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k9o9火熱都市言情 第九星門 小刀鋒利-第四百八十章 影響熱推-uwtoo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从今天起,这片疆域,第九星门说了算!”
“这片你们眼中的流放之地,过去你们说了不算,以后……同样也是如此!”
“我不去招惹你们,你们也少来惹我!”
“真想打,大圣境的就别来了,跟你们打,浪费我时间不说,那种后果,也是你们根本无法承受的!”
“听明白了,就走吧,替我把这番话传出去。”
“以后还有谁看我们不顺眼,还有谁想打,最好自己好好掂量一下。”
“仙王也是!”
凌逸眼神漠然的看着这群人:“无论大圣还是仙王,修炼到这境界,都挺不容易的。你们自己不珍惜,那也别指望我会手下留情。”
说完之后,凌逸转身就走。
顺手又在第九星门的护山大阵上,加了更多的反制手段。
只有一个神念反刺,看起来还有些不够。
因为被刺到之后,居然还敢找上门来?
所以凌逸又加了更多手段,再有人敢用神念肆无忌惮的看,所需的代价,远比之前更重。
那群人面面相觑,这一会儿工夫,直接陨落好几个大圣。
哪怕三十三层天世界无比稳固,可大圣境的生灵陨落,场面依旧无比壮观。
那无穷无尽的灵气,将持续不断的滋养着这一方天地。
不过一些战斗过的区域,同样也会形成一个个禁区。
这种禁区一旦不小心闯入,后果通常会很严重。
但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在这里遇到一些陨落大圣的“大道碎片”,得到这种东西,会突然顿悟一种法,或是一种术。
境界不够的人会认为是上天赐予,其实不然,天地间自行形成的道,微乎其微。
几乎绝大多数突然顿悟,也就是所谓的灵感来了这种事,多半都是遇到了“大道碎片”。
“咱们……就这么回去了?”有人声音沙哑,满脸不甘的看着其他人。
“不然呢?直到今日才明白我自己有多弱……可笑一直以强者自居,”有人苦笑自嘲,“在真正的强者面前ꓹ 我几乎紧张到尿裤子……”
这人倒是坦荡,居然连这种话都当众说出口。
有女修当场红了脸ꓹ 但却并没有过多表示,因为刚刚突然爆发的这场战斗中,她们自己的表现ꓹ 也同样没有好到哪去。
同样非常不堪!
“走吧……人家能在这立足,敢在这立足ꓹ 就说明人家真有那本事。”
“他如此嚣张跋扈,绝不会有任何好下场ꓹ 我们就等着看他和他的势力灰飞烟灭!”
“对ꓹ 我们就亲眼看着就好!”
人们或是充满愤恨的抱怨,或是自我安慰。
反正事情已经发生,生活……总得继续,不是吗?
与这群人垂头丧气离开不同,流放之地内,所有目睹了这一战的那些人,全都有种情不自禁的激动ꓹ 以及……特别复杂的情绪!
原本在他们看来,这将是第九星门来到此地后的一场巨大危机。
许多人甚至存着一种——虽然不希望出事ꓹ 但真希望凌逸吃点亏这种感觉。
这种情绪ꓹ 说白了就是恩大如仇。
曾经最大的对手ꓹ 内心深处视为头号大敌的人ꓹ 如今却成了他们的救世主……
说起来,能跟着星门圣主一同离开生活无尽岁月的星门世界ꓹ 几乎都是跟凌逸没有任何个人恩怨的。
真正有仇那种ꓹ 也没胆子跟着一起过来做卧底。
一旦被发现ꓹ 下场绝对无比凄惨。
曾经那些圣主都不行,他们又算老几?
按说他们的圣主都心甘情愿追随在凌逸身边ꓹ 他们这种下面的人,不应该有太多其他心思。
问题其实还是出在这些星门的体制上,就像枯木当年说的那样,星门并没有特别严密的等级制度,即便是星门长老,通常也只是身份象征,绝大多数长老并无任何实权。
就算枯木这种有实权的,也不过就那么回事,看看他当年那懒散的样子就知道了。
如此松散的组织,散漫这种情绪,几乎成了一种必然。
枯木是这样,第六星门圣主也是这样,在星门中不起眼的小弟子樊道一……更是这样!
所以星门之中,上至圣主,下到每一个星门弟子,都是如此。
在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心思,但偏偏没有太多的集体荣誉感。
可再怎么没有集体荣誉感,也不意味着完全没有。
面对着凌逸的时候,几乎所有曾经的星门弟子,内心都是充满复杂的。
今天这一战,他们一边希望能赢,一边又希望凌逸能吃点亏,这样便可以让他们那种复杂的情绪,得到几分释放。
结果凌逸干脆利落的把来找茬这群人干了个人仰马翻!
看得所有人那叫一个热血沸腾。
初戀的味道
天鬥武神 燭色霓虹
只是当看着凌逸归来那一刻,一颗心又变得无比复杂起来。
很多年纪不大的年轻一代,看见凌逸归来那一刻,再也忍不住,大声欢呼起来。
再怎么复杂的心思,也挡不住沸腾的热血燃烧激荡的情绪。
这就是强者的好处。
只要足够强,那么,即便曾做过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也会被人主动遗忘掉,甚至有人提及,还会有人帮着辩解。
对这群曾经的星门弟子,凌逸心里面清楚的很,一个个都是能耐不大脾气不小,桀骜不驯惯了。
对这些人,凌逸采用的方式就是无视。
时间会证明一切!
只要他够强大,一直强大,那么这群人,早早晚晚,会习惯在他的庇护之下一点点成长起来。
其实心中最震撼的,还不是这群曾经的星门中人,也不是之前的凌云宗亲朋,而是身为侍女,却不怎么敬业的李红莲!
别看她伺候老道士那叫一个手脚麻利有眼力见儿,但在凌逸身边,却像个笨手笨脚的蠢丫头。
凌逸也根本用不着她,平常的事物有胡小仙等人负责处理就够了。
所以虽然名义上是侍女,但实际上,李红莲在这里却有种绝世而独立的感觉。
毕竟仙王嘛!
真正的大能呢。
得了老道士的无上经,被迫当丫鬟卖身还债已经够委屈了,还想要她怎样?
李红莲之前对凌逸的印象,也是一个大忽悠。
后来她知道,凌逸当时刀里面就只封印着两记无上杀招,虽然一记她都躲不过,但这并不妨碍她认为凌逸是个可耻的骗子,居然骗她说里面有十一记……那个数字就差点把她给弄崩溃了。
至于凌逸的真实战力……怎么说呢,在大圣境这个层级,应该算是挺强吧?
不然就算有无上杀招傍身,也没可能干掉一尊仙王。
那是以有心算无心!
要是事先知道,她肯定不会给凌逸这种机会!
今天看着凌逸一脸平静的出去,李红莲心里面还在冷笑:装什么装?不就是师父又给了你杀招傍身么?
虽然不知道数量有多少,但李红莲敢保证,一定会有!
所以她很清楚,今天这一战,肯定可以装……可以成功立威。
于是她连出去协防一下的念头都没有。
注定会大杀四方的一场战斗,哪里用得着她?
就静静看热闹就好。
结果……结局跟她料想的一模一样,可过程……却让她大吃一惊!
从始至终,凌逸根本没用一记老道士给的杀招!
完全凭借自身超强的战力,横扫一群大圣境修士,直接将一群平日里也算有身份有地位的大人物杀得差点哭爹喊娘。
最后那群人走的时候,脸色比媳妇跟人跑了都要凝重复杂。
李红莲的心里面,同样也是无比复杂。
曾经的她,心思跟其他人其实没什么两样,在说起凌人皇这三个字的时候,都会忍不住下意识的带着几分揶揄的口吻。
國民校草太搶眼 菊花茶
好像不讽刺一下就难受似的。
今天凌逸用这一战,震慑到的又何止是外面那群人和内部这群人,同样连她这尊地位尊崇的仙王级侍女……也给深深的震撼到了!
所以当凌逸归来的那一刻,李红莲竟下意识的,冲凌逸露出了一丝笑容。
随后便觉得很尴尬。
之前在凌逸面前,可是一直很淡定,也很从容,一直保持着高姿态的。
更尴尬的,是凌逸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笑容,而是冲着那个只对凌逸才会露出开心笑容的周棠说道:“怎么样?”
周棠眨眨眼:“不错!”
戰道天圖
李红莲能感觉到周棠那发自内心的喜悦,也能感觉到凌逸身边人对他的崇拜。
过去她有些不屑,但此刻,她却有些懂了。
……
随着这群人败走流放之地,凌逸当时说得那番话,也迅速传了出去。
这世界虽然没有传音玉这种东西,但同样也有远程沟通的工具,比如老道士用的那种玉符就是其中最顶级的一种,可以无视界壁,在最底层天,可以直接跟上三天的人联络。
“他给谁立规矩?他算个什么东西?”
“直接出手击杀我们这层天的人?谁给他的胆子?”
“真当没人能治得了他吗?”
“太过分了!这人怎么如此凶残?在法阵上面设置阴人手段?看看怎么了?难道那流放之地是他的地盘?我们还不许看了?”
龍姬女神 舊神克圖格亞
肉文受君養成記 安否安否
“看不起大圣境?这人太嚣张了,希望有仙王出手镇压他!”
“他不是说大圣境别来,要去就去仙王吗?有没有仙王出来主持一下公道?”
这层天,随着流放之地那一战消息的发酵,各种针对凌逸的声音,一时间甚嚣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