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4fi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十方武聖 愛下-56 半路 下推薦-a7kay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
魏合站在原地,不再动弹,飞出这么远,就算他及时赶过去也来不及了。
街面上不缺饿疯了的贫民,散开的肉决计是不会再有了。
而且就算还在,萧然也不会轻易放他离开。
“怎么了?心疼了?”萧然笑了笑,甩掉手上的肉末。
“你不是一掷千金嘛?不是有钱吗?拿些来路不明的钱去帮程少久,赚了好名声。你很得意?”
他一步步走近。
“你该庆幸你现在还在町内,周围有人看着,否则换成城外,我三招就能废了你!”萧然逼近距离,面目冰冷道。
魏合一言不发,抹了把左脸,放到眼前一看,手指上有了一道血痕。
好久没受伤了啊….
魏合心头有些感慨。他甚至有些发怔,记得上次受伤,还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眯起眼,魏合身上隐隐变得和之前有些不同了。
刀青山文集
这萧然实力确实很强,天赋过人,悟性也强。
正面对敌,他不是对手。
但若是城外….算了,不城外了,他决定现在就弄死他。
刚刚交手,他已经判断出萧然的路数,正面交手很强。
但胜负好分,生死难断。
像萧然这种程度的家伙,他又不是没杀过,而且还杀了不止一个了。
武功只是生死的手段之一,不是全部。今天他就教教这小子这个至理。
魏合眼中阴冷一闪而过,正要动手。
“等等!萧然,你想对魏合做什么!?”
忽然一个人影横地里冲出来,挡在两人之间,张开手拦住萧然。
居然是姜苏。
姜苏的出现,一下打断了萧然还准备继续的胜利宣言。
他呸了一口唾沫在地,冲着姜苏冷笑两声。
“怎么?被搞过一次就上心他了?这么关心?”
“同门相残是郑师严令禁止,萧然,你该知道规矩!”姜苏眼中怒意一闪,强压下心头怒火道。
“还有,你嘴巴放干净点!我和魏合什么都没有!”
她其实知道自己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这事只有日后找人验身后,才能证明自己清白。
但现在,既然知道是魏合帮了自己,她也绝对不会让其就这么被萧然废掉。
她从萧然眼里看出了这家伙的决心。
他是真心想要废了魏合!
一时间,三人都沉默了。
萧然无声的盯着魏合,又盯着姜苏,不断来回看,脸上露出冷笑。
“好了。”萧然笑了笑,“今天只是个小小的教训,等以后…”
他没再多说,只是看了眼一旁的姜苏,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魏合沉默片刻,目送着萧然渐渐离开,消失在街面尽头。
良久,他叹息一声。
要不是姜苏在场,他现在恐怕已经开始摸尸了。
他藏着的那一套用出来,以萧然刚刚那种毫无防备的菜鸟站姿,铁定一招就倒。
可惜,被姜苏打断了。
现在….
魏合看着地上炸裂的竹编袋子,还有已经消失不见的碎肉。
周围街面可不是没人,像肉这样的好东西,现在连肉末都没了。
一个衣衫简陋的瘦弱少年,正偷偷摸摸的揣着捡起来的最后一点肉渣,小跑进胡同,转眼便不见。
也不嫌弃肉渣掉在地上的脏。
魏合没有追,这城里还有瘟疫病,就算追到了,他拿回来也不敢再吃。
他看了姜苏一眼,想揍她,可对方又是一片好意….
“你的肉,我赔你!我这个月的份额还没动过!”姜苏忽然道。
她一眼便看出了魏合的情况。
“你等着!”
她转身就跑,直奔内城。
她既然说等着,魏合也就等着了,他倒要看看这女人打算做什么。
都市少君 家國天下
没过一会儿,姜苏带着两个大袋子气喘吁吁跑过来,她似乎是怕魏合跑了,所以全速跑去又跑回来。
武王
“给!我和醉花楼的老板女儿是闺蜜,给你多买了一份!”
姜苏一把将两个袋子递给魏合。硬塞进他手里。
“不管如何,你自己多加小心,萧然不会善罢甘休,不过我也不会放过他!”姜苏一想到萧然之前的表现,此时心头由爱转恨,眼中闪过丝丝恨意。
“还有你救我一次,我会还你!”
说完这句,她不等魏合回话,转身就走。
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她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当初程少久愿意主动和魏合结交了。
如萧然那般人,只会落井下石,就算结交再多,又有何用,就算他实力潜力地位再好,还反而会对自己产生威胁。
而只有如魏合这般真诚心善之人,才能放心将后背交给他,发达时不担心他溜须拍马,危机时不担心他趁火打劫。
如此才能算是友。
姜苏心中豁然醒悟,她跑出一段,忽然回头,看着魏合转身离开的背影。
此时的感觉却又完全是另一番心情了。
魏合提着两大包花枝鹿肉。
此时只有一个心情。
“什么鬼的限量供应!狗屁!”
他刚刚打开袋子看过了,里面两大包鹿肉,每一包都比他之前买的多和新鲜。
这两包甚至都快有三份的份量了。
“这年头,看来不管是哪一行都要看关系….”
魏合没想到姜苏这么大方,原本他打算回头连她一起抢,因为刚刚姜苏突然冒出来阻拦,让他错失了弄死萧然的好机会。
不过现在嘛…放她一马好了。就搞萧然。
魏合如今杀人越多,眼界也越多。
只是简单交手,就能看出一人防备心如何。
在野外交手,就算是二次气血高手,交手同时若是对很多东西没有防备。
也会一击倒地。
二次气血厉害的地方是身体素质比一般人强很多,反应快很多,但还没法硬抗毒水毒粉毒镖。
只要还没免疫这些东西,不加防备那就是死。
異星統治者 愛之理想
你二次气血反应快,他魏合一样也是二次气血,出手一样快。
如果是普通人用阴招暗算,可能没办法,但同级别下….
魏合心中想了想,还是先回去吃肉要紧,萧然之事算是记下了,回头突破了第一个就去弄他。
带着两大袋子花枝鹿肉,他一路毫不停留,回到魏家小院。
院子大门上挂了两个对联。
‘万福启春华,骏马舞东风。’
对联字迹工整有力,就是角落处有些破损残缺,整个对联通体红色,用的是红纸,有些显旧了。
不知道是魏莹从什么地方找到的。
魏合提着肉,上前敲了敲门。
“谁?”
“是我,姐。”
木门门闩被抬起,大门打开。
魏合走进去,看到魏莹正在洗衣服。两个水桶里,一个是他的,一个是魏莹自己的。
“姐,我有点事,你这几天都别管我,吃的帮我放门口就好。这几天我都会在家里。”
魏合提了一句。
“好的。知道了。”魏莹连忙点头。
“对了姐,你门口的那副对联哪来的?”
“哦,那是我今天去市场的时候,碰到的一个教书先生写的。就是以前讲经堂的先生。那时候你还经常去偷偷听课,记得么?”魏莹微笑道。
“额…”魏合自然记得,“是哪位先生?”
“袁周池先生,他家中遭了贼人,积攒的积蓄都给拿光了。现在没办法,出来就给人写写对联书信,算是攒点吃食。”魏莹说起来也是有些感慨。
袁周池….
魏合记得他还听过这位老头讲课,这人讲课有趣,不循规蹈矩,学问很深。
没想到…..
“他每天都去集市么?”他问。
“是的呢,我问过了,天天都在。”魏莹点头,“对了小河,今天你挂靠的一个小帮来人了,说以后不用挂靠了,全帮解散了….”
“知道了。”魏合点头,提着两袋子肉,去了厨房。
他打算用最简单的方法,清蒸,保证营养尽可能的少流失。
清洗,抹盐,切片。
一盘盘肉,不断被切厚块,清蒸,然后弄熟后取出冷却。又继续下一盘。
穿越之青青麥穗 金垚
中途魏合便开始蘸酱油开吃,一边吃,一边喝水。
大量蛋白质和脂肪的摄入,需要大量的水分参与消化。所以吃肉越多越需要喝水。
神秘老公難伺候
魏合吃了一阵后,感觉腹中鼓胀,也不离开,继续手上动作,将所有肉都一一蒸好,拿出来冷却。
这天气炎热,不迅速处理新鲜肉,很快就会变质。
他家里可不像大户有深井,可以放井水里冷藏。而且现在就算是大户,深井里还有没有水,也是个未知数了。
“要我帮忙么?”魏莹洗了洗手,走进厨房问。
“好吧。麻烦姐了。”魏合点头,将活计交给二姐处理,他走到一旁,开始啃萝卜干。
光吃肉,不吃蔬菜,铁定消化不良。
“今天我去打水的时候,听到一边打水的人在说,飞业河下游又有浮尸出现了,还不止一具…..”魏莹便蒸肉,边小声说道。
在家里她也没什么人说话,所以一般都是魏合回来后,和他聊聊天。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缺德,尸体都往河里丢,那水可是我们大家伙平时取用的水….想到这个,我现在都不敢喝水…总感觉好恶心。”
魏莹生在这样的乱世,也不是没见过尸体,可见过和喝泡尸体的水,那是两码事。
“……”魏合想到被他丢进河里的那几个香取教教徒,一时无言以对。
“世道如此….”他想了想,还是回了句。
“嗯,对了,之前给你加长的衣服好了。你最近长身体长得好快,鞋子也需要重新做。还有袜子,裤子什么的…..”魏莹一边蒸肉,一边说着一些家长里短。
魏合就在一旁,坐在门边的小木凳上,一边揉肚子,加快胃部消化,一边拿着干萝卜啃。
门外的光线打在两人中间的地上,映照得厨房里亮堂堂。
有些安宁,也有些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