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mtlb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家裏有門通洪荒-第五十五章 永恆因果,洪荒疑雲-9geik

家裏有門通洪荒
小說推薦家裏有門通洪荒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两人才分开。
“怎么了?”叶昂问道。
女娲和他并肩而立,目光虽然遥遥看向遥远的不周之巅,但是注意力却在叶昂身上。
“不知怎么地,这一次闭关,侥幸突破到太始境,却变得更加模糊。”女娲低声呢喃,“我入太始之时,溯反时光而上,观盘古开天辟地,只见盘古挥舞神斧,天地顿开,然中间多有混沌迷雾,朦朦胧胧,看不真切,甚至就连盘古真容,也看不真切。”
“而后,我再度往前,欲要一观我等源初跟脚,演化最初,然后过了太极纪元,太素纪元之后,一切成空,往后的太始纪元前,一切都是虚无,恍如梦幻。”
回檔重來 心如玄鐵
“伏羲你是太易,可知晓太始纪元、太初纪元、太易纪元之中,有什么吗?”
叶昂沉吟了片刻,许久之后,才缓缓说道:“什么也没有,太始纪元封锁,我也略微知晓,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与盘古有关。”
女娲微微一惊,“盘古不是已经身陨了吗?”
兼職房東 穿衣服的國寶
叶昂摇头,“我等大罗都能过逆转时空,何况盘古。”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我等混沌神魔,其最初孕育,就是在太初纪元,而后在太始纪元,得以有神形,遂有混沌神魔,最后于太素纪元成就ꓹ 形体神皆备,逍遥于太极纪。”
“然而你现在溯反时光ꓹ 只能看到盘古开天于太极纪,阴阳完备于太素纪,而再往前ꓹ 太始纪、太素纪,皆不可见ꓹ 更遑论太易纪。”
女娲眼眸微微一闪,明眸之中ꓹ 有疑惑的神色:“会不会太巧了。”
叶昂点点头:“当然ꓹ 这样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后来者探寻我等混沌神魔的最初跟脚。”
“我初证大罗之时,无上机缘加身,进入先天五太纪元,得无上道法加持,修为一路攀升,遂迷迷糊糊一路行至太易纪元ꓹ 虽然在过程中看到了当初我等的身影,却忘记了探寻一下我等最初的演绎起始ꓹ 现在想来ꓹ 着实是古怪。”
“等到我返回来的时候ꓹ 一切成空。”
女娲娘娘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么说来ꓹ 日后的太素纪元以前,我等皆是不可进入?”
叶昂摇摇头ꓹ “岂止ꓹ 我估计ꓹ 随着时间推移,日后太素纪元闭绝ꓹ 太极纪元封锁,也不是不可能,后来者的大罗尊神,怕是只能在时间下游,远远瞻仰一下盘古开天辟地的伟岸身影。”
“如果真的如此,怕是太极纪前的一切,只留传说了。”
女娲微微颔首,头不自觉地靠在叶昂肩上,她似乎有些迷茫:“我这次突破到太始境,总感觉有种莫名的感觉,觉得你我之间,似乎有莫名的永恒因果,似乎生生世世,绵延不绝。”
“我想要寻找一下那因果的源头,却总是无从下手,最后溯反时光,也最终没有丝毫结果。”
“永恒的因果么。”叶昂低声呢喃,正要说什么,却发现女娲已经闭上了双眼,似乎是在沉睡。
她并没有沉睡,只是在冥思。
星際獵寶生活 三千界
叶昂恍惚间觉得这画面有些熟悉,念头微转,才回忆起来,似乎当初带着小杨回在昆仑游历的时候,才有过这一幕。
他会心一笑,也不说话,手稍稍用力,将女娲搂得更紧了一点。
女娲在冥思,叶昂却对她的话上了心。
永恒的因果,这倒是有意思。
对于自己的来历,叶昂不是没有过猜测,如果说,在曾经的现代时空中的叶昂,只是伏羲的一部分,或者就是伏羲的转世,那么自己重归混沌,以心魔再生,说不定就是另一种形式的伏羲转劫归来。
那这样一来,伏羲女娲有永恒的因果,似乎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但是这只是叶昂的角度来看,从其他的角度来看,伏羲女娲凭什么就一定要有先天因果?
这几乎是叶昂看到过所有典籍记载中,都绕不开的,或是兄妹,或为夫妻。
但是无论如何,都是同出一源,因果相连。
而且转劫归来,就直接抵达洪荒之前的混沌之中,自混沌神魔源流而来,这等造化,几乎不可思议。
總裁步步逼婚
这要是以前,叶昂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可思议,但是如今他身为太易大罗,自然明白大罗尊神这种超越时间线的存在是何等作弊的存在,如果没有其他大问题,日后必然是会在时序下游诞生出一尊尊大罗尊神,有一群这样的存在的情况下,如何瞒过诸多大罗尊神,将自己的转世身送回开天辟地之前?
迷糊保姆養成妻
另外一点值得关注的地方,就是盘古,叶昂穿过门来到混沌之中不久,就发现了盘古斧的形状和他携带的那柄普通斧头一模一样,这要是说巧合,叶昂根本不信。
而且更加让他不得不重视盘古的一点,就是他初证大罗之时,溯源而上的过程中,见到自己化身盘古,斩杀三千神魔,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片段,但是其中蕴含的信息量之巨大,让叶昂不得不重视。
只是很可惜,到了大罗这总境界,可能演绎的结果太多太多,可以修改的变量太多太多,以至于叶昂这样的太易大罗,也不能给出准确的判断。
叶昂甚至还回忆起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点,那就是当初在元始天魔宇宙之中,那创界之初,虚无之地,玉虚宫中的元始天尊。
他说的是什么呢?
叶昂眼眸微眯,缓缓回忆起来:圣皇虽然超脱樊笼,却也重新走了一遭。
现在仔细回忆起来,真是疑点重重啊。
还有他说的另外一句话:“悔不当初,若是没有套图佛门气运和幽冥权柄,何至于替他们受这一遭,补成一环。”
这句话透露的信息量,也着实不少。
甚至于之后叶昂于混沌之中,收拢三千界,归于洪荒,诸界归一,至于洪荒造化,这内里的三千界的创界之主,也是很能说明问题。
在很久以前,叶昂就隐隐明白,如今的洪荒诸位先天神圣,很可能来历都不是那么清白,至少,祂们一个个都不是真正最初孕育出来的。
在那个时候,叶昂其实不是很能够理解,但是如今他都成为了太易大罗,所以隐隐明悟了几分,心中有了几许猜测。
大罗尊神,既然能够逆转时空,颠倒因果,那么所有的大罗尊神一起颠倒时空,也不是不能做到。
但是想要让所有已经成功上岸,超脱生死的大罗尊神,一起赌上生死存亡,重新刷新一遍游戏,由一个已经超然的玩家,变成一个降低维度的NPC,需要怎样的情景?
无量量劫只怕也不至于吧?
叶昂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