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gu6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線上看-927 心態連續變化的少女閲讀-3nmyx

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小說推薦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究竟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子的事情啊……”
此时此刻,在一棵灵树树下,少女抱着此时正在哭泣还有胆怯的缩在她怀里的弟弟,双目无神的盯着天上的战斗,一副要死了的样子。
此时此刻在天上,凤族的两位参赛者此时正在和三位偶然路过的参赛者互相搏杀。
不要问他们为什么一定要互相战斗,问就是他们互相看见互相了,虽然陪诞撒一起过来的那两位凤族参赛者已经对获胜没有任何的想法了,不然的话,那两个人类已经死了,不过他们清楚,对面那三个参赛者也已经看到了他们,要是他们不在这个时候解决掉那三个人的话,以后绝对会对他们未来的行动造成大麻烦的。
说实在的,他们也没有搞清楚,他们就一直在回忆着自己之前和诞撒他的对练,想要找出一些问题出来,然后思考着思考着天上就突然掉下来一个抱着小男孩的少女,要不是他们及时出手,把他们两个给接住,不然的话,这两个人类妥妥的被摔死。
实际上他们死不死和这两位凤族参赛者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也是毫不在意那两个人类的死活,毕竟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种族,而且强者一般都会有对于弱者的蔑视甚至是无视,就像可有可无一样的存在。
他们之所以会救下这两个人类,也是因为不想让他们的血污染了这片土地,也不想让这些血腥的气味出现在这里,打搅到诞撒的休息。
陛下總是被打臉
然后在救下他们以后,刚想要让他们赶紧离开,别来打扰他们,结果他们就感知到三股强大的能量反应,随后他们两个猛的抬头,就看到了那三个同样低着头看着他们的另外的三个参赛者。
于是战斗爆发了,这一场是注定了你死我活的战斗。
无论是对于那三个参赛者,还是对于那两个凤族参赛者,那三个参赛者三个人打两个都已经很费劲了,要是他们没有在这个时候搞定他们两个的话,那以后就更难搞定了,而且要是他们三人之中折损一个人的话,那就更不要想打倒他们两个了。
所以这个时候对于他们三个也非常重要,胜负也必须要在这个时候决定出来。
五人在天上打的很是激烈,一阵又一阵的能量外泄出来的气浪,都能够让少女感觉自己脸被刮得生疼。
这就是她与他们实力与实力之间的差距,简直是遥不可及。
而就在这个时候闭着双眼的诞撒已经来到了她的旁边,面无表情地对她开口问道:“你还不走?”
“我想走,可是我走不了啊……”
反派崛 kitty喵
少女发出了充满胆怯情绪的声音,没错,现在的少女是想走也走不了,她现在恐惧的都无法站起来,只能够靠着墙抱着自己的弟弟,无力的看着天上的那五个人在那里厮杀,她就很不解了,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明明只是来到这个灵气复苏以后普通的不能够再普通的林子里面,为什么会遇到这么多的事情?
还能够看到那么多怪物,在自己的头顶打架,虽然很多人都说让弱者看到强者之间的战斗,是能够收获到许多好东西的,但是少女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学到,毕竟上面的那些家伙打架的速度太快了,在他的眼里就是一道又一道的流光在那里不停的碰撞,动态视力完全跟不上,这怎么学?!!
更何况头顶那三个人本身就是要追杀她和他的弟弟,就算自己真的有力气可以站起来,能够进行逃跑,可要是自己真的逃了的话,谁能够保证上面那三个家伙会不会随手就向自己随意的发出一道攻击?
那五个人每个人都很强,即便是他们随意的一击,少女表示,只要自己被命中了一下,保证会死的不能够再死,一点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肯定的,妥妥的事情!
在经历过这次观看五位强者之间的战斗,她对于自己的弱小已经有了极其深刻的理解,表示自己要是真的敢跑,那是肯定要凉凉。
無賴英雄之西火英雄傳 追尋幸福
“我懂了……”
通过风元素发现少女打从自己出现开始就一直全身颤抖,诞撒大致就了解到了少女现在的状况,所以也没有去理会那少女,而是很干脆的就做在少女的旁边,同样靠在树上,抬着头,看着天上的战斗,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给人一种很悠闲的感觉,甚至悠闲到好像给人感觉他现在在发呆一样。
看到诞撒这样,少女咽了一口唾沫,随后开口问道。
“那个,你不离开吗?”
“我家在这里,而且他们打不过我。”
听到诞撒用着这么平淡的语气说出这样给人一种理所当然感觉的话语,少女表示自己可能碰到大腿了,如果有机会抱的话,还是可以抱一抱的,所以她就开始和诞撒闲聊起来。
“既然你这么厉害,为什么我把上面的那五个人都控制起来呢?你不是说你的家在这里吗?他们几个打架的话,难道你就不担心你的家会不会遭受到波及吗?话说,你的家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难道是在地底下吗??”
“你话好多。”
诞撒用着有些无奈的语气说道,吓唬的这个还没有成年的少女浑身一震,生怕自己下一秒就被诞撒活活一巴掌拍死。
而诞撒自然不会因为这个小小的理由就把这个少女还有她的弟弟给弄死,诞撒之前之所以会那么说,也就仅仅只是有些无奈还有些幽怨的吐槽而已,没有什么威胁意思,毕竟以前在家里的时候,罗修那个家伙不也是整天在他耳边唠唠叨叨的吗?什么这件事不能做,做什么事情要做什么,一堆的规矩,还真是麻烦……
不过……那家伙也确实是好久没有在我的耳边唠叨了,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在我耳边的唠叨声就变少了呢……好像是成年以后,他对我说的这些唠叨话就越来越少了吧……
就在诞撒开始回忆以往的生活的时候,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两位凤族参赛者的其中一个。
诞撒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现了这件事情,也是立刻运用起了风的力量,大大减缓了那位凤族参赛者的下坠速度,大大削弱了他所可能会受到的坠落伤害。
“没事吧?”
異世之極品天才
听到来自于诞撒这明显充斥着关心的问题,那位掉下来的凤族参赛者心中一暖,躺在诞撒形成的风床上的他随后脸上露出了十分灿烂的笑容,并且冲着诞撒竖起了大拇指,用着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道:“放心吧!大人!我没事!”
“哦。”
在确定对方没事以后,诞撒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后便是立刻解散了自己那形成风床的风元素,而那个凤族参赛者也是直接从风床上掉了下来,很是尴尬的掉到了地上。
洪荒之蚩尤 李九郎
随后,这位凤族参赛者用着十分不解的表情看着诞撒,此时的他搞不懂诞撒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又因为双方之间的地位原因,这位凤族参赛者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怎么去问诞撒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突然间的把风床给散开。
虽然诞撒现在把眼睛和神识都关闭了,看不到外界的景象,但是作为一名强者,被其他人的目光注视到的话,还是会用有所感应的,于是诞撒就用着有些困惑的语气开口道。
“你说你没事,那还不去帮忙?一打三很累的。”
“一打三……一打三!!!”
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好基友还在天上以一敌三的那位凤族参赛者表情瞬间变得慌忙了起来,拿起手上的长刀,立刻就扇动着自己背后的翅膀,然后一飞冲天继续开始了战斗。
而少女再一次有些麻木的把目光放到了诞撒身上。
而诞撒困惑的转过头,用自己的脸对着少女,虽然他看不见了,但是他还是会有这种下意识的反应。
“怎么?你也想上去试试?”
谁会想上去试试啊?!她这个才刚刚20几级的小年轻,怎么可能会去掺和那几个大佬之间的战斗啊!
少女嘴角直抽,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随后她就听到来自诞撒那有些让人感到抓狂的话语。
“你现在很弱,别想不开,世界挺美好的,而且你也上不去。”
鑒寶天 維果
听到这一番言论,少女表示自己不想继续和诞撒说话了,说来她心累。
你这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以钛合金直男啊!你是怎么会因为我把视角放到你的身上,然后就得出我也想要上去和他们打的想法啊!拜托……你正常一点好吗!!!
而就在她不想继续去理会诞撒的时候,诞撒突然间的一席话语,又让她感到一股,无可奈何,无能为力的气愤感,在她也真的是越来越心灰意冷了,即便是之前所会感受到那些让她觉得有些疼痛的战斗余波现在都感觉没有那么痛了。
不过其实这并不是少女的抗性提高了,又或者是因为过于心灰意冷,对于疼痛已经没有感觉麻木了,仅仅只是因为诞撒出手减弱了大量的战斗余波而已,原本强劲的战斗余波现在落到他们的身上,也就像一缕缕微风一样而已。
虽然这个微风判定是以诞撒自己小时候的标准来判定的。
“我知道,你现在在憧憬这样的战斗,憧憬自己也能够拥有这样的实力,憧憬自己未来也能够有这样可以和自己一较高下的对手,不过,你现在确实不合适跟他们打,我建议你还是好好修行比较好,这才是一切的根本。”
鬼吹燈同人之大漠迷墓
说完这些以后,诞撒那原先有些懒散,所以弯着的腰也下意识的挺直了,而诞撒,此时此刻的心中莫名有一股自豪感,而这一股自豪感,正是来自于他的认知。
现在的他就在回想着自己族中长辈,以前的时候也是这样子,对自己说,劝告自己不要好高远顾,修行这种事情还是踏踏实实一步一步的走比较好。
当时他可是好好的被教导了一番呢,那时候还十分年轻的他,甚至比现在的这个小姑娘还要年轻的他还很有活力,不像现在这样是个面瘫,是个三无角色,那时候的他可是相当感动的说,想必这个孩子一定也跟我一样,也同样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吧,年轻真好啊!
还有,教导别人给别人做人生导师的感觉挺不错的。
想到这里诞撒的嘴角就不由自主的露出微笑,原本的三无表情,瞬间破防,只不过,在外人的眼里,除非是罗修还有凤族的那些长老这些对诞撒情绪十分关心的人又或者是像阿尔托莉雅还有卡尔兹这两个靠自身的直感以及通过强大的观察力推算出诞撒确实是露出微笑的他们以外,根本就没有人能够认为现在还是三无脸的诞撒居然笑了。
诞撒在心里满足的想着,少女在心里幽怨的想着。
少女表示,修炼这种事情虽然很重要,但是前辈啊!我虽然做梦也想要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可是这并不代表,我也想要拥有一个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的敌人啊!一路顺风顺水不好吗?是游戏不好玩了,还是番剧不好看了,干嘛一定要找个,实力和自己不分上下的死对头打架?要是打不过的话,不是当场凉凉了吗?!一帆风顺的温馨故事也挺好的啊!干嘛一定要打打杀杀?
少女拥有这种想法也是很理所当然的,毕竟她是现代世界的人,而且,大部分的人心中的想法,不都是希望能够顺风顺水的过下去吗?
可诞撒他并不知道少女此时心中的想法,心情不错的他开始为,少女解答之前少女问出的问题。
“我的房子不在地下,是在树上,你抬头看,树上三个鸟窝中最高的那个就是我的,对了,我之所以不出手解决那些人,是因为我需要那些人,需要那些人为我的两个助手吸取更多的实战经验,等到危机关头,我是会出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