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plq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貞觀俗人 起點-第801章 圍攻光明頂推薦-bdg3o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罗浮山下。
循江畔。
风雨中的庄园里,白眉鹰王正在讲经传教。
光明教是摩尼教派的一个分支,而摩尼教派是袄教的一个分支。
“初际时,光明与黑暗是两个相邻的王国,光明国统领东、西、北三方,而黑暗国则占据南方,彼此相安,互不侵犯。因黑暗偶然撞入光明国的领地,从而引发了一场光明与黑暗的长期大战,这就是中际。
摩尼是诸明使中最重要且是最后一个,当摩尼教获得大部份人类信奉后,残留于世间的光明分子也逐渐得到拯救,而当大地只剩下恶魔和物质时,将会爆发一场大火,此时生命母将带领最后一批阶级,和收集其余光明碎屑,一同升入新乐园,而黑暗魔王和恶魔将被抛入大坑,用巨石封死,最后,新乐园并入光明国中,时间进入后际,光明与黑暗再次分隔,永远交归。
最高神是大明尊,也称大明神,他是神位、光明、威力和智慧四种德性的集中体现,只有他才能教化众生,拯救灵魂,脱离苦难,不堕地狱·····”
白眉鹰王当年是摩尼教的大师,这是摩尼教中第一等。
虽在罗马波斯等都被视为异端邪教,遭到打压,但摩尼教能够延续不绝,与他们严密而庞大的组织有极大的关系,教会内分有五个等级。
惡魔心尖寵:早安,公主殿下 涼九貓
第一级便是十二承法教道者,亦称大师。第二级是七十二侍法者ꓹ 亦称拂多延。第三级是三百六十法堂主。
四级是纯善人,五级是净信听者ꓹ 这两级属于教会的基层,没有人数限制,而一二三则是中高层ꓹ 一个萝卜一个坑。
当年白眉能混到第一级的大师,也是极不容易。只是后来在逃亡西域唐居传教时ꓹ 与其余大师发生了分歧,最后四位大师离开中亚前往天竺ꓹ 最后又一路往东ꓹ 最后只有白眉到了广州。
四位大师在天竺的时候也曾发生过内讧,又起分歧,最后白眉一怒之下脱离教会,率领着自己忠实的门徒乘船前往东方,最后创立了光明教,以及鹰巢。
光明教出自摩尼教,是其一个分支ꓹ 但很多时候,白眉都直接以光明教来传教ꓹ 宣扬的是光明国ꓹ 天堂等。
在正统的摩尼教中ꓹ 信奉密迹经ꓹ 大力士经,有严格的清规戒律ꓹ 不吃荤、不喝酒、不结婚、不积聚财物。
而白眉的光明教ꓹ 却完全打破了这些清规戒律ꓹ 不禁喝酒吃肉结婚聚财,甚至训练刺客ꓹ 暗杀敲诈。
他们也崇拜偶像。
本来摩尼教每日四时祈祷,白眉也不再提倡。
光明教披着摩尼教的皮,扯着信仰的谎,其实却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暗杀组织。
白眉创立光明教后,便自任教主,下设光明左右使,以及四大护教法王,以及五方堂主等,其组织更加严密,且以他为中心。
外面大雨如注,天地一片白茫茫。
雨幕中。
一支骑兵正冒雨袭来。
大雨是他们最好的掩护,掩盖了马蹄的声音,也摭挡了他们的身形。他们一路杀到了庄园门口。
骑士自油披之下掏出了弩机,雨声掩盖了弩机扣动的声音。
风雨之中。
数千的骑兵突袭了庄园。
秦琅亲自指挥这一战,程处默牛见虎尉迟宝琳三大舰队提督,以及张大象阿黄张超,以及福州刺史独孤燕云、漳州刺史贾润甫、流求州刺史秦欢,广东道常平使贾务本,广州市舶使冯承恩······
“劫持滑国公的贼人就在里面,杀进去,救出滑国公!”
秦琅下达的是格杀令。
这里虽是循州境内,但秦琅是钦差,是使相,是广州大都督,三广经略安抚例,他有双旌双节,有权调动整个岭南,甚至是东南沿海各地兵马。
鹰巢一直以来威名震于岭南,可他们最厉害的是刺杀,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真正与官军硬战,并没有什么优势。
官军有铠甲,有强弓劲弩,更别说秦琅调来的还是骑兵。
骑兵四面封锁包围,数路突入庄园里。
这座庄园外表看起来并不算起眼,也没有什么高大的围楼城墙,毕竟这是鹰巢的秘密据点,首先就得低调而不招摇,若是弄的人尽皆知,那这地方也就不安全了。
他们没有想到,秦琅能够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
庄园中的刺客发出警讯,许多刺客冲出来,提着袖弩、短剑等,这些在平时的刺杀任务里既易携带又好隐藏的武器,此时在面对潮水般涌来的精骑,毫无用武之地。
一阵箭雨射来。
顿时七八个冲出来的刺客就全被放倒,没中要害的也一时爬不起来,躺在雨水泥浆里呻吟。
连铠甲都没有,如何挡的住近距离的密集弓箭。
一排又一排的弓箭射击,刺客们不断是闪躲还是腾挪,都无法逃过。
“一群渣渣!”
秦琅挥起马槊将一个凌空跃起扑过来的刺客一槊洞穿,直接挑在半空中,手腕用力一甩,将那个家伙甩落泥浆里,不屑的道。
几支冷箭射来,秦琅的亲卫举盾挡下。
一名骑士纵马疾冲过去,一下子将那个刺客撞的飞起,直接就撞了个全身不能动弹,再骑马赶上,挥起四棱锏一锏砸下,顿时刺客的脑瓜碎裂,红的白的流了一地。
“不要放走一个!”
骑将们高声呼喝,一路冲杀进去。
白眉鹰王的讲经被打断,披袍出来时,整个庄园已经被攻陷,只剩下了刺客们在拼死护卫着这间屋子。
可在密集的弓弩之下,刺客们也只能死伤一地。
鹰王刚开门,结果就看到一队骑兵持弓冲近,见面就是一通箭射来,鹰王扯起披风舞动,卷落十几支箭,结果腿上还是中了一箭。
几名刺客赶紧拉着他退了回去,把门重又关上。
大雨依旧。
门外,已经没有一个活着的刺客,到处倒卧着刺客的尸体。
鹰王带着几十人退守庄园正屋大堂中,直吸冷气。
秦琅骑马缓缓来到了院前。
“人称鹰巢老人,又称白眉鹰王,自封光明教主,不是很嚣张狂妄吗,怎么现在却不敢露头了?”
从武安州赶来的秦用过来,“找到滑国公了,还活着。”
婚久纏情:隱婚總裁夜夜來
秦琅心里有些小遗憾,这种草包运气这么好,居然没被杀。面上笑道,“幸好我们来的及时,成功的解救了韦公。既然韦公已经解救出来,那么这些贼人就没有什么可手软了,放火!”
虽然大雨如注,但一样可以火攻焚烧房屋。
火在廊下烧了起来,木板起火,烟也跟着窜起。
屋里终究坐不住了。
他们本想在屋里负隅顽抗,可现在秦琅根本不给他们半点机会,直接火烧。
“秦相好狠辣的手段,我们愿意投降!”
神醫 行道遲
秦琅理都不理。
“只要秦相肯放我们离开,我愿意就此离开大唐,并保证永不再踏入大唐境内一步!”
“也绝不会再对秦相或任何唐人展开报复刺杀!”
刺客们还试图讨价还价。
·······
“交待光明教会在大唐的每一处据点,从教堂到庄园,再到你们秘密训练刺客的天堂岛,交待出你们所有的教会成员,包括你们的刺客名单,交待出你们所有在唐的宅院庄园商铺仓库等产业财产········”
白眉鹰王侧身蹲在厅柱后面,听着外面的喊话,心阵阵发冷。
这些是他们三十年辛苦经营下来的基业,如今秦琅一句话就要他交待出来。
“交待所有,卫公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许你们乘船离开大唐,否则,鸡犬不留!”
鹰王喘着气。
向来武艺高强的他,却被一群小兵给伤着了。
我的女友是白富美
但他没有自信能突围出去。
“我希望得到卫公的承诺。”
外面传来骂声,“就你这蕃贼也配要卫公的承诺?既然不想活,那就去死吧,我们一样可以把你们这些臭虫老鼠一只只的从地底下挖出来,来人,加把火!”
浓烟滚滚。
厅内已经满是烟雾,鹰王也被呛的厉害,眼泪都止不住的流下来。
大门都已经着火,火光熊熊。
“我答应,我答应秦相的条件。”
鹰王无奈的喊道,再不答应,就只能葬身火海了。
他是南海最有名的刺客之王,曾经让许多国王都瑟瑟发抖,可是现在,恐惧却侵袭着他。
骑兵抛出铁爪,将着火的大门扯落在地。
“出来吧!”
屋里憋的难受的众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有人憋不住跑了出去。
没有弓弩,没有刀枪。
來自秦朝的你 西悶慶
越来越多的人跑了出去,最后白眉鹰王让一个教众换上了他的白眉面具和黑袍,留在里面,他与其它人跑了出去。
火继续燃烧,最后把整个房屋吞噬。
一夜情深:帝少愛撩妻
那个带着面罩的刺客没有出来。
他选择在里面烧死。
这也是白眉的意思。
“教主不肯投降,烧死在里面了。”
一名教众对唐骑说道。
从厅里出来得几十人,全都被命令扔掉手里的一切武器,跪伏在地上。他们跪伏在泥浆之中,双手扣在脑后抱头,狼狈万分。