在这个圆的中间,再画另外一个圆。”
“师父收我为徒是因,我将师父救出,是果!”
“因,果,因,果……”
此刻的姜云,就如同是入了魔一样,口中不断的呢喃着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的话语。
而在这种呢喃之下,他对于四周的一切都是毫不在意,整个人更是深深的陷入到了一种奇妙的状态之中。
“顿悟!”
血无常轻声开口道:“这小子,虽然机缘不少,但自身的悟性却也是不差,竟然能够顿悟。”
“只是,你顿悟的时机,选的不对啊!”
姜云是浑然忘我,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这座酒楼之中,原本的客人,不知何时都已经悄然离开。
甚至于,原本人来人往的街道和城池,也已经变得空旷无比。
簪花扶鬢長安步
所有人,就像是蒸发一般,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