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wh1熱門連載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二百八十八章 奈何橋下讀書-8irn7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陆家风霜河。
此时风霜河已经被迷雾环绕,一朵莲花在河面绽放。
当莲花绽放时,一个彩发小女孩在莲花中冒出。
她摸了摸肚子,感觉还需要一天多的消化时间。
“好像外面哪里有东西在召唤我,好像在让我过去。
可是感知不清楚。
而且…”
彩发小女孩碰碰指头。
出于本能,她觉得自己可能处理不了。
可是有地方需要她,身为天地唯一真神,她又不能不管不顾。
她消化了好多神力才能模糊感觉到。
想要感觉清楚,或许要完全消化。
可是处理不了怎么办?
彩发小女孩看了看后面。
然后呼的一声往前面飞去。
去找个有厉害又好说话的人帮忙。
尤其是不会凶她的。
随后天地唯一真神开始飞往陆家住宅,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
慕雪坐在亭子中,她拿着吃的喂冰凤,现在冰凤乖巧了许多。
丢根骨头都会乖巧的给你叼回来。
慕雪看着冰凤,她发现冰凤跟茶茶不太对付,两个能直接打起来。
上一世冰凤过的太好,这一世就有些惨了。
不过想想也是,上一世她可是个天之娇女,修行天赋特别高。
冰凤认她为主,自然是心甘情愿。
这一世不情愿,一下子就被当小鸡圈养。
还套着绳索。
不过这样养着也挺有意思的。
等以后没空管在放开吧。
慕雪觉得要大婚后。
冰凤十分乖巧的吃着东西,让主人看到它如此乖巧的一面,指不定主人一高兴它就不用被拴着。
一旦解开,它就能回到高贵的状态。
什么是高贵?
当然是没有套绳。
不过现在多吃点是对的,因为它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开始挨饿。
所以它吃起来特别勤快,哪怕吃的是饲料。
它要把这些记录在血脉中,告诉后代血脉。
高贵的冰凤是可以吃饲料的。
因为血脉里没有这种传承,它差点饿死。
这般想着冰凤又看到主人在投食,二话不说就吃了起来。
“说起来,豆芽好像跟着茶茶一起闭关了。”慕雪想起来她还有一只宠物。
名为豆芽的肉食花。
東方魔女傳 滇北
那是陆水送他的。
“不过豆芽的机缘确实不错,跟着茶茶闭关也好。”慕雪心里也不在意。
让豆芽缠着茶茶,她也好陪着陆水。
说起陆水,慕雪就想打个电话过去,听听陆水声音。
不过彼之海岸肯定没有信号。
所以是不可能打通的。
“一定打不通,我打打看。”
说着慕雪就拨打了陆水的电话。
然后放在耳边。
有些紧张。
很快对面传来声音。
“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听到这些慕雪就有些失望的把手机放了下来:
“就说肯定打不通。”
随后慕雪打算去陆水院子浇浇花。
只是还没有起身,她就感觉有人过来了。
还是是从天上飞过来。
陆家区域,基本没人可以飞的。
强大的不是不让飞,而是强大的都直接开空间,没必要飞。
这个貌似也能开空间。
“是在找我?”慕雪心里有了答案。
不过也有可能是闲逛,看到了她ꓹ 然后下来找她。
是的,慕雪知道过来的是谁。
不过几个呼吸间ꓹ 一个彩发小女孩出现在慕雪前方。
她看着慕雪,有些乖巧。
一过来她就四处看了看,没有那个好欺负的人类。
那个人类也很可恶ꓹ 一直诋毁她的神域。
星河鬥士
成神了也是最差的神。
“你怎么来了?”慕雪开口问道。
重生之時代巨星 四海123456
丁凉去采购了,所以慕雪不需要用心念说话。
“我…”彩发小女孩飘在慕雪前方打算说明来意。
只是才刚刚开口ꓹ 慕雪就打断了她:
“过来,坐在位置上说。”
说着慕雪就伸手牵住彩发小女孩的手ꓹ 然后让她坐在她身边的椅子上。
“头发怎么看都像不良少女ꓹ 要不要染成黑色?”慕雪摸了摸彩发小女孩的头发问道。
彩发小女孩立即捂住自己的头发:
“这样好看,颜色多,最耀眼。”
慕雪也不介意,而是把手靠在桌面上,单手拖着腮道:
冰與火之魔法騎士 巍塵
“怎么突然过来了?”
如果这小家伙无聊了,她倒是可以让茶茶起来陪她玩。
跟茶茶肯定能玩一整天。
彩发小女孩坐在位置上,碰了碰手指头ꓹ 道:
“我感觉世界某个地方在呼唤我,有人需要我的帮助。”
慕雪倒是没有说什么ꓹ 大概这就是真神的职责吧。
而通常都跟那位独一真神有关。
“可是…”彩发小女孩支支吾吾道:
“我感觉自己可能处理不了。”
“要我帮你处理是吗?”慕雪开口问道。
听到这句话ꓹ 彩发小女孩就立即换上了笑容ꓹ 不过很快她就站起来严肃道:
“身为天地唯一真神ꓹ 是有真神威严的,神当满足人的愿望。”
“那我的愿望是让我帮唯一真神做一件事。”慕雪只手托着腮看着彩发小女孩带着笑意道。
“人类当有愿望ꓹ 我当满足与你。”天地唯一真神ꓹ 颇有威严道。
慕雪也不在意ꓹ 而是道:
“是什么事?”
彩发小女孩摇了摇头:
“还不知道,等明天消化完了肚子的神力ꓹ 应该就会感知到。”
“那就明天再说。”慕雪开口说道。
对于这个小家伙,她倒是没有什么陌生感觉。
而且生活在风霜河,应该不是外人。
不然哪会在陆家随意蹦跶,连看的人都没有。
当然,这位唯一真神,怎么看也没有什么威胁。
对茶茶可能有点威胁。
————
陆水这时候来到了人群中。
他看到石碑边上坐着一位老者,老者的前方有一个身穿虎皮的女子。
妖族吗?
陆水心里有些意外。
居然还能在这里看到妖族。
这时候老者递给妖族女子一颗淡黄色的珠子,道:
“握着珠子,然后往对岸走去。
能过去便能见到今生路。
不能过去堕入忘川河。”
那妖族女子道了声谢后,便接过了珠子,而后闭目凝神了片刻,就迈步走了出去。
陆水能够清晰的看到,这个珠子会随着人的信念凝聚脚下的道路。
好像在开一扇门。
“考验的是心性?”陆水下意识道。
“如果是这么简单就好了,中途的时候会有其他东西影响着你。”边上突然有人开口说道。
陆水转头看了过去,一个颇为眼熟的人。
是一个男子,身穿暗红的宗门服饰,貌似是合欢宗的。
随后陆水就想起这个人是谁了。
海棠湖钓鱼的那个人。
这时候那个男子也看了过来,他自然也认出了陆水。
“是你?”苗瞳有些惊讶,这个人他印象老深了,钓鱼的速度简直就是开挂。
后来他买了鱼饵,怎么说呢,倒不是没有用。
而是轮不到他用。
婚心蕩漾:前夫,太兇猛
一言难尽。
抛弃这些没用的东西后,苗瞳才开口道:
“我叫苗瞳,道友呢?”
“东方皓月。”陆水开口报了名字,随便问道:
“这里的有什么不对的吗?”
对于解说这些东西,苗瞳还是非常有兴趣的:
“我来的时候这个老前辈还没有出来,是有人擦了擦石碑这位前辈才出来的。
就像阿拉丁神灯一样,道友知道吧?”
陆水点头:
“知道。”
他确实看过,他看过的东西可不少,上一世婚前婚后都看过。
有时候还带着慕雪一起看。
慕雪还表示不屑,说多大的人了还看这个。
她还说也就她这种傻少奶奶才会陪着他这个傻少爷一起看。
陆水嗤之以鼻。
每个时代都有值得关注的东西。
这不是幼稚,这是历史的进程。
慕雪那种炸药,除了爆炸,什么都不懂。
就是一天不见让人有些想念。
“在这位前辈出来后,他就说直接明说,他可以帮助来人走过奈何桥,但是他只提供帮助,能不能走过全看个人。”苗瞳继续说道。
“不能直接飞过去吗?”陆水问道。
反正都要过河,飞过去不行吗?
不过这个居然是忘川河,他还以为只是山沟。
“可以的,只是过去了,见不到今生路,而在这位前辈帮助下过去的人,也会消失不见。
仿佛今生路不在外面肉眼可见的空间中。”苗瞳说道。
他对陆水的问题,自然早有准备。
毕竟很多人过来都要问一遍。
这个时候那个妖族已经走在了忘川河上,她踏空而行,没有动用丝毫的力量,而且她的眼睛是闭着的。
“我也试过一次,感觉心无杂念就能在上面行走。
只是走到一半的时候,仿佛会经历暴风雨,如果没有稳住就会直接掉进忘川河道。
别看没多深,这下去没有一天基本上不来。”苗瞳开口说道。
陆水看了眼忘川河道,发现不浅,而且很宽。
下面的情况也无法看清,毕竟这里的光线并不亮。
“下面有什么?”陆水问了句。
“什么都没有。”苗瞳思考了下道:
“除了荒芜的土地,连个贝壳或者鱼骨都没有。
异常干净。”
陆水没有说话,而是看着走了一些距离的妖族女修,这个时候都很稳。
冷面王爺傲嬌妃 明悠
很多人都在看着,仿佛都想从对方找到经验,方便自己过去。
“今生路具体的作用,通常是显示今生成就的吧?这个有必要一定要过去吗?”陆水开口问道。
“东方道友对自己未来不感兴趣吗?”苗瞳开口问道。
陆水一时间没有回答。
他的未来他比谁都清楚,而且今生路不太可能观察的到他未来。
一旦观察到,路会直接崩溃。
他的未来,今生路承受不住。
主要是他未来的层面,不在世界范畴内。
今生路想崩溃,可能都做不到。
“看,那位仙子快走到风暴出现的地方了。”苗瞳开口说道。
说到这里,他想起了什么,继续道:
“对了,之前有两个人已经通过了奈何桥。
那两个是谁我也不认识,不过看起来一点不简单的样子。
应该是什么前辈吧。”
陆水对谁过去一点兴趣没有。
他把目光放在那个妖修身上。
此时陆水的眼眸中,有了天地之力流转。
“来了。”不多时,陆水心里暗道。
他看到有无数的杂念如同风暴涌向了那个妖修。
这些杂念在疯狂的影响那个妖修。
不过几个呼吸间,那个妖修就接纳了那些杂念,最后她脚下的支撑点轰然碎裂。
嗖的一声。
那个妖修直接掉入了忘川河道中。
“失败了。”苗瞳有些叹息。
他们想过去,真的是难啊。
不过对他们来说也挺有意思的,而且一天有一次机会。
没什么不好的。
反正都是来散心的。
陆水看着那个妖族女修掉落的方向沉默不语。
他感觉刚刚有些不太对,不过想要感受具体,需要亲自去看看。
“咦?”
就在陆水思考的时候,他突然感觉有道目光落在他身上,很后面,而且很强。
二长老?陆水心里下意识想到了二长老。
“不,不太像,二长老很少这样注视我。而且二长老虽然没什么情绪,但绝不会用这般冷漠的目光。”陆水能感觉到这目光甚至有些冰冷。
不过对方太强,如果现在对他出手。
可以说凶多吉少。
“真麻烦,一出来就遇到这种怪物。”陆水心里叹息。
至于对方到底是谁,他根本没有答案。
“东方道友要不要去试试?”苗瞳突然开口问陆水。
陆水转头看了苗瞳一眼,随后开口问道:
“一次只能一个人吗?”
“不是,多少人都可以,只是现在人少,大家默契的选择一次一个。”苗瞳开口说道。
陆水点点头:
“我去试试。”
去感受一下这个奈何桥到底是怎么回事,顺便试试能不能摆脱这目光。
随后陆水来到了老者跟前,道:
“前辈,晚辈能试试吗?”
原本一直眯着眼的老者,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陆水道:
“小友是一个人吗?”
此时真武真灵就站在陆水身后,老者自然有这个疑问。
“三个。”陆水不疾不徐的回答。
地球網遊化
“若是掉落,那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上来,三位可清楚?”老者看着陆水三人开口问道。
陆水点头表示明白。
真武真灵自然是跟着点头。
他们少爷要一个人试试他们才着急。
因为那样他们将跟不上陆水前进的步伐。
就等于失去了陆水的踪迹。
虽然没有人怪罪他们,但是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难受的。
身为随从,主子都跟没了,他们都不知道该干嘛了。
这时候老者伸手一招,一颗淡黄色的珠子从忘川河道下飞了上来。
随后停留在陆水跟前道:
“做好准备就可以出发了。”
原来珠子只有一颗,陆水心里想道。
随即接过珠子,当他握住珠子时,能清晰的感知到自己跟一股特殊的力量接触着。
而只要保持心平气和就不会断掉这种接触。
或者说连接。
“准备好了?”陆水开口问道。
他问的自然是真武真灵。
真武真灵对视了一眼,随后一同点头:
“是。”
陆水没有迟疑而是迈着步伐一步步往前方走去。
苗瞳盯着陆水的身影,他觉得对方运气很好,万一就成功了。
其他人也是看着。
“第一次看到三个人一同前往。”
“对啊,看看会不会一个失败导致其他人跟着失败。”
毕竟他们之前从未体验过多人一同前往,虽然老前辈说一个人跟一群人没有区别。
但是有些事还是要等别人试过,才能得出准确的结论。
毕竟谁也不确定老前辈会不会说谎。
陆水可没在意老前辈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他要去看看前方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快陆水他们三个就来到了忘川河道上。
陆水跟其他人不一样,他睁着眼睛看着脚下,他能清楚的感知到自己踩的不是空气,而是木材。
他正走在一座木质的桥梁上。
那种感觉就如同他脚下有一道独木桥。
“原来是这样啊,奈何桥不是不存在,也不是不在,如果我没有猜测错的话,前面应该就能直接看到答案。”陆水心里这般想着。
而后加快了步伐。
只是刚刚试着加快步伐,他就感觉一下子踩空了脚。
随后陆水有些倾斜往下。
陆水:“???”
阿勒?
在陆水懵逼的时候,倾斜没有停止,而是直接加速。
呼的一声,陆水直接从空中坠落。
陆水就这样掉下了奈何桥。
真武真灵一时间愣在原地,他们想都没想都要跟下去。
但是一时间掉不下去。
“心性,不要让心态保持平静。”真灵立即说道。
真武自然也是明白,跟着道:
“加快步伐,应该就可以下去。”
他们也无法理解少爷为什么突然掉下去,而且少爷的样子很诧异的样子。
好像是被迫的。
这是不是太早了一些?
这才走出多远?
一下子,他们就回想起了以前比较浮夸的少爷。
少爷是不是角色没切换好?
挣扎了一会,真武真灵终于跟着掉了下去。
他们只希望别跟丢了他们少爷。
而在后面看的一个个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掉下去的速度是不是快了?”
“年轻人可能恋爱了吧。”
“有道侣的人真是可怕,毁前程。”
“你们懂什么,两个人的世界,其他人都是傻子。”
“……”
“什么傻子,你们没看到后面那个合欢宗的吗?脸色那么苍白。”
“合欢宗听说是为了修炼。”
“这样吗?说起来合欢宗大门大派的,他们宗主到底是男是女?”
苗瞳:“……”
为什么每次受到迫害的都是他?
上次钓鱼是这样,这次东方皓月走个奈何桥也这样。
这次他可什么都没做啊。
不过东方皓月真是奇怪,居然那么早就掉了下去,运气明明那么夸张,
苗瞳不懂,但是他觉得还是离这些人远一点。
万一来问他们宗主是男是女就不好了。
他也不知道。
宗主超级神秘。
……
在远处的土地,一位少女站在那里。
她脚下的土地仿佛沾上了一层冰块,寒冷的气息在她周身涌现。
此时她冰冷的神情中,有一些,愕然。
陆水掉下了奈何桥,很突然很让人惊讶。
“他掉下去的瞬间,自己都有些不信,好像是因为着急的缘故。”冰海女神无声自语。
说实话,看到陆水掉落的瞬间,她内心有些接受不了。
这么快就掉下去?
这个距离她是第一次见。
可她怎么看都不觉得对方是故意的。
但是她都已经来了,必然要看一看对方走今生路。
如果最后陆水过不去,那么她就要动用力量,为所有人搭桥。
“神众七大主神之一的冰海女神,什么时候对普通人感兴趣了?”突然的声音在冰海女神身后响起。
是女声,有些稚嫩。
小孩?
“能无声无息出现在本神的身后,而且还是孩童的声音,整个修真界也没有第二位了。”说着冰海女神转头望了过去。
看到的是一位身穿白色大衣的小女孩。
她双手插在衣袋中,一脸的平静。
光以气质来说,绝不比冰海女神差分毫。
而且更加可爱。
“陆家二长老,陆有婷。”冰海女神看着二长老,冷声道。
只是陆家二长老,她不担心。
但是让她在意的是,陆家大长老陆无为会不会在这里。
二长老看着冰海女神,随后一步迈步,直接来到冰白女神不远处:
“不用四处感知,大长老不会来。”
“你不是我的对手。”冰海女神看着二长老说道。
她的意思很明显,没有大长老撑腰,一个陆有婷不敢对她如此随意。
“毕竟我在陆家,只是负责后勤。”二长老轻声道。
对于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二长老不在意。
她在意的是,刚刚冰海女神在看陆水。
神众对他们陆家确实有仇。
但是一位主神,哪怕是分身,也不可能亲自来看他们陆家的少爷。
“她发现了陆水的不正常?要来亲自确定?”二长老心中有些顾虑。
她无法知道对方究竟是怎么想的。
所以她不得不放弃寻找彼岸花,过来查看。
要知道,神众绝对不希望陆家出现一位有史以来最强的天骄。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多虑了。
“陆家大长老不来,你不担心自己有危险吗?”冰海女神开口问道。
她其实也很惊讶。
“陆家二长老都来了,她看到了我在注视陆水?
看来陆家比我预想得还要重视陆水。
他们也很在意陆水在今生路的表现?”
冰海女神有些看不懂。
连陆家都要来查看陆水的今生路,陆水真的会有问题吗?
还是说陆水有问题,他们才要看?
*****
说明下,活动是需要留言参加,不然不算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