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q14p精品都市小說 諸天之從新做人 愛下-第一一四五章 盜墓終焉(上)推薦-0s5rn

諸天之從新做人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新做人
蒙地。
一个被反绑着双手的少女正浑身颤抖,满脸惊恐地跪在地上,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台下,一群人用憎恶和鄙夷的眼神看着台上的姑娘。
有两个小伙子夹杂在其中,一边跟随人群喊着“打倒丁思甜”的口号,一边互相使着眼色。偶尔瞟向高台上姑娘的眼神,写满担忧和无奈。
“老胡,上个星期刚批完小丁,怎么这个星期又批?以前不是一个月一次吗?”
“没办法,小丁又说那些神神叨叨的话了,什么彼岸花联通生死,什么千年女神……唉,胖子你说,小丁也真是,老提这个干吗?这不是没事儿找罪受吗?”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小丁迟早会崩溃的!”胖子烦躁道,“你老说想办法,想出来个一二三没有?你要不行,就照我说的来,咱们直接带小丁跑,往深山老林里一钻,爱特么谁谁……”
“胡闹!别幼稚了胖子!”老胡瞪了他一眼,“这股风迟早会过去的,只要再忍一段时间就好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开导小丁,让她别想不开。”
胖子有些悻悻,想了想,问道:“上回你说的那个千年神女墓,打听清楚了没有?小丁对这个感兴趣,咱们最好抓点紧,赶紧去一趟,让小丁放松放松。”
“地方我倒是打听清楚了,就在额尔古纳河附近。”老胡皱眉道,“但是我们找什么借口请假出去?”
“靠,你行不行啊,说啥啥不行,那你说它干嘛?”胖子骂道。
“你别急啊!”老胡道,“我想到一个办法,你说我们能不能借着破四旧的名义,把大家都骗到千年古墓里去?这样咱们仨夹在大家伙中间,名正言顺……”
胖子眼睛一亮刚要夸赞,就在这时台上的领导发现了这两个窃窃私语开小差的家伙,瞪眼喝道:“胡八一!王凯旋!你们俩在下面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报告领导!”胡八一立刻声音洪亮举手,“我们正在讨论如何破四旧。”
“张嘴就来啊!”领导冷笑,“别以为大家伙儿都是瞎子,你们两个平常就跟丁思甜眉来眼去,走得很近。现在我们批她,你们是不是很心疼啊?”
胖子眼一瞪就要怼回去,却被胡八一死死拽住。
“没有,我们坚决跟她划清界限!”胡八一振臂大叫。
“希望如此。”袁政委冷笑。
“真特么憋屈!小丁有什么错!”王凯旋咬牙切齿地道。
總裁爹地請小心
“再憋屈也得憋着!”胡八一压低声音道,“我们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小丁。”
高台上,已经到了丁思甜做自我检讨的环节。
这个女孩满脸惊恐,开口就是:“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然后眼泪就不受控制地一直往下流。
因为她真的不认为自己只是说几句话就错了。
她得编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借口,才能过得了这一关。
“丁思甜,说具体的错误,不要说一些套话妄图蒙哄过关!”
但很快她的打算就被人打破。
就在这个姑娘满心绝望和恐惧之际,突然,她看到一个人正站在人群中间,正静静看着她,眼神中充满了悲悯。
丁思甜一下怔住,怔怔看着这个人。
在她的记忆力,这是个陌生的面孔,而且这个人身上的穿着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大家也都顺着丁思甜的目光发现了这个人的存在,都吓了一跳。
很明显,这人并不是农场里的人。
但问题是,所有人都没发现这个人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就好像他是突然冒出来的似的。
台上主持大会的领导惊疑不定,上前一步喝问道:“这位先生,你是什么人?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这突然冒出来的人,自然就是何邪。
在上一条时间线里,他对这个世界印象最深的有两件事。
第一是他在这里向死而生,以凡人之躯灭掉了假系统,得到解脱。
第二,就是丁思甜了。
他在上个时间线,破解了剧情背后的秘密,知道了丁思甜的真正身份是千年前契丹公主奥古的转世之身。
而丁思甜也并不是胡八一和王凯旋回忆中的那样,为了救他们两个才从升降梯上坠入火海中而死,而是一场彻彻底底的惨剧后,他们被丁思甜篡改了那段记忆的结果。
这一次他选择将时间线调整到这个时间段,一来是想救下这个让人惋惜的生命,二来也是想利用丁思甜神女的身份,达到他的目的。
如面对众人质问,何邪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丁思甜淡淡道:“愿意跟我走吗?”
魚肉三國 燒餅夾鹽
如果他不来,等待丁思甜的命运将是——
过几天后,胡八一和王凯旋会撺掇所有人去奥古公主墓破四旧。
刚开始丁思甜的确如他们所愿,像是脱离了铁笼的金丝雀那么兴奋,那么快乐。
但一靠近墓的附近,先是遇到草蜢群,差点团灭,丁思甜就开始变得很奇怪。
她很恐慌,与生俱来的灵觉,让她敏锐感应到冥冥中即将到来的凶险,她开始劝阻同伴们,希望大家不要进去,就此退去。
但她用错理由了。
她对大家说,生死之门将打开,亡灵会复活。
这不但没能劝阻大家,反而激怒了所有人。
他们认为丁思甜是对他们的挑衅和嗤笑,当场就要批她。
胡八一和王凯旋虽然极力劝解,但二人情急之下,却说漏了嘴,把他们故意引导大家来这座地宫的目的,一不小心说了出来。于是愤怒的人们将三人当场制服,就在岛国地下工事的一片空地上,开了一次批评大会。
丁思甜属于“屡教不改”且“无药可救”,罪不可恕,于是,这个命运多舛的姑娘,当场被剃了个丑陋的头……
胡八一和王凯旋是“从犯”,他们被迫当场检讨,不但要唾弃痛骂丁思甜表明态度,还要承诺从此和丁思甜划清界限。
这是一场噩梦,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
地宫中,奥古公主还有一个死亡的魂体在镇守这里,她看到了这一幕,非常愤怒,然后打开了彼岸花。
于是,丁思甜被奥古的意念附了身,带领着干尸开始屠杀这些人。
结果毫无悬念,尽管在胡八一和王凯旋的带领下,所有人拼命逃窜,他们甚至炸毁了通道,想要阻止丁思甜,但依旧没用。
最后在升降梯里,胡八一和王凯旋打算用火烧死丁思甜,跟她同归于尽。这个时候丁思甜清醒了,她操控最后的意念,为胡八一和王凯旋篡改了那一晚的记忆,想要让他们永远记住自己美好的一面。
明匪
然后,这个一生悲惨的姑娘走进了彼岸花,被奥古公主的魂体吞噬,彻底消散于天地。
人间对丁思甜来说,就是个炼狱。
何邪的出现,就像是一道光,让丁思甜在无尽的黑暗中,窥见了一线光明。
她本就是神女转世,灵性十足。
当她看到何邪的那一刻,她就意识到了面前这个男人的不凡。
所以面对何邪的问题,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和迟疑,立刻开口道:“我愿意!”
其实她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一边的领导脸色变了:“放肆,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丁思甜犯了严重的罪行?你想跟她同流合污吗?”
何邪根本懒得跟他们说话,他对丁思甜眨眨眼睛,突然吹了一口气。
呼呼呼……
刹那间狂风大作,除了丁思甜,胡八一和王凯旋三人,其他所有人都惊慌惨叫着被狂风席卷上天,向天边飘去。
除了人,一同被风吹走的还有农场的牲口,牛、羊。马等。
这一幕,让三人嗔目结舌,脑海里一片空白。
良久,王凯旋第一个反应过来。
邪性老公寵嬌妻
他面色惨白,大叫一声:“神仙!神仙!”
然后一屁股跌坐在地,腿软到站不起来。
胡八一也浑身哆嗦,但勉强还能站定。
反观倒是丁思甜,眼睛亮到吓人。
“你是神仙?你是来救我的?”她带着无限期盼,颤声问道。
“是的。”何邪微笑点头。
丁思甜直接泪崩了。
她吃了太多太多的苦,然而何邪的这短短两个字,让她心中再无任何怨恨。
何邪深深看了眼胡八一和王胖子,最后目光落在王凯旋的身上。
他很欣赏这个胖子。
“既有缘得见,便送你一场造化吧。”他笑呵呵一指点向王凯旋。
一抹金光没入王凯旋的脑海,下一刻他浑身一震,身上气息开始疯狂暴涨。
何邪直接传他一篇修真之法,并且将他的修为提升到了人仙之境界。
做完这些,何邪直接大袖一挥,立刻一朵云聚集在他脚下,他伸手将丁思甜照来身边,然后打了个响指,这姑娘被剃掉的头发立刻重新长了出来,不但如此,容貌比起往昔更为青春可人,美丽青春。
然后,两人驾云眨眼远去。
胡八一和王凯旋久久不能自已。
尤其是王凯旋,激动到无以复加,他此时已经明白,自己已经成仙了。
被人随手一点,他就立地成仙了!
而一边的胡八一,既震撼,又充满了不敢和羡慕。
同样是遇到仙人,凭什么王胖子就被仙人抚顶,授予长生,他却什么也没得到?
丁思甜兴奋到难以自表,仍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直到何邪落在了千年神女墓地面之上,她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从苦海里脱离出来了。
“神仙哥哥,我想问,那些被你送上天的人,他们会怎么样?”她小心翼翼问何邪,生怕激怒对方。
“他们去了京城。”何邪微笑道,“去了他们做梦都想去的地方。”
我還在原地等你 莫言朵
“不过他们需要解释的是,他们是怎么过去的,还带着那么多的牲口。这对于他们来说,会是很有意思的体验。”
丁思甜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让那些狂热的人解释清楚自己是如何被人一口气从蒙地吹到京城,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神仙哥哥,你为什么救我?”丁思甜犹豫半天,还是问出心中的疑惑。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你必须先做出一个选择。”何邪道。
“什么选择?”丁思甜好奇问道。
“你想知道自己的前世,是谁吗?”何邪问道。
丁思甜露出惊讶的神色,却没有表现得太过不可接受。
事实上,她自己最能意识到自己的不凡之处,她一直都相信人有前生来世,而自己一定来历不凡。
她没有着急回答,而是忐忑问道:“神仙哥哥,如果我回答不想知道,你是不是就不会再理我,任我自生自灭了?”
何邪笑着摇头:“只是让你决定自己的命运罢了,何必想太多?”
他看了看仍忐忑不安的丁思甜,忍不住摇摇头:“罢了,就让万般因果,都归诸我身吧!”
他直接一指点在丁思甜的眉心,打破了她轮回的枷锁,解封了她蒙尘已久的神性,觉醒了她前世的记忆。
丁思甜闭着眼睛,身上的气息澎湃暴涨,片刻后她终于睁开了眼睛。
凌厉的眼神一闪而逝,她又恢复了那副楚楚动人怯怯的样子。
“神仙哥哥,原来如此,你是想要彼岸花吗?”她问道。
“彼岸花对我来说毫无作用。”何邪摇头。
而且,他不能拥有同一个彼岸花两次。
如果他这么做了,会让因果变得更扭曲,产生一些不可控的事情。
“我已经明白你所想了。”何邪一眼就看破了丁思甜的心思,微微一笑,跟我走吧。
他挥挥手,下一刻,两人消失在原地。
再出现时,他们已经出现在了奥古公主墓的地宫之中。
忽略了前面的那些步骤,何邪直接来到了奥古公主的棺椁之前。
嗡嗡嗡……
就在何邪刚到,整个地宫突然剧烈颤动起来。
紧接着,棺椁中一道红光冲天而起,通过顶部的法阵,将赤色光芒倒映到了整个墓室。
“嗷吼!”
随着一声声凄厉的嘶吼,数不清的干尸从棺椁底部的悬崖深处爬了上来。
另一边,各种各样的雕塑也复活过来,向何邪这边狂奔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