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eygf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在港綜成爲傳說 鳳嘲凰-第一百二十三章 誰掉了一百塊錢讀書-fw2md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高经理,我以为你会躲在女卫生间,没想到是这里。”
办公室里,里昂还在掐着张道长的脖子,廖文杰拉过转椅坐在墙角,对旁边的空气‘自言自语’。
“阿杰……阿杰,你竟然看得到我?”高经理的魂魄蹲在墙边,惊愕抬起头。
这两天,自从他魂魄离体之后,想尽办法吸引他人的注意,奈何他的本领连游魂野鬼都比不,根本没人注意到他。
游魂野鬼拼着半个月小透明,还能吹个冷风吓唬吓唬人,他使劲全力,连个屁都憋不出来。
心灰意冷之下,他蜷缩角落,无意义等待,等有人救他,或等魂飞魄散。
今天,张道长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他心头狂喜,冲上前又蹦又挥手,结果张道长愣是没拿正眼看他一下。
高经理寻思着,要么是道长养气功夫高明,要么是平时游魂野鬼见多了,懒得搭理。
諸天求道士 安平慕道
急中生智,他在张道长端起水杯喝茶的瞬间,撅起屁股把裤子脱了。
就这样,张道长还是一点反应没有,慢条斯理吹着烫茶,视前方黑洞如无物。
高经理这才明白,张道长是个假道士,今天上门,说是降妖伏魔,实则纯属骗钱。
大喜转大悲,高经理失魂落魄蹲好,看到廖文杰进来,也是无动于衷,继续蜷缩在墙角。
“当然能看见,只不过……”
廖文杰眉头一挑,指着高经理的伟岸蹲姿,没穿裤子也就算了,居然还没有纸。
“为什么你没穿裤子?你在女卫究竟做了些什么?如果是在坐马桶时被鬼物袭击,为什么你现在还不把裤子穿好?”
三连问直击高经理灵魂深处,他蹭一下跳起来,急匆匆将裤子提好,窘迫道:“阿杰,不是你想象中那样,因为没人看见,我才无所谓……我,我刚刚还是有穿的。”
“懂了,你不用解释。”
廖文杰挥挥手,打断高经理的狡辩,认定他就是个变态,嫌弃道:“我去过医院,你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你老婆也在等你回去,跟我走吧,别让家里人等久了。”
“阿杰,我可能走不了了。”
高经理脸色一惨:“我来这家公司帮忙看风水,上厕所的时候,突然听到对面女厕有求救声,我就冲进去帮忙……”
“谁曾想,一进门,护身符烧得烫人,面前一张漆黑巨大的鬼脸,吓得我连滚带爬转身就跑。”
“等我跑回这里,王经理他们所有人都对我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才知道,跑过来的,只有我的魂儿,我的身体还在女厕。”
“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我误会你了,听到你晕倒在女卫的消息,我还纳闷,你应该不是那种猥琐色鬼,没理由跑进女卫。”
廖文杰摸了摸下巴,继续道:“既然误会解除,那就不说了,告诉我,什么叫‘我可能走不了了’?”
“是这样的,我曾经尝试着走出这间办公室,可无论我怎么做,都没法离开。”
高经理先后指了指门和墙壁,最后指向窗户,连跳楼都跳不出去。
就很邪门!
“问题不大,你等会儿,我让朋友把你装好带出去。”
廖文杰转动椅子,喊了里昂两声,见其不为所动,便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扔在地上:“咦,谁掉了一百块钱,还是热乎的,没人要我可捡走了。”
鐵血東南亞 月下嗷狼
“我的!!”
里昂推开张道长,一个飞扑趴在廖文杰脚边,捡起一百块,塞进了自己口袋。
“阿杰,拾金不昧是好品质,希望你以后继续保持。”
“应该的。”
廖文杰指向身后:“我朋友的魂魄,你拿保鲜膜包好,小心点,这个绝对不能冲马桶。”
“我办事,你放心。”
里昂打开手提箱,摸出一卷保鲜膜,一把抓住懵逼状态中的高经理,将其裹成了球。
“呵呵,笑死人了,装神弄鬼也就算了,居然拿保鲜纸来骗人。”
张道长摸着脖子,气呼呼嘲讽一番,对王经理说道:“如果你相信这两个骗子,那我现在就走,之后不管发生什么,都是你咎由自取。”
“不是啊,张道长,我真的不认识他们。”
王经理急忙好言相劝,出场费加到十万块,才抚平张道长的怒气,成功把他挽留了下来。
“两位大哥,拜托你们别搞我了!”
安抚完张道长,王经理来到廖文杰和里昂面前:“你看看你们,一个白脸靓仔,一个造型醒目,一看就绝非池中之物,我这里有两百块,你们打计程车去别家骗吧!”
“以貌取人,失之子羽!王经理,你不是小孩子了,该不会真以为穿道袍的都是道士吧?”
廖文杰摇了摇头,推开面前两百块,从口袋里摸出一沓小钱钱:“我这里有两万块,给那位骗道长送过去,让他打车去幼稚园,生命诚可贵,比爱情还贵,这栋楼不是他该来的地方。”
“啊这……”
看着面前两万块,王经理一时有些摸不准了,小心翼翼道:“我就问一句,两位抓鬼降妖,怎么收费?”
“不要钱。”
“原本是不要钱的!”
廖文杰白了里昂一眼,让打牌用楼做筹码的阔佬别说话,对王经理道:“一个骗子都能收费十万,我们俩亲自出马,起步价至少要二百万。”
请不起,宁可死!
王经理连连摇头,不想再说些什么,收起五十块钱,将张道长请去了女卫生间方向。
廖文杰和里昂不急不缓跟在后面,路过多人办公室的时候,里昂一个急停,往边上的办公桌靠了过去。
“美女,加班呢?”
“啊?嗯,是的。”
正敲键盘的女白领吓了一跳,回完便低头继续工作,里昂的造型过于古怪,她不想和这种怪人扯上关系。
“我叫里昂,远近闻名的抓鬼专家,看在我这么有名的份上,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吧!”
“Pat。”
“好名字。”
里昂嘿嘿一笑:“看你打扮知性,又在金融公司上班,一定受过高等教育,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像我一样经常出入上流社会。”
“……”x2
Pat低头敲键盘,只当什么都没听见,廖文杰则是翻翻白眼,上流社会是谁?
不过转而一想,重光精神病院的VIP客户们,各个身家不菲,说那里是上流社会,倒也没毛病。
“美女,你走运了,今天我赏脸请你吃夜宵……喂,阿杰,你拉我干什么,没看到我正在泡马子吗?”
“别墨迹了,快跟上。”
“人生大事,怎么能叫墨迹?”
里昂不服,他看Pat长得和阿群神似,说明这盘也是他的菜。
染指迷茫古代男
……
還珠之相
女卫生间,王经理用钥匙打开门,张道长龙行虎步走入,怀中掏出一沓黄符,天女散花洒落一地。
浮尘在手,他哼哼哈哈打了一段不知道是什么拳的拳法,而后点亮一根红烛,盘膝在地,两指夹住一张黄纸,念起了咒文。
这次没有瞎念,廖文杰站在女卫外,听出这段咒文是【金光神咒】,和【净天地神咒】一样,是道教八大神咒之一。
三遍念完,张道长已是满头大汗,他步履艰难起身,推开隔间档门,将黄纸扔进马桶。
“王经理,幸不辱命,这只恶鬼已经被我拿住了。”
黄纸上鬼影显现,不等王经理看个清楚,张道长便合上马桶盖,按下开关将其冲走。
“张道长好神通,你辛苦了,身体还好吧?”
王经理惊鸿一瞥,黄纸上确实有个鬼头,怪模怪样想想就吓人。
“无妨,我们修道中人,向来以斩妖除魔为己任,虽然我伤了根基,少说也要调养大半年,但只要能降服这只恶鬼,这点牺牲算不上什么。”
“道长高义!”
门外,廖文杰连连点头,抄了抄了,张道长那句话以后肯定用的上。
他见里昂无聊到吹泡泡,用手肘顶了一下:“看到没,骗子和你一样,都用马桶冲鬼。”
“怎么可能一样,我冲的是地府,有牛头大哥接收,他冲的是下水道,要水管工上门疏通。”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视线掠过张道长和王经理,同时看向卫生间最后一间格挡。
有鬼!
“我去踹门,你在这守着,别让她跑了。”
“嘿嘿嘿,跑了再追不是更刺激!”
“有道理。”
廖文杰深以为然点点头,这栋大厦聚集的恶鬼明显超标,待会儿整残忍点,也好吓唬吓唬这些鬼物。让他们别整天想着害人,人疯起来根本不是人,比他们可怕多了。
“喂,张某已经打完收工,你还赖着不走干什么?”
“闪开,别碍事。”
廖文杰一巴掌推开张道长,单手扬起,凌空一摄,一柄金钱剑落在手中。
他走到卫生间最后一个格挡,抬脚砰一声将门踹开。
突然,气温骤降,灯光跳动,虚实之间来回交替的女鬼挥舞消防斧冲出,照着廖文杰脑门狠狠劈下。
叮!
斧头弹开,女鬼僵硬原地,廖文杰伸手一抓,按住女鬼的脑门。
“里昂,情况有点不对,这家伙居然能显形,难道这栋大楼也是个鬼巢?”
他一边风轻云淡说话,一边持剑刺下,将女鬼胸膛扎成了马蜂窝。
女鬼凄厉惨叫,舍了项上鬼头,身躯逃向卫生间外。
嘭!
折凳横扫,鬼身倒飞落地。
貴女重生
“这我哪知道,还是那句话,管他什么鬼巢不鬼巢的,全杀了就没事了。”里昂拎着折凳朝女鬼走去。
对面,廖文杰持剑上前,单手拎起鬼头,迎着女鬼惊惧交加的面孔,温柔一笑,近距离送上一段【净天地神咒】。
鬼头霎时烟消云散,只剩鬼躯原地瑟瑟发抖,嗯,边上王经理和张道长抱在一起,抖得更厉害。
“嘿嘿嘿……”x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