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ji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明尊討論-第二百零一章龍宮一見前緣定,化身妖僧謀暗子相伴-6ts7k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神道仪仗直往祭神台而去。
谢安端坐在龙车的车辕上,方才其感应昆仑镜时,钱晨便让烛九阴将一枚犹如银片所铸,流光璀璨的银色塔形符箓,打入他身上的一物之中。
此时,谢安怀中的太古尊王塔仿制品,隐约浮现一丝玄妙至极的气息。
谢安心神沉入塔中,突然进入一处万山拱卫的瑶池天阙之中。
瑶池之畔,有无数仙光从玉池之中喷涌而出,化作池畔的一朵朵莲花,莲花环绕中,结出十二品的莲台。莲台无量光明,犹如玉色,隐隐可以看到其上有一尊女神跌坐,左手托着葫芦,右手扶着一面青铜古镜,两件宝物皆气息深邃,宛若一大千宇宙。
女神头顶凤冠,璎珞垂珠,结出万千异彩,气象万千。
萬古神宰
有三只青鸟拜在女神脚下,周围群仙围绕,密密麻麻,每一尊都有不朽长生的气息,仙光环绕肉身。
但谢安走近了,才顿时感觉到毛骨悚然,那一尊尊的真仙,尽数都是尸体,他们坐化在莲花之上,却依旧朝拜着最中心莲台的女神。
谢安骇然抬头,却见女神身前除了自己,还有一位抱着腾空剑的年轻人,正是钱晨身外化身假扮的李太白。
谢安拱手为礼,道:“下界修士谢安石,拜见西王母尊神!”
‘西王母’点头微笑,开口道:“无非是一上古残魂罢了,当不得尊神之名。这些仙家本都是我昆仑诸多仙神。我等昆仑诸神,因不明太古之后神道辟易,仙道昌盛的大势,强自违逆天意,因而遭劫而死,令人叹惋。”
“我因念着旧情,便依旧在昆仑镜中留着他们的形影,期望他们转劫归来。”
“如今我亦不过是一道残魂而已,如此说这些大话,也真是令人笑话!”
西王母神情微微黯然,这一点真情流露,确令谢安深感不伪,他甚至在那些仙神之中,发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似乎是之前曾经出现在此地过的绝世凶灵,那尊羽人残尸变与左近一位羽化女仙极为相像。
“娘娘的昆仑镜流落此地,这些仙神之中又似乎有遗骨在此,莫非……”
‘西王母’闻言点头道:“昔年仙秦所立神道,便是有我相助。”
“本待借助始皇仙秦之能,重立我昆仑神道,奈何仙秦遭劫,我西昆仑残余的仙神也几乎尽数身死。退到这洞天之中,尚且难以自保,祭神台本是祭祀我的地方,万年之前此地陨落的烛龙残魂与我争夺重生的一线之机,将昆仑道统最后一点也尽数毁去!”
陰陽鬼咒 念響
西王母峨眉轻挑,眼中流露出极强的杀意,冷声道:“故而我与烛龙不共改天,定要覆灭其手下的魔道!陶弘景来找我,正合我意,你既然和他是一伙的,便可得我相助。”
谢安恍然大悟,转头看向钱晨道:“难怪太白对此地知之甚详,知晓祭神台的隐秘。仙秦的罗天仙器,莫非就是昆仑镜?”
钱晨微微点头,并不直接回答,只是笑道:“陶天师让我和谢公问好!”
谢安点头赞许道:“太白果然是我道门中人!”
钱晨没有再提此事,转而道:“谢公应该已经知道,此地无间风煞暴乱之因。魔道能在谢公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说明我等之中必然有其眼线。若是不除去这眼线,我等行踪尽数落在魔道眼中,再加上此地被魔道经营许久,埋伏不胜其数。任意一处陷阱,都有可能让我们损失惨重。”
“太白的意思是!”谢安反问道。
钱晨手中横空剑一摆,施展了一招百步飞剑,白虹剑意锁定谢安,让他眼中的震惊再也掩饰不住。
钱晨道:“此人,是否是谢公埋伏的暗手?”
谢安长久沉默,方才百步飞剑一出,他便知道嵇眕的身份再也掩饰不住了。
但是否交出这个卧底,又或者陶天师知道了嵇眕的身份,是否会给嵇眕带来危险,让他不得不深思熟虑一番。
梳理了许多东西,谢安眼中精光一闪,道:“鬼哭宗和司马家在魔道的势力,可是太白你所剪除?”
钱晨坦荡的点头承认。
谢安语气幽深:“看来,我还是小看了太白!”
他语气幽幽,回忆起了往昔,道:“嵇眕本是长乐亭主之女,亦是老朽故友嵇康之后,其父嵇绍拜在张天师门下,却向来不喜他这个醉后与龙宫侍女鲛人产下之子。因此他自小养在龙宫之中,由其祖母长乐亭主抚养长大。”
“老夫阳神之后,曾经受龙王邀请,赴宴龙宫,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此子!”
“那时,他不过八九岁,受龙宫诸多龙子的欺辱,心性已经偏激,我视他如徒如子,本待将他带入中土,拜在一个正经仙门的门下。”
“奈何眕儿对其父心怀怨愤,不愿如此。他从广陵散曲中悟出一剑,要光明正大,亲手在信念之上击败其父。长乐亭主与我只能将他安排潜入九幽魔道,以报祖父之仇,继承嵇康的道统,让他不必做一个婢生之子。”
“眕儿身世凄苦,为了我等的图谋,用间魔道数十年,如今可以说是命悬一线。望太白力所能及之时,能搭救他一二,老朽,再次拜过了!”
谢安对着小他许多的钱晨,大礼相拜。
钱晨连忙上前扶起他,道:“既是正道义士,当不令他有所差错。”
谢安掏出一枚龙形玉佩,递给钱晨道:“以此玉配为信物,再说上一句:广陵绝响,聂政之勇!他便会知道太白来意……”
谢安说到这里,不禁上前抓住钱晨的手臂道:“太白,我负他甚多,切不可视其为弃子!”
我跟爺爺去捉鬼
一代阳神之尊,如此认真,可谓是情深意厚了。
相比之下,正牌的亲孙谢灵运,反而像是领养的。钱晨知道谢安这般交代,若是自己为了完成任务,将嵇眕坑死,谢安为了大局还能忍耐,但事后一定会翻脸。
“若是嵇眕不能动,那么要冒风险的就是我们了!”
钱晨严肃道:“必须找出我们之中魔道的眼线,而魔道的手段极多,用寻常的办法去查,恐怕是查不到的。”
谢安也轻轻颔首道:“嗯!魔道的手段,只怕下在那人身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就老夫知晓的,能让我们难以察觉的办法,便有七八种之多。我们这群人中鱼龙混杂,又有司马家那些反复无常的小人,想要找出眼线,极是困难。”
“所以,只有一个办法!”钱晨平静道:“打散所有人!从魔道的反应推断,眼线在谁身上!”
谢安瞪大眼睛,胡须被自己吹得一飘一飘的,瞪眼道:“这样一来,岂不是会被魔道一方各个击破?”
“如果傅老魔、段老鬼他们不能出手呢?”钱晨毫不犹豫道。
“魔道之中傅老魔、段老怪,还有真传道的不死道人、心佛寺的无相邪佛,这四人乃是阳神之尊,非我不可应对。若是这四人被牵制……”
古村詭咒 聽風無痕
谢安声音一顿,心中诸多算计电闪而过,果定道:“那纵然我等分散,也不惧之,太白应该自有手段,重新找回他们吧!”
“他们身上都有仿制的神器,只要神器碎片还在他们身上,西王母娘娘便能看到他们!”
谢安断然道:“那就引蛇出洞!”
…………
祭神石台下,钱晨扯了扯这具身体的灰色僧袍,感觉有些无奈。
他的天魔化血神刀寄托的魔性,已经完全消化了这具身体的记忆,没想到这心佛宗的妖僧百无禁忌,这尊魔头为了修炼欢喜禅法,炼化了十六尊明妃化身,全都是面目姣好的女修尸体。
如此夜夜参悟佛法,慌淫无比,这老僧还有十几个眉清目秀的小和尚徒弟,男女不忌,生死之交,口味奇重无比。
钱晨想要伪装此人很是艰难,已经冒险施展过几次幻术,随时有可能被那些敏锐至极的魔头窥破身份。
想到这里,钱晨都不禁眉头暴跳,被一股内火烧的道心动摇。
“魔道真是太恶心了!明妃和徒弟也就罢了。今天他那个师弟也来拜访,一大把胡子了,居然还黏黏糊糊,亲亲切切,座下的魔头还要服用什么甘露丸。我哪有甘露丸给他们……恶心!”
钱晨一股恼火暗藏,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些人杀的干干净净。
好在谢安那边已经敲定,不然钱晨宁可舍去这个内线不要了!
钱晨顶着这妖僧的躯壳,来到九幽道真传弟子所在的石窟,他目光灼灼,朝着众人扫去,一个个九幽真传、内门弟子避之不及,当然也有古怪的,欲借助他这个身份修炼魔法的自己凑了上来。
钱晨搂住两个自己凑上来的魔女,对不远处,一脸漠然,正在洗练飞剑的姬眕微微点头,笑道:“慈悲菩萨,随行欢喜!听闻姬施主修得是真魔种子,当真是极有慧根,与我佛有缘。不知可愿来我座下听讲,听我传授心佛大道?”
身旁的两位魔女,柔若无骨的身躯般顺势就贴了上来,两对白兔呼之欲出,挤压着自己的两只手臂,一片滑腻和绵软,触感惊心动魄。
那一脸魅意的女子凑到钱晨耳边道:“佛爷,我们也想听心佛大道,参欢喜禅法呢!”
钱晨神色一变,挥退两人,冷冷道:“尔等阴身女相,有三障十恶,如何能得我大法?做一个明妃,助我参悟佛法就是你们最大的福分了。还想妄图成佛?”
两尊魔女身躯骤然僵硬,看到这老和尚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容俊美的姬眕,心中顿时了然,暗骂道:“该死的兔儿爷!”
姬眕已经握紧手中的飞剑,羞愤至极,不断提醒自己要忍耐,此妖僧的作风他也有所耳闻,但他在心佛宗内闹一闹也就罢了。究竟犯了那个狗胆,敢招惹上来,真当九幽道的真传是可以随意欺辱的吗?
但此魔乃是阴神尊者,修成了本命魔躯,如今魔门已经怀疑他们这些下层弟子的可靠性,他也只能强自忍耐,任由这妖僧骚扰,只做耳听不闻。
野蠻丫頭遇愛花心少 莫小秋
钱晨面露微笑,右手虚引剑指划过,暗藏了一道拔剑的起手式。落入姬眕眼中,叫他背后汗毛倒竖,心中一片冰凉。
“这是我百步飞剑的手法……”姬眕心中一片冰寒。
钱晨顶着妖僧的躯壳,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让一众九幽弟子恶寒不已,他右手朝着自己喉咙做了割喉的手势。
姬眕却已经按住了飞剑,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他知道了我杀狼公子的手段!”
姬眕心中翻涌着无穷杂念,却被一道剑意斩却一切,只余下一道杀意,冷漠冰寒。
钱晨道:“姬施主可愿私下里听我讲经?”
姬眕平静道:“好!大师请与我来!”
一众九幽道弟子张目结舌,就连与姬眕同列真传的三人都突然睁开了眼睛,一位本在练气,此时身躯摇晃,差点走了内火,摔倒在地。另一人磨刀之际,也差点把自己的手指切了下来,最后一人与姬眕亲善,结结巴巴道:“姬师弟?你?”
姬眕笑道:“既有机缘参悟心佛宗大法,也是一件幸事!”
与此同时,他右手已经在飞剑之上揣摩,一点一点的积蓄剑意,洞察着钱晨身上的每一寸破绽。
如今之际,只有冒险在瞬息之间一剑杀了这个妖僧,再毁尸灭迹,才能有一线生机,虽然妖僧可能留下了有关自己的线索,虽然杀了此人,也要应对心佛宗的责难,虽然想要一剑斩杀这等资深阴神强者,自己并无三分以上的把握。
但如此,他已经无路可退了!
驚天絕寵,蠻妃獵冷王
姬眕算计着钱晨与自己的距离,观察着他身上的各色法器,洞察他行走之间的气息破绽。
但越看,心越往下沉,钱晨的气机浑然一体,在白虹剑意的锁定下,都没有一丝破绽,这老魔,竟然如此可怕?
姬眕带着钱晨,一步一步的走向一处隐秘的石窟,留下一地大跌眼镜的九幽道弟子,还有九幽真传,冷笑着恶毒出声道:“没想到,姬师弟也要卖屁股了!莫非是这几次办事不利,不得不结交心佛宗的大师作为外援?”
进入洞窟的一刹那,姬眕按住了剑柄。
興宋 赤虎
钱晨却在瞬息之间,打出右手浮现的龙形玉佩的幻影,他手持玉佩虚影,低声道:“广陵绝响,聂政之勇!”
姬眕眼中震惊之色闪过,杀意顿时消弭的无影无踪,他满脸的不可置信,骇然道:“你……你竟然也是?”
钱晨微微点头,脸上无悲无喜,一副看透一切的样子,沉声道:“没错,我也是!”
“太脏了!”姬眕语气复杂,颤声道:“正道太脏了!你怎么可能也是正道的暗间?”
“正因为如此,才没有人能想到老衲是暗间。如你这般没有明显恶迹的,应该始终被魔道所怀疑警惕。就算真魔种子也掩饰不了你的可疑,一旦发生什么,他们第一个怀疑的,便是你!”钱晨信誓旦旦,摆出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壮烈表情。
“但你这般作为,如此称得上正道!”姬眕信念都快崩溃了。
“老衲与你们只是合作,我做什么还轮不到正道来管,你记住,我只问你两件事。”
钱晨语气幽深道:“魔门在谢安石他们那边埋下了一个暗中的眼线,你可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手段?还有,魔道之中各个老魔头的情报信息,你也都要给我!我等必须联手,暗中杀死一尊地位不寻常的魔头,至少是八宗之一的宗主!”
月上桃花亂 曉逍
“眼线之事,我还有些线索,但想要在他们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那几位老魔头之一……这不可能!”姬眕震惊道:“就算我等联手突袭之下,也只能重创其中一人。而且我们两个绝对逃不掉!用间之道,在于暗。就算是要暗杀,又岂能如此强来?”
“不用你出手。”钱晨淡淡道:“只需要我一人!”
钱晨露出一个诡秘的笑意,道:“而且,这尊身躯只是我刚刚夺取的,方才所说的一切,其实都是骗你的,你应该知道我是谁才是!”
“是你!”姬眕再次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