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amy小說 玉虛天尊 起點-第五百七十六章時光展示-tg66o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天道包罗万象,日月星辰、风雨雷霆俱在天道之内。
虽然天皇失去万神烙印,无法调动其他大神们的大道元力。可依仗天道本源,仍能操控本方宇宙种种法则。
然而……
日辉灿明,尚有黄昏之刻。
月光清朗,难逃晦蚀之期。
风有歇止,雨有骤停,雷霆亦有终结。
无论天皇怎样攻击,当靠近女娲氏时,种种天道法则腐朽、崩溃……不能伤及女娲一丝一毫。
女娲身后,天皇看到宇宙末日气象。寂灭神火焚烧整个宇宙,无数世界在火焰中化为灰烬,无数星辰坠着扫尾化为乌有。更有数不尽的仙神挣扎着陨落在末日劫数,道行尽丧。
“世界要有光!”天皇咬牙催动神力,想要在末日之后再开天地,破去女娲的终结圣境。
一道凌厉刀光闪过,天皇握着钺皇浑天戟的手臂齐根而断。
“你想要干涉我的圣境宇宙?”
女娲神色冷漠,再度斩出一刀。天皇伸展的光辉还没靠近,便自行终结。
众生的消亡,升华为万物的寂灭,最终化作宇宙破灭的终结。
女娲此刻展现的神能,彻底颠覆众生对其的认知。万物造化之母,竟然对死亡终结之理也这般精通。
而更让众神疑惑的,是娲皇手中握着的黑色神刀。
那口刀尤为奇特,材质非金非铁,表面光滑无比,仿佛映彻三千大道妙谛,有切割斩断大道的特殊能力。
“原来你还会用刀?”天皇看着自己断掉的一只手臂。哪怕想要利用天道之力复原,伤口附着的寂灭之力也会阻碍修复。
“兵乃大凶之物,孤养尊处优,多年不掌杀伐之器。奈何尔等逼迫,只得仓促重修,勉强修得一手屠狗刀法。但对付你,却是足够。”
言外之意,天皇不如狗。
天皇勃然大怒,脸颊气得通红。自诞生起来,自己还没受过这般折辱。
“很好ꓹ 好得很!”
“自然是好,倘若孤过得不好ꓹ 岂非趁了尔等心意?”
“我们?你是算上那位了?”天皇灵机一动,看向不远处的三清道君们:“你之所以折腾这么多戏,就是为了制造一个你我公平决斗的机会?也是ꓹ 当初那人帮我偷袭你,现在你已经不敢相信三清ꓹ 所以才选择三皇殿作为主战场。”
“还有,你甚至没有通知三清在三清境一起下手针对朕的本体ꓹ 是担心他们和朕联手ꓹ 和当年一般偷袭你吗?”
嗯?
青玄和金灵正忧心“女娲阴谋”,担心女娲的谋划颠覆宇宙平衡。突然听到天皇这句话。
他心中一凉:当年的的确确有某位老师出手偷袭娲皇?
其他道君古神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秘闻,神色震动,纷纷看向天皇。
“哈哈……你们不知道吗?当年朕之所以能胜,甚至短时间内囚禁女娲,是因为……”
“别听!”定光道人神色惊恐,再难把持道心ꓹ 主动闭了五感六识。当年他因为得知真相,主动斩去记忆ꓹ 如今自然也不敢听到真相。
农皇见状ꓹ 神色漠然。
其他古神露出疑色。
“三清中有人和‘异端’联手?”
当年他们深受天皇迫害ꓹ 若这件事背后有三清插手ꓹ 那么……
原本站在一起的仙神们,默默分成两个阵营。一个三清ꓹ 一个其他。
“够了。”
女娲迅疾挥刀ꓹ 寒光斩破大道ꓹ 天皇身边的日月星辰在刀光中全部崩塌。
“你废话太多了。”
“怎么,你不愿意让他们听到?现在你还想帮那位遮掩?”天皇朗声对众人道:“你们听着ꓹ 当年跟朕联手的那个人,是——”
女娲蛇尾横扫乾坤,天皇后面的话被生生憋回去。同时,众神耳畔回荡隆隆道音,淹没天皇的话。
棄後歸田:攜子尋良夫 應素達
看到这一幕,天皇后退几步,反而笑了。
“果然。你还是你……”
祂的笑容十分古怪:“当年要不是你动了一念之仁,也不会给我抓住机会。现在,哪怕你要成就万神之母的业位,哪怕已经打定主意跟我和三清对抗。但是对这些后辈,你还有一份回护之心。所以,你不肯让他们知道当年的真相。”
天皇说话间,暗中蓄力催动先天神雷。
九分帥十分拽
但女娲似有所感,反手一刀破去祂的神威。
“当年的事。孤自会和那人清算。但我们如何了结,轮不到外人指手画脚。”
哪怕当年确实是三清之中的某人联合天皇偷袭自己,女娲也没打算找他的徒子徒孙报复。
她只是认清一件事——三清靠不住。
所以,在开辟女娲界后她放任自己陨落,从而布局独力击杀天皇,了结自己当年留下的恶果。
至于那人,下一劫天数早定,自有寻他晦气的时候。
天皇看出女娲道心坚毅,知道不能用一二句话破其道心,寻得破绽。
“看来,还是要用那个办法。”
此情此情,天皇不得不放手一搏。
虽然如此一来,我生机尽绝,再无后路可言。但为了帝棺上的天道本源,必须拼一把!
天皇神情严肃:“不得不承认,现在是你比较强。但想要弄死我,差点!”祂呼唤女娲界之中的天皇大道相。
那尊大道相自九天浮现,嗖的一声冲入泰皇墓。
“女娲,你知道吗?你一如当年那般心软,犯下一个致命错误。”
大道相出现在天皇身后,下一刻落在天梯之上。
“不好!”农皇脸色大变,瞬间明悟天皇图谋:“娘娘,祂意在伏羲神性!”
农皇想要出手阻拦,但大道相催动天道神力,一举将他打飞,然后冲向上方。
天梯上施加的咒术自动激活,攻击天皇大道相。然而这尊伏羲形象的古神以伏羲神力镇压咒术,迅速追逐前面的几位天皇阁主。
“你要是在天梯遗留杀咒,直接弄死这几个小子,就可以绝了我翻盘的最后一线生机,彻底覆灭天皇阁。”
但娲皇清楚任鸿等人触及不得帝棺,根本没有在天梯额外动手。而这就给天皇造成机会。
只要夺舍天梯上的任何一位阁主,天皇就可以通过伏羲血脉催动伏羲神像,从而和女娲对抗,展开自己的大道圣境。
扫了一眼天梯上的追逐,女娲默默不语,但攻击越发凌厉。
每一道蛇尾拍击,便有大道鸿蒙之音响彻三皇殿,震得道君古神们心神动摇,几乎落入女娲身后的末日领域。
每一缕刀光挥舞,破灭大道的凌厉杀机击碎天皇大道,在他神魂留下一道道伤痕。
“在你成功前,先杀了你!”
……
任鸿正如宿钧所言,他走到天梯三分之一的路径,便再也无法前进。
前方天梯空荡清幽,但任鸿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不能前进,前进必死无疑!
他试着召唤六合神兽上前。可那些神兽刚迈出一步,便在天梯之上化为乌有。
“三分之一,是太乙散数的极限。再往前,必须大罗道果。”
而大罗道果都走不到尽头。
任鸿望着天梯更上方。在某一阶梯之上,他的目光无法触及,哪怕看到那段天梯,脑中也自动抹掉相应的印象。那段天梯,唯有教主级的大能才能自如行走。
隐藏在任鸿意识深处的无量鸿蒙徐徐震动,太初通过任鸿看到天梯上方的帝棺。
鸿蒙钟轻轻摇曳,一缕缕鸿蒙之气在天梯徘徊。
“此物和我有缘。”
太初观察天梯,估摸自己能否踏入帝棺之前。
“教主境界亦是大罗,只是比起一般的大罗天尊,多了一处大道圣境。”
教主们的大道圣境是大罗道境的进化版本。
大罗道境仅仅是大罗天尊们的道场,是属于他们的天地。那么大道圣境,就是一条横行鸿蒙的大道理念。能开天辟地、教化治世、毁天灭地,整个宇宙的轮回演化都在大道圣境中。
大清怡夢 伊山靜兒
太初研究天梯,琢磨自己的鸿蒙道境。
“我的道境若能演化到极致,自然也能一念之间开辟宇宙,一念之间造化万物。只是……”
太初想要尝试,但他突然察觉一股天皇神力充斥任鸿识海。于是,他的力量默默退去,暂作观望。
天皇催动女娲界内的四大道相之首,已经彻底绝了自己在女娲界的根基。假如任鸿未来回归女娲界,连和天皇斗法都不需要,自己直接刻录道相即可。
但对现在的任鸿而言,麻烦到了。
天地道染!
原本有泰皇墓隔绝,天皇大道相找不到他。可架不住天皇大道相主动进入泰皇墓,寻他进行道染。
任鸿快速催动八风经,召唤鸿蒙神钟护法。
怒顏 月雯兒
但道体一阵颤抖,缕缕天皇大道和他共鸣,将他拉入道染状态。
“任鸿!”宿钧察觉不妙,赶紧过来。
“别过来!”任鸿努力镇压天皇大道相。
天皇一道意识落在紫极宫前,哈哈大笑:“乖儿子,想不到了,你爹又来了!”
滚啊!
此刻的任鸿,可不是当初任由天皇摆弄的真人。
跨入太乙散数后,他操控自己的天皇道境,和天皇大道相相互争斗,竟然拼得一个旗鼓相当。
宿钧上前,催动鸿蒙神钟之力镇压天皇神力。
然而任鸿头顶冒出一道神光,元神庆云袅袅升腾,络绎不绝的金灯绽放神光,催生一朵朵金色道花,挡住鸿蒙之气。
任鸿看到远处其他四人,大喝道:“不想死,就一起过来帮忙!你们所有人联手,削去我的道行。不然我化身天皇,你们都要死。”
夙沙氏和金虹氏不敢怠慢,两人鼓动山海神力,再度演化先天灵宝山海经轰碎任鸿头顶的元神庆云。
任鸿将元神修至道君层次,玉清大道的元神庆云绵延百丈,无数金花神灯点亮光辉,山海经刚削去一部分金花,立刻又被新的金花填满。
七代化身修罗,殛天剑对准任鸿眉心刺去。
叮——
天皇大道运转,无数璎珞垂帘落下,抵消七代的攻击。
六代和宿钧见了,联手催动造化之力。一只只造化玉蝶飞向任鸿,收取他身上的道行。而六代运转补天之力,也在抽取任鸿自身的生命力。
奈何天邪不死身和六合不灭体相互作用,他们刚抽走一部分造化,立刻又有法力转化为造化之气,补全任鸿的损耗。
不灭,不损,不败,不破。
此刻任鸿站在原地任由五人攻击,然而毫无用处。
“乖儿子,现在的你太强了,仅仅你护体道光庆云,他们都拿不下来。就别指望他们帮忙了?”
天皇大道相化作巨人,不断攻击天皇境,和任鸿夺取控制权。
“老爹我退一步,只要激活伏羲神像,回头肉身还你。”
“……”
任鸿在脑中祭起三大先天灵宝,专心和天皇大道相对峙。只要撑过女娲击杀老爹的天魂,一切还有转机。
……
三皇殿内战斗激烈,但泰皇墓已重归平静。
除却八代坐在高台上闭目调息外,帝陵再无其他动静。
忽然——
古神广场传来一声苍老的叹息:
“三皇殿到底还是开启了。”
空荡寂静的广场下方,洁白无瑕的地砖荡漾涟漪,复而化作一面镜子。镜子里出现一座宏伟壮阔的钟山世界。世界中央有一座钟形大山,人面蛇身的怪物缓缓扭动身躯,对外看了一眼。
一瞬间,广场陷入黑暗。然后周边的宫殿楼阁陷入黑暗,接着是整座泰皇墓……
八代顺带惊醒,他看到黑暗从古神广场向整个帝陵蔓延,将一切重归于宁静。
“这……”
“小子,太羲状况不妙,该你出手了。”
一片红色蛇鳞飘然从广场下面飞出,悠悠落到风天越身边。
“古神广场?”
风天越警觉起来。当年他在古神广场被坑,被太羲狠狠罚了一顿。
古神广场的那些家伙,除却天吴外一个都不可信。
但是这片蛇鳞飘飘而来,光滑的鳞片悠悠转动,犹如一缕逝去的光阴,在他眼前回溯一幕曾经发生的景象。
……
那是八代当初离开泰皇墓前一天发生的事。
太羲站在广场一根紫金柱前。
柱子上的人脸缓缓道:“你确定,要送那小子离开?”
“当然,他的人生不应该屈就在这座清冷无人的墓里。”
“但是太危险了。泰皇帝陵许进不许出,想要送他出去,比登天还难。”
“登天很难吗?对我辈天皇阁主,越天而行就是我辈的目标。”
看到这,风天越手指颤动。
越天,这正是太羲对他报以的期望。
天吴看着太羲:“可是,送他离开后,你又是自己一个人。何不直接让他留在帝陵陪你?人啊……有时候就应该自私点。”
风天越看到这,心中一动。
当年太羲送他离开,其实他也想过,要不要留在这里陪伴太羲。但后来,他看出太羲对人间的留恋,所以才打定主意出去,然后再把太羲救出去。
“不需要。”太羲看着广场上的地砖:“让他走吧,小家伙就应该在人间多转转,多看看。正如我当年在人间游历了一遭,才有如今的我。他也应该在人间,有属于他的一生。”
“到明天,我需要老哥哥帮忙提供法力。不然,我担心自己撑不住。”
“自然。不仅我,我会劝说其他几人一起帮你。”
蛇鳞闪过岁月流光,下一刻风天越看到第二天的场景。
那是太羲拉着自己嘱咐,和自己依依送别的画面。
“回人间后,自己小心。须知人心险恶,在人间除却你自己外,不要相信其他人。”
與女俠合租的日子
“放心放心。”少年拍着胸脯:“我已经把易天定命练成,出去之后谁能打过我。敢惹小爷,打死就是!”
“别闹。”太羲给他整理衣襟,正色道:“昆仑山上那三位宗主,你别去招惹。至于农皇……”
“我知道,初代嘛……肯定要给他留些颜面。”
耳提面命后,太羲催动太一紫气,引动整座帝陵的禁法,逆转黄泉路为风天越打开一条通道。
天吴等古神见状,纷纷将法力注入太羲体内,联手加固通道。
冷血魔君的廢柴妃
风天越看着曾经的自己跨入通道,对太羲大喊:“我会回来救你得,到时候我们俩一起游历人间,踏遍九洲河山!”
说完,他转身回归人间。
彼时,帝棺忽然动荡,鸿蒙神钟劈出金光直指施法中的太羲。
天吴见事不妙,大吼:“太羲,不好,快停下!神皇发怒了,他不许生灵回归人间!”
太羲感受到那股凶猛霸道的神威,快速捏动神诀,将风天越送还人间。
噗嗤——
正是那一刻,太羲神魂之体被金光撕碎,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