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sg9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臨淵行-第663章 帝君不出,誰與爭鋒?看書-r66d1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苏云连忙道:“莹莹,不可乱说,朕……我还没有称帝,你胡乱说的话,被有心人听在耳中,岂不是要我折寿?”
那荆溪旧神震惊莫名,拄着石剑单膝触地,道:“既然是第七仙界的仙帝陛下,那么劳烦陛下给个圣谕,待陛下登基之时,便放我自由,任由我离开忘川。如何?”
苏云笑道:“道兄,我没有称帝之心。不过将来我若是真的成为了仙帝,我许你自由。”
荆溪很是欢喜,道:“将来陛下登基称帝时,切莫忘了命人前来镇守忘川,否则劫灰仙人涌出来,必成大祸。”
苏云连忙让莹莹记录下来。
荆溪拔起石剑,用剑去切身上的仙兵,他身躯魁梧,此时身上却有数以百计的仙兵,这些仙兵看起来像是插在他的身上,惨烈异常!
这正是柳仙君的强大之处。
柳仙君很少与人硬拼,这次也是智取荆溪,荆溪看似大占上风,但早就落入他的圈套。
这些被他斩断的仙兵,与他肉身生长在一起,而仙兵却受柳仙君控制,只要催动,便相当于仙兵的威力轰在他的身上!
造化之道,的确令人防不胜防!
荆溪斩下身体上的一口仙兵,痛得身躯颤抖,伤口处古老的神血汩汩流出。
他随即提起石剑,剑光如飞,将那一口口大道仙兵从身体上斩落,他痛不欲生,但旧神强大的生命力发挥作用,开始让伤口愈合。
Boss兇猛:嬌妻,太難訓 洛水生
但古怪的是,从他的伤口中,居然又有一口一模一样的仙兵在生长!
荆溪毛骨悚然,颤巍巍的提起石剑,试图把伤口处新长出的仙兵斩断,突然剧痛袭来,这尊旧神被痛得昏死过去。
苏云摇头,走上前去,道:“这样蛮干,早晚会自己杀了自己,旧神就是这样灭绝的吗?”
莹莹跟着他,问道:“士子,你能救下他吗?”
苏云打量那些已经与荆溪生长在一起的仙兵,只见仙兵被斩断后,从荆溪的体内抽取同样的物质,再造自己。
旧神的身体结构与人类不一样,也与其他生物有着明显的区别。
他们的身体是混沌水滴所化,混沌水滴化作奇异物质,因此形态并非是纯粹的肉身形态。比如温峤便是是岩石、血肉和能量体组成,体内没有骨骼,只有穴窍,心脏则是一个巨大的纯阳能量体。
荆溪的身体虽然与温峤不同,但体内也积存着大量的能量和奇异物质,荆溪斩断那些仙兵,他的身体便自发汲取体内的能量和奇异物质,再造仙兵!
而且是一模一样的仙兵,甚至连柳仙君的烙印都是一模一样!
这说明,柳仙君的造化之道让他的身体接受自己完整的形态就是长着那些仙兵,切掉那些仙兵反而是不完整的!
旧神的生命力无比强大,导致他们即便是昏迷状态,身体也还在自我修复!
然而荆溪的这种修复却是致命的!
东陵主人和岑夫子上前,看着那些在自我生长的仙兵,不禁皱眉。
“这是邪术!”
岑夫子义愤填膺:“堂堂仙君,施展这等邪术,令人发指,令人不齿!”
苏云道:“岑伯,造化之道并非邪恶的大道。柳仙君的造化之道堂堂正正,只是他这个人心术不正,把大道运用得阴邪罢了。”
岑夫子瞥了东陵主人一眼,道:“心术不正,却掌握强大的力量,这才是最令人担心的。荆溪还有救吗?”
苏云观察仙兵与荆溪肉身的接触面,沉吟道:“柳仙君的造化之道,已经修炼到道境三重天,他的造化之道,臻至妙境,可以将有生命的与无生命的结合,可以创造世间不存在的物种!若非修为稍弱,他断不至于只是一个仙君!”
东陵主人紧张起来,道:“若是荆溪死在这里的话,忘川便无人镇守,那时劫灰仙如同潮水般涌出,淹没一个个世界,必然会是一场灭世之灾!”
苏云感慨道:“柳仙君的造化之道高明绝伦,天下间能够做到这一步的,除了我,也只有他了。”
等到荆溪旧神醒来,却见自己身上的大道仙兵已经被悉数拔除,岑夫子、东陵主人则在将那些拔除的大道灵兵丢进忘川之门。
他急忙查看自己的身体,只见伤口都已经愈合,恢复如初,并没有新的仙兵生长出来。
荆溪松了口气,道:“恩公何在?”
莹莹的声音传来:“斗笠荆溪,我们在这里!”
荆溪急忙循声看去,却见苏云和莹莹正在自己的石剑上行走,观察记录石剑上的奇特纹理。
“恩公,我这口石剑乃是我的伴生法宝,平平无奇,只有质朴沉重,不如其他旧神的伴生法宝神奇。唯一神奇的,便是帝混沌曾经在我这口石剑上,烙印下斩道的道纹。”
荆溪向苏云称谢,介绍石剑,道:“这些纹理便是斩道道纹,大帝所印,我也看不懂,只知道挥舞此剑,便可以无坚不摧。”
地煞七十二變 祭酒
苏云观察得极为细致,道:“这些道纹,也是一种大道呈现方式,但是不属于我们这个宇宙。”
無盡仙路 黃泉輪回
无论是仙界还是下界,无论是灵士还是仙人,或者是更为古老的旧神,其修行的基础都是符文。
普通的符文,仙道符文,旧神符文,乃至混沌符文,构成了这个宇宙的大道体系。
然而石剑上的纹理不同于这些符文,是大道的另一种表达方式。这些纹理,代表的是另一个文明!
苏云的学术虽然不是太高,但身边有莹莹,莹莹记录了所有能见到的书籍,知识极为渊博。但在莹莹的记载中,他们所在的世界并未发展出这种文明形态。
甚至苏云感觉,道纹所代表的文明形态,超越了他们这个宇宙的符文文明!
“利用小小的道纹表达深层次的大道,符文组成的道则也可以做到这一步,但是做到容纳这么多内容,就有些困难了。”
莹莹道:“用仙道符文来组成仙道规则,就是道则,完整的道则非常复杂,无法继续精简。士子,你不继续研究这些道纹了吗?”
苏云此刻躺在剑上,俨然一幅颓唐的样子,很是悠然,笑道:“不研究。这道纹虽好,但研究下来,吃力不讨好。道纹背后,是一个极为昌盛的文明,研究道纹,便必须要弄懂弄明白这个文明所积累的知识。我没有这么多时间,而且也没有这么大的智慧。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躺在这里,默默体会这些道纹所要表达的精神。”
他老神在在道:“领会了这种精神,才是最关键的。”
莹莹跑到他身边,也学他躺了下来。
不过她的道心造诣便要比苏云差了许多,刚躺下来不久,便生出其他杂念,就在此时,突然莹莹仿佛看到刀芒一闪而过,那杂念便消失了!
她是书怪,已经修炼到征圣圆满的书怪,还未曾有哪本书能修炼到这种境地。然而正是因为学得太多,知道的太多,导致她杂念重重。
苏云修成原道,成为类仙人之后,莹莹虽然也学到了很多,但总是无法突破修成原道境界,甚至天劫也懒得搭理她。
正是她杂念太多,形成了认知障,每个杂念都是干扰她成道的心魔,莹莹的心魔太多,阻碍她,让她耳不聪目不明,始终无法静下心来,无从领悟出自己的道路。
而这石剑上的道纹,居然连她杂念形成的心魔也能斩杀,着实让她又惊又喜。
“难道莹莹大老爷也可以成道成仙么?”
莹莹安静下来,放纵心灵,突然双眼所见,是铺天盖地的刀光,唰唰唰劈得自己几乎看不到其他任何东西!
“嗯,我的心魔好像太多了……”她心中默默道。
最后,心魔神君柳剑南也被刀光斩除,莹莹只觉神清气爽,耳目聪明,大脑变得无比灵光,有一种随时可能突破,修成原道的悟道感。
不过,她知道自己与苏云的差距,她借斩道道纹来除去道心中的心魔,苏云则是体悟斩道道纹所要表达的精神。
莹莹清醒过来,只见苏云正在与荆溪说话,连忙飞过去。苏云笑道:“你睡了三天了。”
少爺們的專屬女仆 拉拉兔
荆溪道:“莹莹姑娘是我所见过的心魔第二重的人,被斩道连斩三天心魔,道心这才被清除干净。”
莹莹面色羞红,争辩道:“士子好色,心魔一定比我还多!”
苏云笑道:“好色只是我追求美好的心愿,并非心魔,说不定斩道的主人比我还好色呢!荆溪道兄,比莹莹心魔还重的那人是谁?”
荆溪道:“是一个人魔,喜欢穿红色衣裳的姑娘,带着一条黑龙。她身负极重的魔性,为免得祸乱苍生,打算去忘川让自己在那里化作劫灰。那黑龙,也要追随她赴死。我见到他们,于是将他们留下,用斩道斩去她的心魔。”
苏云怔然,看向劫火燃烧的忘川,眼前不由得浮现出飘飘荡荡的红裳。
“人魔去哪里了?”他询问道。
“斩道治愈她的道心后,她便回去了。”
苏云放下心来,向荆溪道:“她是我的朋友,她汲取了仙帝、邪帝、天后等人的魔性,自己镇压不住,所以远离人世来赴死。多谢道兄救她性命。”
他轻松了许多,笑道:“道兄,柳仙君为何要杀你?”
荆溪道:“听他的意思,好像是仙廷传令,让他来杀我,释放忘川中的劫灰生物,淹没下界,摧毁下界。”
隱婚總裁 五枂
苏云怔了怔,脸色变得苍白。
岑夫子勃然大怒,气愤道:“为什么?”
荆溪道:“我原本也不知道为什么,直到你们到来,说出下界是第七仙界,我才知道为什么。”
东陵主人喃喃道:“可是,劫灰生物也有可能会冲垮仙界啊,仙廷就不担心这一点吗?”
荆溪道:“大概他们是觉得仙廷有着北冕长城阻挡,劫灰生物无法翻越吧。”
众人沉默下来,传达斩杀荆溪释放劫灰生物的,多半就是当今的仙帝,帝丰。对他来说,第七仙界是个莫大的威胁,也是天后、邪帝等人的大本营,摧毁对方的老巢,自然是击敌要害的明智之举。
“下界芸芸众生的性命,从来不是人命吗?”
岑夫子嘿嘿笑道:“这不是我想要去的仙界,不是的……”
东陵主人黯然。他与夫子一脉的圣灵虽然不对付,但对岑夫子这句话还是认同的。
这并非他们想要的仙界。
突然莹莹道:“我们走后,柳仙君肯定还会卷土重来,那时候荆溪你便危险了。就算你能挡得住柳仙君,仙廷肯定还会派来其他人,比如天君,比如帝君……”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
荆溪道:“守住忘川,是大帝给我的命令,帝命一日不除,我就算死在这里,也不会离开!”
莹莹忍不住道:“是哪位大帝的命令?”
荆溪沉默片刻,道:“记不清了。”
苏云突然笑道:“荆溪,你每日手握这口石剑,石剑中蕴藏斩道的道纹,那么你的道心中应该没有任何魔念,对不对?”
荆溪道:“是。”
苏云长身而起,一拳轰出,忘川前方一座陡峭山崖被他轰穿一个大洞!
苏云取出仙后玉盒,将一枚巨大的玉眼托起,嵌在山洞之中,顿时重重迷雾从那幻天之眼中涌出,笼罩周围数百里。
“荆溪道兄,迷雾笼罩之地,你将帝君之下再无敌手。”
苏云催动青铜符节,在这莹莹、岑夫子和东陵主人飘然而起,与迷雾中的荆溪挥手作别,道:“坚持住,等我称帝的那一天!我给你自由!”
————莹莹的魔念:投票,求票,投票,求票……双十一,你剁手了吗?在你剁手之前,能先把票票投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