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s91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笔趣-233 穆沉舟根本沒資格【3更】熱推-0wg1z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毕竟,就算是二十一世纪以前,那些辉煌昌盛的古武世家内,也不是每个家族成员都能够成功地修炼出内劲。
而自从古武世家全部退回到古武界之后,这些没办法修炼出内劲的家族成员,也都被逐出了古武界。
不光是帝都,沪城和其他一些大城市里,都有一些武馆。
这些武馆,大部分就是这些被逐出古武界的人开的。
还有一小部分,去少林寺出家了。
而古医者,一定修炼了古武。
因为只有体内有着足够的内劲,才能让他们去施行更多古老的针法。
不过古医者也只是拥有着最基础的古武修炼而已,不能和真正的古武者等同而约。
相反,因为炼制稀有药材,还要试药,他们的身体有可能还没有普通人强健,英年早逝的也不在少数。
除非,真有那种古武古医双修之人。
冥婚鬼嫁 地下判官
可惜的是,这样的人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多少年了,古医界和古武界都没出几个。
要想古武古医双修,天才都不足以去形容。
所以为了保护家族成员,古医世家代代都会和古武世家联姻。
无论是华国的古医界还是O洲的炼金界,国际上是没有任何一个大势力会去得罪的。
谁都会有生病的时候,也只有神医能够把自己从生死线上拉回来。
梦家,是唯一一个还活跃在帝都的古医世家。
但也就穆鹤卿、聂老爷子、聂亦这些人知道,梦家玩的是古医,而不是中医。
穆沉舟虽然是穆家人,但根本没资格接触到帝都的核心,自然也不清楚。
就更不用说,穆夫人一个家庭主妇了。
嬴子衿合上了电脑,倒是来了点兴趣:“梦家的家族历史,有多长?”
虽然过了挺久,但她几个徒弟的名字,她还是能勉勉强强记住。
她有一个徒弟,姓伏。
但也有可能,她徒弟后来改姓了。
她当时给她这个徒弟算过,他的名字不怎么好,会影响命格。
“和穆家比起来很不短。”傅昀深颔首,“不到两百年。”
嬴子衿微微点头。
那看来不是她徒弟。
她就不管了。
“穆老的病,以前一直是梦家在看。”傅昀深淡淡,“只不过一直没有治好,总是会有后遗症。”
“夭夭你给穆老治过之后,梦家那边还动了想把你招揽进他们家的心思。”
“不去。”嬴子衿没抬头,“养老。”
傅昀深忽然就笑了,他起身,走过去,很自然地揉了揉她柔软的长发。
玩世不恭的语气。
“小朋友,你这才多大?别抢我的话。”
他浅琥珀色的瞳孔微光浮动,像是星子,明明灭灭,浮翠流丹。
攻芯計 蝴蟬
他看她的时候,眼神总是会不自觉地柔软下来。
敛去眸底深处埋藏的戾气。
至余一片刻骨的温柔。
他身上的翡翠沉香淡淡倾下,缭绕在她的耳后。
嬴子衿按在键盘上的手顿了顿。
“不去也好。”他眉眼间添了几分倦色,“哥哥呢,和梦家那边有矛盾,你要是去了,还挺不好办。”
寵婚撩人:首席寵妻成癮 琳瑯
嬴子衿微微意外:“什么矛盾?”
傅昀深重新窝在沙发里,眼眸微眯:“就因为一些事情,打废了他们家的一个嫡系成员,被追杀了一段时间。”
他语调懒懒,带着一种别样的性感。
语气轻描淡写,仿佛再说喝了一杯什么茶。
“……”
嬴子衿举起手机:“还有一个小时,联机打游戏?”
傅昀深没拒绝。
两人登上了游戏,组好了队。
操控游戏人物的其间,她抬头,挑眉看了一眼傅昀深。
男人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很散漫,但每一次释放游戏人物技能的时候都很精准。
他穿着白色的衬衣,衬着他那张颠倒众生的容颜,妖孽气息十足。
恐怕IBI的局长和那些探长探员们到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最高执行长官,也在他们的通缉名单上。
**
这场舞会宴请了沪城的所有名流,傅家人自然也在。
苏阮和傅翊含跳完舞之后,去一旁休息。
她自然是看见了傅昀深,但也就是一眼。
当她不知道,是因为傅老爷子的缘故,傅昀深才能够进来?
可傅翊含就不一样了,他有着个人请帖。
谁更厉害,一眼便知。
“小阮,你在这里先坐着。”傅翊含说,“我有点事,要和爸商量一下。”
道門秘術
“你去吧。”苏阮摆了摆手,“我一个人就行。”
她也知道,接下来有一场拍卖会。
拍卖清单上,有一个她很喜欢的项链,她打算拍下来。
苏阮吃了一块点心后,看到端着鸡尾酒的侍者过来后,视线一顿。
她叫住侍者,指了指托盘:“给我这个。”
那是一个很精致的琉璃杯,要更加奢华,还古风古韵。
里面的鸡尾酒,也是特调的,和其他杯子不同。
苏阮一眼就喜欢上了。
侍者一愣,忙说:“傅少夫人,这个不是——”
苏阮见他不动,自己直接伸手拿了。
她优雅地喝了一口鸡尾酒,还专门在杯子上留下了一个红色的唇印。
而后抬头,很不悦:“不是什么?”
侍者急了:“这个是另一个客人的专用杯子,不是酒店提供的。”
“什么专不专用?”苏阮笑了,“难不成,我还没有用一个杯子的权利?我喜欢,就是我的。”
她从小被宠着长大,高傲惯了,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侍者更急,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直到他看见去取小蛋糕的女孩走了过来,终于找到了救命稻草:“嬴小姐,你的杯子……”
“哦,你的啊?”苏阮一眼就认出来了嬴子衿,傲慢的语气,“不好意思,用了你的杯子。”
她要让傅昀深看看,不是什么人都能比得了她。
嬴子衿眼睫垂下,看了一眼,没什么情绪,淡淡:“脏了,扔了吧。”
她有洁癖,所以一向会随身携带餐具。
苏阮面上的笑凝固住了。
她的脸色一点一点地变绿到最后的铁青,气得浑身发抖:“你羞辱我?”
嬴子衿打了个哈欠,偏头:“算是吧。”
“你呢?”苏阮怎么也不能镇定下来,她猛地转头,眼梢一片殷红,“就看她这样对我?”
傅昀深懒懒地撩起眼皮,抬了抬下巴,示意一旁的侍者:“给她开个账单。”
侍者拿出随身携带的账单本,写完之后,给苏阮递了过去。
黑字写的分明。
玲珑玉瓷杯。
价格,五十万。
苏阮神情一僵,脸上浮起了羞红,是躁的。
仿佛被凭空打了一个巴掌,火辣辣地疼。
诚然,五十万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但这是在打她的脸。
分分明明的羞辱。
“十分钟内打钱过来。”傅昀深没再看她,“别让我催。”
苏阮直接就被气哭了,手指颤抖:“傅昀深,你等着!”
她哭着跑走了。
“还好没用过。”嬴子衿擦了擦手,“挺恶心。”
“没事,白挣了五十万。”傅昀深轻笑,“够重新买几千个了。”
那当然不是什么玲珑玉瓷杯,是嬴子衿在STAR上买的批发品。
一个十五块。
她在吃食上不会吝啬钱,但用的东西却没那么多计较。
能扣一点是一点。
嬴子衿按了按头:“我们去那边。”
**
临近拍卖会,侍者们已经把餐桌都撤了下去,换上了座椅。
唐門小師兄 懶懶火爐
嬴子衿坐在最角落里,阖眸养神。
穆鹤卿要她买的青花釉里红瓷仓是倒数第二件拍品,还很早。
她也看了拍卖清单,没有她需要的东西。
十件拍卖品很快拍掉,最高一件,是一条项链,成交价格在一千九百万。
“接下来要进行拍卖的,是一株郁金香。”台上,拍卖师开口,“很稀有的杂交品种,一万起拍。”
嬴子衿睁开了眼眸,眼神倏地一定。
她一眼就看了出来,那不是什么郁金香,而是雪灵芝。
但因为雪灵芝的外形很像郁金香,一般人都分辨不出来。
雪灵芝,是很稀有的一味药材,能够解百毒。
她以前也用过。
嬴子衿没想到,如今地球的资源匮乏到如此地步,还有雪灵芝能够长出来。
她想了想,还是举起了牌子:“一百万。”
这一个数字,把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都不由地有些惊愕。
穆沉舟看了一眼旁边男人的神色。
他知道,梦家这一次来,为的就是这件拍品。
逆天邪妃
可让他们花一百万去买,那是不可能的。
會有醜女替我嫁給你 禹以
原本梦家就只打算最多出个五万。
穆沉舟站了起来,叫停了拍卖会:“我要求,这件拍品重新拍卖,但嬴小姐不能参加,或者——”
他顿了顿:“你把这株郁金香出来也可以,就没有那么多麻烦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