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8qk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第330章 裝神弄鬼(爲盟主‘趙廸’加更)展示-tsv3z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大唐对战殁者的抚恤五花八门,恩施于上,将士们只能受着。
当王忠良说出那句‘此为永例’时,万岁声直冲云霄。
“这是……”
邵鹏在百骑吩咐道:“去看看。”
其实不必去了。
贾平安摇头,“无需看。”
在武功县谎报虫灾事件后,贾平安就一直在琢磨这件事。
他做梦都梦到了厮杀,那些将士奋不顾身的身影历历在目。
可他麾下战殁者的家眷却遭遇了困境。
李治问他为何这般做,为何不顾自己的前程也要为陈欧遮掩。
为了底线和敬畏。
这只是一面。
更多的是对这个抚恤制度的不满。
将士为国厮杀,可死后得到了什么?
他去了那五家人家中查看,虽然说在村里已经算是不错了,可贾平安依旧潸然泪下。
帝王和重臣可以无视良心,但他们不能无视这些为了大唐搏杀的将士。
他知道当时提此事没成算,甚至会被人说成是收买人心。
所以他等待着。
一直到了此刻他才上了奏疏。
奏疏里他并未给出建议,只是把事儿说了。
这便是最聪明的作法。
谁都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你要说促成此事的功劳……
这等功劳贾平安不敢领,也愧领。
那些将士在他的驱使下厮杀,那些骸骨让他成为了武阳伯……
一将功成万骨枯。
他便是那一将。
这个功劳他不敢领。
外面的欢呼声越发的大了,有百骑回来禀告:“陛下身边的王忠良亲自来念诏书,说是从今日起,为国战殁者,可免庸调、免杂徭,口分田可继承一代,还有……家中的孩子能优先进折冲府……说是此为永例。”
“万岁!”
一个百骑高呼了起来。
马上百骑内部的欢呼声震天响。
邵鹏也欢喜不已,见贾平安含笑,就说道:“这是好事。”
“是啊!这是好事。”
贾平安双脚搭在桌子上,双手抱头,倍觉惬意。
这便是我对大唐做出的一个改变。
当大唐将士抛掉后顾之忧时,那些异族……可感到胆寒了吗?
“万岁!陛下万岁!”
欢呼声骤然高涨。
“陛下出宫了。”
李治缓缓走出了承天门,外面的欢呼声先是一滞,接着更加高亢的声浪席卷而来。
“陛下万岁!”
李治的脸颊动了一下。
他不是先帝那等马背上的帝王,他甚至都没能亲临战阵。
但他耳闻目染,知晓帝王不能远离军队。
他见过大军出征的壮观。
但却从未见过这等万众欢呼的场面。
他微微颤栗着。
“这是朕的力量!”
皇帝从未这般自信过。
他缓缓走了出去。
长孙无忌下意识的想跟出去。
“辅机!”
柳奭的声音挽救了他。
这是帝王的时刻。
长孙无忌止步,对柳奭微微一笑。
刚才若是他跟着出去,无数目光会把他烧灼成孔洞。
李治走了出去。
“陛下万岁!”
那些将士自发的列阵。
雄浑的大唐军阵在皇城中再现了。
官吏们站在边上,看着李治缓缓从中间走过。
这是朕的军队!
李治抬头看着前方……
那目光中全是睥睨!
……
“此事干得好!”
老帅们聚首,程知节又缩到了角落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梁建方看了他一眼,“将士们的身后事有人管了,陛下说了,此为永例,后续的帝王若是想撼动此事,如何?”
老将都笑了起来,边上被带来学习的裴行俭觉得脊背发寒。
苏定方阴测测的道:“帝王动这个,便是昏君!”
军方有军方的立场,帝王也不能轻易撼动。
“老程!”梁建方看了程知节一眼,觉得这人的立场不够坚定。
強勢攻陷:女王的大牌明星男友 唐陌
程知节慢条斯理的道:“此事安心。”
马丹!
梁建方怒道:“就不能爽快些?学了那些文官说一半留一半的有趣?”
程知节缓缓说道:“昨日有人寻了老夫,说是有些年轻人不错,让老夫看看,若是有可造之材,便提携一番。”
“谁?”
程知节说了几个名字,梁建方说道:“管这些作甚?某还是那句话,要想领军厮杀,自家先去厮杀,能从战阵上活下来的方能指挥千军万马。否则他连那些将士们在厮杀时想什么都不知道,遭遇了什么也不知道,那便是纸上谈兵。”
苏定方竖起大拇指。
苏定方看了裴行俭一眼,“守约。”
裴行俭起身,“下官定然如此。”
不杀敌就没资格领军,这是老帅们的态度。
可裴行俭觉得老将们说的事儿和自己不沾边,他们好像是在打哑谜。
值房内沉默了下来。
裴行俭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程知节提到了有人想举荐年轻俊彦从军,而苏定方突然把自己推了出来……
他看看略显沉闷的众人,这才知道,老帅们原来是为了争夺这个年轻一代将领中谁最有前途这个名头。
谁最有前途,自然能优先被安排出战,但凡有立功的机会也会优先安排你去。
这便是集中资源干大事。
而这也是军方的一个小心思。
与其一团散沙般的各自为战,不如弄几个有威望的出来当领头羊。
“老夫看……守约挺不错。”
争论爆发了。
一群老将开始叫骂,数着自己看好的年轻将领如何如何的牛笔,立下了多少功劳。
“贱狗奴,看打!”
梁建方上了,一拳封了程知节的眼。
“贱人!”程知节一脚踹开他,扑上去继续厮打。
裴行俭连连后退,看着两个大佬在挥拳恶斗。
“要打一打才亲热。”
苏定方在教导他武将之间如何相处。
门外来了个官员,见他们打得凶,就贴着墙壁挪动了过来,低声对梁建方说道:“是武阳伯的建言。”
苏定方干咳一声,“那事是小贾的建言。”
程知节正准备挥拳,闻言活动了一下脖颈,“没打舒服。”
苏定方保持着出脚的姿势,不屑的道:“可敢用兵器?”
呵呵!
程知节一笑,那杀气就出来了。
“是小贾。”苏定方再度说道:“是小贾上了奏疏。”
程知节突然笑了起来,“那些人想让老夫栽培他们的子弟一番,可他们的子弟一心就想立功受赏,谁想过那些将士的身后事?小贾!哈哈哈哈!”
老程笑的很是畅快。
梁建方赞道:“果然是老夫的孙婿。”
苏定方看了裴行俭一眼,裴行俭点头,表示自己并未有什么嫉妒心。
小贾啊!
他想到了贾平安的经历,不禁苦笑了起来。
他这个世家子反而被碾压了。
晚些下衙,裴行俭回家,却见到了家中的长辈。
女王計劃:養個小弟做忠犬
“今日皇帝收了诸军之心,不知多少世家门阀在忌惮。”
諸天之人皇
长辈看着很是唏嘘,“不知这是谁的建言。”
裴行俭说道:“武阳伯。”
“是他?”
长辈讶然,旋即挑眉道:“这是剑走偏锋啊!若是弄不好就会被帝王猜忌。”
这也是裴行俭佩服的地方,“他并未建言如何,只是说了现状。”
长辈捻着胡须,“这是不沾功劳,好一个扫把星。守约……你要多看看此人。”
裴行俭说道:“某和他交好。”
长辈看着他,欣慰的道:“你果然是慧眼,好!”
裴行俭:“……”
不是他慧眼,而是贾平安当初一番分析镇住了他。
……
贾平安就像是一个刺客,一记绝杀之后飘然远去。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这首诗格外的应景。
“小贾!”
贾平安虎躯一震,缓缓回身。
崔建大步而来,笑的就像是见到了久违的好友,一见面……
贾平安双手被夺,随即被蹂躏了一番。
“问个事。”崔建一脸轻松的笑意,说出来的话让不轻松,“宫中那位武昭仪即将临盆了吧?据闻你与她姐弟相称……皇后和长孙无忌等人在为陈王说项,陛下那边顶不了多久,这一胎若是个女儿还好说,若是个儿子……某的意思,你外放几年再回来。”
贾平安侧身看着他,“多谢了。”
崔建是来给他建议的。
若是武媚生了儿子,顷刻间就是王皇后和萧淑妃的眼中钉。武媚在宫中被人攻击的同时,外面的贾平安也好不到哪去。不管是王氏还是萧氏,甚至连押宝陈王的人都会成为他的对头。
所谓交浅言深,崔建能说出这番话来,堪称是义气无双。
贾平安外放几年,再回来时尘埃落定,如此就规避了风险。
至于所谓的姐弟,在崔建的眼中大概也是个噱头和玩笑。
崔建挑眉,握握他的手,然后走了。
宫中的武媚已经被禁止散步了。
“昭仪,产婆已经准备好了。”
张天下欲言又止。
武媚靠坐着,“可是有事?”
“宫中不少人在远离咱们这边。”张天下神色平静。
“这是担心生出了皇子,顷刻间我便会变成许多人的对头,趋利避害无可厚非,无需管。”
武媚压根就不在意这个。
“昭仪。”
张天下突然红了眼眶,“没有人看好你。”
武媚笑了笑,很是轻柔的笑容,“我本是一株野草,我自在生长,要谁来看好?”
“昭仪。”
一个宫人进来,“武阳伯求见。”
武媚笑道:“你说无人看好我,这是什么?”
张天下扶着她起身,“武阳伯前阵子在朝堂上说什么……他为陈欧遮掩只是为了良心。”
良心!
这个傻小子啊!
“我去看看。”
“昭仪,医官说你如今不能走动了。”
“医官自家也治不好自家的病。”
武媚行走在宫中,遇到的宫人都低头避开。
避开不会有碰撞导致孩子出事的可能;第二,避开不会被王皇后和萧淑妃记恨。
那两个女人已经要疯了。
王皇后据闻在发狠,萧淑妃在叫骂……
大战的气氛很浓烈,而目标就是武媚肚子里的孩子。
若是女儿好说,不过是一份嫁妆的事儿。儿子……
看看先帝时夺嫡的惨烈,老大李承乾扑街,老二李泰扑街,结果谁都不看好的李治上位。
武媚一路到了前面。
“阿姐。”
武媚笑了,“你为何来了?”
“某来有事。”
贾平安摸出一张纸来,“阿姐看看。”
武媚接过来一看……
“产房要用酒精?”
“产婆的衣裳一律熬煮,带面纱……双手和使用的东西要么熬煮,要么用酒精擦拭……”
武媚看的一头雾水。
“这是……”
“这是新学里的学问。”若非是为了阿姐,贾平安也想不起这些常识来,“酒精酒坊里有,只要是给军中使用,某盯着他们弄了几坛子上好的,阿姐记着叫人喷洒在整个产房里。”
武媚见他一脸认真,就笑了。
“这些都是消毒,上次说用生石灰消毒水井只是一种,产妇和婴儿娇嫩,所以不能用那个东西。”
“这是学问。”贾平安觉得阿姐没重视,“为何女子生产是过鬼门关?消毒就是其中一件要紧的事。”
至于难产,阿姐的身体丰腴,骨盆不小,应当不会。
“是新学的学问?”
武媚也认真了起来。
“没错。”贾平安看了张天下一眼,“此事你要紧盯着,但凡产婆用了没经过熬煮和酒精消毒的东西,马上拦住,再用,赶出去!”
张天下不由点头,觉得这些事儿颠覆了自己的认知,“可产婆们和医官并未提及这些。”
“那是因为某没提!”
贾平安问道:“他们可知晓酒精能杀毒?”
“知道。”贾平安自问自答,“可他们却不不知道人每日接触的东西大多都有些不妥当,这些东西成年人无碍,孩子娇嫩却受不住,明白了吗?”
张天下点头,“咱会亲自盯着。”
“走了。”贾平安潇洒而去。
武媚不禁笑了,“少年人总是这般风风火火的。”
晚些他们回到了地方。
已经有人给医官通报了武媚出行的事儿。
医官抱怨道:“昭仪好歹也要知晓些轻重,若是有个好歹,那该如何是好?”
武媚只是笑了笑,随后进去。
张天下应付了几句,提及了酒精的事儿。
“是谁说的?”医官看着不大高兴。
在自己的专业领域被人质疑,换了谁都不会高兴。
张天下说道:“是武阳伯。”
医官的脸上瞬间多了尴尬,“此事……老夫回去商议一番。”
医官们聚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贾平安的消毒论。
“那武阳伯说外间许多地方都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用酒精或是熬煮就能灭杀了那些脏东西,如此就算是接触了伤口也无碍。”
“卢国公那次……”
众人无语。
程知节那次就是外伤,医官们束手无策,结果贾平安用酒精消毒起了作用。
“如此……听他的。”
医官去寻到了武媚。
“昭仪,酒精颇好。”
这些医官认错也委婉,武媚笑道:“如此也好。”
但……
医官为难的道:“如今的酒精都给了军中,咱们手中却没有。”
武媚淡淡的道:“武阳伯那边带来了几坛子,说是上好的酒精,到时候就用这个。”
越南囧途
医官亲自去查验,打开封口一嗅。
“好酒!”
这医官看来是个酒鬼,这等刺鼻的酒精竟然也能说好酒。
他心虚的看了张天下一眼,“某得喝一口试试。”
于是他倒了一碗,仰头就喝。
晚些……
“有人醉倒了!”
……
离生产的时日越来越近了。
产房已经准备好了。
酒精每日喷洒一次,天气热,没一会儿全蒸发的干干净净的,连水汽都没了。
有人去给王皇后说了。
“什么?”
王皇后恼了,“萧氏那个贱人生孩子的时候也没有这个吧?把消息放过去。”
以萧氏的脾气,定然会炸。
果然,萧淑妃得了消息就去寻皇帝撒泼。
“陛下,武媚那贱人为何能用什么消毒,而臣妾却没有。”
李治满头雾水,“什么消毒?”
萧氏一番撒泼,李治这才知晓。
渣男!
王忠良赶紧去打听。
萧淑妃一直在说着武媚的坏话,直至王忠良再度回来。
他看了萧淑妃一眼,“陛下,那酒精乃是武阳伯进献的,当时还问过……”
大佬,当时这事儿还请示过了,你答应了。
李治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个蠢人还算是聪明。
“是那个扫把星进献的?”
萧淑妃想到贾师傅去自己那里说故事的事儿,不禁怒了,“那也是个包含祸心的。”
“够了!”
李治也很尴尬。
他的嫔妃要生产了,自家没怎么在意,这个确实是有些渣。
萧淑妃深吸一口气,“那个扫把星连说故事都说半截,让你吊着。”
贾平安不知道自己在萧淑妃的眼中已经成了故意断更的小人。
“武阳伯。”
今日的消息中有些不寻常。
贾平安接过情报看了一眼。
“有方外人路过皇城外,说里面有乌云笼罩,那乌云滚滚,里面似乎在孕育着些什么……”
邵鹏一拍桌子,“宫中孕育着什么?最近就是武昭仪待产,这是说那孩子……”
尼玛,好毒!
“那人呢?”贾平安神色平静。
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兒
“正在追索。”
贾平安点头,“抓到了打断腿。”
邵鹏冷笑了一下,包东以为他有补充,就等着。
“你还等什么?”邵鹏见他不走,就怒道:“那就打断他的三条腿!”
包东看着他……
第三条腿的说法来源于贾平安,大伙儿开这个玩笑时也会避开邵鹏,可没想到……
老邵,你这个浓眉大眼的,竟然这般骚。
但事情要解决。
邵鹏说道:“此事对那个孩子影响颇大。”
贾平安淡淡的道:“小事,某来搞定。”
玩装神弄鬼……
碾压了就是!
……
趙廸是老书友了,仓库、大丈夫的老盟主。在大唐再度聚首,感谢支持。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