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p45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遼東之虎 txt-第八百二十章鑒賞-003y1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
李枭给孙承宗的建议是将奏章留中不发!
对于这种明显带有政治阴谋的奏章,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当没看见。拿回家垫桌脚烧热炕都没关系,就是别拿这东西当回事儿。
对于这种事情,老的都成精的孙承宗当然知道怎么处理。他来到李枭面前问这个事情,或许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他也想试探一下,李枭现在到底有没有做皇帝的打算。
大明已经足足有五年没有皇帝了,自崇祯帝开始,朱家皇帝这个说法已经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国不可一日无君,这句烙印在国人心里的名言,正慢慢的失去效力。
如果有人现在还说国不可一日无君,马上就会有人出来反驳。现在皇位空悬五年,不也没什么事情?
若是那人还不识相,说什么上苍必降下灾祸之类的鬼话。就会有老人过来,朝他脸上狠狠吐一口唾沫。人后问他多大了,知道不知道二十年前的大明是个什么模样。
军阀混战民不聊生,鞑子在北边侵略肆无忌惮,朝中魏忠贤诛杀忠臣如同草芥。那时候老百姓吃的是什么?观音土,娘娘香。
孩子吃了不消化,肚子大得像个鼓,脑袋大的像铜锣。每年饿死的人,算都算不过来。河南只要一发大水,灾民们就像蝗虫一样铺天盖地的出来逃荒。
可现在呢?一天吃三顿,还都是干的。大帅的辽兵在外面老打胜仗,不可一世的鞑子,全都龟缩在辽东种地放羊。
睁着眼睛说胡话,你他娘的到底是眼睛瞎了还是心瞎了?
李枭并不担心国内掀起什么政治风浪来,随着一代年青人的逐渐成熟,东林党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挤压。四书五经之类的玩意没人学,孩子们上学只读两科,语文教授识字,数学教授计算。
四书五经都没了,心学那种极其艰深的哲学问题就更没人提了。所有的事情,都向务实方向发展。
能计算自家一年产多少麦子的孩子,远比会吟诗作赋的更加受欢迎。老百姓是最纯粹的一群人,他们只喜欢能给他们带来安逸富足生活的人。太祖皇帝说得好,棍棒打不倒经济规律。整天想着生命不息斗争不止的人,那他娘的是希特勒。
东林党现在没有市场,今后更加没有市场。他们是一个正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的政治势力和学术派别,李枭要做的就是等他们寿终正寝就好。自己今年才三十三岁,身体状况还不错,有时间等得起。
顾大中们也知道自己的处境,所以才会拼死出来闹腾一把。如果李枭真把他们砍了,反倒是遂了他们的意思,不管怎么说也算是青史留名。
帝君,手下留琴
老子就不管你,甚至都不抓你。就让你看着,老迈迂腐的东林党,在世人的眼中逐渐腐烂,最后烟消云散。
至于他们鼓动百姓造反,李枭就更加不信了。
华夏的百姓是最好的百姓,他们只有在活不下去的时候才会造反。有饭吃,有肉吃,还有酒喝的太平日子,谁脑子抽风了才会去造反。
火爆醫妃:冷王77日誘寵
没有百姓参与的造反也配称造反?说到大天去,也就配称个战乱。
李枭没有去天津乘船,跟着敖爷一起南下。他要等满爷和另外一个人回来!
李浩虽然年纪小,但也是李家人。这些年行走天下,也算是颇有历练。还是把他调回来,给自己看着这个家。
满爷的忠诚李枭不怀疑,曹文昭的忠诚他同样不怀疑。孙承宗和张煌言是他的坚定政治盟友,只要这些人在,大明就不会有问题。
李枭在京城里面足足待了二十多天,密度频繁的召见了许多人。当李浩回来的时候,李枭就知道自己该走了。
随着最新式服役的十艘铁甲舰加入,大明海军已经有足够多的舰船,用来封锁印度西海岸。
这些年兴建的造船厂,终于开使发挥效力。随着舰船越来越大,机帆船已经很少在海上漂了。敖沧海一师去印度,乘坐的是五万吨级的货轮。那东西停在码头上,真的跟山一样高,看着就让人心生敬畏。
李枭需要跟随最后一批战舰,前往锡兰岛。那里如今是大明与印度对峙的大本营,每天都有货轮到达锡兰岛。将山一样高的货物运送到岸,海运的效率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茅山遺族 耿朔
按照绿珠与章西女王和铁普苏丹的协议,每天都有物资被偷运到印度去。吴三桂已经感觉到压力,因为越来越多的邦国拒绝向孟买缴纳赋税。
而吴三桂此时,对这些邦国只能口头恫吓,因为他的兵全都被迫跟明军对峙,随时防备明军的登陆。他没有力量,剿灭如此众多的邦国。
“大哥,你这一年到头在外面奔波,也没个消停时候。”李浩跟在李枭身后,走起路来显得没精打采。通往蜀中的铁路,还有最后一段没有勘验清楚,自己却被大哥十万火急的召回来。
也不知道自己走后,那些人能不能探出一条正确的道路出来。从汉中到蜀中的铁路,需要穿越无数险峻的地段。
这一路钻山打洞,还需要架很多桥梁。看那险峻的地形李浩就知道,修建这样的路一定要死人,而且还是很多那种。
有些时候,勘探得准确一些,会少死许多人。李浩知道,在这些危险路段施工的一定回事外族人。可他还是觉得,人命就这一回,没了,就真的没了。
“你昨天晚上说的事情其实有些小家子气!修错了隧道会死人,架桥太过险峻也会死人。可你知道不知道,若是京城有事情发生,那会死多少人?
你看看眼前的繁华,你也不想这些场景变成满目疮痍遍地烟火吧。帮我看好家,不要让东林党的那些人闹事。这就是你作为李家子孙的责任!”李枭说得郑重,李浩也没有办法,只能照办。对他来说,大哥说的话就是圣旨。
哥俩乘坐的马车,在马路上快速行驶。马路边上的高楼,一栋栋迅速被甩到身后。通往通州火车站的路上,每隔两米就有一名士兵在把守。
“知道了大哥,我会看好家。”李浩也知道,自己待在京城的意义。事实上只要李家还有一个人在京城,大明就没人敢造次。
“不要插手管任何政务上的事情,那都是老狐狸们的天下,你太过年轻了……!”李枭正在说话,忽然间感觉到天旋地转。
口鼻里面满是燥热的气体流动,自己乘坐的马车好像在翻筋斗。李枭和李浩,都成了在马车里面翻滚的元宵。
外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无数人奔跑着喊叫。尖叫声,叱骂声,哨声,脚步声混合成了一团。李枭虽然全身都被破碎的马车压住不能动弹,眼睛看不见耳朵还是好使的。
“老四,你怎么样了?老四!老四?”李枭看到身边的李浩,脑袋上留着血,人脑袋耷拉着不知道死活。肩膀上有一片白花花的东西,仔细一看是个耳朵。
身子被马车压住,李枭不管怎么奋力挣扎,可就是挣脱不开。
港綜世界大梟雄 萌俊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枪声。李枭一个激灵,挣扎的越加剧烈。可他无论如何,也举不起来一辆马车。一颗子弹穿过马车,擦着李枭的脑袋又穿了出去。从威力上来看,射击的距离很近。
外面乱了很久,这才慢慢消停下来。
车厢被人掀起来,顺子拖着李枭的腋窝把李枭拖出来。然后就拍打李枭身上,看有没有受伤的地方。
“他妈的别管我,把老四弄出来,他受伤了。”李枭恨得咬牙切齿,一把推开了顺子。
距离马车不远的地方,有一具支离破碎的尸体。上半身几乎炸没了,下半身两条腿还算是完整。四周都是乱跑的人,许多卫士手持厚重的盾牌,把李枭团团护住。
不断有士兵,对着楼顶上开枪射击。这时候谁如果是不小心把脸凑到窗口前,一定会被子弹热情招呼。警卫团的人可不讲究那么多,他的自责是保护李枭安全。现在居然被人炸了李枭的座驾,这脸可是丢大发了。
紅の隨想 芥末兔子
又一颗子弹飞过来,打穿了一层防护钢板,却没能打穿侍卫身上穿的铠甲。
混乱的枪声随即再次响起来,透过防护钢板的缝隙,李枭看到临街一户人家的窗户被打得支离破碎。
“大帅!四爷马上弄出来,这里不知道有多少枪手,您赶紧走。”顺子这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命令两个兵把李枭按在担架上抬着就走。
自己被人埋伏了,李枭已经明白过来。有人身上帮着炸弹,从临街的楼房里面跳下来,炸死了自己的车夫和拉车的驮马。当然,如果能够炸死自己就更好。
可惜,那人背着炸弹落地之后,腿就摔折了。骨头茬子都从小腿肚子上面穿了出来,看着就让心心惊胆跳。
当然这只是第一步,剩下会有很多枪手不断射击李枭的坐车。目标小了很多,但消息越发的准确。众多枪手们朝着李枭的座驾开枪,总有一发子弹蒙中李枭。只要李枭被干掉,那就会有很多人感到满意。
用屁股想都知道,这是东林党们干的。谁让李枭不上他们的恶当,连他们精心炮制的一场巨大的政治风波,都被李枭悄然而然化解开来。秘密奏章是递上去了,可却没有到宫里的太后手里,而是落在李永芳的手上。
李永芳正在抓人的时候,却不成想发生了这种事情。
李枭被第一时间送进了陆军医院,顺子检查的时候发现,李枭的胳膊上被弹片划开,流了好大一摊血,厚重的呢子大衣都湿透了。
“快去看看,老四到底怎么样了。”大夫给李枭处理伤口,这种伤口说简单也简单,可说麻烦也会很麻烦。
首先要看子弹有没有打断骨头,其次就是这子弹会不会引起感染。
“回大帅的话,您放心四爷没事,就是腿受了伤。”顺子在边上禀报道。
“腿受伤了?快带我去看看。”李枭记得在马车上的时候,李浩好像是昏迷了,自己叫了几声,他都没有答应自己。
“大帅……!”顺子还想阻挠一下,可看到李枭狼一样的眼神儿,立刻吓得后退一步。
“带我去!”李枭吼了一嗓子,身边的人一个个跟鹌鹑一样。
一个倒霉的护士被抓了差,李枭吊着包扎了一半的膀子,走进了李浩的病房。
我在古代當後娘
李浩躺在病床上,一个护士正用酒精棉球擦拭着他的脑袋。地上已经有好多带血的酒精棉球,仍旧不断有酒精棉球被扔到地上。
“他怎么样了?”李枭抓住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医生。
“大帅!”那医生被李枭抓住,先是一愣。回过头来的时候,立刻紧张的喊了一嗓子。
这一下可好了,所有人都停下手里的事情,给李枭施礼。
“赶紧救人,你告诉我,我弟弟怎么样了?”李枭烦躁的一挥手,然后抓住了大夫的胳膊。
“四爷的头被车厢里面什么东西撞到了,流了好多血。不过这并不是最重的伤,炸弹爆炸的时候,几块弹片打中了四爷的腿。
经过我们检查之后确认,四爷的腿骨骨头已经断成了四段。如果恢复不好的话,很可能会……。”
“会什么?”李枭厉声喝道。
“可能会站不起来。”被李枭的厉喝吓了一大跳,医生胆战心惊的回答着李枭的问题。根本没时间去考虑其他事情,这可是京城的大帅。麾下百万辽军虎狼之师,那可称得上是一言出鬼神惊。
“狗日的!狗日的!”李枭气得一脚踹翻了装满医疗器械的推车。好多医疗器械和药品都被掀翻了地上。
“你们给老子听着,一定要救活我弟弟。如果我弟弟醒不过来,你们也别想着醒过来。”李枭有些气急败坏,指着负责的军官一顿狂吼。
“诺!诺!我一定努力,一定努力!”医生被李枭的王霸之气震慑,立刻忙不迭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