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3kq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重啓全盛時代-第2168章 本卷終章讀書-fli3h

重啓全盛時代
小說推薦重啓全盛時代
“阿菜,最近还好吗?”
阿虫看着视频里的人,露出笑容。
“嗯,都还好,本来也没有什么麻烦的,就是一些琐事。”视频画面里,是一个笑容温和,漂亮明媚的女生。
这个女生就是阿菜,几年前王太卡在曰本的时候,阿虫是助手,阿虫是王太卡的日语翻译。直到后来王太卡离开曰本,也就很少有了联系。
还是前不久,王太卡跟着函数去曰本拍摄的时候,重新见到了阿菜,又有了联系。
再后来,王太卡“世界之链”的骗局事发,阿虫已经跟着王太卡到了韩国,而阿菜又重新帮王太卡在曰本收拢之前的事务。
但实际上,阿菜早就在曰本开了自己的小店,日子过的别提多轻松自在了。最后还是没逃出王太卡的魔爪,又被坑成了职员。王太卡在剥削人这方面,有独到之处。
阿菜和阿虫虽然都在王太卡身边做事,但是自从王太卡离开曰本之后,也就没有太多联系了。还是最近因为事务的交接,又慢慢热络了一些。
阿菜:“虫哥,曰本这边的数据,我都发给你了,接收一下。”
“收到了,我会跟阿尔伯特说的。”阿虫笑了笑,还想再说什么,但是最后笑了笑:“嗯,挺好的。”
“嗯,那就先这样,我还有事,下次聊。”
“好,拜拜。”
英雄聯盟之絕對信仰
视频结束,阿虫笑着摇摇头,然后想着,阿尔伯特最近也在曰本拍摄,居然没有去见一见阿菜吗?
看样子是没有。
阿虫兴趣阑珊,随便翻着手里的资料。
这时候,敲门声响起来了,阿虫抬头一看,那个人已经进来了。
“是你。”
四張藏寶圖 彭貴勇
“对呀。”
“你不在杨闵宪身边埋伏着,找我做什么呢?”阿虫对这个年纪轻轻,但是心思很深的女孩金鱼,有些反感。
黄东成把金鱼送到了王太卡身边,王太卡又送到了杨闵宪身边。这是一个身世悲惨的女孩,但是这个女孩总是一副绿茶的感觉,让人觉得有些饿厌恶。
“真不巧,王太卡居然不在。”
金鱼在王太卡面前,就称呼为爸爸。但是如果不在面前,就直呼其名。可见其性格。
阿虫说道:“他去了曰本拍摄,有事情耽搁了,不过差不多也今天回来了。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
“嗯,就是杨闵宪的事情。怎么样,上次我告诉的消息劲爆吧!杨闵宪可是杨贤硕的私生子呀!”金鱼得意的说道:“但是,我还有更厉害的。但是我不想继续在杨闵宪身边了,我要让王太卡,把我带回来,并且不能再让杨闵宪来骚扰我。”
阿虫呵呵笑着:“你跟阿尔伯特讲这些没有用,威胁他,是最笨的办法。随便吧,我不关心你想说的事情。”
金鱼如意算盘没打好,只好露出苦涩的笑容:“我以为可以逃出去,却没想到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杨闵宪的事情,我只能和王太卡一个人说。算了,我改天再偷偷过来吧。”
“对了!”金鱼问道:“黄东成,最近有没有找来?”
“不清楚,你得问他,问我干什么。”阿虫随口说道。
“呵呵,这么轻视黄东成,早晚会吃大亏的。我不是危言耸听,王太卡会吃亏的。他根本不能了解,黄东成到底有多变态多恐怖!”
阿虫冷冷一笑:“像你身后那个人一样恐怖吗?”
金鱼猛地回头,就看到一个很高很壮的男人,面无表情,不是那种没有表情的感觉,更像是戴了一个面具一样。整个人看起来像是没有感情的家伙,感觉不到丝毫的兴趣波动,甚至连眨眼都是隔着很久,才一下。
金鱼忽然感觉,这个人也很恐怖,和黄东成不是一种,但都是很恐怖的家伙。这是直觉,她的直觉一向很准。
升仙 姑蘇懶人
“Ritzy,别吓着她。”阿虫提醒了一句。
这个光头壮汉转身离开,没有表情没有反应,就像是最简单的来到然后走开。这种感觉很怪异。
“这个人是谁?”金鱼觉得有些恐怖。
“Ritzy,外号周大锤。”阿虫声音有些低,似乎是在想事情,顺口说道:“阿尔伯特的真正心腹。”
金鱼惊讶:“他的心腹,不是你吗?”
血夜鳳凰
“我?呵呵,我可不算。”阿虫说道:“我虽然跟着他很久,也算是被他信任。但是能被他完全信任的,却是另一群人,一群彻头彻尾的神经病。”
阿虫说道:“或许我,还有阿菜,是他手下唯二的正常人了。但是他真正完全信任的,却是鸭王、周大锤这群神经病。因为这群精神病,已经被阿尔伯特彻底洗脑了。都是无药可救的疯子。刚刚那个人,周大锤,如果阿尔伯特让他从楼上跳下去,他都会毫不迟疑的跳下去。”
金鱼惊呼:“怎么可能!黄东成都不能把人调教成这样!”
“呵呵,你在想什么。这不是你所说什么奴隶游戏。周大锤患有重度的科塔尔综合征,他认为自己的身体是一个没有五脏六腑的躯壳,同时认为其他人乃至整个世界都不存在了。他自己把自己看做一个死人,即使正在吃饭喝水呼吸,也不认为自己是活着的。所以他把自己当成死人,一具尸体。死人的尸体是不会害怕跳楼的,所以他会跳下去。”
金鱼感觉毛骨悚然:“真正的疯子。”
“还有很多,每个人的病症都是不同的,但都是极度危险的家伙。我都不知道阿尔伯特到底从哪认识这么多千奇百怪的神经病,并且彻底洗脑了他们。”阿虫也摇摇头:“这群可怕的家伙,才是阿尔伯特真正的心腹。但也真的可靠。”
“我忽然知道王太卡为什么不怕黄东成了,原来他更危险。”金鱼脸色变了变:“算了,我还是走吧。”
看着金鱼离开,阿虫没有搭理,只是想到周大锤为什么到了这?
周大锤有科塔尔综合征,除了阿尔伯特的命令,他可不会闲的没事自己走动。阿虫好奇之下,悄悄的站起身,然后往外一看,正好看到一张微笑的脸庞。
“他是那个……被遗忘的人?”
阿虫迟疑的时候,另一侧传来脚步。
回头一看,只见王太卡在几个精神病的簇拥下走来。
“看什么呢?”王太卡笑着问道。
“没有,刚刚看到周大锤了,以为发生了什么事。”阿虫问道:“对了,金鱼刚刚离开。”
“哦,我没遇见。”王太卡笑着说道:“刚刚回来,临时来公司看一眼,过一会还得回家。”
王太卡从机场回来,就先让充儿回家了。他到了公司,就是为了见一个人。
阿虫点点头,回到了办公室。
笑聖
王太卡往前走,见到了那个人。
“见到你真开心。”王太卡笑着打招呼。
分神
那个人也点点头:“我其实到韩国有些时间了,现在才找到你,是因为才有一点线索。”
“哦?我还以为,你失踪了。”
“没有,犯病了而已。”
王太卡倒是理解,眼前这个人,是一个美籍华裔的私家侦探,在美国的时候两个人也是心理诊所的病友,因为这个人患有威廉姆斯综合症。
这是一种非遗传性症状。在活着出生的婴儿中,大约每两万人就有一个患有威廉姆斯综合症,发生前无法预测。
寵妻日常 九月輕歌
患有此病的人会非常喜欢与人交谈说话,甚至在一些正常人应该觉得害怕和焦虑的场合也无法产生这种感觉。他们非常喜欢与人交流,甚至是陌生人,但是他们会对另外一些事物有莫名的恐慌。像是这样的人,细腻而且思维独特,所以总能对很多事情有不一样的发现。
但是这个人性格古怪,他甚至不会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他自称为:被遗忘的人。
他会听王太卡的要求,但是中途完成这个要求的办法,道德与否,是否残暴,却谁都管不了。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人。
王太卡对于某些事情有些困惑和猜测,可他在韩国也没有信任的人,所以让他来。结果这段时间都毫无音讯,现在终于出现,也算是有了答案。
王太卡挥挥手,周大锤带着一群神经病离开。王太卡看着“被遗忘的人”,问道:“确定是结果吗?”
这个人点点头。
王太卡重复道:“我让你查的是……Victoria在韩国到底有没有暧昧过的对象。现在我想知道答案。”
那个人拿出一个信封:“要看照片吗?”
“不!”王太卡忽然有些要失控的样子:“你的意思是,我猜想的是对的!真的有这件事!”
那个人点点头:“有。”
王太卡暴怒的一拍桌子:“尼坤,对吧!”
那个人摇摇头:“不是,是一个,你永远也想象不到的人。”
“不是!”王太卡看着信封,却忽然没有了勇气:“怎么可能。”
“和尼坤,应该完全没有关系。但是和这个人,虽然没有在一起,但是似乎有过走的比较近的时候。”
機甲觸手時
“近?也许是友情?”
“哈哈哈哈阿尔伯特哈哈哈!”那个人笑了,有些不正常的样子:“我不知道,任你想象。”
王太卡目光变冷,接过信封打开,从里面掉出一张照片。看到照片上的那个人,王太卡的表情一时间变的难以置信。
这一瞬间他开始搜肠刮肚的想曾经的过往,这个人不起眼的人,却这样出现。
难怪王太卡觉得不对劲,难怪王太卡觉得有古怪。王太卡的猜测是对的!
这个人真的存在!只不过这个人不是尼坤!这个人居然……是….
王太卡眸子里赫然出现一抹猩红。
东方神起….
昌珉!?
.
.
.
(中部第二卷,亿万星辰,完。)
(预告下一卷:黑夜将至。文案: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终究都需用寂寞来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