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koeg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線上看-1063、放手一搏讀書-a3y5r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虽然只是调侃,但是大家其实都已经从顾晨的意思中了解,如果换个角度来思考问题,许多看似不可能完成的情况,其实也可以完成。
只不过大多时候,大家喜欢从问题本身来调查。
顾晨也非常清楚,凶手之所以摆出迷魂阵,也是为了钓你上钩,让你顺着凶手的意思去调查。
本身就是陷阱,就别指望能从凶手的陷阱中找到问题的关键。
因此顾晨的做法就是跳出陷阱本身,从关联入手。
根据时间线进行推导。
很幸运,顾晨找到了问题的关键,那就是问题出在前台那里。
女前台是唯一可以将这些关联线连接起来的那个人。
顾晨抬头看着大家,说道:“现在返回富贵宾馆,找到那个女前台和经理,这两人肯定有问题。”
“那还等什么?”刘家驹此刻早已是迫不及待。
要知道,这或许已经无限接近于真相。
“王师兄。”顾晨回头看着王警官,说道:“王文志这里……”
“我知道,交给我跟陈警官好了,你们赶紧去富贵宾馆。”王警官知道顾晨要交代什么,也是极力配合。
有了王警官这头的配合,顾晨淡笑着回道:“那行,剩下的交给我们。”
……
……
带着刘家驹和卢薇薇,大家再次来到刚才的富贵宾馆。
此时案发房间已经被丁警官等人封锁起来,现场也得到保护。
郝佳佳的尸体被抬走,交给市局技术科进行检测。
而此时此刻,巡逻队的丁亮跟黄尊龙,也都带人过来增援。
拜見教主大人
两拨人同时在宾馆门口下车,碰个照面。
“顾晨,我们过来帮忙了。”丁亮下车便说。
顾晨拍拍他肩膀:“刚想找你来着。”
“那需要我们做些什么?”黄尊龙加快脚步问。
顾晨淡笑着说:“跟着我就行,听我安排。”
“行。”黄尊龙无所谓,反正过来也是帮忙。
顾晨没有去其他地方,而是直接迎着女前台走了过去。
先前女前台已经在酒店房间内受到惊吓,现在看上去还惊魂未定。
但是根据顾晨之前的推理,大家现在对女前台也是抱着怀疑的态度。
因此女前台在众人面前各种表情,似乎根本骗不了大家。
见顾晨已经来到面前,女前台这才又道:“警……警察同志,你……你们怎么又回来了?是现在还没处理好吗?”
“如果处理好了,能不能让我们的保洁阿姨上楼清理?不打扫卫生,对我们宾馆的生意影响很大。”
“别紧张。”见女前台说话声音都带着颤抖,顾晨安慰着道:“现场暂时不要乱动,你跟我同事一起,把刚才那位经理也找过来。”
“找经理?”闻言顾晨说辞,女前台顿时心里咯噔一下。
不过她很快平复下心情ꓹ 这才又道:“那……那要稍等一下。”
“找到了,直接带他上来。”顾晨也没在现场过多停留ꓹ 示意丁亮跟黄尊龙跟着她。
丁亮跟黄尊龙都是顾晨的老室友了,顾晨一个眼神,两人立马清楚ꓹ 这个女前台有点问题。
于是二人点点头,直接来到女前台面前。
顾晨则带着刘家驹跟卢薇薇ꓹ 继续来到案发现场。
此时此刻,郝佳佳的尸体已经抬走ꓹ 丁警官ꓹ 吴小峰正在对现场进行保护。
见顾过来,丁警官一脸好奇,问他:“你怎么又回来了?在王文志那边有突破?”
“可能吧。”顾晨并没有把话说太死。
直接带上脚套、手套、头套跟口罩。
一番全副武装后,这才走进房间,直接对着窗口走去。
絕品痞少
现场情况和之前一样,屋内充满着血腥味。
窗户此刻依旧处在关闭状态……
顾晨轻轻打开窗锁,将窗户推开ꓹ 探出头,左右观望一番。
負心首席:千金大小姐 秦雙
瞬间发现一个有意思的情况。
無敵神相 水滸
櫻花戀:蘿莉後媽
左右两侧的房间ꓹ 窗户外侧都有一个共有的横梁结构ꓹ 如果人要站在外头ꓹ 可以轻松达到隔壁房间。
想到这里ꓹ 顾晨二话不说,直接将窗户推到最大ꓹ 随后就要翻阅窗户。
看到这一幕的卢薇薇ꓹ 赶紧冲上去ꓹ 一把拽住顾晨的胳膊:“顾师弟,你这是干什么?”
“没事ꓹ 外头可以站人。”顾晨下巴撇撇外头。
卢薇薇扭头一瞧,这才松上一口气,可依旧叮嘱道:“你这么爬窗户,万一没抓稳怎么办?必须绑跟安全绳。”
“没关系的,我会小心谨慎的,在警校,我的徒手攀爬技术,向来都是第一名。”
“那也不行,反正你不系安全绳,我就不让你翻窗户。”
虽然知道顾晨徒手攀爬比较厉害,可这高度,万一有点闪失,那可不是开玩笑。
并不是不相信顾晨,但卢薇薇更相信拥有安全措施的情况下,完成这种调查任务。
刘家驹捂嘴偷笑,也是提醒着道:“顾晨,还是依了卢警官吧,把安全措施给做好。”
“行吧,那得去车上拿工具。”顾晨有些小无奈,不过也清楚,这是卢薇薇替自己着想。
吴小峰直接举手道:“你们等我一下,我去拿。”
见吴小峰要走,顾晨又道:“另外,问前台把门卡也带上来,我要去隔壁两间房看看。”
“没问题。”吴小峰点点头,直接一路小跑着出门。
重生女修仙
没过多久时间,吴小峰,丁亮和黄尊龙三人,一起将女前台和经理,带到了案发现场。
同时,吴小峰也将安全绳带了上来,直接帮顾晨扣在身上。
这套安全绳,还是问消防要来应急的,平时很少使用,如今却派上了用场。
顾晨扣好装备,对着女前台道:“用你的门卡,把隔壁两间房门打开。”
“啊?”闻言顾晨说辞,女前台目光一怔。
卢薇薇则赶紧提醒道:“叫你把隔壁门打开,赶紧的。”
话音落下,便直接推着女前台出门。
高瘦经理看到这一幕,整个人也是不由一愣,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卢薇薇首先安排女前台将右侧房门打开,但并没有让女前台进去,只是让她待在门口。
而自己则穿戴好装备,走进去给顾晨开窗。
此时此刻,身上绑着安全绳的顾晨,也正好沿着案发房间的窗户,一起来到了右侧房间的窗前。
从这里进入房间,可谓是易如反掌,但顾晨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对着窗外位置进行检查。
顾晨在外,卢薇薇在内,两人里里外外的检查窗台,最后得出的结论一致,这里并没有攀爬过的痕迹。
“难道是左侧房间?”顾晨随后看了眼身后。
窗外凸起的横梁结构,只能连接这三套房间。
如果右侧没有,那必然是左侧。
顾晨心中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至少认为,其中一间必然会有所发现。
此时此刻,卢薇薇再次配合着顾晨,让女前台用门口,将案发现场的左侧房间门打开,再次来到窗台位置。
这次,顾晨只是刚刚驻足,便有了一些新颖的发现。
窗台上的灰尘,相比较右侧房间,是明显被人清理过的。
想到案发房间的窗台,跟这间房的窗台类似,都是窗台灰尘被清理,而唯独右侧房间没有,这显然说明,案发房间跟左侧房间有关联。
擦拭掉灰尘,无非就是让警方发现不了脚印的踪迹,毁灭证据的意图明显。
将窗户打开到最大,顾晨直接跳进房间。
此时此刻,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似乎就飘散在空气中。
顾晨全神贯注,开始沿着气味开始寻找。
见顾晨如此,站在一旁的卢薇薇,似乎也有同样的感受。
可就在卢薇薇蹲下身搜索的同时,发现床底下有件蓝色的布料。
再趴下身一瞧,一套蓝色工服就藏在床底。
“顾师弟。”卢薇薇对着顾晨招招手:“你看床底下。”
顾晨闻言,首先瞥了眼站在门口的女前台。
此时的女前台,脸色一片苍白,看到卢薇薇周到线索的同时,眼神开始飘忽不定。
靈胎
顾晨将这些细节记在心中,直接趴下身,将床底下的蓝色工服抽了出来。
此时此刻,一件沾满血迹的蓝色工服,直接出现在二人面前。
卢薇薇眼眸一眯:“难道……这就是凶手作案时所穿的那件衣服?”
“可能是。”看着满是血迹的工服,顾晨给出自己的解释:“凶手在作案时,的确有可能穿着这套工服,以免血迹沾在自己身上。”
“这样一来,一旦作案之后,他便可以潜入道隔壁房间,迅速换好其他服装,然后将工服藏在床底下。”
也就在顾晨解释的同时,其他同事也都来到门口。
刘家驹听闻情况后,也道:“还有一点,凶手如果要利用这套房间隐藏作案服装,那必定要定下隔壁这间房。”
“没错,丁亮也是赞同道:“只要查一查是谁订了隔壁房间,那么就可以找到凶手。”
顾晨站起身,对着女前台道:“所以,这间房是谁开的?”
“我……我不知道。”女前台见状,此刻也是低头躲避,不敢直视顾晨的双眼。
顾晨指着从床下搜出的衣服,也是一脸认真道:“这工服上的血迹,我们可以马上送往市局技术科,检测一下是否是死者郝佳佳的血迹。”
“不过我也相信,这应该就是她的血迹,而这间房,无疑就是凶手用来藏匿作案服装的地方。”
“凶手在这里换下服装,穿着其他衣服离开房间,可如果要想不被人发现,那么必定要定下这间房。”
走上两步,顾晨来到女前台面前,又道:“可你作为前台,你会不知道这间房是谁开的?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你订的吧?”
“啊?”被顾晨问的如此直白,女前台赶紧摆手:“不不,不是我,怎么可能是我呢?”
“怎么就可能不是你啦?给顾客开房,不是你的职责所在吗?你会不知道是谁开的房?这不搞笑吗?”
卢薇薇也是从女前台的眼神中,看到了她的恐惧。
现在这种情况,拼的就是心理素质。
如果说之前大家被真正的凶手设计,让所有人陷入到凶手特地指定的陷阱里,一切都在凶手的掌握范围,凶手或许不会那样紧张。
可现在不同,现在顾晨通过跳出思维,从关联入手,反向推理出整件事情的关键人,也就是女前台。
再根据自己模拟凶手作案的手法,成功潜入到凶手藏匿作案服装的房间。
如此一来,在顾晨已经掌握到足够线索的情况下,即便拥有再强的演技,也无法做到直视顾晨的双眸。
心里防线崩溃是迟早的事情。
在此情况下,女前台要在卢薇薇手里拿到S卡是不可能的。
“是你,或者是那个真正的凶手,对吗?”顾晨再次上前一步问。
女前台吓得向后一退,整个人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刘家驹见状,也是发表意见道:“你现在说还来得及,要知道,开房应该有记录,要查一定查得到,你也不用再为凶手做掩护啦,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你是帮凶。”
“我?”被刘家驹一说,女前台更加慌张了。
可她就是不说,整个人已经是破罐子破摔。
虽然知道,警方现在已经清楚自己的身份。
可女前台不甘心。
而此时的顾晨提着带血的功夫,走到男经理面前,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套工服应该是你穿的没错吧?”
“这……这怎么可能?”见顾晨将矛头指向自己,男经理顿时也慌了。
开始顾晨指出女前台的可疑之处时,男经理还勉强能保持淡定,可现在,他也不敢直视顾晨的双眼。
顾晨淡笑一声,继续解释:“你可不要低估我们警方的检测能力,只要这套衣服被你穿过,我们完全可以在你身上找到线索。”
见男经理慌张的同时,顾晨猛的抓起男经理手腕,将他右手向上一提。
顿时发现男经理右手大拇指跟食指之间,明显有道红色印迹。
再将男经理左手抓起,甚至在左手手掌之间,还有几道轻微的刀痕。
从伤口程度来看,都是新伤口。
窺憶 Judone
顾晨抬头问他:“你这受伤的刀伤是怎么回事?”
“不……不小心切水果弄伤的。”
“骗鬼呢?”男经理话音刚落,卢薇薇便直接怼了回去。
随后学着顾晨的样子,一把抓起了男经理左手。
仔细一瞧,卢薇薇笑孜孜道:“你这伤口,可不像是切水果弄伤的,你看看,切水果是绝对不会弄伤这个个部位。”
“只有在右手拿着凶器,左手勾住受害人的同时,完成割喉动作的瞬间,才有可能因为受害人的剧烈挣扎和抖动,不小心划伤自己的手掌,我说的对吗?凶手先生?”
“啊?”被卢薇薇的话吓一跳,男经理赶紧向后一退,于是摆摆手,又道:“你们搞错了,你们的确搞错了,人真的不是我杀的,我没有杀人。”
魚水沈歡
“别装了。”顾晨见他不停嚷嚷,也是提醒着说:“在你没有合理解释之前,你是没办法洗脱罪名的。”
走到男经理面前,顾晨又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那个真正的凶手。”
“你利用跟女前台同事职务上的便利,开好案发现场隔壁的这间房,随后在郝佳佳前来开房时,故意将隔壁房间开给她。”
“而此时,你就已经躲在房间内,手持凶器,等待着猎物上门。”
见男经理额头上冒着冷汗,顾晨又道:“你在郝佳佳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从橱柜里冲出,从身后一刀要了她的小命,然后就跟我刚才所掩饰的一样,翻窗逃走。”
“可你们这家宾馆的结构非常有意思,外头的横梁可以横跨三个房间,只要翻窗出去,完全可以来到隔壁房间。”
鏈絕戀真 花若秋
“从而达到你杀人逃逸的目的,之后你再换下带血的服装,假装没事一样继续上班,我说的没错吧?”
“呵呵。”男经理干笑了两声,强装镇定道:“你有没有搞错?隔壁得案发现场,是一间密室,当时的窗户是内部反锁,这点你们去过现场,应该很清楚才对。”
“可如果是一间密室,我又怎么可能从房间里出来?”看了看周围的众人,男经理摊开双手淡笑着说:“所以我根本就不是凶手。”
闻言男经理说辞,顾晨只是干笑两声,感觉这男子心理素质还不错。
事情都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他竟然还能淡然处置。
从这点来说,他跟那位已经拿不到S卡的女前台相比,演技至少是过关的。
可演技毕竟是演技,经不起事实的推敲。
即便自己有再华丽的借口,在证据面前,还是会路出马脚。
顾晨走到他面前,平视着男经理双眸,说道:“你真想知道为什么我认定是你吗?”
“真想知道。”男经理似乎化恐惧为力量,此刻准备放手一搏。
在男经理看来,至少自己还有最后一次狡辩的机会。
然而顾晨此时却指了指自己胸前的执法记录仪,说道:“知道为什么我们警察在办理案件时,一定要佩戴执法记录仪吗?”
“为……为什么?”男经理一脸哆嗦的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