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g9la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第二百零六章:你當真覺得,朕不敢換儲君?【新書求一切】分享-ruiob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推薦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青云道宗。
萧暮雪喝着酒,眼神当中充满着疑惑。
她很好奇,堂堂夏帝怎么会来这个地方。
不过一瞬间她猜想到了什么。
“十皇子吗?”
她眼中露出一抹好奇之色。
但紧接着,萧暮雪咕咕咕的灌了口酒,心中不禁喃喃自语道。
“不会苏长御当真是十皇子吧?要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有趣了。”
萧暮雪心中如此想到。
只是下一刻,她又不禁摇了摇头。
“不过眼下长御是不是十皇子已经无所谓了,仙王遗迹的事情,才是最大,希望不要被别人摘了果子吧。”
萧暮雪喃喃自语,过了一会,她一语不发,朝着宗门走去。
不多时。
聚塔稱尊 辛老五
萧暮雪来到了青云道宗。
道宗的大变样,让萧暮雪微微一愣。
尤其是看到太华道人在哪里各种指挥,萧暮雪便不由更加感到古怪了。
“暮雪,你也来了?来瞧瞧,咱们宗门如何?”
看到萧暮雪出现,太华道人有些惊讶,随后走来,激动无比地指着这些建筑说道。
“掌门,说实话,你这是借了多少银两?”
萧暮雪询问道。
一瞬间太华道人脸色有些难看了。
什么叫做借了多少银两?
我太华是那种人吗?
看着太华道人这般模样,萧暮雪没有继续纠结这个话题了。
“小师弟回来了吗?”
萧暮雪随意问道。
“回来了,你找他有事?”
太华道人有些好奇道。
“恩。”
萧暮雪这趟回来,的确是要找叶平,因为有件事情,必须要让叶平去做。
“那我劝你最好还是别找了。”
太华道人意味深长道。
“为何?”
一瞬间,萧暮雪有些好奇了。
“平儿回来的时候,为师帮她算了一卦,发现平儿最近可能有大难。”
“你不会是想要让他出去吧?要是这样的话,为师第一个不答应。”
太华道人神色无比严肃道。
我們之間沒有愛 花之心戀
“大难?”
萧暮雪微微皱眉。
瓶裝惡魔 nailuo
“是啊,我给他占了一挂,卦象是大凶,为师这段时间,正在想办法,帮他化解这段卦象。”
太华道人点了点头,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萧暮雪当下松了口气。
显然自己的事情,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暮雪,你作甚?你可别去找平儿,你自己三天两头不回宗门,在外面估计惹是生非,可别带着叶平一同出去惹是生非啊。”
此时ꓹ 还不等太华道人说完话,萧暮雪便已经离开ꓹ 让太华道人有些急了。
叶平实打实有大凶之卦,万一真带出去了,遇到麻烦ꓹ 谁能负责?
然而,萧暮雪压根就没有理会太华道人ꓹ 径直离开此地。
青云后崖。
萧暮雪缓缓走来。
她看着后崖上的叶平,神色之中ꓹ 不由充满着疑惑之色。
因为她实在是看不懂叶平这是想要做什么?
只是萧暮雪没有打扰叶平ꓹ 而是坐在一旁,静静观看。
她这次过来,其实是有一件事情找叶平帮忙的。
与其说是找叶平帮忙,倒不如说是送叶平一桩机缘。
仙王遗迹要出现了。
这是五大王朝都梦寐以求的遗迹。
本来找到仙王遗迹,也与叶平没有任何关系,可当他们发现这仙王遗迹,蕴含着上古锁灵大阵。
踏入遗迹之中ꓹ 无论你多强,修为都会压制到金丹境。
也正是因为如此ꓹ 现五大王朝ꓹ 以及各大势力ꓹ 都在竭尽全力培养金丹天骄。
距离仙王遗迹开启ꓹ 还有一年的时间。
二少爺的寵妻日常
萧暮雪这次过来,就是要带叶平进行魔鬼训练。
因为她相信叶平的实力。
此时此刻ꓹ 萧暮雪注视着不远处的叶平ꓹ 她眼眸之中ꓹ 闪烁金色光芒,一瞬间便看透了叶平。
“气血如真龙ꓹ 道法如古钟,小师弟到底再修炼什么功法啊?”
“无论是肉身还是道法,都强到不可思议。”
“纵然是天骄,一般来说专修一种,都无法达到小师弟的程度。”
萧暮雪心中震撼。
叶平无论是肉身还是道法,都是极强的那种。
这很不可思议,甚至说这就是个怪胎。
唯独让萧暮雪有些沉默的是,小师弟为什么在这里不断拿剑和放剑啊?
这是在搞什么?
这也能悟道?
她眼神当中满是好奇。
就如此,足足过了两个时辰。
此时此刻。
大夏皇宫内。
太子夏乾正端坐在大殿之中。
大殿之下,一个太监正站在下方,毕恭毕敬地谄媚道。
“恭喜太子,贺喜太子。”
太监跪在地上,显得无比激动。
“哦?李公公,有什么大喜的事情啊?能值得您特意来找我?”
听到这话,夏乾不由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的李公公。
眼神之中满是好奇。
这李公公可是他父皇面前的侍卫太监,算不上什么红人,但至少也是眼前人,他过来说恭喜,肯定是有事要说。
“太子,前些日子,陛下让尚衣纺的人,加急定做十几套衣袍。”
“全部按照陛下的规格来做,奴才心想,这普天之下,除了陛下以外,还有谁能按照这种规模来制衣?”
“想来想去,便觉得也只有太子能配得上了。”
李公公笑呵呵地说道,前来祝贺太子。
此话一说,夏乾心中不由一喜,他虽掌握监国之权,但王朝制衣这种事情,显然是不知道的。
如今听到李公公这般说道,心中难免不由大喜。
只是夏乾不由开口,显得有些犹豫道。
“父皇让人制衣,或许是为自己定制的,李公公为何觉得,就一定是给本殿下的?”
太子有些好奇,制衣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
他有些好奇,为什么一定说是为了自己?
“殿下,您这可能就不懂吧?”
“奴才时常伴随在陛下身边,先不说陛下的衣服,完全不需要再加,即便是陛下想要,也不需要开口,每年四季尚衣纺,不知道要为陛下准备多少新衣。”
“再者就是,陛下要制衣,何须他亲自传令?”
李公公说的头头是道,让夏乾愈发喜悦。
但他还是有些好奇。
“可父皇为何要奖赏我新衣啊?”
夏乾继续问道。
“那肯定是因为太子监国辛苦,陛下有感,所以特意让尚衣纺去给太子制衣。”
李公公笑道。
此话一说,夏乾面上的笑意更加无法遮掩了。
“哈哈哈,既是如此,那就多谢李公公了。”
说话之间,夏乾挥了挥手,刹那间一枚宝玉出现在李公公手中。
这是通灵宝玉,对于大夏权贵来说,这种东西就是专门用来赏赐别人的。
通灵宝玉是皇家专属之物,不算极其稀少,但也不算多,可以加快修士修炼,对非皇室来说,这种东西自然珍贵。
而对皇室来说,用来打赏自然最好。
“多谢太子殿下,多谢太子殿下。”
得到好处,李公公自然笑颜逐开,朝着太子不断作揖。
“小小意思而已,李公公,平日里可要多向我父皇美言几句啊。”
夏乾客气道。
这是他的为人之道,他几乎不与任何人为敌,因为在他眼中,只要不是大仇,基本上他便不会去主动招惹对方。
他的目标是皇帝,所以他非常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自己不要做什么。
他可以为了皇位,讨好一个奴才,但他知道,只要自己登上皇位,那么所有的讨好,都是值得的。
大不了,把这些人给杀了,不就够了吗?
陈公公笑着离开了。
夏乾也笑着坐在位置上,他压根就不在乎这件事情。
区区几件衣服而已,即便是自己父皇是给他自己制定的,他也不会有任何波澜。
只要不是送给别人,他都不在乎。
之所以赏赐给李公公,完全是因为,这个李公公再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便来找自己。
有这个心,就代表着这个李公公是支持自己的。
既然是支持自己的,他不介意送一块通灵宝玉。
毕竟现在给再多东西都没有任何关系。
还是那句话,只要等自己登上宝座,整个大夏王朝都是自己的。
自己给再多,对比整个大夏王朝的国库来说,算的了什么?
愛情碰碰車 木孟
一炷香后。
养心殿内。
夏帝穿上一件黑龙袍,他整个人的气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坐在大殿之中,就如同一座神山一般,光是看一眼,便让人莫名产生惧意。
此时此刻的夏帝,才是大夏真正的帝王。
那位气吞山河,横扫八荒的大夏帝王。
“李偲。”
大殿内,夏帝的声音响起。
很快,李公公走来。
他踏入大殿之中,整个人显得异常紧张。
无论是第几次,当他面见夏帝时,都会忍不住紧张起来,毕竟这位可是大夏王朝的天子啊。
不过慌张归慌张,李偲还是缓缓走来,而后跪在地上。
与之不同的是,李偲面见太子时,不需要跪下,但面见夏帝时,却要跪在地上,这就是太子与皇帝之间的最大区别。
“尚衣纺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养心殿内,夏帝坐在位置上,审批着奏折,看都不看李偲一眼,只是淡然问道。
“回陛下,尚衣纺预计三天内交工,到时奴才会让人送去太子府中。”
李偲跪在地上,如此说道,没有丝毫逾越。
只是此话一说,夏帝却不由淡然无比道。
“谁说要送到太子府内?”
夏帝语气很平静,询问着李偲。
此话一说,李偲顿时愣住了。
不是送给太子的?
那是送给谁?
他还有一点没有告诉太子,那就是夏帝让人定制的这些衣服,偏向年轻,所以他才断定是给太子的。
可没想到,夏帝现在居然说,不是给太子的?
“请陛下恕罪,是奴才该死,是奴才自以为是,还望陛下饶命啊。”
李偲跪在地上,吓的瑟瑟发抖。
看着地上的李偲,夏帝没有任何一丝情绪,只是刹那间,他便看到李偲空间戒指之中的通灵宝玉。
很快,夏帝眼神当中露出了一抹厌恶之色。
一抹深深的厌恶。
做皇帝最讨厌什么?
最讨厌有人想要拉拢自己身边之人。
但更讨厌什么?更讨厌的是,自己身边之人,居然会被拉拢过去。
只是夏帝明白,自己即将就要退位了,自然而然下面的人有了小心思,若换做在二十年前,即便是太子给再多好处,想来李偲也不会要。
如今敢收下太子的好处,显然就是想要投靠太子,这一点他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他之所以产生厌恶之色,并不是因为这个。
这种小事,夏帝倒也不会产生厌恶之色。
主要是联想到了苏长御,自己的十子,一言不发,就能收古剑仙为徒,无形之中,还能成为监察院大人物的师兄。
在瞧瞧自己这个儿子,连个太监都想着去讨好。
真是让人感到恶心。
“尚衣纺所制的衣服,全部送去太上玄机哪里,东西交给玄机即可,你,去将太子喊来。”
夏帝开口,语气之中听不出半点喜怒。
“奴才遵旨。”
李偲起身,而后连忙朝着殿外走去,他心脏狂跳,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但这一刻,李偲自己也清楚,自己太急了。
实在是太急了。
夏帝虽然即将要退位,但至少还有十几年,自己提前布局,在夏帝眼中,就如同叛徒一般。
好在的是,夏帝不在乎这个,若是在乎的话,自己已经死了千次万次了。
此时此刻,李偲彻底明白,为何朝中重臣都不敢轻而易举参与夺嫡之争。
一刻钟后。
夏乾出现在了养心殿外。
“父皇。”
夏乾语气平静,不卑不吭地开口,朝着殿内喊了一声。
“进。”
夏帝淡然的声音响起。
当下,夏乾缓缓走进养心殿内。
踏入大殿,夏乾内心平静,他贵为太子,也没有什么害怕的。
“正月初二,魔神教突袭离国,死伤无数。”
“正月十五,天运海之灾,二十艘宝船被毁。”
“三月十九,边疆冲突,小胜。”
养心殿内,夏帝的声音十分平静,他的声音,一字一句回响在大殿之中。
換日箭
而太子夏乾,在听到这些声音之后,却不由沉默下来了。
足足一炷香后,夏帝的声音停止。
下一刻,满桌的奏折,瞬间被他扫在地上。
一瞬间,夏帝站起身来,目光之中有无法遮掩的愤怒。
“夏乾!你知不知道,你做错了什么?”
如雷霆一般的声音,吓得夏乾脸色发白。
他深吸一口气,攥紧着拳头,希望让自己平静一些,可站在夏帝面前,自己这位父亲面前,夏乾压根就无法平静下来。
“儿臣知错,还望父皇恕罪。”
夏乾跪在地上,他低着头,心脏难免忍不住狂跳道。
“知错?那就说说看,你做错了什么。”
夏帝的声音又变得平静下来,可这番平静,更让人感到害怕。
此话一说,夏乾缓缓开口。
“儿臣监国不当,导致大夏境内,连发灾祸之事。”
夏乾如此说道。
“监国不当?”
“呵,好一个监国不当啊。”
“你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夏帝冷笑一声,这一声冷笑,让夏乾不由脸色更加惨白。
“自朕三年前,让你监国,头一年,你每件事情处理的都妥善无比。”
“可第二年,你就变了,你借助监国之责,查看奏折,从中洞悉商机也就算了,还发国难之财。”
“朕,当时忍你。”
“朕,知道你身为太子,许多事情需要打点,知道你需要拉拢人心,也知道你的开销极大。”
“可第三年,你见朕未曾管你,你愈加贪婪,甚至还吃起了空饷。”
“但你知道吗?即便是你这样做,朕都不会生气。”
“因为你是太子,你需要钱财,你这样做虽然影响到一部分人,可无论如何,对整个大夏来说,并没有任何影响。”
“你知道,你到底错在何处吗?”
夏帝开口,他将夏乾所作所为,说的清清楚楚。
可这些事情,夏帝并不生气。
因为太子夏乾只是敛财而已,但对于大夏王朝来说,太子敛的财,根本不多,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真正让他愤怒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请父皇明示,儿臣实在不知。”
得知夏帝并没有因为自己敛财而愤怒,夏乾莫名更恐慌了,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事情做错了。
“明示?”
“好,朕就明示。”
“你为了稳固位置,主动与大泽王朝交好。”
“可你千不该,万不该的是,居然将无毒丹方的事情,告知大泽王朝。”
“此物涉及到了大夏的根本!”
“而且你贵为堂堂大夏太子,居然对大泽王朝,毕恭毕敬?”
“你可当真是丢尽了我大夏得脸面?”
“纵然是如今大夏,的确比不过大泽,但无论是大夏还是大泽,皆是王朝。”
“你今日与大泽王朝,毕恭毕敬,待你明日,登基之后,是不是还要让大夏王朝变成大泽王朝的附属国?”
说到这里,夏帝声音如雷。
吓的太子,当场瘫在地上。
他神色之中,充满着惊愕。
因为与大泽王朝的交易,他可以确保,自己父皇绝对不知道。
可没想到的是,这件事情,自己父皇居然知道了。
这…….这…….这不可思议。
也就在这时。
夏帝的声音,再次响起,让夏乾整个人愣住了。
“你如此胡作非为,莫非认为,朕,真的不敢换储君?”
声音响起。
大殿内,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