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pvsx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你也親自上班啊 (第一更)展示-12xne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甄文耀都不等向南再催促,一听到向南的吩咐,就赶紧走上前去将大门上的链条锁打开了,然后顺手将里面的灯光都打开了来。
“哎呀,里面很宽敞呀!”
沈家伟走进去逛了一圈,一脸满意地对向南说道,“向兄弟,这地方很不错,一开始我还担心房间的长度不够,那些高大的梁柱会放不下呢,现在一看,总算是放心了。”
“场地够放那就好。”
向南朝他点了点头,又转头对甄文耀说道,“甄主任,沈老板的大货车现在进不了市区,可能要等到夜里才能运进来,那今天可能就要麻烦你在学校这边多等一下了。”
“没关系,正好我也有点工作还没做完,晚上就在办公室里等沈老板好了。”
甄文耀连连摆手,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来递给沈家伟,笑道,“沈老板,这是我的名片,晚上你跟车过来了,就打我电话,我就过来给你开门。”
沈家伟赶紧伸出双手接过名片,一脸歉意地说道:“好,谢谢甄主任,实在是太麻烦你了。”
甄文耀笑着说道:“客气了,客气了。”
在文物修复学院里待了一会儿,沈家伟急着要赶回去,就跟向南告辞了,来到学院大门口后,他对向南说道:
“向兄弟,我就不跟你说谢字了,等我忙完这些事,咱们再把君豪喊出来,三兄弟再找个地方好好喝一杯,这一次真是太麻烦你们了。”
一生能有多少愛 黑牧師
“举手之劳,沈老板不用太放在心上。”
向南笑着跟他摆了摆手ꓹ 说道,“对了ꓹ 沈老板,晚上我就不过来了,到时候让甄主任在这里就可以了。”
话虽然这么说ꓹ 可他心里面却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我一直喊闫君豪为“闫叔”,结果到了你嘴里就变成“三兄弟”了ꓹ 我这辈分硬生生被你拔高了一辈呀!
沈家伟在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急匆匆地离开了。
等他走了以后ꓹ 向南也准备回家去了ꓹ 他的修复室里还有一幅古画没修复完呢,得赶紧回去将它修复好了才行。
在回去的路上,向南抬头看了看天空,天色越发地阴沉了,层层叠叠的乌云在头顶上空不停翻滚着,似乎一场大雨正在酝酿之中。
“要下雨也得等我到了家再说,可千万别现在下。”
向南心里嘀咕了一句ꓹ 脚下也忍不住加快了步伐。
也不知道是他运气好,还是什么原因ꓹ 向南刚刚下了电梯ꓹ 走进家门ꓹ 只看见乌沉沉的窗外忽然划过一道亮眼的闪电ꓹ 仿佛有人一剑将天空劈成了两半,紧接着ꓹ “轰隆隆”的雷声响了起来ꓹ 瓢泼般的大雨落了下来ꓹ 打在硕大的落地窗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向南将背包放在沙发上ꓹ 走到窗前朝外面看去,外面的世界在大雨中模糊一片,只隐隐约约看得见不远处的马路上,一辆辆正在飞驰的汽车亮起了橘色的闪光灯,不时划过天空的闪电,一下一下将黑暗撕开一条缝,底下的公园里的大树,在狂风中左右摇摆,显得颇为无力。
这瓢泼大雨一直下了十多分钟,才慢慢小了起来,天色也渐渐恢复了光明,窗外的马路上,有一地的落叶,也有肆意横流的污水,整个世界仿佛刚刚被清洗了一般,连空气里都带着一股清凉的味道。
向南看到天色恢复光明了,这才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朝修复室里走去,准备继续修复那幅只修复了一半的古画。
……
第二天一早,向南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了。
尽管昨天下了雨,但不妨碍今天是一个艳阳天,窗外的天空碧蓝如洗,丝丝如棉絮般的白云漂浮在天边,仿佛一阵微风就能将它们吹得老远。
命運遊戲之帝國崛起
妃常了得 青春渲染過的指尖
非洲酋長 更俗
向南一骨碌爬起床来,换好运动服和跑步鞋,又下楼去晨练了。
昨天的一场大雨,让公园里的湖水涨了不少,一些不大的小树甚至被吹得拔根而起,倒在林间小道一旁,显得有些凄凉。
绕着湖边跑了两圈,向南微微有些出汗,他轻轻喘息着,慢慢回到了楼上,然后洗澡洗漱,换好衣服,紧接着,拎起背包出了门。
在楼下的早餐店随便吃了点东西后,向南就朝着公司的方向走去。
刚来到公司楼下,沈家伟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家佛請進門
“向兄弟,我是老沈呀,沈家伟!”
沈家伟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因此说起话来的音量有些大,他说道,
“我昨天晚上已经把柳河村的那栋古建筑材料运到文物修复培训学院里去了,当时卸完车都快凌晨一点了,我想着你肯定睡着了,就没打扰你休息了。”
“哦哦,没事,材料卸下来了就好。”
向南也没进楼,拿着手机走到一旁的绿化带边上,笑着说道,“那你现在是继续回婺州吗?”
夢幻神座
“对呀,我现在正跟着大货车回婺州呢,准备回去拆卸其它几栋古建筑。”
沈家伟笑了笑,说道,“我想了想,还是趁着这机会一鼓作气,把这事给办了去,免得以后总要牵肠挂肚的。”
向南点了点头,说道:“嗯,那你自己多注意点安全。”
沈家伟笑着说道:“我会小心的,那我就不影响你上班了,等我解决了这事,再来找你。”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向南就转身走进了写字楼,来到电梯间摁下了电梯。
正等着电梯,身后忽然有个熟悉的声音笑嘻嘻地传了过来:“老板,你也亲自上班啊?”
向南回过头一看,就见到许弋澄穿着一身浅蓝色的修身西服,打扮得人模狗样的,要是他收起脸上那副嬉皮笑脸的表情,看上去还挺像个霸道总裁。
向南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是啊,不亲自上班,怎么显得我重视?”
边上正等着电梯的一群年轻人,一个个都眼神异样地看着这两人,这两货儿都是哪个公司的,说话咋就这么搞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