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jwp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的師門有點強討論-352. 小余波推薦-5ciht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从长孙青的院落里出来,苏安然和王元姬很快就找到了他们的二师姐。
事实上,根本不需要他们去哪里找,王元姬带着苏安然往最热闹的地方一走,果然就找到了上官馨。
此时的上官馨,正堵在一个院门前骂骂咧咧。
虽然她的语言艺术有点粗糙,翻来覆去也就一句话概括——“你们这群龟孙子,有本事叽叽歪歪,怎么没本事出来和我打一架?连我一拳都不敢接的人,你们也好意思当什么男人?连我这个弱女子都不如,回家喝奶去吧,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但被其所骂之人却是连反击都不敢,所以看起来倒也很难对比出上官馨的语言艺术。
若非被上官馨堵着门怒骂的院落,有一道如同一个倒扣的碗一般将整个院落护得严严实实的光罩挡着,恐怕上官馨早就破门而入了。
只不过,这光幕时而明亮、时而晦暗,看起来似乎隐隐有几分随时就要破灭的感觉。
苏安然侧头一看,却见空灵一脸拘谨的站在上官馨的身侧,八师姐林依依则是苦着脸,在旁边捣鼓着什么。
“二师姐。”王元姬上前问好。
“哦,老五和小师弟啊,你们来了正好,再等等啊。”上官馨正在口吐芬芳,但听到苏安然和王元姬两人的声音,回过头时却是换了一副春光灿烂的模样,不复半秒前狰狞之色,“老八,你行不行啊?还宗师呢,这么久了还没破开这个法阵。”
“二师姐,不是我不行啊,是大先生太狡猾了。”林依依一脸苦闷的说道,“这个院落的法阵,不是常规法阵,而是那种由入阵者自身的真气作为消耗维持的运转。……只要对方能够源源不断的提供真气、灵气,这个法阵就无法从外面破解,我最多就是阻缓一下这个法阵的灵气运转效率。”
“真没用。”上官馨撇了撇嘴。
林依依、宋娜娜、苏安然,这三人都是在上官馨受困于幽冥古战场后,不过相比起苏安然,之前还能够和黄梓维持联系的那段时间,上官馨还是知道林依依和宋娜娜这两位师妹的。
自然也很清楚,自己这位八师妹在“阵法”方面的天赋了。
林依依一脸委屈。
这能怪她吗?
现在的玄界,几乎都没有这种堪称“古董”级别的法阵了。
以入阵者自身的真气来维持一个阵法的运转,这是非常古老的阵法思路,主要也是因为那个年代,修士们更擅长的是战阵厮杀,所以对这方面的研究比较少,只会这类原始的手段。后来随着灵石的普及运用,法阵的技术得到全面的革新改进,法阵的运转自然不再需要有修士牺牲自身入阵维持阵法的运转和效用,如此一来便等于能够解放更多的修士,让他们在战时投入到其他方面的战术运用上。
无疑,这种技术层次上的革新,自然是更受欢迎的。
而且这种新时代的法阵,也并不仅仅只有这种好处而已。
新时代法阵同样可以让修士入阵操纵整个阵法的运转,甚至有了入阵者的操纵,法阵也能够发挥出五倍甚至更高的威力。当然最重要的是,因为采用灵气的填充让阵法自行运转,是有一定的几率能够让法阵诞生阵灵的。
这一点,才是如今时代的法阵最受欢迎的原因。
而旧时代的法阵,不仅绝无诞生真灵的可能性,而且还存在诸如没有入阵者操纵,法阵就不可能发挥全部效果的缺陷。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在林依依看来,旧时代法阵的性价比非常低劣。
哪怕有入阵者操纵法阵,法阵所能发挥的效果也仅有常规威力的两到三倍,远非新时代法阵所能达到的五倍威力相提并论。
但是!
旧时代的法阵,也并非一无是处。
例如,林依依就拿旧时代的法阵毫无办法。
如今时代的法阵,都会有“核心阵眼”的思路,而且较为常见的乃是以复数阵法的结合,通过起到控制和引导作用的中枢法阵进行平衡,让诸多相互叠加的法阵能够互不干扰的发挥最大威力。
所以自然也就给了林依依可趁之机。
她就犹如黑客一般,总是能够寻到这类法阵的破绽和缺陷,然后轻而易举的给自己开一个能够自由进入,乃至更改法阵功效、权限的后门。
所以,其他知晓林依依大名的阵法宗师,他们便会不断的修改自己布下的阵法,尽可能的将这些“后门”给封闭,避免自己成为林依依的笑柄。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林依依的出现,其实是给整个玄界的阵法界注入了更多的活力,让这些阵法师不再闭门造车,也让破阵师拥有了更多的破阵思路,让整个阵法界不再拘泥一格,而是有了更多的天马行空式思维,让阵法界爆发出极为活跃的旺盛生命力,也创造出了更多堪称神奇的阵法。
黑天使的溫柔甜心 藍雅希
所以旧时代的阵法,在林依依看来就是一种毒瘤。
因为其破阵方法只有两种:要么用蛮力砸,要么熬死对方。
你只要能够爆发出阵法所能够承受极限的力量,那么你自然也就可以破阵。
反过来说,如果你没有足够的破阵力量,那么你就必须要维持住稳定的力量输出,迫使法阵的操纵者没时间休息,直到最终对方真气枯竭,无法恢复状态,那么法阵自然也就被破了。
此时,林依依做的工作,就是通过干扰对方对法阵的操纵力量,从而降低法阵的承受上限,让上官馨能够更轻易的破阵。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次药王谷来了四位道基境长老,这些人轮番上阵,反而是林依依和上官馨有种老鼠拉龟的感觉。
耗肯定是耗不过的。
但打……
对方又不肯出面跟上官馨打。
至于把法阵打破吧,上官馨或许可以一个人打四个药王谷的长老,可这些长老随便一个入阵操纵阵法,上官馨一拳威力再强,也就只是和对方拼了个相互僵持的结果。
想要进入院落里?
老公大人,離婚吧! 嬗舒
没门。
林依依连带着,将长孙青都给记恨上了。
什么年代了,居然还用这种古老的法阵,而且还把药王谷的人都安排到这个院落里,明显就是不安好心,摆明了在防备他们太一谷的人。
这些读书人,真不是东西!
“行了,二师姐。”王元姬旁观了一下,就明白了其中的原理。
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大先生也真是不容易啊。
知道上官馨能打,知道林依依能搞事,根本不敢把药王谷的人安排在其他院落里——恐怕如果长孙青真敢这么安排,今天药王谷的人来了,明天他就能给药王谷的人收尸了。
而且这个院落……
王元姬一看便知,大先生长孙青恐怕早就在防着林依依了。
“我们回去吧。”
“回去?等我跟药王谷把这事算清了再说。”上官馨依旧不想放弃,“我早就想打药王谷的人了,这些老东西以前就不干人事,那会实力不行我就不说什么了,现在这些老家伙还敢倚老卖老……嘿,不就是看谁拳头硬嘛。”
傾城名妃 櫻花下的Fuji
王元姬和苏安然一阵无语。
旁边的空灵,被上官馨身上的煞气一激,更是吓得瑟瑟发抖了。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上官馨。
煞气极重,杀性也强,不好惹。
然后又看了一眼王元姬。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正常状态下还挺好的,但一旦动起手来就恨不得屠天灭地,也不好惹。
接着再看了一眼林依依。
这也是个危险人物,摆下的法阵根本就没有生路,一旦陷阵就可以等死了。
最后,空灵看了一眼满脸无奈之色的苏安然。
果然,太一谷里只有先生是个好人,这次身陷幽冥古战场这种危险的地方,都能不顾安危的救了那么多人出来。甚至连一只凶兽虎妖,也都一视同仁的救出来,并没有因为人妖殊途就将其打杀,其品质甚至感化了这只凶兽,使其愿意追随在先生的身边,乖巧如猫。
先生真不愧是人畜无害。
“二师姐,太一谷里有事,我们赶紧回去吧。”王元姬对于上官馨的态度,也是大感头痛,但她更清楚,长孙青直接找上她,显然是要让她赶紧把上官馨和苏安然这两个祸害给带走,“老九已经出关了,现在在谷里等你呢,你难道不想和老九再度重逢吗?……毕竟两百年了啊。”
听到王元姬的话,上官馨愣了一下,眼里多了几分动摇之色。
苏安然也急忙开口说道:“是啊,二师姐,我们回去吧。……我想念大师姐的饭菜了,最近睡了几天,我是越发的想念了。而且你也知道,我这次在幽冥古战场里,修为有所突破,现在根基还不算真正牢固,我在这里也没办法安心修炼,还是得回太一谷才行。”
上官馨转过头望了一眼苏安然,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眼里的动摇之色也终于变得妥协起来:“确实。这次幽冥古战场的历练对小师弟而言,的确相当重要,这里的环境太差了,还是得先回谷里一趟。”
听到最难搞的上官馨已经妥协,苏安然和王元姬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要是上官馨真不愿意离开,非要和药王谷的人死磕到底,王元姬还真的没办法好办法。
她打有打不过上官馨,而且上官馨辈分还比她高,于理而言她都听上官馨的命令。
所以此时上官馨愿意回去,王元姬自然是求之不得。
不过……
王元姬转过头,伸手一抓,就拿捏住了林依依:“老八,你想去哪?”
“啊。我……我……”林依依眼珠子一转,然后急忙说道,“我还有不少的材料没有收到呢,我打算先去找寻一些材料,不如师姐们,你们就先回去吧,我再去……溜达一下?”
“南州之乱刚平息,这里还有很多事情得处理,所以单独留你一个人在这里不太安全,我们还是一起回去吧。”
我就是要橫練
王元姬自然知道林依依打算干什么。
现在南州之乱刚结束,之前不少宗门都和南州妖族起了冲突,尤其是身处前线之地的十九宗,他们的据点都被破坏了,如今可以说是百废待兴。而这据点的建设,必然是要牵扯到法阵的搭建,可以说现在南州恰好是阵法师最为活跃的一段时期,林依依想要留下来,自然是打算敲南州各大宗门的竹竿。
但如果换了一个时候,王元姬肯定不会在意。
可昨天上官馨刚杀了听风书阁的大长老,今天又把两位药王谷的长老打成重伤,更不用说沿途那些阻拦在上官馨面前的其他宗门了——就算长孙青没有明说,王元姬也知道自己这位二师姐不可能跑那么远就只杀了一个听风书阁的大长老,恐怕还对其他不少当时落井下石的宗门都出手了,甚至引起了苦海境尊者的出手。
否则的话,长孙青不可能让王元姬赶紧带人回太一谷。
毕竟长孙青是百家院先生,是学宫夫子,所以不可能任性妄为的出手偏袒上官馨,那与他的道不合,对其境界修为有损。但反过来说,黄梓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了,他的规矩非常明确,上官馨现在是道基境修士,你只要在同境界能够打赢上官馨,他绝无二话,可如果你是苦海境的修为,那他就要找你好好说道了。
所以这个时候,放林依依在南州祸害那些宗门,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是以,在劝说了上官馨后,王元姬抓着林依依,一行五人当天就离开了百家院,离开了南州,直接朝着太一谷回程了。
有上官馨这么一位道基境强者,迷海上的迷雾根本就阻挡不了她们。
甚至,连灵舟都不需要。
……
随着上官馨离开南州,南州那些高高在上的宗门,如百家院、灵剑山庄、天山派、南宫世家等,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这一次,诸多宗门对太一谷的态度,都非常的纠结。
王元姬、林依依两人联手,坑杀了数千中州修士,几乎可以说是导致许多门派陷入青黄不接的状态。
这事说小也小,说大也大。
往小了说,也就是损失一批本命境的弟子,让他们这些宗门的发展可能会停滞百年之久。不过这点算是,对于三十六上宗、七十二上门的宗门而言,并不算严重,反正大家都有所损失,还是在同一起跑线上。
但如果往大了说,那就是影响到人族未来百年的发展,使得人族未来很可能比不过妖族。
这就是大忌了。
可当着这些门派还在寻思是不是拿这事做点文章,逼迫一下太一谷时,上官馨和苏安然带着上百名已经打破了修为桎梏的修士从幽冥古战场回来了。
暗之煉金師 老婆是上帝
这批修士别看只有一百多人,比起被王元姬等人所杀的那数千修士甚至连零头都不到。
可问题是,这批修士起码有接近一半,未来必然都是地仙境的水准,其中更有那么二、三十人,潜力直指道基境。
这分量可就要比那死去的数千修士更大了。
一时间,这些宗门也都只能缄默不言。
更不用说,这一次南州之乱能够这么快的结束,还是太一谷的人出力最大。
所以不管这些宗门愿不愿意承认,南州各个宗门终究是承了太一谷的情。
因此上官馨十数万里长途奔袭杀了听风书阁的大长老,沿途或间接、或直接导致五个宗门陷入灭门困境,南州那些顶尖宗门全部都保持了沉默,甚至还暗中阻拦了听风书阁的太上长老出手,将上官馨等人放出南州。
而此事,看起来似乎也终于随着太一谷等人的离开而结束。
但实际上,整个玄界都知道。
上官馨以道基境的修为如此强势且高调的回归,所代表的意义是什么。
尤其是,每五百年一次的气运轮转,即将开始了。
以太一谷如今所具备的高端战力,已经足以让十九宗都为之侧目,更不用说三十六上宗、七十二上门了。
……
“天山秘境……看来这次要死很多人了。”
一道低声呢喃,在一间密室内幽幽响起。
与座的十数名面带各式面具的黑袍修士,虽看不出面容,但从密室内凝重到近乎于使空气凝结的气氛来看,显然这些人的心境也都并不平静。
“太一谷又拔得头筹了。”
“黄梓,是天宫余孽之事,已经能够确认了吧?”
“那我们之前的计划……要做修改吗?”
“和万剑楼的谈判并不顺利呢。”
“大日如来宗不可能被拉拢成功的。”
“或许,我们可以继续挑拨那些人闹事。”
下一刻,纷纷扰扰的争议声,此起彼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