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vhi人氣都市小说 我有百億屬性點笔趣-第662章 香閲讀-igp7v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
灵韵非常委屈的话,让罗天心中不由一痛,他紧紧的牵住灵韵的手掌,低声道。
“对不起……”
灵韵连忙摇头,伸出纤细的手指,盖住罗天的嘴唇,咬着下唇道。
網遊之塞隆戰爭
“不怪你,相公。不管你实力强弱,你总是那么吸引女人……”
罗天眉头微挑,感动之余,深深的看了灵韵一眼,轻佻的问道。
“那,我是不是早在升仙台时,就吸引你了?”
灵韵听后,不由低下头,脸蛋微红,垂首不言。
罗天见状大喜过望,一把抱起灵韵,一边转圈圈,一边说道。
“不会吧?我这么有魅力?第一眼就吸引娘子了?”
灵韵微微噘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想了想后,低声道。
“第一眼见到相公时,只是有些感慨,这个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傲的比天还高,又这么厚脸皮,简直不可思议。特别是在与我动手时,竟取下我的面纱……当时,我只觉得你色胆包天……没成想,最后,居然是你救了我和仙儿。当时,心里有一些悸动,就像沉静的心池,忽然砸下一颗石头。后面……回到灵池,莫说仙儿时常想起你,我也时常会想起你……”
罗天听后心中暗爽,没什么比一见钟情的爱,更让人痴迷,男人也同样难逃此情。
“娘子,此生此世,我都会守护你,你永远是我的女人。”
我本寂
听着罗天的誓言,灵韵不由沉醉其中,紧紧的与罗天相拥在一起,轻声道。
“相公,韵儿永远都是你的,不管你有多少女人,我都不在乎,只要你心中有我,我便足够了!”
罗天听后,在灵韵的鼻头上轻轻的点了一下,低声道。
“放心吧,不会让娘子太为难的。不过,有些事,我必须去做,男人本色,我也难免吧。”
灵韵听后瞟了罗天一眼,哼声道。
“都是借口!”
正欲说些什么的时候,灵韵忽然面色微变,脱离罗天的怀抱,小声道。
“相公,我感觉有人靠近,好像是仙儿,我先走了!”
煉獄天使 天堂瀑布
留下这句话后,灵韵身子一闪,却听见窗户吧嗒一声,一阵晃动,人已消失在小木屋内,同时,带走的还有留下的禁制。
灵韵的细心,不至于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
罗天现在只是一介凡人,谁能布下这等禁制?
重生之嫡女風流
无论是强度还是精妙程度,甚至比瑶仙子还厉害,在灵池之中,不超过三个。
而这三人,恰恰就是灵韵、白凝和红衣。
这三人,无论是谁单独来过罗天的小木屋,被瑶仙子发现之后,都是解释不通的事情……
好在灵韵心细,下一秒,小木屋门口传来一阵叩门声。
洪荒大同
咚咚咚……
罗天望了一眼窗户,心头自是意犹未尽,心想。
“这几个丫头也太勤快了吧?这才什么时辰,就来报道!本来还可以和我娘子腻歪一会儿!”
想到这里,罗天心里升起一丝不满,横了小木屋一眼,没好气道。
“来了来了。”
说罢,微微挺起胸口,戴上白色面纱,走到小木门前,将木拉开。
入眼,不仅有瑶仙子,还有茗韶,站在两人身后的,体型明显敌得过瑶仙子和茗韶两人的,自然就是罗天在仙界收获的第一个小迷妹畔妲了。
畔妲显得最激动,看到罗天的时候,双眼放光,连忙说道。
“倪师兄,早啊!”
罗天微微颔首,看了一眼瑶仙子,向屋内一摆手道。
“进来坐坐吧。”
瑶仙子和茗韶对视一眼,两人一同进入房间,然后,坐在了椅子上。
瑶仙子进来之后,就始终皱着眉头,见罗天一副爱答不理,进房间后就开始摆弄枕头和被子,满脸不舍的模样,畔妲不由问道。
“倪师兄,我们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是不是还想睡会儿?”
罗天听后微微一笑道。
“没有,只是有些恋床而已。”
瑶仙子听后哼声道。
“这都几时了,也就是现在师尊没时间调教你,当年我们练功时,天还不亮修炼了,睡懒觉……哼!”
言下之意,是对罗天恋床的想法十分不满。
江山側 空虛二爺
“还有,你这起床气是不是太过分了。见到师姐竟然不问好,倪安云,我看你是欠揍!”
罗天听后一撇嘴,反问道。
“你们来此作甚?”
瑶仙子没好气道。
“当然是学舞。”
罗天听后眉头一挑道。
我是電影裏的大惡人 落難的老鼠
“既然是学舞,就要有学舞的态度!见到师父不问好,这算有礼吗?”
“你这家伙,一大早的,说话夹枪带棒的,当真讨打!”
罗天却丝毫不惧,装作没听到似的,挑眉道。
“我可不保证我受了伤之后,不躺个十天半月,到时候,这舞能不能编出来,那就不是我说了算了。”
“你!”
瑶仙子面对这种威胁,也没有办法,只是柳眉倒竖,满脸怒容。
茗韶见两人有针锋相对的趋势,立刻做和事老道。
“瑶师姐,倪师兄,你们可曾闻到什么怪异的味道?”
这个问题,成功让瑶仙子放弃了继续追究罗天无礼的想法,微微耸动了一下鼻头,皱眉道。
“畔妲,你听到了吗?”
畔妲也连连点头道。
“嗯嗯,还真有!”
茗韶若有所思道。
“其中还有一些香味,难不成是白凝长老的花园里有了什么新的品种?这花的味道真是奇特,我很喜欢!”
茗韶脸上露出微微的兴奋,让正在整理床单的罗天不由手指一僵。
瑶仙子不露声色的看了罗天一眼,若有所思道。
“你若喜欢这味道,找倪师兄便是……”
罗天一听,立刻瞪大眼睛,略微有些紧张的看着瑶仙子道。
“你啥意思?”
做贼心虚这四个字,此时此刻,在罗天身上展现的十分明显……
瑶仙子发现,但凡罗天待过的地方,好像都有过这种味道,说不上多香,也谈不上臭,只是很奇怪,甚至有略微的刺鼻,所以,知道这一定是罗天搞出来的……
逆襲絕美總裁:女神靠左,前程靠右 山羊吃白菜
茗韶理解的意思则是,这味道既然在罗天的房间里出现,又是从白凝长老的花园里出来,一定能弄到这些香味。
偏偏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罗天只当瑶仙子发现了什么,不说是灵韵,在灵池里,若是被瑶仙子发现自己和某个女子有染,恐怕日子都不好过……
瑶仙子见此,自然想不到那么远,只是莫名的看了罗天一眼,不解道。
“你这么紧张干吗?你身上一向是这个味道,难不成是谁送过你什么香囊?”
罗天听到这里,才知道,自己误会了瑶仙子的话,正准备找个话头,把这件事带过去时,茗韶不知何时,忽然走到罗天身边,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轻皱琼鼻,仿佛在寻找什么。
“倪师兄,这味道……当真有些奇特,我从未闻过这样的味道……”
说着说着,茗韶不知嗅到了什么,一把拽住罗天的手腕,压低身子,顺着罗天的胳膊,身子前倾,直到闻到被子时,眼睛忽然放光。
“就是这个味道!”
罗天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却见茗韶一把将小被子从罗天的手里夺过来。
罗天一阵紧张,连忙叫道。
“哎!这可是我的被子……”
瑶仙子听后,白了罗天一眼,走上前,和茗韶并肩在一起,一人捏住一个角,两人同时扇了扇被子,顿时,奇异的味道再度散发出来,让整个房间的味道更浓郁了几分。
茗韶痴迷的深吸了一口,连连点头道。
“仙儿姐姐,就是这个味道!”
瑶仙子也点头道。
“不错,没想到你身上居然还有体香?”
那旁边的畔妲,也同样十分好奇,围在另一边,惊喜过望道。
“倪师兄竟然有体香,常听人说臭男人臭男人,倪师兄果然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瑶仙子听后,只是哼了一声。
茗韶却显得尤为好奇,一双美目在被子上寻找着什么,忽然,看到一团亮晶晶的东西,指着它说道。
“这是倪师兄的汗液吗?”
瑶仙子一脸懵逼,畔妲还没反应过来。
俗话说,好奇心害死猫,说的就是茗韶。
茗韶伸出手指,将被子上的水渍一摸,沾满手指头,随后凑到自己的鼻尖,深吸一口后道。
“就是这股味道!仙儿姐姐,不信你闻!”
畔妲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叫道。
“我闻闻!”
三个大姑娘,就这样,当着罗天的面,为了一个香味,互相闻着对方手指,甚至还不停的找其他地方的汗渍。
也不知为何,闻了这味道,三女的脸都变得红彤彤的。
不等三人反应过来,茗韶不知因为太痴迷这味道,还是太好奇,居然将手指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半眯着眼睛品尝起来。
“嗯!有点咸咸的!”
罗天顿时顶不住了,喉咙里发出“嚯嚯”的声音。
瑶仙子发现了罗天的异状,好奇的看过去,正好看见了罗天傲然挺起的某个部位,当即瞪大眼睛,惊叫道。
“倪安云!你敢耍流氓!”
罗天不由一惊,连忙用手挡住自己的尴尬部位,旋即背过身去,自己冷静。
畔妲和茗韶被瑶仙子的惊叫吓了一跳,两人同时不解的望向瑶仙子。
“仙儿姐姐,你怎么了?”
“倪师兄刚才没动啊?”
瑶仙子毕竟年长一些,况且,曾经也和迟家有过婚姻,对男女之事,要比单纯的像白纸一般的茗韶懂得多,当即红着脸道。
“你别吃了!那……那……可能是他的汗液啊!”
此话一出,茗韶这才反应过来,脸红的像红苹果一般,一把扔掉了罗天的被子,蹬蹬蹬的捂着脸,跑出了小木屋。
畔妲不明所以,看到瑶仙子又羞又怒的神情,若有所思的低头看了看仍有些水渍的被子,仿佛想到了什么,也是脸上一红,扭头跑了出去。
小木屋内,顿时只剩下罗天和瑶仙子。
此时,罗天已经稍微冷静下来,起码没了反应,自顾自的走过去,将地上的被子拾起来,感觉到一旁瑶仙子杀人般的目光,不由摸了摸鼻头道。
“这也不能怪我不是……又不是我让你们抢被子的……”
瑶仙子脸上顿时一阵红一阵白,对罗天的话,却没有什么有力的反击,只好一跺脚,气哼哼的走出了小木屋。
罗天捡起被子后,不由想到茗韶那娇羞的模样,心中无限感慨,自言自语道。
“这不是逼我犯罪么……天真啊,无邪啊……真好……”
说着,罗天一边摇晃着脑袋,一边抬步向小木屋外走去。
此刻,野鸭子女舞团已经来了大半人,剩下一小半也远远的看到,她们相继结伴而来。
灵池上空一向禁止无故飞行,除了长老和宗主有权利之外,包括瑶仙子,都不能肆意御法宝飞翔。
当看到罗天出来之后,野鸭子女舞团成员纷纷疾跑上前。
不多时,人就集合完毕了。
罗天略微咳嗽了一声后,走到队伍前面,先是看了茗韶一眼。
不怪罗天要去看,实在是好奇,茗韶现在会是什么表情……
茗韶看见罗天的眼神,顿时就挪开了眼睛,就像受了惊的小兔子一般。
罗天这不经意的一眼,落在瑶仙子的眼里,当即确定,罗天不是好人……
罗天还不知道,自己在瑶仙子的心里,已经被打上了这个标签。
罗天更不知道,此后,自己居然得到了一个花名——花仙男。
事后,罗天追本溯源,发现,这个外号居然是畔妲传播出去的,因为罗天身上的异香而得名……
当然,这都是后话。
经过小木屋里尴尬的一出,罗天感觉自己带着野鸭子女舞团练舞,可能影响不太好,便略微咳嗽一声道。
“咳咳咳,很好,大家都很准时。这样吧,从今天开始,之后一周,都由瑶师姐带领大家先练习热身舞,别小看热身舞,虽然不是最后我们表演的舞蹈,不过,要跳好这种舞蹈,毕竟有节奏感,适应旋律。算是打好基础了!”
野鸭子女舞团成员听后,顿时应声道。
“遵命,倪师兄!”
唯独瑶仙子和茗韶没有说话,当然,瑶仙子是一向不会说话的,茗韶则是还处于自己的尴尬当中。
掠妻成癮:萌妻乖乖就擒
罗天见此,低声道。
“那我先走一步,瑶师姐,麻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