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mrm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猛卒笔趣-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泉州消息閲讀-7xud3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在一场席卷关中的暴风雪中,元和二年来临了。
这场大雪一直到正月初三凌晨才停止,暖融融的阳光出来了,被厚厚积雪覆盖的长安也渐渐热闹起来。
如水唯愛 淑藍
家家户户都在清理屋顶和门前的积雪,大街上是一排排士兵和民团士兵,众人拿着木铲在奋力铲雪。
一群群孩童在大街小巷里奔跑嬉戏,堆雪人、打雪仗,使正月的长安城内响起一串串笑声。
晋王宫内却很宁静,郭宋站在窗前,望着不远处的湖面,凝翠湖的冰面上有不少宫女在滑雪,郭宋看见了大女儿郭薇薇带着几个弟妹也在冰面上玩耍滑雪。
还看见了张雷的长女张羽儿,也和郭薇薇在一起。
这时,几匹健马拉着长长雪橇奔来,孩子们都欢呼着向雪橇奔去,纷纷坐上雪橇,雪橇有好几辆,不少宫女也偷偷爬了上去。
郭宋看着雪橇在冰面上疾速滑行,冰面上响起一片欢笑声。
伴月行
这时,身后的门开了,妻子薛涛端着一盏热腾腾的参茶走了进来。
“刚熬好的,夫君趁热喝了吧!”薛涛把参茶放在桌上。
郭宋回头笑道:“我还以为你在湖边。”
老公來勢洶洶 甜果兒
薛涛抿嘴一笑,“采春她们在呢!”
“坐一会儿吧!”郭宋关上窗,阻断了寒风涌入。
房间里有个很大的火盆,里面碳火烧得正旺,房间里温暖如春。
薛涛在火盆前坐下,笑道:“有时候想看看窗外的景色,可一开窗,寒风就涌入,如果关上窗,房间里又显得太暗,总不能两全。”
妻子的话让郭宋忽然想到了玻璃,造玻璃并不难,把石英砂、硼砂、重晶等物质熔化,去其杂质,就能得到纯净透明的玻璃,将作监有专门的琉璃工坊,工艺上有共通之处,只是换一下原材料便能得到玻璃了。
“夫君!夫君!”
薛涛见丈夫出神了,便轻轻推了他一下,“茶要溢出来了!”
我為聖皇
郭宋这才从沉思中醒来,连忙把杯子端正,歉然笑了笑,又问道:“城儿走了吗?”
“一早就出门了,他说今天要去西市调查米价,哎!这孩子在报馆做上瘾了。”
郭宋喝了口茶,缓缓道:“让他多经历一点,多了解一些民生,对他有好处!”
薛涛叹了口气,“我别的不担心,就担心他的安全。”
“安全问题不要担心,他身边有多名贴身侍卫和外围的内卫保护,没有人能伤害到他,更重要是,朝廷上下几乎没有人知道他在报馆做事。”
薛涛又道:“好像我听他说,他又交一些新朋友,都是世家子弟,经常在一起喝酒,夫君知道吗?”
郭宋点点头笑道:“我怎么会不知道,江南萧家、陆家的子弟,都是朝廷官员,还有个韩愈,他去河北上任,城儿还去给他践行,他们都是朝廷的栋梁之才,和他们交往没有问题。”
暗夜銷婚
这时,门外有侍女禀报,“启禀殿下,晋卫府宋统领有急事求见!”
郭宋点点头,“让他在麒麟殿等候,我马上过去!”
“夫君去忙吧!我去看看几个小家伙。”
薛涛先一步下楼去了,郭宋喝完了参茶,这才上了马车,向外面的麒麟殿驶去。
宋添已经等候片刻了,这时郭宋的马车抵达,他连忙迎了上去。
“参见殿下!”
“外面冷,怎么不在里面等候?”郭宋走下马车问道。
“卑职有点心急了!”
“出了什么大事?”郭宋停住脚步问道。
“启禀殿下,泉州那边传来消息,姚顺已经同意出水军协助朱泚攻打李纳。”
这个结果虽然在郭宋的意料之中,但它真的传来时,还是令郭宋倍感欣喜,他忍不住搓手笑道:“果不出我所料,最终还是死在贪字上。”
宋添愕然,不明白这话的意思,郭宋已经走进了麒麟殿,他连忙跟了上去。
郭宋来到墙边,负手望着墙上的地图,泉州继承了大唐最强大的水军,有数量最庞大的战船,最善战的士兵,如果自己动用铁火雷,或许能摧毁这支水军,但这却不是自己想看到的结果。
最好的结果还是要把这支水军收为己用,想到这,他又问道:“就是决定出兵这么简单吗?”
“回禀殿下,鸽信上只是说,这是姚家兄弟和女婿们共同决定的,可以说是一致赞成,至于具体细节,卑职就不知道了。”
停一下,宋添又忍不住问道:“刚才殿下说,姚顺答应出兵是出于贪心?”
郭宋点点头,“姚家急着要寻找退路,他们的退路就是流求大岛,但他们缺乏资源,尤其是人口,所以朱泚许诺他们登州和莱州的人口,这对姚家是致命的诱惑,我就知道他们会入坑。”
“可问题是,朱泚怎么会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郭宋笑了笑,“这其实是三方谈判,我们在幕后呢!”
宋添忽然想起了林耀祖,这才反应过来,他连忙抱拳道:“殿下需要晋卫府做什么?”
郭宋沉思片刻道:“晋卫府需要做两件事,第一全力协助林耀祖继续和洛阳谈判,其次要泉州情报站千方百计搞到对方的出兵计划,一旦对方出兵,要立刻通知扬州。”
宋添躬身道:“卑职明白了,一定把事情办妥!”
………
楚州虽然也进入了新年,但士兵的训练却一直不停。
楚州位于扬州北面,北抵淮河,这里曾是唐朝最大产盐地,朱泚攻占这里后,得到了大量的食盐供应。
楚州被晋军夺走,中断了朱泚王朝食盐供应,这也是朱泚急于攻打李纳的主要原因,朱泚现在就靠郑州附近的几个盐湖煮盐,产量少,明显供不应求,洛阳已经出现盐价暴涨的迹象。
朱泚必须夺取莱州和登州,获得稳定的食盐供应。
在楚州训练的士兵有四万人,主要是扬州的三万降军和刘士宁的一万军队,他们已经经历了数月的训练,渐渐脱胎换骨,无论军容、士气以及士兵的体力和作战技能都得到极大提高。
郭宋之前有三十万军队,但随着南方等广大领土落入囊中,三十万军队就显得有些吃力了,所以郭宋开始训练降军。
朱泚的降军、刘辟的降军、刘士宁的降军,扬州的降军,还有江南和岭南的军队,这些南方军队加起来有近二十万人,将使晋军总兵力达到五十万人,足以控制整个天下了。
这天下午,李冰和王侑来到楚州大营,两人来楚州的目的并不相同,李冰是来巡视军队训练情况,而王侑则是去海州,途经楚州。
“长史此去海州,最好能明确军队入境时间,我担心夜长梦多。”
王侑摇摇头笑道:“什么时候入境海州并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我估计最快也是下个月了,看主公的安排吧!入境海州太早,反而会打草惊蛇。”
李冰眼中闪过一丝忧虑道:“但如果我们是以齐军的身份进驻海州,我觉得应该不会打草惊蛇,我主要担心朱泚军队也要攻打海州,破坏我们的大计,索性我们军队先进入海州,断了朱泚军的念想。”
武王 桫欏雙樹
王侑想了想道:“将军说得也有道理,要不然将军向主公申请,把情况讲清楚,让主公进行全局判断。”
李冰也知道何时率军入海州不是他能决定的,一环扣一环,涉及到方方面面,必须要得到晋王殿下的批准,他们才能行动。
李冰点点头,“我知道了,我立刻发一份鹰信给殿下说明情况!”
李冰把一直王侑送到淮河边,淮河今年雨水多,没有结冰,王侑和李冰告辞,他随即在三百骑兵的护卫下,坐船渡过了淮河,向海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