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nuc好看的小說 李朝萬古一逆賊 ptt-29.京仁鐵路始通車閲讀-jzb4f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当第一片冬雪落下,惯来应当逐渐沉寂的汉水和汉阳今日却显得格外不同,已经计划建设许久的京仁铁路工程终于完成了全线铺装,但是仅仅是单线。
单线也已经是壮举啦!
不说整条路线的维护和巡查人员,就说这个司机,那都是之前专门制造蒸汽机的工匠临时充任的。暂时还没培养出什么专职司机,而且因为对于火车头空间设计的不完善,添煤手的活动空间显得相当局促,甚至不太方便大动作的添煤。
什么都显得很仓促,洪景来其实是在家考虑如何准备整个清查书院的工作当口,被金士龙给叫出来的。一出屋子就见到风尘仆仆赶来的李禧著,以及陪同他一道前来的丁若镛。
一问之下,才知道京仁铁路已经全线贯通,但是他这个贯通并不能直接到达汉阳。与后世里是韩国汉城最富庶繁华的地段是江南区不同,现在的汉阳城,整个城池包括城下的草市和民居,全部集中在汉水北岸,汉水南岸就是农田和村落而已。
不要小看了汉水,虽然这么一条河他也谈不上什么天堑,但是这年头想要过河就只能依靠船只摆渡。多这么一个程序,就凭空增加了许多麻烦。
现阶段想在汉水上建造汉水大桥似乎还有一定的难度,所以此前洪景来连提都没有提过这事情。是以京仁铁路虽然号称直达汉阳,实际上却并没有,他只是到达了汉水南岸,和汉阳还有一条河的距离。
但这也足够了,火车开到汉水南岸,剩下的就用小火轮转运到汉水北岸即可。费不了多少周折,吊车啥的都是现成就有的技术,直接委托工匠建造即可。顶多就是在南岸还需要多盖一个码头的事,这个简单。
靈龍重生 太極狼少
没有刻意通知汉阳的其他人,一行人就这么坐船到了汉水南岸。南岸已经兴建起了一座车站,但说是车站,不如说是一个竹木搭的遮雨棚。现阶段火车的主要作用,还是从汉水口外的仁川港,拉八道的商品货物进入汉阳。
至于载人什么,暂时还没有这个计划,毕竟仁川那儿也没有多少人要紧赶着过去。整个城镇还在建设之中,尚未形成将来的那座大都市。
“今日就能开到?”洪景来披着大氅,在少少的几个随从的护卫下翘首以望。
花心少爺的麻辣未婚妻 蘭迪
因为不清楚最后开到会是什么景况,所以连丰山洪氏势道政治内部的众人也都没有知会他们前来,只有提前进京的李禧著和丁若镛陪在一旁。这要是成了,那还能弄一个通车仪式。这要是没成,那么也无所谓,继续搞就是了,反正也没大张旗鼓的做宣传。
“是的,我与仁川那边约定,今日午前开车,午后未中应该就能抵达。”李禧著搓了搓手,汉阳的冬天还是有些冷的,再加上今天还下雪了。
少將重生一彪悍嫡女
“雪中行车无碍?”洪景来转头问向丁若镛。
“车头炙热无比,些许落雪完全无碍。”整部机车是丁若镛设计制造的,他最清楚。
“一趟能带多少货物?”洪景来最关心的自然是载货量,要是只能拉十吨二十吨的,那就真是没有什么意思了。
“往昔的测试中,可拉拽约一千石的碎石枕木。”
碎石自然是用来安置在路基上,用以给火车减震的东西。在铁路铺设过程中,直接用火车拖拽材料算是一石二鸟的事情。既可以测试车辆的实用性,也可以方便工程的进行。所以关于全车可以装载多少货物,大致上还是有相当的数据支持的。
一石一百五十多斤,算他一百五十斤,一千石也就是八九十吨而已。在后世里看来是不咋样啊,但是在现在这年头,就算是相当不错的载货量了。
三界邪皇
重点是快啊,这火车从仁川到汉阳,也就一个时辰跑完单程,时间上甚至还有富余。而汉水上的货船,不说装的差不多,甚至有的还装不到这么多。光是单程的时间就是大半天,而且还需要借助潮水,天气不佳时还不能出航。
这火车就好多了,只要不是什么极端恶劣天气,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不能开的时候,人家跑一个来回,火车打四五个来回。现在唯一的缺点是就只有这辆样车和另外一辆试验车,和汉水上上百条货船相比还在少数。
而且只有单线,不能来回对开,需要继续铺设铁轨,增加机车数量,培养足够的机务人员。这都是未来要做的事情,疏忽不得。
正说着,洪景来听到了在汉阳已经熟悉了的蒸汽机轰鸣,江北那些蒸汽机磨坊,那基本上是日夜运转,承接几十万汉阳人口的米面需求。别说洪景来熟悉了,现而今汉阳的老百姓也都熟悉蒸汽机的轰鸣了,早就不以为怪。
连对蒸汽机那般厚力表示惊讶的人都没几个,大伙儿习惯了,除了一开始还惊叹几句,现在甚至各位磨坊的背后老板找上工曹,要找找有没有什么优秀的工匠,能不能改进蒸汽机,让他的功率更高,方便各位老板挣更多钱。
呜呜呜呜呜……
带着工业时代特殊暴力美感的机车映入车站众人的眼帘,逐渐减速的机车照旧发出轰鸣巨响,但没有人在意,纷纷探首观望。
慢慢的,整列火车缓缓地开进车站,最终稳稳当当的停在了洪景来面前。说是面前,其实还差着好几十米。毕竟司机不熟练,没有控制好也是正常的。
與女鬼同居 慢半拍
从最后一节空车上跳下来的一名莱商行首,人已经颠的七荤八素了,甚至有要在铁轨边呕吐的冲动。但是一个多小时两个小时不到就从仁川赶到汉阳的稀奇劲还是让他兴奋不已,痛苦并欢快着跑向李禧著。
“看来这火车算是成了……”洪景来其实也难掩激动地心情。
“确实成了!”李禧著和丁若镛异口同声。
火凰 一剪鐘情
车站这边各个欣喜,江北得了消息的许多人,也纷纷赶到,前来一观这一个多小时就能从仁川跑到汉阳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