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6k3y精品都市小說 九天仙緣 ptt-第三千三百四十一章 緣天大夢展示-rqg0t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
缘天大梦宙封神大典结束以后,缘天宙君柳牵浪并没有歇着。
他也高兴也心伤,他在亲自在自己的神宫内修筑着十处宫殿。
这十处宫殿是他曾经每一位爱妻的宫殿,他没有动用任何仙法只是曾经普通的人道装束。
挥汗如雨的劳作着,整整劳累了九万年,终于完成了十处爱妻的宫殿。
陰陽神帝
这时,他已经累得不行了,在十处宫殿来回飞奔,蒙泪恋此念彼的劳累中,跌倒在一朵白云上,睡着了。
在他睡着的时候,一位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他睡着的云朵前。
这个人脚踏艳红巨龙,身旁扶着一位慈祥而端庄中年女子。
“龙儿,宙帝是一个好人,他始终都是,没有他,娘哪来的福气还见到你呢。
如今你看他好生可怜,满宙仙神都亲人团圆,而她十位爱妻竟然一个都不在了,娘好生为他心疼啊!”
中年女子落泪说道。
“娘,是孩儿错了,曾经那么狠毒的对他。
他的十位爱妻皆是因为剥魂宙迸体散魂的,当时还是孩儿为黑暗宙巫施的法。
不过,孩儿知道错了,如今也深感宙帝可敬。
今日让娘陪孩儿来,就是相助宙帝,让他的十位爱妻再次还来的!”
被中年女子唤做浪儿的男子,恭敬的说道。
“真的!浪儿有办法相助宙帝十位爱妻归来!?”
中年女子立刻笑逐颜开,焦急问道。
“是的,娘!不过需要娘帮忙才行,娘要在这里一直照顾他醒来,在他醒来前,将孩儿采集的十朵灵花儿,花儿瓣儿都喂他服下。
然后等他醒来时,他的十位爱妻很快就会出现了。
不过孩儿因为曾经深深伤害过宙帝,不想在此陪他,希望娘理解。”
機甲神將
欧阳浪龙眼中有些茫然,不舍的看着娘。
中年女子心中陡然一惊,问道:
“我的孩儿,你要离开娘吗?”
“娘,孩儿只是暂时离开,孩儿早晚都会回来的。有宙帝照顾娘,孩儿放心。”
欧阳浪龙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道。
“难道就不可以不离开娘吗?”
中年女子双手颤抖,接过欧阳浪龙递给自己的九片儿各种神异灵花儿瓣儿,一边簌簌落泪,一边喂食宙帝柳牵浪。
“我和宙帝同为天灵浪花儿,一个体一个影,他功德圆满创下缘天大梦宙,而孩儿不是奉献着,而是破坏者,孩儿心有不甘……”
欧阳浪龙心中很是痛苦。
“浪儿,不要说了,娘懂了,那你去吧,娘虽然没能力跟随保护你,但娘会日夜为你祈祷的。
種田吧貴妃
娘相信我儿和宙帝一样的优秀,选对了路,很快就会功德圆满的!”
中年女子将挥袖将最后一片花儿瓣儿送去宙帝柳牵浪口中,飘身主动跳离了欧阳浪龙的艳红神龙身体之上,落到了柳牵浪身侧的一朵白云上,微笑鼓励儿子。
“谢谢娘的成全,这是一片善缘树树叶封书麻烦娘在他醒来后交给他。娘保重,孩儿去了!”
欧阳浪龙从怀中掏出一片炫丽的彩虹色树叶,扬手倏然将其抛给了娘,然后猛然转身,操控艳红巨龙朝无限遥远的东方射去了。
“我的浪儿,你也保重!”
后面,中年女子也簌簌落泪,呐呐说道。
魔天屠龍 黑鷹
数日后,宙帝柳牵浪终于神清气爽的醒来了。
“嘶,这是什么?”
宙帝柳牵浪睁开眼睛,一下就看到脸上数尺高的位置悬浮着一片炫丽至极的彩虹叶儿。
于是好奇的坐起身,将其托在掌心,饶有兴趣的欣赏着。
“宙帝见字,欧阳浪龙留言。浪龙无颜留此坐享太平美好,今离宙创善而去。
委托宙帝善待娘亲,大恩无以为报,唯有诚念采撷诸位宙帝帝后灵花儿本体之花儿瓣儿,喂宙帝服下,换取她们的重生为报了!”
宙帝刚一托在掌心,彩虹叶儿立刻化作一页仙卷无字。
宙帝柳牵浪读罢,霎时悲喜交加,大喊:
“浪龙吾兄!”
然后便四外张望寻觅欧阳浪龙的娘。
不过他没找到,却听到了一朵小小洁白云朵中飘出的几句封语:
“大善宙帝,莫要为老身为念,老身思儿心切,化作东宙红日之源海岸一座望儿山,终日望着浪儿远去的方向了,发誓儿不归,身不复!”
“这!?”
先后知晓两个女子封语,宙帝热泪盈眶,起身,身下也唤出一条艳红巨龙,蓦然朝缘天大梦宙东方飞去了。
不久后,宙帝柳牵浪出现在了红日之源海海岸。
那里果然出现一座女子形状的巨大巍峨之山,整座山惟妙惟肖,就像真人凝固一般,面部五官清晰如常。
“唉!”
宙帝望着昂首东方执望的欧阳浪龙的娘,默然无语,深跪一拜再拜,为伟大的娘感慨,也为欧阳浪龙的高傲点赞。
……
宙帝柳牵浪从红日之源回到自己的帝宫后,在十位爱妻的宫殿间又开始了不停穿梭,生怕哪位爱妻复活后,自己没有及时看到。
然而他这样折腾了数个月,十位爱妻一个也没复活,又又坚持了数月,终于失望的放弃了,以为欧阳浪龙的办法不灵的。
这日,因为连月来的失望,索性阑珊,堂堂宙帝抱着爱妻水儿殿前的台阶,竟然趴着睡着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梦回了混沌宇宙五个人间第一人间时,自己盼水城偶遇水儿之事。
“水儿,你好美!”
天庭夜风带香,轻轻吹拂着他的银色长发,他因为梦境,口中呐呐。
大玄武
“咯咯……”
“水儿姐姐,他这是梦到你们干什么呢,看他一脸幸福的样子?”
夜风中,幽蓝的天宇倏然飘落十位周身灵花儿簌簌翩舞的娉婷女子,她们一落身,便围在在了睡熟的宙帝柳牵浪周围,神色兴奋而神秘的样子。
她们静静审视了一会儿,其中一位身穿金色霓裳仙裙的美丽女子,掩口笑问对面身穿淡淡蓝色仙裙,身外一层洁白雾气笼罩的女子。
水儿无名指上的情人环突然幽蓝闪闪,心里自然知道夫君梦到了什么,不过如何能说呢,霎时一脸羞红,吱吱呜呜。
“铃儿妹妹何必问呢,你也是夫君的帝后,有些事难道还需要问。”
葩儿,一如既往的穿着男装,手中摇着的飘星裂云扇一手,拖着金铃公主的下巴,做出男人才有的暧昧动作,笑道。
女帝奇英傳
“哦!不能吧,夫君竟然这么可耻,做这种梦!”
金铃公主立刻会意,也是满脸羞红,捂着脸道。
“呵呵……葩儿,休要胡说了,这殿外冷冰,我们还是先将夫君抬进去才好。”
妙嫣身穿丹粉之色仙裙,因为九天仙女功之故,看起来不过年芳二八的样子,柔美而迷人,提醒大家道。
于是,十位宙帝爱妻悄然将自己的夫君进了殿内。
然后她们彼此叽叽喳喳了一番,身形皆是一闪,又不见了。
亡魂列車 陰陽鬼生
宙帝一觉醒来,湛蓝天月正在中天,抚摸着自己的脸蛋,有些茫然的回忆着睡着时的梦境,梦境中十位爱妻都复活了,而且都围在自己的身边有说有笑的。
“水儿,嫣儿……”
宙帝柳牵浪思妻心切,油然呐呐。
当然,他并没有听到任何回应,然后他依旧失望的起身,打算再逐殿看看,怀念一番自己的诸位爱妻。
不过当他一起身,蓦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了。
而之前自己清晰记得是是趴在台阶上的,难道……
宙帝柳牵浪霎时心花怒放,飞射出水儿宫殿,飞上殿定四处寻觅,并轻声呼喊。
“夫君——”
“奴家来也!”
宙帝柳牵浪呼喊一会儿后,竟然在宫殿墙角儿真的九就闪出一个淡若无痕的婆娑身影。
宙帝柳牵浪定睛一看是东洛,立刻大喜过望,扑身而下,想将久违的爱妻搂在怀中,谁知一搂一个空。
“洛儿,你?”
宙帝柳牵浪不知发生了什么,惊问。
前夫,有何貴幹 赫連蕭
“夫君,为妻好可怜,形体俱无,魂能大散,想念夫君却无能团聚,只能趁午夜夜暗,气冷风骤,才能虚影来看望夫君一眼的!”
东洛泪眼婆娑,颤声抹泪道。
“这怎么会,你们在爱之心中,我全能滋养,今又有浪龙阳刚灵念采撷你们本体花儿瓣儿成体,为夫怎么想你们都该复生了的!”
欲望都市 寧願
看到爱妻无限伤心落泪的样子,宙帝心如刀绞,皱眉道。
“难道夫君还不知为什么,这都是夫君爱妻不够心诚造成的!”
东洛几分不快的说道。
“如何心诚,还望洛儿指点。”
宙帝柳牵浪心中急切,竟然忘了自己一身大能,被爱妻耍得团团转,急问。
“今夜正好花好月圆,如果夫君诚心希望诸位姐妹归来,就应该立刻满宫张灯结彩。
自己穿上新郎吉服,也为姐妹们备好十套凤冠霞帔,这样洛儿自然就有办法让姐妹们实体而归的!”
东洛心中偷笑,却仍在簌簌落泪,可怜楚楚的说着。
“这么做可以!?”
宙帝柳牵浪被东洛说得云山雾绕,理解不了这是什么逻辑,难以置信的问道。
“夫君不相信洛儿?”
东洛不高兴了,气道。
“不!不不!为夫这就准备,这有何难,不过是瞬间而就的事。”
宙帝柳牵浪说着,挥袖一招,霎时缘梦宫处处宫苑张灯结彩了。
然后牵着东洛来到正宫大殿,再次挥手,十套凤冠霞帔已然漂浮在殿上,而自己同时也幻上了一身人道新郎吉服。
“喔哈哈……诸位三嫂,休要在捉弄三哥了,我宋震还从来没见过三哥会被别人耍得晕头转向的,今日这是头一次啊!”
李斯衛傳奇
宙帝柳牵浪牵着东洛在殿上完成了东洛的要求,正待问爱妻东洛接下来又该如何。
只见殿下蓦然我无数神光一闪,四方宙帝,八方宙神,九九八十一重天诸天天君,诸天三十六道,以及其他大小无数大梦宙缘仙都出现了。
其中一人正是北宙宙帝宋震,身侧两位如意仙妻兰双和夜香陪伴,朗声大笑道。
“恭贺宙帝宙婚大喜!吾宙吉祥!宙帝宙后恒幸永安!”
北宙宙帝宋震话音刚落,殿下满宫缘仙齐声道贺。
原来这一切都是宙帝柳牵浪十位爱妻要求北宙宙帝宋震安排的。
而北宙宙帝宋震得知十位三嫂再生,为三哥高兴还来不及呢,岂能又会不答应,于是立刻传令满宙仙神前来为宙帝庆贺大婚。
“夫君——”
宙帝站在宫殿殿台之上,略一琢磨,终于明白了事情始末。高兴十位爱妻归来的时候,更是对殿下满宙兄弟姐妹充满感激之情。久久深望殿下缘仙,热泪盈然。
“谢谢!谢谢四方宙帝,八方宙神,东华帝君,西华耀帝……”
宙帝柳牵浪长躬施礼,表示十万感激。
“三哥无需客气,满宙缘仙有谁不受恩三哥无数,如今满宙皆是亲人全聚,唯有三哥孤单惆怅!
今幸有浪龙兄弟相助,十位三嫂得还,我们理应把这个早就属于三哥的仙婚大典补给诸位三嫂的。”
北宙宙帝宋震已经习惯了先宙人道的称呼,怎么也改不过来了,满宙皆知,也没人挑剔什么。
“是啊!此典不举,我等愧对宙帝呀!”
“有请宙帝宙后吉服加身,行仙婚大礼!”
……
殿下缘天大梦宙诸神齐呼。
接下来,丫丫鸣奏弥天神螺,天乐齐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