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4tmb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抗戰韓瘋子-969 民心所向 八方矚目推薦-iallo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张文生等地下同志的动作极快。
关于抗联势力重新兴起,抗联远东团横空出世,韩疯子屡败91旅团等劲爆消息更是以汤原县为中心点,如同潮水一般向八方蔓延。
当“抗联远东团再建东北根据地”的大标题突兀地出现在汤原县发行的报刊中时,整个地域的民众们都沸腾了。
多黨合作在四川·工商聯卷 四川省政協文史資料和學習委員會
要知道这些报刊虽然是由满洲人发行,却都受曰本人的监控和负责的,现在这样劲爆的消息忽然刊登出来,民众们丝毫不怀疑它的真实性。
往日只是在报纸上看到抗联的队伍如何如何的日渐衰败,乃至逐渐的在报纸上销声匿迹。
抗联队伍胜利之时,民众们望着报纸喜极而泣的场景早些年还屡见不鲜,这些年却已成往事。
大魔導傳
甚至慢慢地,就连在满州区生活的不堪重负的民众们也慢慢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抗联失败,侵略者们被尽数驱逐,民众回归祖国的一天,似乎再也望不见希望了。
可现在却突然听说,抗联的队伍居然还在,而且还多次打败日军号称最精锐的关东军不说,甚至是在乌云一带建立了根据地。
民众们一时沸腾。
梟寵—殷少霸愛
饭前饭后,大街小巷,茶馆酒楼里,似乎讨论的都是这个话题。
纸始终包不住火,抗联远东团的出现以及成功地在乌云一带创建抗日革命根据地的消息,甚至以极快的速度直扑满州国都新京。
这下子满洲政府坐不住了,满洲政府这个傀儡背后的曰本主子更坐不住了。
从汤原县开始,日伪军大肆查封报社、杂志等发行刊物的机构,却终究毫无所获,当天发行刊物的人员,竟是集体跑路了。
鬥戰聖王 東城十四少
民众们也不傻,则是眼见着这一出出闹剧,在周围指指点点,大家都说,这是小鬼子心慌了。
一连几日的发酵过后。
日伪军迅速采取的行动,却并没有成功地遏制住这些消息的蔓延不说,反倒是让满州区的民众们在埋怨的同时,越发的心系起抗联起来。
更有仁人志士站出来,冒着被日伪军杀头的危险在公众场合向民众呼吁:“曰本侵略者狼子野心,满洲政府昏庸无能ꓹ 站起来吧,反抗压迫ꓹ 我们的光明必将从关内而来……”
一时之间,人头落地者不计其数。
日伪军企图以这种方法震慑满州民众,可他们哪里知道ꓹ 骨子里流着不屈和骄傲血脉的中国人,是永远也杀不完的。
正如那位引颈就戮的青年之高呼:“中国人绝不会在沉默中灭亡ꓹ 只会在沉默中爆发,残暴的侵略者们啊ꓹ 你们必将走向灭亡……”
局势一时之暴动ꓹ 甚至超乎了日伪军政府的预料。
又是两日之后,甚至有多处满洲军起义,一头扎进深山老林里,打起了抗联的旗号。
眼见着局势越来越不乐观,关东军总司令部再次下令督促山本,言语之迫切,不容置喙:
满满洲动乱之源于黑河省ꓹ 黑河省动乱之源源于远东团。
91旅团与远东团之交锋无可避免,且迫在眉睫。
如今ꓹ 韩烽所建立的乌云根据地已经是震动满洲ꓹ 91旅团剿灭乌云根据地的战役同样会是八方瞩目。
91旅团部必须以雷霆之势ꓹ 直接击溃远东团ꓹ 摧毁乌云山抗日革命根据地,方能给满洲之暴动中华民众以当头爆喝ꓹ 震慑反抗。
91旅团指挥部。
接到总司令部命令的山本沉默良久ꓹ 他越发的意识到韩烽这个对手的难缠。
先是乌云抗日革命根据地的建立ꓹ 接着四处并屯部落被袭取,这才几天的功夫ꓹ 韩烽身在乌云一带,动静儿却闹到了汤原,甚至是大半个满洲去?
这样的对手若是再不铲除,山本估计自己怕是连觉都睡不好了。
他当即越发督促下属,着实执行自己下达的四条军令。
与此同时。
汤原县,乃至周围一带县城因为韩烽的一道计划而动乱起来的消息传至乌云根据地。
或许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吧,与将领们一同分享完这则令人喜悦的消息过后,韩烽却又陷入了沉思。
徐梓琳在一旁陪着,见韩烽眉头紧锁,问道:“老韩,你在想什么?”
韩烽抬头,道:“我在想,我的这条计策是不是错了。”
徐梓琳道:“怎么会错了呢?咱们来东北和小鬼子干仗,为的就是给东北的民众们带去希望,告诉咱们的民众,我们还在这里坚持着,还坚持和小鬼子做战着。
现在咱们根据地成功建立,并多次击败日军的消息传到各大县城中,指不定那里的群众们有多么开心呢!
民心就会向咱们这里倾斜,你信不信,以后甚至会有不少民众偷偷的朝着咱们根据地跑,这下子小鬼子该急眼了。”
韩烽道:“这话倒是不假,可这么一来,我也把咱们根据地推到了风口浪尖儿上。
咱们这么一闹,我有十分把握,山本那个老鬼子对付咱们的脚步怕是要提前的多了。
或许还有一个月,也可能只有半个月,甚至是明天,他山本就可能带着队伍来进攻扫荡咱们根据地。
萌寶出招:爸媽你們戀愛吧
若是咱们守不住,或者说根据地直接被山本那个老鬼子给毁掉了,咱们这不是给东北的民众们带去了更多的希望,却又同时带去了更多的绝望吗?
那就像一场闹剧,还不如没有这希望的好。”
哀家克夫:皇上請回避
韩烽说得十分严肃,可徐梓琳听着听着却笑了起来。
望着徐梓琳甜美的笑靥,韩烽也忍不住笑道:“老徐,你笑什么?”
徐梓琳道:“我在笑这可不像是我认识的老韩,我认识的老韩什么时候都是信心十足。
你问他打一场仗有几分把握,他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他有十成,因为他说过,这是一个优秀的将领该有的自信。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不止是我,所有的将领、同志们都愿意相信他们的团长。
不过是91旅团儿,有什么好怕的?
你换个角度去想,如果这一次在万众嘱目得情况下,咱们根据地偏偏挡住了91旅团的围剿,并成功地扎稳了脚跟,将根据地进一步扩大发展下去。
这对于咱们整个东北战场来说,又会起到怎样积极的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