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kaq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權國-3620 劍的記憶熱推-vymwb

權國
小說推薦權國
“你就不怕,我不是你要送的那个人?”杜宇神色从容的看着明月未央,并没有立即接剑的意思
“这把剑插在弃剑石上三百年,如果能够谁都拿走,早就拿走了”明月未央闻言却是释重负的暗松一口气,
“哈哈”杜宇笑了起来
虽然双方气氛表现的很平淡,但明月未央此刻的背后却是一阵阵的冷意,眼前这名年青的不像话的青年,看似无比平庸,但是周边那能够侵寒骨髓的冷雾,却是不断朝着青年人身边聚涌而来,在他的感知里,眼前的青年人就是一片深不可测的大海,自己修炼自天庙特色的探查磁力,在对方面前就直接被吸收掉了,、
站在此人面前,自己就像是当初面对那块弃剑石一般,茫然无措
这种感觉很奇妙,不是眼睛看到,完全是一种感觉,从登上这座岛上那一刻,明月未央就已经感觉到,这里跟天庙绝对有着联系,站在岛上,那扑面而来的磁力,简直就跟在天庙腹地内一模一样,在天庙腹地,他所见的,他相信这座岛上,也会一样见到,
所以他能够感知到圣门台阶的存在,因为他能够感觉到圣门台阶周边的磁场,而此刻,他却看见了一个自带磁场的人,他有一种感觉,天庙的真相只有真正的天庙人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却对于天庙的熟悉似乎还在自己之上,不可能的,知道天庙秘密的不会超过五个人ꓹ 而真正知道天庙所在的,每一代也就两三人而已ꓹ 但是真正能够进入天庙的,却从来只有两人,一个是几乎不露面的天庙大祭司ꓹ 一个就是天庙大祭祀所选的继承者,他们才是天庙的真正守护者ꓹ 也是天庙的囚徒。
武道天尊 荒野之鴻
“这事不好笑”明月未央脑门上都是青色
杜宇突然叹息了一声“算了,把剑给我ꓹ 我给你自由ꓹ 天庙的人都是可怜虫、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谁愿意待在天庙,算起来,我跟天庙也算是有缘分,就像三百年前,是我让那个叫张玲儿的女人能够挣脱天庙的影响,回到中比亚去“
娘子且慢行 璞玥
“张玲儿。。。”
明月未央本来平静的脸色猛地一变ꓹ 呼吸微微颤抖,眼睛盯着杜宇亮的怕人
张阀已经消失三百年ꓹ 当初的张阀早已经被赐名明月ꓹ 知道张玲儿这个名字的ꓹ 这个世界上怕是只有两人ꓹ 一个是自己,另外一个是现任天庙大祭祀ꓹ 而天庙大祭司都还是通过天庙所存的记录才知道这个名字ꓹ 才确认了自己天庙后裔的身份ꓹ
可在对方口中,张玲儿三个字如此轻松!
“小哥哥ꓹ 天庙是可怜虫这种话,你也能说出来,你是多无知啊。。。。你知道天庙有多大,多厉害吗”
尽管已经被眼前的突发情况看的发懵,深知天庙势力有多强的黛兰又嗔又好笑的说道,就算她黛兰,也是在天庙修习过的,否则怎么能够请动天庙高手张林峰作为自己的保护人,但是想到张林峰被杜宇一掌打晕死过去,后面的话就有些说不出来了
“陛下,天庙确实是很强“墨桑也是一脸难看的低声提醒,为一代皇帝陛下对天庙的蔑视感到尴尬,他说道”天庙信徒遍布各大陆,最鼎盛时期,帝国境内超过一千个城市都开有分庙,天庙所在的云中城,更是各大陆人心中无可替代的武道圣地,天庙甚至对外开放禁地弃剑石给人参悟,还有传闻中陛下的佩剑就插在弃剑石上,仅仅这一点就足以每年前来朝圣的人何止百万,就算是我们暗刺,一般情况下也不愿意得罪天庙,每一个从云中城出来的天庙高手,在大陆都有着极为崇高的声望”
“呵呵,天庙搞得那么声势浩大,无非是想要掩盖天庙真正的秘密罢了”
杜宇眼睛微眯了一下,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应该是天庙受了什么刺激,或者也是为了转移其他势力对于天庙真正秘密的试探,干脆就将弃剑石全面对外开放,仍人参悟,没想到自己的佩剑竟然插在弃剑石上,还被当成了圣物!这应该是自己返回那个时代后的事
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杜宇一时有些迷惑,但也不想辩解,他看向明月未央,答案就在眼前,自己何必还去找其他人,自己既然安排天庙送回佩剑,那么就一定会告诉自己佩剑留在弃剑石上的原因
“你说的没错。。。天庙人。。。。。确实是可怜虫!”出乎墨桑和一脸愤愤的黛兰,明月未央昂首看天,满是悲凉,凄冷的一字一句说道“此剑插在弃剑石上三百年。。。。这才让天庙在三百年间,连续出了四位剑圣,而我为了某件事,遵照先祖的方法,从弃剑石盗走了这把剑,随后天庙就对外宣布弃剑石已经废弃,甚至为了洗清嫌疑,将数百年禁地的弃剑石开放成了旅游景点,你知道是为什么吗!“明月未央神色平静,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手中这把据说传承自帝国一代皇帝的绝代凶器,呼吸还是忍不住停顿了一下
“我就说天庙为什么会将弃剑石如此禁地全面对外开放,甚至还搞成了景观,原来是因为你!”墨桑一脸感慨,身为那一代的武技强者,对于天庙弃剑石,谁不向往,据说有人参悟弃剑石成功,一天之内迈入武道巅峰,也有说弃剑石内藏有天庙最大的秘密,就算是暗刺,当初也是秘密研究过的,但是最终毫无结果
“应该是害怕被人发现皇帝佩剑被盗,所以干脆开放的吧”黛兰已经是弃剑石开放后三十年的年轻一代,对于天庙弃剑石的向往就少了很多,对于天庙弃剑石,更多是当一种游资谈论罢了,又不是没去过,不过就是一个乱刻乱画的大石盘罢了,什么能够让人一夜入巅峰的弃剑石,还不是为了吸引游客打出来的噱头
“还能是什么,无非是有修习者发疯了呗”
杜宇嘴角不屑的撇了一下嘴,他知道自己的佩剑为什么会在上面了,弃剑石拥有迷惑他人心神的磁场,如果不知道灵气的运转路线,很容易神经错乱,而返回后的自己,应该是足以破掉这种磁场了,但是没有了磁场的弃剑石,那就真的只是一块石头,所以干脆用自己的佩剑,削弱弃剑石的磁力影响,
“不错,是有人又开始发疯了,而且还一连造成数十人的伤亡”
明月未央声音顿了一下,目光看了一眼墨桑,才继续说道“此剑,一般人只是靠近,都会受到影响,更不要说据说此剑随同帝国一代皇帝征伐天下,杀人无数,上面据说也是冤魂无数,是真正的绝代凶器,被一代皇帝当做承诺的一部分,插在弃剑石上三百年前,为天庙镇压弃剑石那让人会陷入沉迷的磁场,才让天庙在这三百年里奇迹一般出了四位剑圣,真正奠定了天庙武道圣地的地位”明月未央心有余悸的嘴角苦笑”所以天庙只能封闭弃剑石,结果依然还是有人窥视,最后干脆全部开放,当做旅游景点,才算是在无人窥视弃剑石,也在没有人会修习发疯了“
“这就难怪,我就说当初就算你已经是武道巅峰,但也绝对无法以一敌六,结果我们六人中两人突然发疯开始攻击其他人,如果不是我和耶和华跑得快,怕也是一样陷入自相残杀中,本来还以为是你的秘术,原来是因为这把剑!“墨桑咬牙切齿的愤恨说道
当年一战,几乎是算是暗刺高层团灭,即使是三十年过去,当初的诡异一样让他感到头皮发麻,这是他为什么第一眼看见明月未央就表现的如此失态的原因,
“伤了你们,我也不好过好吧!否则也不需要在天庙封闭三十年”明月未央目光扫过墨桑,一脸叹息
“这剑。。。竟然已经灵气化。。难怪当初要把剑插在弃剑石上,我倒是忘了,那弃剑石具有凝聚灵气的功能,虽然慢了点,但三百年的时间也够了。。。”杜宇的手指握住了佩剑的剑柄,心神也是忍不住一震,“你们不要靠近,这剑已经异化”杜宇说着,双目一闭,体内的死灵雾气全力运转,
弃剑石三百年灵气,在转换中疯狂涌入杜宇的身体
“呜呜呜”似有不甘,绝望,挣扎,
只听黑色剑刃在诡异的扭曲下突然爆发出一股奇异的撕裂声,犹如呐喊,狰狞,更是在这一刹那,周边所有人都突然然出现了一股说不出来的烦躁,这烦躁就像是凭空滋生,仿佛自身的气血不受操控,要离开身体飞向高处,让人烦躁到了极点
“噗”实力最低的黛兰直接跪在了地上,白玉般的牙齿要在圆润的嘴唇上,鲜血从嘴角破口流下,手指重压在地上,强行不让自己昏迷,但看其样子,似快要坚持不住。
“就是这个。。。最开始时是让人烦躁,在后面就会让人出现幻觉,似乎周边都是敌人!”墨桑脸色惨白,连忙运转体内的灵气对抗,三十年前的惨痛记忆,似乎一下回到了他的脑海,那是一个年约三旬左右的男子,他面无血色的歇靠在一处树干上,左臂已经血肉模糊,但其右手却是紧紧的握住一把黑色的剑
而在他的前面,暗刺六大高手突然发疯一般扑向旁边的队友,猝不及防下,六人的中的两人被当场刺穿了胸口,鲜血炸裂
“结束了么……可我……还能战……我!”他眼中的一切,在这一刻似缓慢下来,他的耳边听不到任何声音,但他的双眼,却是盯着那临近的敌人的身体,剧痛化作了杀机,在其全身鲜血四散间,他手中的长刀刺入敌人的胸口,“快走,马上走啊!”手捂着胸口的同伴,传来瞭首虚弱的声音,鲜血的红模糊了墨桑的视线。。。。。。
“就是这个妖物,它要出来了,绝对不能让它出来,快,只有圣峰才可能压制它!”
听到剑刃上传来的撕裂声,明月未央本来平静的脸色大变,双眼满是充血的血丝,歇斯底里的沉声道,他的手掌在流血,是他的手指抓破手心所致,只有这样,他才能够保持清醒,
那场让他登上了武道第一人的大战,让他名动天下,但也从此消失,很少有人知道,没有这把传说中的魔剑,他就算是武道第一人也挡不住上千热火器的密集袭击,而这把剑插在弃剑石上三百年早已经变成了神奇,不但锋利无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此剑三百年经受磁场洗礼,早就犹如被弃剑石同化了一般
以天庙秘术发动的磁场共振下,在一定范围内就会给人造成神经错乱,出现重重幻觉
所以他能在百余枪手的乱射下,从容割下哈松里格的头颅,面对帝国暗杀机构的暗刺本部六大高手尽出,他明月未央依然从容,就算明月未央已经是武道巅峰,但也顶多就是一打二的水准,可是有了这边能够迷惑心神的魔剑,他不但反杀暗刺六大高手,还造成暗刺元气大伤,而且还从数千人的包围下突围而去
没有这把剑,就没有他明月未央
如此神物,谁肯从容让人,但他明月未央可以,因为此剑对他已经是一种累赘
冒牌高手異界遊
此剑在弃剑石上三百年,引导出了四位剑圣,已经成妖,明月未央三十年前就名动天下,现在相貌看似只是中年,实际年级已经是六十岁,天庙只会让减缓容貌衰老,但并不会增加生命,躲藏在天庙三十年,什么壮志凌云都已经消磨殆尽,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只是希望离开天庙,哪怕只是离开天庙十天也行,哪里实在是太孤单,太寂寞,但是他不敢离开,不仅仅因为天庙的诅咒,还因为这把剑,此剑已经不是剑了,而是一个妖物,如果找不到归剑的人,他已经抱了与剑一起走上罗本萨姆岛圣峰的打算,
他不是帝国王室血脉,上圣峰必死,但他也相信,这里和天庙同出一脉,圣峰一定能够压制此剑,
时间快速流逝,一息息间,黑色的皇帝佩剑挣扎幅度越来越大,甚至几次想要从杜宇手中挣脱,渐渐有一股极为恐怖的气势正慢慢的酝酿着,带着一股绝杀的疯狂,
“杀!杀!杀!”
“毁我家园者,杀!!”
閃婚總裁狠狠愛
“屠我族人者,杀!!”
“戮我族群者,杀!!”
萬法獨尊 寂滅前塵
錦此一言
“死亡,算得了什么!为家园而战,为部族而战,为子女而战,为了家族而战,这,就是人生中最璀璨的一刻!,凄厉呐喊中传来了哭泣,那哭泣之声回荡,更夹杂了一声声呼唤。他们在哭,为了那保护他们的男人,为了那保护他们的父亲,为了那保护他们的军人,哭泣……哀伤的呜声,随着风飘起
大军所过,尸横遍野
“天为什么是蓝的……是不是因为在那里,是母亲在望着我们……夜里的星为什么眨眼……是不是祖辈在那里,望着我们……”无数轻声的呢喃声音融合在一起,渐渐地化作了低沉的音浪,透出一股悲苍,但在那柔和与悲哀中,却是蕴含了一股说不出的思绪,这是一场场战争的呐喊,乱箭入瀑,手里拿着一把刀剑,带着坚毅,带着悲壮,疯狂的厮杀。不能退后,身后就是族人
刀光剑影,尸山血海,残城断壁,帝国黑色铁甲的狰狞寒光,这是这把剑的记忆,跟随在一代皇帝身边,见得太多,帝国扩张本就是屠城灭族无数,如果换成其他人,可能早就受不住这样凄厉的景象冲击,可是此剑握在杜宇手中,这些对于杜宇而言,毫无冲击感,
因为他就是帝国一代皇帝!
轻微的抖了抖手中呜呜哭泣的佩剑,那熟悉的感觉,让黑色软剑摄入心魄的呼啸声一下停止,杜宇嘴角微微撇了一下“你就是一把剑,那么多愁善感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