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4mls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警探長-第七百九十八章 如果每個人都躲在後面分享-dqugc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J县南风路东华花园4-1-603。
“警官,您喝口水。”老何陪着笑,一手提着老茶壶,一手拿着两个杯子,杯子还在滴答着水。
“不着急,你坐,这才…嗯…11点多,接着聊。”柳书元看了看表。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柳书元今天傍晚六点多过来,在这里待了五个小时了。这也是这家主人第一次拿出水招待二人,而且语气也松动了许多。
“我…警官,要不明天?您这已经来了两天了…明天一大早我还得去学校送孙子上学…”
“老何,我和你交个底,就得今天。”柳书元叹了口气:“李家一家五口,尸骨未寒。”
“可是…”老何有些急,“您跟我说这些干什么啊…哎呀,唉…警官,您说,您老逼我干嘛啊…”
“刚刚说了,不能等到明天了。”孙杰也确定地点了点头,给了老何一种誓不罢休的心理暗示。
“老何,咱们认识两天了。”柳书元拿出来一张纸,扣在了桌子上:“你可知道,你孙子在学校里,最近受过三次欺负,五天前还被人打了?”
“什么?!”老何着急了:“谁干的?”
说完,老何立刻想到,五天前孙子确实是受伤了回来,但是孙子说是摔的…
“告诉你是谁,你打算怎么办?”柳书元认真地说道:“这张纸背面,就是欺负你孙子的几个人的情况,你要看吗?”
“我…”老何被憋在了那里。
異界逍遙記 夜裏一條龍
老何的儿女在几年前因为车祸都没了,剩下一个孙子,现在已经上了小学。因为家庭原因,孙子在学校总是被欺负,但是每次问,孙子都不跟他说。

J县的案子,人抓完了。
嫌疑人是死者一家的准女婿。
死因是彩礼问题。
姓李的这家,也就是死者家,是当地的农民,要巨额彩礼。
凶手,是李家死掉的女儿的男朋友。现在,李家除了小儿子还活着,其他人全部没了。
青猿傳
简单的来说,本来要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男方定亲的钱也给了,但是到了最后,女方还要很高的彩礼。
A省不是彩礼大省,但是这要的也确实是有点多,188888元。
在J县这种地方,2015年的标准,一般人家都不会超过10万,男方准备了八万,结果远远不够。
这个钱本身其实没什么事,但是女方感觉男方家里能拿出来更多的钱,临时变卦。
最关键的是,女子本来说的好好的,但是最后要谈的时候,临阵反戈,不顾多年的感情,完全听父母的话。
男子实在是心冷了,多年的感情居然因为这个…
一念蝕愛
如果说彩礼是拦路虎,女友的态度就像是同伴捅来的刀。
奪心總裁
这就好像两人上山,遇到了老虎,同伴非但不帮忙,为了他的存活给另一个人捅了。同伴比老虎还可恨啊。
男子也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啊!
可是,现在的人,根本不看你未来能如何,就要现在的结果。
慕愛成癮:高冷總裁強索歡
结婚三问“你有房吗”、“你有车吗”、“你有存款吗?”
海賊王的大劍豪 玉君儒
序列玩家 踏浪尋舟
人家不管你现在赚多少,不管你未来如何,直接问存款…这是什么鬼问题…
相親紀
男子无奈,婚不结了,要求归还定金一万和金首饰,女方不退。
忍一时越想越气,实在忍不了,便出此下策,利用自己在学校实验室的一些权限,弄到了少量的氰化物,然后给蝗虫投了毒。
关于这个问题,柳书元在区J县的路上,专门问了几个生物学博士,确定了蝗虫毒性的基本原因。
现在的研究发现,群居的蝗虫在高密度的刺激下,引起某个基因将苯丙氨酸转化为苯乙醛肟,苯乙醛肟快速水解为苯乙腈。
苯乙腈是一种嗅觉警示信号,蝗虫的天敌对这个气味很反感。而如果天敌执意要吃,苯乙腈会转化为剧毒氢氰酸。这样一来,鸟类吃了就可能中毒。
氰化物的作用机理非常广泛,只要是体内有细胞结构、需要线粒体提供能量的生物都怕,蝗虫本身也不例外,所以这东西浓度没有想象的那么高,经过高温油炸之后,一部分又挥发,想毒死一家五口不太可能。
而且,蝗虫产生的氢氰酸是实时挥发的,蝗虫体内残余没有那么多,想把人吃死,一般来说要连吃几公斤。
星你二哥與叫獸 蒼在笙
离开计量谈毒性是没意义的,苹果等蔷薇科的植物,比如说苹果籽也是含有氰化物的,但是想吃死人,那要连续吃掉一吨苹果的果籽才行,西红柿其实也有一定的毒性,只需要一次性吃掉四吨就会毒发~
随着尸检的开展,法医逐渐发现死亡原因氰化物中毒,这个中毒的程度,是有毒蝗虫都无法达到的。
因而,当地警方还是迅速开展了相关工作。
可是,在这个死因公布之前,柳书元因为前期工作的准备充足,提前开始了行动,第一时间把嫌疑人就抓了。
此时此刻,证据链还差一个闭环。
没有人知道嫌疑人是从哪里买的蝗虫,也没人知道是如何送过去的。这个闭环里,有一个目击证人老何,可是老何不愿意作证。
“他…”老何声音有些低沉:“在学校,有人欺负我孙子,不会有人站出来帮忙吗?”
怒婚
“也许,很多人都如你一样冷漠,也许他们知道正义是什么,但过于爱惜自己,遇到事都躲到后面,所以才会如此吧。”柳书元叹了口气。
老何沉默了几秒钟,还是低下了头:“警官,你们走吧…”
“好。”柳书元转身,临近出门的时候,道:“您孙子的事情,我已经解决了。”
柳书元的话似乎有一种魔力,老何一下子就相信了。
他怕的不是凶手那个男子,他是怕卖蝗虫的那个人。这个案子想得手,一个人是不够的,嫌疑人还买通了一个卖蝗虫的,巧言巧设,让这个人将便宜、有毒的蝗虫卖给了死者一家人。
现在,买东西的人死了,而老何这几天也在市场上卖过蝗虫,并且,他认识李姓一家人,在他儿女没出事之前,本来是一个村的。后来儿女死亡,为了孩子上学,他拿着赔偿金在县城买了个六楼的房子,陪着孙子上下学。
市场上最近卖蝗虫的很多,认识李姓家人的,就老何一人。
“警官…坐着,喝杯水吧…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