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elg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成了龍媽 線上看-第971章 向女王索要狗骨頭的冰原狼看書-6n9q1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无旗兄弟会以游击的形式与敌人作战,在唐德里恩担任“总舵主”时,兄弟会进入最辉煌、最巅峰的时刻,所有成员皆相信并履行骑士精神,在河间平民中赢得精神和物质上的双重支持。
民众为他们提供各种信息和维持生计的食物,就连圣堂里的修士也不排斥他们。
兄弟会在抓捕敌人后,也会给囚徒提供公平公正的审判。
对抢劫、绑架勒索而来的金钱,他们分文不取,全部用来救济被战乱波及的平民。
这可能会让人误以为兄弟会是一群罗宾汉,或者红花会、天地会之类的组织。
其实,这真是个天大的误会。
无旗兄弟会的骨干全部是贵族。
总舵主唐德里恩是实权伯爵,总舵主的徒弟“韦小宝”是星坠城继承人,七国顶级大贵族,仅次于公爵的存在。
其他成员也皆为有名有姓有封地的贵族骑士。
時空妖靈 流浪的蛤蟆
事实上,这群骑士全是劳勃为艾德准备的“首相比武大会”的参赛者。
说白了,他们原本只是去君临参加比武大会的,结果小指头挑起“狮狼”争斗,狮子先下手为强,派魔山去河间烧杀抢掠,破坏河间的战争潜力——因为徒利是冰原狼最坚固的盟友,也是史塔克南下干涉七国政局的触手。
奈何老艾德政治敏感度太低,没看出泰温的真实用意,还以为抓到狮子的把柄。
傾國為媒 綺年錦上
泰温当时都已经做好“国战”的准备,奈德却还在想:嘿嘿嘿,运气真好,我正与兰尼斯特闹矛盾,魔山就在河间发疯,等我逮住他,可以趁机向狗主人泰温发飙。
奈德接到河间贵族与平民被魔山侵扰的“状书”后,心里乐滋滋,就从比武大会的参赛选手中挑选出最符合他心意的一批骑士,去河间捉拿魔山归案。
想想看,以奈德的选人标准,选出来的都是什么货色?
毫无疑问,个顶个都是又正义又荣耀,还武技高明的真骑士。
所以说,无旗兄弟会不是草台班子,也不是草莽英雄大聚义,而是一个最纯粹的维斯特洛贵族骑士团,一个正规军事集团。
无旗兄弟会,几乎是维斯特洛骑士文明的代表,也是当代七国骑士之精华。
鎖宮闈 軒轅樓主
比武大会,全国骑士云集君临,其中正直的骑士都被奈德选走,无奈成为瑟曦陷害的非法组织中的一员。剩下的没荣誉、没节操的烂货留在朝堂上,开启了接下来的七国乱世。
如此,也能明白为何拉赫洛会对这个“小小民间组织”下手。
拉赫洛的第一次神迹,就出现在无旗兄弟会。
神迹出现频率最高的地方,还是无旗兄弟会。
唐德里恩带领的骑士团原本是裁决官,奉命抓捕罪犯魔山;后来劳勃与艾德嗝屁,瑟曦上位,唐德里恩等正直的骑士被铁王座污蔑为犯法的罪人,魔山反倒变成守法好人。
如此,那群骑士才组建无旗兄弟会。
一直被铁王座通缉,也是小艾德没回家的原因之一。
有时候,命运的力量真让人无法忽视。
无旗兄弟会因艾德而组建,然后艾德的老婆被兄弟会救活,还成为“二代目总舵主”。
在夏花絢爛裏等你
从初代总舵主唐德里恩建立兄弟会,到二代目继位,期间经历一两年的发展,连唐德里恩本人都被砍死、吊死、淹死很多次,曾经正直且荣耀的小伙伴当然也死的七七八八。
然而,河间战乱中战败的士兵和躲避战乱的难民陆陆续续加入队伍,使得兄弟会的人数不仅没减少,规模反而日益膨胀。
理所当然的,队伍成分混杂、泥沙俱下,成员的质量无法保证,再加上领导人更换为石心夫人,兄弟会开始改变“政治纲领”,从保护平民的利益,变成无底线地向敌人复仇。
丹妮当时遇到的兄弟会,就是变质后的队伍。
也不能说队伍变质,而是一分为二,坚持初心的正义骑士都随“韦小宝”小艾德离开。
也因为这支队伍的领导者都是重视荣誉的骑士,他们才决定来橡果厅找龙女王。
这群爵爷身上还背负铁王座宣布的“叛国罪”呢!
就像小艾德所说,兄弟会需要另一位正直、荣耀的伟大国王来帮他们平-反,然后为六年前开启的逮捕任务划上句号。
毫无疑问,再没比龙女王更好的人选了。
“以人类纪元之子和七神教皇的名义,我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宣布尔等无罪。”
斯莫伍德家堡的客厅内,一枚小太阳悬浮在吊灯之下,把宽敞的大厅照的亮如白昼。
無上大宗師 大江入海
十八个贵族骑士,十来个有名望的雇佣骑士,一个武状元,三十多个人并排跪在龙女王身前。
与离开君临时的浩浩荡荡相比,此时存活的骑士不足当初的十分之一。
天才寶寶迷糊媽
在周围数百人的见证下,龙女王撤销铁王座和弗雷施加在他们身上的叛国罪。
嗯,四王之战后,河间之主是弗雷,老瓦德从来没放弃对兄弟会的追捕。
精靈之輝夜黎明 雄心碎
“陛下,为何是人类纪元之子啊?”
被归还清白的众骑士面面相觑一阵,最终由小艾德问出心中疑惑。
他们之前一直期待“先民、安达尔人和洛伊拿人的国王,暨全境守护者”降临呢!
左道
而且,他们改信红神五六年,都有些习惯了,女王您以七神教皇的身份赦免红神信徒的罪,真的没问题吗?
“我觉得你们配得上纪元之子赐予的荣耀。”龙女王道。
大熊上前一步,朗声解释道:“你们一定很久没读过《七星圣经》了,上面有比较详细地解释纪元与纪元之子。
简单来说,上次长夜结束,开启以人类为世界主角的新纪元。
这次长夜后,也会开启一个新纪元,纪元的主角可能是人类,可能是异鬼,还可能是其他物种。
未来会怎样,全靠我等人族齐心戮力,奋发向上了。
而女王陛下就是全体人类的领袖,是人族大帝,七国之王之于陛下,如同一位普通爵士之于铁王座之主。”
“啊,是这样吗?!”小艾德悚然动容。
財迷當道:第一農家女 發財喵
“你去看看《七星圣经》,大家都知道。”一身戎装的姬琪说。
“大家都知道。”皮甲侍女伊丽也说。
两个马人侍女不止是服侍女王,她们弓马娴熟,精通弯刀技术,遇到尸鬼,也会下场砍两刀。
“仔细想想也有道理呀,若真评选纪元之子,除女王陛下,谁还有资格?”
剩下的骑士立即认可了大熊的说辞,看女王的眼神愈加敬畏。
“圣母与教会都不反对信仰自由,尤其诸位经历特殊,继续信仰红神也没关系。
现在你们可以随心选择未来,可以回家,可以去君临找红神在人间的圣子,也就是史坦尼斯,或者有其它什么选择。
无论什么决定,都可以找加尔斯爵士,他将为你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接下来是晚饭时间,兄弟会中的爵爷可以入餐厅,与龙女王同席,剩下的普通成员只能去军营,与大兵们吃大锅饭。
席间义勇团中的河间贵族对小艾德等人的态度都非常好,甚至带着些崇敬与仰慕。
听他们交谈,丹妮才真正确定“闪电大王”的无旗兄弟会在河间的影响有多大。
那是全方位无死角的渗透,从战乱中破产的难民,到高高在上的贵族老爷,他们都真心认可并尊敬兄弟会的成员。
男主總想讓我破產 快穿
比如,丹妮此刻所在的橡果厅,莫斯伍德家族的城堡。
城堡的女主人,拉文娜·史文伯爵夫人,就是一名兄弟会坚定支持者。或者说,在四王之战中,橡果厅是兄弟会的一处据点。
“我当然要帮兄弟会,那些高贵的骑士我都认识。”伯爵夫人理直气壮。
她自己也出生在伯爵家族,接受优质贵族教育,成长在七国上流社交圈,兄弟会的骑士也都是圈内人,不认识才不正常。
比如,贵族妇女们最喜欢看比武大会,对大会上的骑士挨个点评,甚至一边撒花一边大声欢呼。
“那时我丈夫带儿子去为罗柏国王战斗,狼崽子却到我家城堡外钱抢粮,还想欺负我们母女。
若非家族侍卫都去参战了,城堡守卫不足,我当时就亲自带兵灭掉那群混蛋,后来唐德里恩伯爵及时赶来……”
接着,史文伯爵夫人又向女王控诉北方佬劫掠她家城镇,还围攻她族堡的事。
大致上,四王之战期间的河间贵族很多都不敢向史塔克打开大门,却乐意为到访的兄弟会提供美酒与食物。
“对高尚之心的鬼魂,你了解多少?当年荒石城的简妮还宣称她是一名森林之子。”晚饭后,丹妮问布兰。
“说她是森林之子也不算错,因为高尚之心的鬼魂有一位森林之子母亲。”布兰道。
“难道是叶子的孩子?”丹妮表情古怪。
她想到那位游历维斯特洛数百年,以至于感到脚疼的“头戴枯萎小花”的松鼠人。
“不,她的母亲在千面屿。”
“神眼湖的千面屿真有森林之子?我以为是传说。”丹妮惊讶道。
“你有没有想过,荒石城的简妮来此何方?”布兰问。
“这话真奇怪,你都说她是荒石城的简妮了,她还能从哪来?”
“简妮自称是荒石城先民国王的后代,荒石城百姓却一致认为她是疯子,简妮还说自己与高尚之心的鬼魂是小时玩伴。
可你看看地图,荒石城与高尚之心隔得多远?
几千公里呢!
高尚之心鬼魂的森林之子身份,也是简妮一直坚持的。
要么,她是个说谎精,满嘴谎言。要么,她一直在说大实话。如果她没说谎,代表着什么?”
“代表她有大秘密。”丹妮若有所思。
“这件事我不好多说,陛下若有兴趣,可以去一趟神眼湖,在神眼湖中心的千面屿,您能找到维斯特洛王国的一部分秘密。”布兰道。
“有什么话连你也不能说?”丹妮奇怪道。
“我也是人类,不能背弃在母神见证下签订的人族‘盟誓’。”布兰无奈道。
“盟誓……”丹妮心中一动,有些明白了。
沉思片刻,她又问:“现在兄弟会只剩你母亲那一支,对它,你有什么计划?”
“之前,我非常为难。”布兰叹息一声,坦诚道:“我希望她能解脱,但她的一部分核心灵魂已经进入拉赫洛的神国。
我若湮灭石心夫人的意识,反而会让她陷入更深沉、更绝望的痛苦,永生永世,再无挽救的机会。
如果没您逆天改命,我会永远隐瞒石心夫人的存在,不让珊莎与艾莉亚知道这事。
既然注定母亲永恒痛苦,那就少两个人一起跟着沉沦。”
“等等,你是不是忘了谁?”丹妮抬手打断他。
“琼恩?”布兰皱眉,苦笑道:“他知道我母亲的遭遇后,也许会感到遗憾,却绝不至于痛苦。”
“不,是你弟弟瑞肯。”丹妮古怪道。
“呃……”
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
默默对小弟抱歉一声,布兰继续道:“现在情况发生改变,您是乘风破浪的改命急先锋,我们在您身后随大流。
只要您不死,以您睚眦必报……呃,我是说,以您嫉恶如仇的性格,一定不会放过拉赫洛。
您不死,祂就死定了。
等您彻底终结祂的前一刻,我可以悄悄跑进拉赫洛的神国,把我母亲的灵魂捞出来。
如果那时我正忙着帮您打神战,也能让艾莉亚潜入进去,救回母亲。”
“你想得真美。”丹妮淡淡道。
“这不耽误您什么事儿,对您也没损失。就算养条狗,也该时不时喂它一根肉骨头。
我和艾莉亚为您卖命一辈子,捞点好处怎么也不过分吧?”布兰委屈道。
连要狗骨头这种卑微的话都说了出来,丹妮再没拒绝的理由。
“唉,你赢了,到时候我会配合你的。”她无可如何地说。
布兰得到肉骨头,精神抖擞,“既然决定帮我母亲解脱,石心夫人便不能再作孽了。
我没泄露自己的计划,却成功劝说她最近几年低调安静,不要再搞事,最好能行善积德。
所以,您最近很少再听到石心夫人的消息。”
“行善积德……难道你还打算让她上天堂?”丹妮瞪眼道。
“谁愿看自己母亲在地狱受苦呢?她一直都是圣母的虔诚信徒,命运却如此残忍,圣母慈悲,度她一次又如何?
您不必为难,一切按照规章制度办事。
我们姊妹几个都没啥恶行,反而一直在积累功德。
比如我,我为您服务,又不是奴隶,总有俸禄可以拿吧?
全部送给我母亲,够她上天堂了。”布兰振振有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