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izr精品都市异能 刑警使命討論-第1474章 來自部下的質疑看書-zy4y5

刑警使命
小說推薦刑警使命
特警大队训练强度减半,叶九将大家召集起来,一起研究从刑警支队那边拿过来的“陈年卷宗”。
张思睿已经按照局领导的明确指示,暂时停职,交还了领取的武器和其他警用装备。
目前特警大队还剩下十四个人。
在加入特警大队之前,其中九位有一线刑警的工作经验,另外几位则是从其他部门调进来的。
不过叶九并不在意,,大家一起研究卷宗。
在叶九看来,一个好特警,同时也必须是一个好刑警。
这两者之间,不应该存在明确的分界线。
然而纵算在特警大队内部,对这个案子也不是没有分歧的。
根据叶九的要求,大家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摆在桌面上谈,不要藏着掖着。
当面谈不会伤感情,私下聊就未必了。
所以,程君侯直接就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程君侯今年三十岁,正是来自城北区公安分局,在此之前,他是城北分局的一名一线刑警,还算小有名气。
“大队长,我认为这个案子,刑支和我们城北局,没有搞错。”
他现在尚未完全适应自己的新身份,一开口依旧是“我们城北局”。
穿越1979
不过叶九并没有计较这样的细枝末节,反倒饶有兴趣地问道:“你的依据是什么?”
程君侯说道:“依据很简单,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张开拓,他有作案动机,有作案时间,还有作案工具,搁在谁身上,都算是铁证如山了。”
不少人便情不自禁地跟着点头。
鬥羅之諸天升級
大家都是搞公安的,哪怕以前没干过刑警,也都觉得程君侯说得有理,这个案子,实实在在堪称铁证如山,基本没得什么挣扎的余地。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錢罐兒
妖怪寵物店的崩壞日常
事实上,对于叶九居然会质疑这个案子,特警大队很多人内心深处都觉得有些难以理解,甚至颇有些不以为然。
完全没必要掺和啊。
就算你想标新立异,想要显本事,也不必选这个案子吧?
这种证据确凿的案子,自己被打脸的概率很高啊。
只不过叶九刚一上任的时候,就先声夺人,硬生生破了“龙雪华案”,顺带着还端了个“土匪窝子”,成功树立起了权威,大伙才不好将这个质疑说出口来。
只有程君侯这个“愣头青”不管不顾。
“可是那把枪,现在找不到!”
李浩民插口说道。
李浩民现在算是叶九的“死忠粉”,而且和张思睿关系不错,自始至终都跟着叶九的思路在走。
程君侯嘴一撇,有点不屑地说道:“这是张开拓自己的事!”
“他说枪被人偷了,谁能给他作证?
当时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汇报?
现在他随便把枪藏在什么地方,咬定牙关不松口,别人也找不到啊。”
豪門小老婆:蜜愛成婚 白魚如舟
虽然公安机关在办案的时候,会有一些专门用来对付狡猾嫌疑人的技巧,可张开拓本身就是警察,而且是正经科班出身的警校毕业生,对“自己人”的那一套早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想要撬开他的嘴,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嗯,君侯,那以你的经验来判断,这个案子,百分之百是张开拓干的了?”
叶九笑着问道。
程君侯一笑,老大这是在给自己“下套”了。
“大队长,我们都是搞刑侦出身的,任何一个案子,在盖棺定论之前,都不能说百分之百。
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把握,就基本可以搞到底了。
何况,以我的经验来判断,这个案子,差不多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吧!”
其实程君侯这话已经说得很谨慎了,通常来说,一个案子有百分之六七十的把握,就值得朝这个方向搞到底。
“大队长,你为什么觉得这个案子还有疑点呢?”
另外一位年轻队员好奇地问道。
这位队员是队里仅有的几个事业编民警之一,年纪比叶九还小着两岁,此前也没干过刑侦,所以他这个提问,纯粹算是请教吧。
叶九笑了笑,说道:“很简单,这个案子破得太容易了,完全不像是一位资深警察做的……张开拓的智商,有这么低吗?”
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满眼小星星。
这是理由吗?
程君侯摇摇头,说道:“大队长,你说的那是预谋作案。
但这个案子,在很大程度上,极有可能是冲动作案。
张开拓在玫瑰园那一带蹲守逃犯,很凑巧见到毛小刚和陆佳之间的不正常关系,冲动之下就作案了……”“这种可能性确实也是存在的。”
莽穿新世界
叶九微微颔首,说道。
“不过我问过张思睿了,他明白告诉我,张开拓早已经知道陆佳和毛小刚之间关系不正常。
不但张开拓知道,张思睿和他家里其他人都知道,好些年了。
所以,这里又存在一个疑问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张开拓一直容忍不发,到了今天,怎么就突然忍不下去了呢?”
“而且用自己的配枪杀人,事后不潜逃,还留在单位照常上班,这正常吗?”
这又是一番道理,不少人又跟着点起头来。
诚如程君侯所言,一个案子,在没有最后盖棺定论之前,确实是存在多种可能性的,只要逻辑推理没有明显漏洞,听上去就是有道理的。
程君侯却还在摇头,说道:“大队长,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个案子,也可能是有人真偷了张开拓的枪,然后无巧不巧的用这把枪打死了张开拓的老婆和毛小刚……但我总觉得,这样一来,也未免太巧合了。
我们搞刑侦的都知道,巧合性越高真实性就越低。
张开拓得多倒霉,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叶九点了点头,说道:“对,我赞同你的意见,巧合性越高真实性就越低!”
程君侯顿时就有些搞不懂了,狐疑地看着叶九。
大哥,你这又赞同我的意见了?
那你到底是个什么意见?
你把我搞糊涂了……“所以这个案子,也许还存在另一种可能性——确确实实有人预谋杀人,只不过这个人,未必就是张开拓!”
叶九缓缓说道,语气却十分笃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